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二十五章進入(50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進入(50月票)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楊開心中也是暗自慶幸,幸虧今日自己大出血購買了不少陽炎石,要不然恐怕還真沒什麼底氣進入傳承洞天。

現在丹田內有近五十滴陽液,應該是夠用了,就是不知道在那傳承洞天內會遇到怎樣的兇險。

正打坐的時候,楊開感覺到好像有人在注視自己,連忙睜眼一看,正見到遠在幾十丈之外的蘇顏撇開目光,不知跟蘇木說些什麼,後者微微點頭,一臉的凝重。

目光閃了閃,楊開沒去在意。

血戰幫那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動靜,卻是那邊的五十個選出來的人要提前進入傳承洞府了。

這也是三派高層商討出來的結果。凌霄閣和風雨樓想在傳承洞天內分一杯羹,胡蠻等人沒法阻止,但也不能就這麼白白便宜了這兩派。

所以商討的結果便是兩派各自給血戰幫賠償百萬兩現銀,另外血戰幫會先派五十人進入傳承洞府,等半日之後,凌霄閣和風雨樓的弟子才能進去。

凌霄閣和風雨樓也都同意了這個條件。

楊開放眼望去,發現這五十人應該都是血戰幫的精銳此次進入傳承洞府,他們有半天的優先權,若裡面真有什麼好東西,無疑會被他們先發現。

而自己認識的胡媚兒和胡嬌兒也在其中,正被血戰幫那些弟子們眾星捧月一般地圍在中央位置。

這兩姐妹象及了雙胞胎每個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兩人一同現身,並肩而立,殺傷力巨大無比,倒是吸引了不少男弟子的目光,每個人都在想,若能擁有其中一人也不枉此生了。

血戰幫的這五十個人來到大坑前,在幫內高手的守護下,一個個躍了下去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就在血戰幫這群人持續進入傳承洞府的時候,凌霄閣的方向,突然飛過來一個靚麗的身影,這人匆匆忙忙,一路悶頭飛過,直接來到了礦區正上方處。

胡蠻等人大怒叱喝道:「什麼人!」

他們還以為有人想渾水摸魚,跟血戰幫的人一起先進入傳承洞府。

「鬼叫什麼?」夢無涯怒視著血戰幫諸多高手,隨即對那有些摸不清情況的人招手道:「徒兒過來!」

胡蠻等人這才知道,這個人竟是瘋老頭的徒弟!

定眼看去,胡蠻哀嘆一聲,果然跟自己猜測的一樣是個女子!雖然蒙著面紗看不清容貌,但那清澈純真的眼睛和婀娜妖嬈的身材顯然不是普通女子能擁有的。

更讓胡蠻震驚的是,此女年紀輕輕,竟也有了真元境的實力。

「龍老,龍輝招惹出來的好事啊!」胡蠻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龍在天,很是不滿。

龍在天眼中帶著刻骨的仇恨,死死地盯在天上那一對師徒身上,卻感覺是那麼的無力。夢無涯的高深實力他已經領教過了,知道自己今生報仇無望回想起半日前身受的屈辱,一時間悲從心來,又是一口淤血吐了出來。

來人自然是夏凝裳,她閉關在凌霄閣,得了夢無涯的傳信后匆忙趕來,還沒弄明白情況,就見底下幾千人注視著自己,一時間嚇得花容失色,趕緊朝師傅靠攏。

「下方有機緣,你去!」夢無涯指著下方的傳承洞天,淡淡地道。

「哦!」夏凝裳乖乖點頭,看了一眼下面的光幕,又扭頭四顧,彷彿想找什麼人,但此刻天色已入黑,四周又圍聚了那麼多三派弟子,她並沒能找到自己想找的人。

直到夢無涯又催促了一聲,夏凝裳才咬了咬嘴唇,一頭衝進傳承洞天內,竟是比不少血戰幫弟子還要先進入。

從頭到尾,血戰幫一群人都只是靜靜地看著,沒人敢出聲阻攔。

魏昔童等人看呆了!他們從來不知道這個貢獻堂的掌柜竟然如此霸氣!隻身面對整個血戰幫,依然氣定神閑,根本沒顧忌三派的約定,一句話就讓自己的徒弟先進了傳承洞天內,胡蠻等人更是視而不見。

什麼情況?

簫若寒也有些不明就裡,眉頭一皺,朗聲道:「胡幫主,這是怎麼回事?這好像與約定的不符吧?為何凌霄閣的人可以與貴幫弟子一起進入?」

胡蠻恨不得找根針把簫若寒的嘴巴給縫起來,夢無涯如此蠻橫,自己本就夠丟臉的了,只想裝做沒看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也就是多了一個外人進去而已,無傷大雅。也算賣夢無涯一個面子,將他與血戰幫的糾葛化解。

卻沒想簫若寒這廝哪壺不開提哪壺,偏偏還要追究,這狗日的!

