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三十四章追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追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咳咳,月票再次被爆。但兄弟姐妹們都儘力了,因為訂閱基數實在太低,只有寥寥幾百,但我們仍然有八分之一的書友投出了寶貴的月票。這個比例已經很高了,小莫很欣慰,謝謝大家。

恩,本書主角是個不會放棄的人,我也不會放棄的********

「楊開,還不速速滾過來給解師兄磕頭認錯!」一聲怒吼從那邊傳來。

「楊開,解師兄不願與你一般計較,但不代表我們這些做師兄的會原諒你,你今日若不道歉,從此以後便是我等的敵人!我等也不會再拿你當師弟看!」

「是啊,你這師弟真是不要臉,實力底下,竟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自量力,也不拿塊鏡子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不但那些師兄們叫囂,就連其中的一位師姐也加入了討伐楊開的隊列,聲音尖銳,似潑婦罵街。

楊開神色淡漠,任由這些言語吹風過耳,無動於衷。

藍初蝶又扯了扯楊開,輕聲道:「師弟,別固執了,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道個謙嗎?沒什麼大不了的。」

楊開轉過頭,淡淡地看著藍初蝶。

這冷漠的眼神讓藍初蝶心中一突,蹙眉道;「怎麼了?」

「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解紅塵的真正意圖。不要告訴我,你想不出我過去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待遇。」楊開的聲音稍顯冰冷。

藍初蝶氣惱:「你們的事,我怎知曉?」

「你我雖是師姐弟。這幾日也共度難關。但我們之間並無交情,你不用覺得在這裡拋下我而心懷愧疚,你自己去,我的事無需你管。」

藍初蝶被說中心事,面色不由一白,氣憤道:「你這人怎如此不知好歹?」

跺了跺腳,藍初蝶不再理會楊開。而是朝解紅塵那邊走去,走出幾步后停了下來,回頭道:「我又不欠你什麼。你別說的那麼清高!」

說完之後,便再也不停留。

凌霄閣那邊,對楊開的言語征討一直就沒有停歇過。解紅塵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冷漠的笑容,得意地注視著楊開,帶著一股站在雲端俯瞰芸芸眾生的驕傲和自得。

如今這局面,無論楊開做出什麼樣的選擇都是他樂於見到的。

想加入這邊的隊伍以保全自己?可以!乖乖過來認錯道歉,下跪磕頭!

不願意這麼做?也可以!你自己一個人在這危機重重的傳承洞天里闖蕩吧!看你能活到幾時!

解紅塵也不知該期待楊開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等待間,楊開冰冷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一群只會攀龍附鳳,巴高望上的無知之人!楊某不奉陪了!」

正往解紅塵那邊行去的藍初蝶聽到這句話,腳步不由一頓。她總感覺楊開這話是在針對自己似的,胸間也不由湧上一股屈辱和難受。

但旋即,藍初蝶便氣苦起來!自己怎麼就攀龍附鳳巴高望上了?在這危險的地方。自然是要跟著實力高些的人行走才會安全,難道還跟著你一個開元境七層的師弟一起冒險不成?你自己不識抬舉還怨別人,有本事的話你也把實力提升起來,自然會有人圍聚在你身邊,到那時候做師姐的也會向著你。

我又不是沒勸過你。我又不是真的拋棄你不管,是你自己選擇的路,你怎又來責怪我?這麼想著,藍初蝶心中的越發委屈了,不過對楊開的愧疚也減緩不少。

叢林中,楊開的身影漸漸滲入黑暗。

但那一句話卻猶如在沸水裡撒了一把鹽。聶詠更是唯恐天下不亂道:「楊開你放肆,竟敢如此與諸位師兄師姐說話,還想走?給我留下來!」

說話間,遙遙對著楊開離去的方向轟出一拳。

啪……地一聲,黑暗中爆出一團火光,楊開冷峻的面容一閃即逝。

楊開那冰冷的聲音也隨之傳了過來:「解紅塵,你自己做過什麼事心裡清楚,那筆帳師弟早晚會向你討還!」

聽到這句話,解紅塵面色一沉。

他自然知道楊開說的是什麼,無非就是上次他讓人給龍輝通風報信的事情。那一次解紅塵本以為龍輝會萬無一失地幹掉楊開,但沒想到他居然失手了。

前些日子楊開回到凌霄閣之後,解紅塵還提心弔膽了好幾日。他不怕楊開,但是他怕夢無涯,畢竟當時是他們三人一起回到的凌霄閣。

只不過夢無涯一直都沒來找他的麻煩,解紅塵也以為是自己做的周全,並沒露出什麼馬腳的緣故。

今日聽到楊開的話,他才知道事情已經暴露。

殺機涌動!解紅塵連忙朝聶詠使了個眼色。

聶詠見機大喜,他剛才欲要偷窺藍初蝶和杜憶霜被楊開揭破,心中也對楊開恨之入骨,此刻得到解紅塵的默許,當下怒道:「反了反了!楊開你竟敢和解師兄如何說話,看我教訓教訓你!」

