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三十章自己的打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自己的打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四人果然已經恢復完畢,就在這裡等待著楊開,聶詠等的相當不耐煩,嘴裡一直不停地嘀嘀咕咕。

待楊開到來之後,藍初蝶才深吸一口氣,飽滿的胸脯一陣誇張的膨脹,那緊縛在身上的上衣彷彿要崩裂開,美眸環視四周:「準備好了么?」

「早就準備好了!」聶詠振奮不已。

「那就再來一次。」說罷,扭頭看著楊開:「要不要換別人來牽制那些石雕?這畢竟是個危險的活。」

「不用,我試過一次,已經有了經驗!」楊開搖了搖頭。

他還真不願意去跟石雕作戰,這種全身沒血沒肉的傢伙,打起來自己手腳都疼。

「那行!這一次也看你的了。」藍初蝶微微一笑。

每當她在這種時候沖自己笑,楊開總感覺有些怪怪的,就好像是在執行危險任務之前,她恩賜給自己一個笑容似的。

換做聶詠的話,恐怕會大受鼓勵,但放在楊開身上,卻總感覺沒什麼味道。

悶聲不吭,楊開迅速朝石雕聚集的位置衝去。

這一次果然又是引的石雕齊齊追出,不過藍初蝶他們的運氣卻是不太好,最後攔截的時候,不小心多攔住一個石雕,讓他們應付的手忙腳亂,險些造成傷亡。

楊開最後也引回來兩個石雕,一番蹂躪,皆都變成了碎石。

這一次倒是人品爆棚,竟一下獲得了兩個小石人。

如此一來,小石人的數量就已經有四個之多。這個小隊伍也就只有五人而已,只要再湊夠一個,就可以每人分一個。

楊開滿是期待,他最缺的就是武技,當然想先分一個小石人到手,然後增加自身的戰鬥力。

接下來的幾天,五人一直停留在這亂石崗中,不停地將石雕引出來截殺,每一次戰鬥后,眾人都是休息半日,然後再周而復始。

也不知運氣問題還是怎麼了,自從那一天獲得了四個小石人之後,小隊已經打碎了足足三十個石雕,竟是再無所獲。

這與預期的結果大相徑庭,讓每個人都有些失望。

而且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引蛇出洞,楊開發現這些石雕越來越難對付了。倒不是說它們的實力變強,而是很難再將它們分開。

有一次藍初蝶他們在後面攔截的時候,竟一下吸引了十幾個石雕過去追殺,導致他們也只能望風而逃。

那一次,眾人在亂石崗中足足跑了一個多時辰,才將石雕全部擺脫。

行動越來越危險,可第五個小石人卻是怎麼也不出現了。

又是一次艱辛的戰鬥,依然沒有收穫,五人休息半日後集合在一起商討著。

「要不就這樣算了吧,我感覺再進行下去恐怕要出事啊。」聶詠有些擔憂。

左安悶聲道:「現在只有四套武技,我們卻有五個人,怎麼分?」

一陣沉默,沒人會主動讓出自己能得到的那一份利益,這幾天大家都是出了大力的,就指望能得到一套地級的武技呢。

聶詠又把主意打到了楊開頭上,輕笑道:「之前藍師姐也說了,得到的東西按各自出力多少來分配的。楊師弟實力最低,出力最少′這武技便不要了吧?」

楊開嘿嘿冷笑地望著他。

聶詠又道:「當然,楊師弟也算是出了力,什麼都得不到也說不過去,我們每人補償他一些銀兩如何?」

左安眉頭一皺,露出了沉思的表情。這個提議顯然讓他動心了。

杜憶霜堅決道:「不行,一套地級武技豈是些許銀兩可以彌補的?」

楊開依舊冷笑,雖然在看著聶詠,可他眼角的餘光卻在瞄著利想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這個女人會怎麼說。

她的態度,將決定楊開接下來的動作。

藍初蝶竟是一直默不作聲!

楊開冷笑更甚!

尷尬的沉默持續了許久,藍初蝶才不得不開口:「這樣吧,我們再來一次。看是否能得到最後一個小石人。若實在不行,那我們中間必定有一人沒法獲得地級武技。但我藍初蝶在此保證,那得不到小石人的某一位,也絕對不會吃虧,待回到宗門之後,定會想方設法給予補償!」

她的話看起來是對四個人說的,其實楊開知道她主要是告訴自己。

在場眾人中,楊開的實力最低,能給予小隊的助力最小,藍初蝶要得罪人,也只會選擇得罪楊開。

「這恐怕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諸位一定要用心才行!」藍初蝶說著站起了身,扭頭看向楊開,溫柔地笑著:「楊師弟,又要勞煩你了。」