夢無涯冷笑一聲,什麼都不說。

沒奈何,胡蠻輕咳一聲,不得不解釋道:「是這樣的,此地禁制能破,也多虧了這位前輩的手段。所以,他的弟子也有先進入的資格。」

簫若寒冷笑道:「為何此前三派商議的時候,胡幫主沒提起這事?」

胡蠻語塞,心想老子怎麼提?老子也不知道這瘋老頭現在來這一出啊,老子也是無辜的啊。

「胡幫主這是欺我風雨樓無人?凌霄閣的弟子可以先進去,我風雨樓弟子為何不能?」簫若寒步步緊逼。

「草你姥姥!」胡蠻心煩意亂,怒罵一聲,扭頭四顧,正好看到最後一個血戰幫弟子欲要進入光幕,連忙沖其吼道:「那個誰,你別進去了,讓一個位置給這位前輩的弟子!」

好死不死的,這最後一個進入的人,正是龍在天的大孫子龍俊!

龍俊本來滿是興奮期待地準備進入傳承洞天,夢想自己得到前輩高人的傳承,從此魚躍龍門,這一聲喊頓時讓他呆在原地,扭頭看向龍在天。後者深吸一口氣,緩緩閉眼,無力道:「幫主既然這麼說,俊勸餚瞻傘

「是!」龍俊咬牙,不甘不願地應道。

「簫樓主,這樣你就沒話說了吧。」胡蠻怒氣沖沖,「就當這位前輩的弟子佔了我血戰幫一個名額。」

簫若寒眉頭緊皺,想不明白其中的彎彎道道,卻也不再糾纏,只是冷哼一聲撇過臉去。

魏昔童將一切看在眼中,動容道:「看起來,胡蠻子很怕夢掌柜啊。」

蘇玄武輕笑一聲:「我們都小看了這位掌柜的能耐呢。」

那邊,胡蠻抬頭看了看夢無涯,臉上堆笑道:「前輩,如此你也滿意了吧?」

夢無涯嘿嘿怪笑:「滿意不滿意,待我那寶貝徒兒從裡面出來了再說。老夫醜話說在前頭,若她在裡面遭遇了什麼不好的事,休怪老夫翻臉不認人!」

胡蠻面色一變,隱有戾氣,卻只能幹笑點頭:「不至於!」

我草,還得吩咐手下的弟子們,進去之後若是碰到那小姑奶奶,得好生伺候著才行,千萬別讓她遇到什麼危險。

也不耽擱,胡蠻趕緊連聲吩咐下去,眾多血戰幫弟子維諾是從。

夢無涯如此強勢,倒讓凌霄閣的所有弟子都大吃一驚。他們根本沒想到這位平時色迷迷的貢獻堂掌柜,竟是這般強橫的一個人。

連血戰幫幫助胡蠻在他面前都乖的跟兔子一樣,便是大長老魏昔童也沒這份本事吧?

現場的氣氛熱鬧一陣之後便再次歸於平靜,三派弟子皆在抓緊時間恢復,等待後半夜一起進入傳承洞府。

「也不知這一次有多少弟子會死在裡面,又有多少人會得利而歸!」二長老蘇玄武突然輕嘆一聲。

「但能從裡面得了好處出來的,日後必定會成為三派棟樑之才!」魏昔童眼中閃著渴望的光芒。

「希望如此吧!」

夜色悄悄,風霜掛樹梢,時間緩緩流逝。

驀然間,三派高層都動了起來,伴隨著他們的一聲呼喝,準備進入傳承洞府的弟子們齊齊醒來。

時間到了。

血戰幫那一群精銳進入裡面已經過了半日,接下來,大部隊要往內開進了。

凌霄閣這邊,解紅塵和蘇顏領頭,在兩人的身後,準備進入傳承洞府的弟子們排好了隊伍,齊齊朝那光幕所在走了過去。

楊開和蘇木走在一起,看得出來,蘇木很緊張,不停搓著手。楊開也有些緊張,但更多的是激動和期待。

「要是我們到了裡面能碰頭就好了。」蘇木低聲道。

「但願吧,但大長老也說了,進入那光幕之後,好像每個人落腳的地方都不太一樣,能湊到一起的幾率很小。」

「師兄你說這裡面是什麼樣的傳承?」

「我哪裡知曉?」

「裡面有什麼危險呢?」

「我也不知道。」

「好緊張啊!」

本來楊開不是那麼緊張,被蘇木這麼嘀嘀咕咕的,心情也繃緊了起來。

前方,三派高層已經各自佔據了一邊位置,正在安排自己這邊弟子進入傳承洞天中。

那一片光幕很大,所以弟子們進入其中的速度也不慢,不大一會功夫便輪到了楊開和蘇木兩人。

兩人對視一眼,往下跳去。

楊開眯著眼睛,想看看自身到底會發生怎樣的變化,但當身子落進那光幕中之後,眼前便是一花,旋即他就發現自己身處在半空之中,距離地面大概只有五丈左右。

提身吸氣,楊開穩穩地落了下來。

站定腳跟,扭頭四望,這裡是一片很奇特的空間,沒有日月,沒有星空,沒有白雲藍天,頭頂上彷彿是一片虛無,沉寂的讓人心慌。但這裡卻有光線,不至於讓人看不清裡面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