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三十二章戲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戲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公布個書友群:1.2.0.2.7.5.5.4.3.

是咱們的舵主默言luu提供的。恩,據小莫目測是個美女,小莫本人也在裡面,不過現在就我們兩個人,有興趣的書友可以加入進來,大家聊聊天,探討下人生理想什麼的。

************

嚴格說起來,這是楊開學到的第一個攻擊武技,在此之前,他的所有攻擊只是依賴丹田內的陽液和自身的反應。

但是那樣根本無法將自身的潛力完全發揮出來,可有武技就不同了,武技才是武者戰鬥的根本,武技才能發揮出元氣的作用。

剛才只不過是一次試驗,雖然也成功,但應該還不是這個武技的最大效果,在戰鬥中,武技都是瞬間釋放,哪會象楊開剛才那樣慢慢凝聚,慢慢感受?

不過畢竟才剛學成,還不能做到熟能生巧,這一點需要時間和經驗的積累。

深吸一口氣,楊開握了握拳頭,心中想著剛才一拳揮出的場景,心潮澎湃。

小石人只是蘊藏了這套武技的修鍊方式,並沒有告訴楊開武技的名字,所以得為它起個名字才行。

皺眉想了片刻,楊開決定叫它炎陽爆。

三十六條經脈元氣的轟然爆開,這是一記突發的殺招,很容易讓人吃大虧。

這樣的一招,楊開一身元氣僅能支持三次而已,三招打完。一身元氣會消耗的乾乾淨淨。

換做旁人肯定不敢隨意施展,但楊開丹田內有那麼多備用的陽液,自然是無需擔心這個問題。

這也就意味著楊開能迅速熟練炎陽爆,在修鍊武技的效率上要比旁人迅捷無數倍。

炎陽爆應該是一套地級上品的武技,自己的運氣還算不錯,拿到的是拳法中的武技。

若拿到的是刀劍甚至棍法中的武技,那楊開恐怕會沮喪萬分。自己身邊沒有兵器。就算拿到手又如何?

收拾了一下心情,楊開準備利用這一天時間儘快將炎陽爆上手,增強自身的戰鬥力。

一日之後。炎陽爆修鍊小成,一行五人再次聚集在一起。

除了聶詠有些垂頭喪氣之外,其他四人都比較滿意自己獲得的武技。楊開本身就不用說了。雖然辛苦好幾天,可總算是得到了一套地級上品的炎陽爆,另外還有一個未查探的小石人。

其他幾人到底得到了什麼樣的武技大家也都沒說,但看神色應該收穫不小。

唯獨只有聶詠,罵罵咧咧,頗是不滿,據他所說,他得到的武技竟是一套鞭法武技,實在是讓人鬱悶非常。

杜憶霜在楊開身邊眯眼笑著,輕聲道:「惡人有惡報。活該!」

楊開深以為然地點頭。

藍初蝶倒是好言安慰了幾句,讓聶詠的鬱悶消除不少。

五人再次上路,走著走著,藍初蝶突然回頭看著楊開道:「你前些日子撿的陽炎石呢?」

「丟掉了。」楊開回應。

「哼,不見棺材不掉淚。」聶詠見楊開白費了一番功夫。心中頓時平衡不少。

楊開沒理他。他哪裡知道,那些陽炎石早已化為能量存儲在自己的丹田中。

此地沒有日月,沒有星辰,根本沒辦法計算時間的流逝,但楊開估計自己這一行人足足走了兩天多,才總算是走出那個亂石崗。

沿路也碰到了幾具三派弟子的屍體。就是不知道他們在亂石崗中遭遇了什麼樣的危險,反正楊開等人這一路走來倒是平安無事。

走出了亂石崗,五人皆都不由自主地呼出一口氣。自從進來這傳承洞天之後,眾人一直處在那樣的環境中,除了石頭什麼都看不到,難免讓人感覺壓抑。

亂石崗外,卻是一片叢林,茂密的樹林連成一片,鬱鬱蔥蔥,綠意盎然。

雖說叢林之中多有危機,可都已經來到這裡,難道還能退回亂石崗不成?更何況,有危機存在,必定也會有機緣,不提別的,這麼大片叢林內,靈草妙藥肯定不會少。

幾人也沒有猶豫,只是暗自警惕四周,便一頭扎進了叢林內。

走不大一會功夫,左安突然輕咦一聲,低頭在地上摸索了起來,幾人頓住步伐朝他看去。

片刻后,左安直起了身子,語氣篤飫鎘腥嗽誶傲教熳,而且人數不少。」

聞言,聶詠神色一喜,開口道:「應該是三派的其他弟子也到這裡來了。」

左安眉頭微皺:「不好說,誰也不知道這傳承洞天內是不是還有外人。」

被他這麼一說,眾人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此處傳承洞天被封印了至少千年,如果這裡面有人的話,那該是什麼人?