楊開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沉默點頭,然後起身朝石雕那邊走了過去。

察覺到他態度的冷淡,藍初蝶美眸中閃過一絲淡淡的歉意,但很快就消失不見。

引動石雕這種事楊開這幾天做了好多次,自然是駕輕就熟。只不過這一次,他有了另外的打算。

照舊來到那些石雕前方,一步步地逼近著,待到它們全動了之後,楊開才有條不紊地朝後跑去,一邊跑一邊觀察最後方的幾具石雕的動態。

待到後方那幾具石雕擁擠到一起之後,楊開才滿意地撒腿飛奔。

一如既往地衝過其他四人埋伏的地方,幾十具石雕轟隆隆隨之而來。

藍初蝶等人看準時機出手攔截,可這一次,最後面的幾具石雕卻是一起被攔了下來,足足有四個之多。

藍初蝶面色一變,連忙喊道:「聶詠,招呼兩個帶走!」

「為什麼是我!」聶詠面露驚慌之色。

杜憶霜冷聲嘲笑:「你不是一直說牽制石雕是最簡單的事情么?楊開能引走幾十個上百個,你連牽制兩個都不行?」

「誰說不行!」聶詠被激起了怒火,當下招式大開大合起來,將兩具石雕籠罩在自己的攻擊之下,待徹底吸引住它們之後,連忙朝遠處跑開。

還剩下兩個石雕但場中卻有三人,只要花費點時間,自然能穩穩地吃掉。

四人在這邊辛苦作戰的時候,楊開也一直領著身後那幾十個石雕在亂石崗中飛奔。

和以前不一樣,這一次楊開刻意控制了距離,不會再甩脫它們。

一直奔出了足足五十里左右,楊開才竄到一個石柱上,回頭望著背後跟來的石雕。

計劃成功了一半!楊開心頭大定,就是不知道自己的猜測是不是正確的。

之所以要想法設法地讓藍初蝶他們攔下四具石雕倒不是楊開要借刀殺人,他還沒這麼歹肌

四具石雕,以他們的能耐肯定是可以應付的,就是比較耗費時間而已。楊開就是想要他們多浪費些時間,好讓自己接下來的計劃不被察覺。

不管這一次他們能不能得到小石人,楊開都不會再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藍初蝶這個女子太現實,不能指望她處事公平。

如果這一次他們依然一無所獲楊開敢肯定,那四個小石人絕對沒自己的份!

所以想要好東西,唯有依靠自己。

這幾日楊開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石雕為什麼被引開之後還會跑回去。最終得出一個答案——它們恐怕是在那裡守護著什麼東西。

這個東西應該比小石人中蘊藏的武技要貴重的多。

這只是個猜測,卻值得冒險一試!

已經將所有的石雕都引到了此處,自己有五十里可以利用的距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楊開體內的真陽元氣瘋狂運轉起來,腳下隱有兩團火光乍現,身如離弦之箭一般,迅速地朝原路返回。

這一次的速度,竟比剛才要快上一倍!

這也是楊開自己摸索出來的關於真陽元氣的使用方法,算不得什麼武技,只是一個技巧而已。

優點是能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極限缺點便是消耗甚大!經脈內的真陽元氣源源不斷地灌入腳底就如泄了閘的洪水一般兇猛流逝。

短短半盞茶功夫,經脈里的元氣乾枯了。

丹田內一滴陽液爆開,乾枯的經脈再次充盈。

接連耗費了四滴陽液,楊開才總算又回到了石雕聚集的地方。

這裡是一塊平地但是具體地形如何,楊開也沒有仔細查探過,每次他都是引動了石雕就跑,根本沒有那個時間。

現在此地一片空蕩蕩的楊開舉目四望,急匆匆在這附近尋找起來。

如果自己的猜測不錯那這裡就一定會有東西。

尋了片刻,楊開果然有了發現。

在這片平地的正中心位置處,有一個巨大的凹坑,坑內站著一個有些與眾不同的石雕。

這個石雕無論是在體積上,還是在造型上,都比其他石雕要霸氣許多。

就是它了!

楊開沒有絲毫遲疑地跳了下去,然後悄悄地朝它接近。

有過許多次經驗,楊開知道一旦接近這些石雕一尺內,它們就會動起來。

楊開已經做好了隨時跑路的準備,此地不是戰鬥的地方,再過一會的話,那幾十個石雕恐怕就要返回,真要是被它們給包圍了,那就是有死無生的局面。

但讓楊開感到詫異的是,自己在接近這石雕一尺后,它竟是沒半點動靜,倒讓舉步逃開的楊開又定在了原地。

怎麼回事?

接連試探了幾次,這石雕依然毫無反應!楊開的膽子不由大了許多,不管它為何沒動,但此時卻是下手的好機會。

真陽元氣瘋狂地運轉,楊開也沒遲疑,一拳又一拳地兇猛砸在石雕上,想用最快的速度將其打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