同時振臂一呼:「哪位師兄隨我一起,為解師兄出口惡氣!」

好幾道人影隨著聶詠竄了出去。

藍初蝶伸出手,想要說什麼,卻又把話咽了下去,眼睜睜地看著那幾人追著楊開沒入叢林中。

反倒是風雨樓那邊的杜憶霜,身形一錯就要去幫楊開,卻被方子奇一把攔住了。

「方師兄,他前幾天救過我!」杜憶霜急急地說道。

「別人自家的事,你莫要管!」

「可是……」

方子奇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沖一旁的兩個師妹道:「看著她,別讓她過去。」

「是。」那兩個師妹連忙一左一右拿捏住了杜憶霜的胳膊。

方子奇饒有興緻地看了一眼楊開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解紅塵那邊。輕聲道:「在這裡居然還鬧內訌,凌霄閣也不過如此了。」

杜憶霜掙扎不已,卻始終擺脫不了自己的兩個師姐,左安於心不忍,輕聲道:「別擔心,他雖然只有開元境七層,但這幾天總給我一種很危險的感覺。說不定這次吃虧的不是他!」

「你確定?」杜憶霜放棄了掙扎。輕聲問道。

「不知道,這只是直覺。」左安淡淡地回應,正因為有這樣的直覺。他這幾天才一直沒有招惹過楊開。

叢林中,楊開在飛奔,背後人影重重。衣袂獵獵,聶詠的聲音傳了過來:「楊開,念在同門一場的情誼上,乖乖束手就擒,還可以讓你少吃點苦頭,如若不然有你好受的。」

「情誼?」楊開冷笑,「我與你無半分情誼!」

「好好好,這句話可是你說的。」聶詠神色憤怒,大呼一聲:「諸位師兄,這小子前幾日得了一套地級上品的武技。抓住他逼問出那武技的修鍊方法,我等皆可受益!」

「什麼?地級上品的武技?」有人驚呼,眼中立馬爆出貪婪的目光,他們進來這幾日雖然也收穫不少,但因為聚集在一起的人數比較多。所以平分下來倒也沒多少好處。現在一聽楊開得到了一套地級上品的武技,哪個不羨慕嫉妒?

利字當頭,追過來的幾人的速度陡然提升了不少,竟一下拉近了和楊開之間的距離。

「楊開,你還要負隅頑抗不成!」一人一邊喊著,一邊盪出一劍。劍光如流雲,似閃電,直撲楊開的後背。

察覺危機襲來,楊開匆忙閃開,腳步未站穩,又有人的攻擊襲至。

原地一滾,躲開這第二擊,等再站起身的時候,楊開的神色冷了下來。

他已經被追過來的幾人團團包圍。

除去聶詠之外,還有四人!這四人雖然全是氣動境的,但實力都比聶詠要高。

五人圍成了一個圈,把楊開圍在中間,個個都冷笑地望著他。

聶詠笑的尤其高興,陰測測地注視著楊開道:「楊師弟,你壞我好事,可曾想過自己會有這一刻?」

「偷窺女人沐浴算是好事?」楊開冷哼一聲。

聶詠臉色一紅,這種事確實為人不恥。就連追出來的四人也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越發讓他臉色難堪。

左邊一人收回目光,輕咳一聲道:「楊開,你是我們的師弟,我們也不取你性命,自己乖乖地把那武技的修鍊方法說出來。我們帶你回去見解師兄,再為你美言幾句,說不定解師兄會原諒你這次的冒犯。」

「幾位師兄的好意,師弟心領了。」楊開感受著來自五人身上的壓力,不屈的意志和胸口處的傲氣在翻滾發酵,神色冷靜,「但想要搶我的東西,自己憑本事來拿!」

右邊一人怒喝:「敬酒不吃吃罰酒!莫要以為你是同門我們就不會拿你怎樣!得罪了解師兄,你只有死路一條,就算在此地把你殺了,也沒人會為你出頭!」

五人中,聶詠與楊開有過節,本就記恨在心,聽到這句話后不由心中一動,殺機湧現,揮手道:「莫要再與他廢話,打殘了他一樣可以逼問出那武技的修鍊方法!」

上次分小石人的時候,聶詠只分到一個對自己無用的武技,自然是眼紅楊開的收穫。他雖然不知楊開得到的是什麼,但肯定要比自己的有用。

話音落,聶詠便第一個沖了上來,掌上清風拂過,夾著一股危險地氣息朝楊開攻了過來。

他是打定主意要將楊開留在此地了,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強的武技。

其他四人見聶詠動手,倒也自恃身份,作壁上觀,畢竟楊開的實力太低,聶詠一人已足夠。

不僅如此,其中一人甚至還對聶詠的招式評頭論足:「聶師弟這清風掌用的也算是爐火純青,看樣子在此招上下過一番功夫啊。」

另外三人也是微微點頭,顯然是贊同他的話。清風掌,凌霄閣地級下品武技,五百點貢獻才能兌換。

掌出,清風拂面,殺敵於無形之中。聶詠為了這個得到這個武技,也耗費不少時間和精力。

用這樣的一招來對付一個開元境的武者,那絕對是十指捏螺,毫無懸念的事情。眾人幾乎已經可以想象楊開落敗受傷的場景。

面對這樣的一掌,楊開只是一拳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