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二十七章遇險(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遇險(求月票)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馬上要被擠出月票榜了,訂閱基數太低,但我不會放棄,新書第一個月,總要掙一掙!請大家支持!!

**************

一時間,五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藍初蝶道:「先看看四周有沒有危險!」

她倒還算冷靜,知道這裡不比尋常之地,這麼大堆財富擺在此地,說不定是個陷阱。

五人連忙散開,在附近查探起來,片刻后又聚集在一起,皆都沒什麼發現。

藍初蝶依然不放心,警惕地推出幾掌,掌風打在那一堆陽炎石和陰元石上,也無任何異常,這才點頭道:「沒危險。」

五人對視一眼,連忙走上前去,大把大把地撈著那一堆陽炎石和陰元石。

其他人都是兩種都撈,楊開不一樣,他只撿陽炎石收取。

撿著撿著,藍初蝶突然自嘲似地一笑,然後直起了腰,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石頭,然後嘆息一聲將其丟了下來。

「藍師姐怎麼了?」聶詠有些疑惑地抬頭問道。

「別撿了。」藍初蝶淡淡地道,「我們要是帶著一大包石頭上路,不但消耗自身的力氣,若是遇到危險的話恐怕還會成為累贅,到時候一樣得丟。」

聽到這句話,其他幾個人這才反應過來,剛才乍一看到這麼多財富有些興奮上頭,竟忘記這一層。

藍初蝶看了眾人一眼,繼續道:「而且我們才剛來到這裡就發現了這一堆石頭。若我估計的不錯,這樣的東西在此地是價值最低的存在!換句話說,這些只是蠅頭小利,真正的寶貝還在後面等著我們。」

「藍師姐說的不錯。」聶詠贊同。左安也微微點頭。

杜憶霜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石頭,面帶些不舍地將其丟了下去。

唯獨只有楊開,依然在悶頭揀取,彷彿沒聽到藍初蝶的話,這讓後者不禁秀眉一皺。

「呵呵,等真遇到了危險再丟不遲。」楊開一邊揀一邊解釋。

「隨你。」藍初蝶也不阻攔,淡淡道:「但我們不會因為你耽擱時間,你揀夠了便追上來。莫要貪太多。」

「恩,你們先走!」楊開點點頭。

藍初蝶不再耽擱,跨過這一堆石頭便朝前走去,左安越發鄙夷地看了楊開一眼。聶詠就更直接了,唾棄道:「沒見過世面的窮鬼!早晚你還是會丟,浪費時間浪費力氣。」

「我等你一起吧。」杜憶霜倒是好心留了下來。

「不用,你先走!」楊開說著就脫下了自己的上衣,看樣子是要大肆揀去了。

見他堅持。杜憶霜也不強求,點點頭便追上了其他人的步伐。

四下無人之後,楊開也不那麼含蓄了,真陽訣瘋狂地運轉開。一邊迅速汲取陽炎石中的能量,一邊往上衣做成的包裹里裝著。

不大一會功夫。丹田裡就多了二十滴陽液,包裹也裝的滿滿當當。

差不多行了。雖然這裡還有好多陽炎石,但楊開也不至於要將它們全部收取,做人不能太貪啊,藍初蝶有一句話並沒有說錯,這堆石頭恐怕是此地價值最低的東西了,自然不能因為它們浪費太多的時間。

一炷香后,楊開總算是追到了四人,這一會功夫,楊開又汲取了幾塊陽炎石中的能量。

和他們匯聚之後,除了杜憶霜之外,其他三人望著楊開的神色都有些不喜。

論實力,楊開在這群人當中最低,還不到氣動境,明顯是個累贅,也難怪別人會看扁他。若不是有同門的身份在這裡,藍初蝶和聶詠估計是不會帶著楊開的。

「這片亂石崗看樣子很大,我們走到現在竟然都沒走出去。」藍初蝶秀眉微蹙,「我們再查探查探,若還走不出去的話,就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好!」眾人這一路來全聽藍初蝶的指揮,此刻自然也不會反駁。

「一個時辰到了,現在你們誰在前方領路?」藍初蝶一雙美眸掃視著四人。

這裡到底有什麼危險還不可知,但無論是什麼危險,走在最前面的那個無疑處境最不好。所以她才會在最開始的時候提議每過一個時辰換一人領路。

聶詠道:「這裡三派弟子都有,凌霄閣已經出過一人,接下來便由血戰幫或者風雨樓領路吧。」

說著,看了一眼左安和杜憶霜。

左安眉頭一皺,還沒說話,杜憶霜便躍了出去,輕聲道:「我來吧。」

楊開微微嘆息,自己這一行五人雖說暫時抱團成為一個小隊伍,但五人之中恐怕也只有心地最善良的杜憶霜毫無心機了,其他四人包括楊開自己,都各自有打算。

這個隊伍,並不團結!真遇到太大的危險,恐怕立馬就會分崩離析。

走出大概半個時辰的時間,前方突然出現一大塊空地,幾人從進來到現在,一直處在眾多石柱的包圍中,現在總算是看到一片不太一樣的地方,自然是興奮非常。

在杜憶霜的帶領下,五個人迅速朝那邊接近過去。

不多時,便來到了這塊空地所在的位置。這裡依然是亂石崗中的一塊地方,但卻不知為什麼與其他地方有些不同,而且這一片空地上,竟矗立著許多形象逼真的石雕,全是人形的石雕。