左安也覺得這個可能性不大,連忙補充道:「我就隨口一說,不過應該是三派弟子。」

「那我們追上去。」聶詠提議,「要是前面的是解師兄或者蘇師姐的話,那可就太好了。」

藍初蝶眉頭微微一皺,不過也點頭同意。在這五人小隊中,雖然她暫時充當領袖,可幾人的實力畢竟不高,萬一真碰到了太大的危險,恐怕全都得折損。

與其冒著生命危險在這裡探索,還不如找凌霄閣的師兄師姐們,有他們庇護的話,安全係數也增加不少。

「那走吧,我們找他們去。」

一行人順著前幾天留下的痕一路摸索過去,半日之後,眼前豁然開朗,竟是有一個小湖泊出現在眾人眼前。

湖邊有不少足跡留下,想來是三派弟子曾經在這裡短暫地歇息過。

既然三派弟子曾在這裡歇息,那也就意味著此地並無危險。正好一行人風餐露宿也挺勞累。簡單地商議一番便決定也在此地休整片刻再出發。

五人分散在四周打坐恢復,不多時,藍初蝶突然來到杜憶霜身邊輕聲說了幾句什麼,杜憶霜緩緩地搖了搖頭,神色遲疑掙扎,旋即又咬牙點了點頭,臉色有些羞紅。

隨後。藍初蝶又走到楊開面前,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事?」楊開睜開眼睛望著她。

「你跟我過來一下。」藍初蝶偷偷地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聶詠和左安,沖楊開招了招手。

眉頭一皺。楊開不知她要幹嘛,但還是跟了出去。

走出一截距離后,楊開看到了等候在此地的杜憶霜。

「怎麼了?」楊開不知道她們聚在一起要做什麼。這兩個女人好像也不是那麼要好。

藍初蝶有些羞赧地笑了笑:「我和杜小妹想在這裡洗個澡。」

楊開的眼神頓時變得怪怪的,上下打量著面前的兩女,杜憶霜不禁臉紅,藍初蝶也有些嬌羞,跺腳道:「你想什麼呢?只是讓你幫忙守著,別讓其他人靠近了這裡。」

楊開啞然失笑:「藍師姐找錯人了吧?這事你應該找聶詠才對,聶師兄肯定願意的。」

藍初蝶知道楊開對她這幾日的做法有些不滿,當下有些氣惱道:「我要是信的過他,還找你幹什麼?」

「師姐信的過我?」楊開似笑非笑,「說不定我也會偷窺。」

藍初蝶嬌笑道:「你要是敢的話。我也不介意啊,反正杜小妹會教訓你的。」

楊開乾咳一聲,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再推辭也說不過去,更何況杜憶霜也是要下去。就當是為了她守護一下好了。

「行吧,你們速戰速決。」楊開點了點頭。

見他答應下來,藍初蝶才露出一個微笑:「這才像話嘛,你待在這裡就行了,我和杜小妹去另外一邊。」

說罷,挽著杜憶霜的胳膊便朝那邊走了過去。走出沒幾步,又回過頭來叮囑道:「你千萬別偷看啊!」

「恩恩恩!」楊開一邊答著一邊看了一眼湖泊那邊的情況,這裡的光線並不是太好,那邊距離湖邊十幾丈處的水中,還有一塊巨大的石頭矗立著,是一塊天然的屏障,只要兩女躲在石后的話,楊開就算想偷窺也不成,藍初蝶之所以喊上他,只是為了以防萬一。

反正她們都已經找好了位置,楊開也沒太在意,就這麼面對著湖泊坐了下來。

不多時,那邊傳來了嘩啦啦的水聲,正閉目打坐的楊開睜眼一瞅,果然見到那塊大石頭上擺放著許多女子的衣物,隔得太遠,根本看不真切,除了這些便什麼也看不到了,藍初蝶和杜憶霜都把自己的身子藏在岩石後面,除非目力能穿石,否則什麼都是枉談。

楊開並不太喜歡藍初蝶,但也不是非常討厭,兩人無怨無仇,而且又是同門,除了前幾天對她的處事態度有些不滿之外,其他倒沒什麼。

找機會自己也該離開這個隊伍,單獨行動了,省的受人氣,就是不知道蘇木現在在哪裡。

正沉思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輕輕的腳步聲。

楊開回頭一看,正見到聶詠輕手輕腳地走了過來,眼睛盯著湖泊另一邊的岩石,目露狂熱之色,呼吸也有些粗重。

見楊開朝自己望來,聶詠只是回以一個鄙夷的笑容,迅速來到他身邊威脅道:「你什麼都沒看到,乖乖的坐在這裡別動,若敢說什麼,我叫你吃不了兜著走!」

楊開淡淡地看著他。聶詠以為楊開害怕了,不由輕嗤一聲,越過楊開迅速朝前走去。

湖泊里傳來兩個女子愜意的嬉笑聲,還有那嘩啦啦的戲水聲,這聲音猶如魔音灌耳,勾魂奪魄,讓聶詠血液沸騰。

一想起藍初蝶豐滿柔滑的身軀隱藏在那石頭後面,他就無法自持。

再走幾步,再走幾步就可以將岩石後面的美色印入眼中。

楊開嘿嘿冷笑起來,好整以暇地將手掌圈成一個圈放在嘴邊,氣沉丹田喊道:「聶師兄,你跑那邊去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