這些石雕大概真人高矮,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手持兵器,那些兵器也是五花八門,千奇百怪。

粗略一數,這些石雕竟不下百具之多,造型各異。

五人沒敢貿然深入,由藍初蝶和聶詠兩人一同出手試探了下,發現那裡並無危險。這才由杜憶霜帶領著走進石雕群中。

沒來由地,楊開心中泛起一股不安的感覺,這種感覺來的很突兀,但卻那麼的真實。讓楊開的心跳都不禁加速了幾分。

扭頭看看其他幾人,神色都沒什麼異常,大家正在為這些石雕的栩栩如生而嘆為觀止。

四下張望,楊開突然看到一具石雕的後方,隱隱有一灘暗紅的顏色。

空氣中飄蕩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那暗紅色的旁邊,還有一塊碎布,應該是人的衣服。

「有危險!」來不及細說。楊開連忙大吼一聲。

與此同時,周圍的上百具石雕竟嚓嚓動了起來。

其他四人神魂皆冒,藍初蝶和聶詠以及那左安更是反應迅速,頭也不回地折返了回來。反倒是領路在前的杜憶霜,愣了一愣。

這一愣頓時讓她錯失了撤退的大好時機。

她身邊的兩具石雕,竟揚起拳頭,兇猛地朝她砸了下來。

這石雕的攻擊力大勢沉,拳頭足有砂鍋大小。真要挨上一拳絕對不好受。

杜憶霜察覺不妙,一身元氣突然暴動起來,原本安靜善良的小姑娘,此刻竟是生出了一種瘋狂的氣息。

這是氣動境的標誌!到了這個境界。體內的元氣及其不安穩,平常時候還看不出來。可一旦戰鬥起來,元氣就會暴動。尤其是生氣的時候,暴動的元氣很容易會左右一個人的心性,若是控制不好的話,只會在這瘋狂的力量中迷失自我。

但杜憶霜的元氣雖然暴動,雙眸中卻是一片冷靜,顯然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量。

地轉身,小小的手掌猛地朝左邊一具石雕拍了過去,同時身形急退,想避開另外一具石雕的攻擊。

但她到底還是失去了最好的時機,這第二具石雕的攻擊快速無比,竟眼看著就要落到她纖細的肩膀上。

正神色驚恐間,幾塊火紅色的陽炎石竟如天外流星一般飛了過來,夾著巨大的力量,砸在那第二具石雕拳頭上。

碰碰幾聲,雖然沒能阻止第二具石雕的攻擊,可總算是讓它的拳頭偏移了些許,擦著杜憶霜的衣服打在了空處,化解了她重傷的危機。

「走!」背後傳來楊開的聲音,旋即杜憶霜便察覺自己的身子一輕,好像衣領被誰抓住往後拉去。

同時身後伸出了一隻手掌,與她一起對上了第一具石雕的攻擊。

一聲悶響,楊開和杜憶霜兩人應聲飛了出去,跌落在地,頭也不回地趕緊跑開。

身後轟隆隆似千軍萬馬奔騰,逃跑的五人小隊百忙中扭頭一看,不禁心中一涼,那百多具石雕,竟然齊齊追殺了過來,一個個速度如風,沉重的石雕踏在地面上,大地都一陣陣地輕顫。

「別回頭,趕緊繞著石柱跑!」藍初蝶嬌叱一聲。

幾人心領神會,連忙如蝴蝶一般穿梭在亂石崗中的石柱內。

不大一會功夫,便擺脫了大部分石雕,再過一會,又有許多石雕被甩的不見了蹤影。

唯獨只有先前攻擊杜憶霜的那兩具,依然如螞蝗一般死死地咬在楊開和杜憶霜身後,絲毫沒有停歇的打算。

「楊開你個混蛋,別帶著它們往我這邊跑!」沖在前方的聶詠一邊飛奔一邊怒吼。

楊開臉色一沉,沒有理會他。

藍初蝶卻是身體輕盈地竄到一根石柱上,扭頭回望,發現背後真的沒有石雕追擊過來,盯著楊開和杜憶霜身後的兩具石雕,美眸閃了閃,神色有些舉棋不定。

不過只是片刻,她便下定了決心,沖底下幾人喊道:「別跑了,就只有這兩具,我們打碎它們!」

一群人正在一塊地方繞著圈子,聽藍初蝶這麼一說,都是心頭一震。

「剛才楊開和杜小妹能抵擋它們的攻擊,就說明它們的實力不是很高!」藍初蝶語氣中帶著一股自信,身姿傲然,指揮道:「左安,你牽制住一個,然後我們其他四人攻擊另外一個!」

左安眉頭一皺,卻沒多說什麼,連忙一個轉身,伴隨著怒吼,碩大的拳頭上元氣澎湃,朝其中一具石雕砸了過去。

這具石雕正在猛追楊開和杜憶霜,猝不及防被左安一拳砸中,竟是石屑亂飛,身形一個踉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