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三十五章逃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逃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拳掌交錯,有一股溫和的暗勁衝進楊開體內,順著經脈流竄起來。讓楊開的元氣運轉都變得緩慢,就好似在這清風掌勁下,胳膊的經脈都酥軟了似的。

聶詠獰笑:「楊開,師兄今日廢你一臂,算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

楊開的臉上陡然閃過一絲凶煞之氣,體內元氣兇猛澎湃,抵擋著清風掌勁的入侵,竟讓聶詠的打算瞬息落空。

「你還妄想反抗!」聶詠咬了咬牙,為自己沒能一招拿下楊開而感到丟臉,又是一掌拍了過來,嘴上嘲蜂然你的元氣也算雄渾,但這力道太小!我看如何抵擋!」

又是清風拂面而來,但這一次,那縷縷清風之中卻蘊藏了一股暗流,顯然還有後續的變化。

楊開不再藏拙,體內三十六條經脈一陣鼓盪,一天的苦修在這一刻展現出成果來。

炎陽爆!

「都說了你力道太小!」聶詠冷笑連連,話音未落,那清柔的掌勁竟突然化為狂風驟浪,摧枯拉朽地朝楊開捲來,看樣子是打定主意真要廢掉楊開的一隻胳膊了。

楊開的炎陽爆也在同一時間爆發了出來。

轟隆一聲巨響,一團火光乍現,爆出的光芒讓這方圓幾丈範圍內亮如白晝,耀的人睜不開眼帘。

「什麼?」聶詠大驚失色,他的清風掌隱藏了殺傷力巨大的變化,卻沒想楊開那看似普通的一拳同樣如此。兩人的手段是驚人的相似。掌風拳勁爆發出來,竟是拼了個旗鼓相當。

兩聲悶哼響起,聶詠的身子踉蹌後退,直退出十幾丈才被一顆大樹擋住,一口鮮血沒忍住,哇地就噴了出來,居然受了不輕的傷勢。

楊開那邊同樣不好過。他的實力比聶詠低了六七個小層次,能依仗武技的威力對拼一招已是難得,聶詠受傷。他又怎會平安?

但他並沒有表現出絲毫頹勢,一招退去聶詠,身體內的骨頭便錚錚作響。溫熱的暖流灌入全身,元氣暴躁鼓動起來。

風雷般的速度連出四拳,打向圍在身旁的四個人,四團火光同時爆閃,兇猛捲起的氣浪和殺傷讓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這四人比聶詠的實力還要高,楊開又是匆忙出招,自然無法傷到他們。

但待他們擋下招式之後,眼前竟已失去了楊開的蹤影。

遠遠地,楊開的聲音傳了過來:「聶詠,下次再見。必取你性命!」

聲音飄忽,竟讓人無法辨別楊開是朝哪個方向遁走。

「聶師弟!」一人連忙朝聶詠那邊看去,只見他嘴角上溢著鮮血,眼中閃爍著濃濃的不甘,還有一絲忌憚。臉色也不太好看。

「你沒事吧?」

「沒事!」聶詠強撐著身子站了起來:「楊開受傷了,快追,絕對不能讓他跑了。」

「還追?」有人神色不禁遲疑起來,說起來他們與楊開也沒過節,來這裡只是為聶詠助威,做個樣子給解紅塵看而已。現在人都跑了,還追出去幹什麼?這崇山峻岭的,誰知道裡面蘊藏了什麼危險。萬一碰到一兩隻強大的妖獸,幾人不得全交代了?

聶詠察覺到四人的態度轉變,趕緊道:「幾位師兄也看到他動用武技的威力了吧?那便是他前幾日的所獲!依仗這武技他竟能能讓我受傷,幾位難道就不動心?」

聽他這麼說,幾個凌霄閣弟子皆都神色一振。

遲疑片刻後有一人道:「那就追,但咱們先說好,我們只為那武技,你與楊開之間有什麼恩怨,自己解決,可別牽扯到我們身上,你要殺他也好,廢他也好,有什麼後果自己一力承擔。」

「這是自然!」聶詠神色猙獰,嘴裡罵道:「竟敢威脅我,他媽的竟敢威脅我,你算什麼東西,還要取我性命!莫要讓我逮著,否則看誰取誰的性命!」

說罷,當先追了出去,其他四人對視一眼,皆都覺得楊開怕是在劫難逃了。這一次他要是真被聶詠給追上,性命肯定不保!

聶詠已動殺機!

就在藍初蝶和杜憶霜之前洗澡的那個小湖泊旁,楊開終於一口氣沒憋住,吐出一口鮮血來。

雖說他剛才逃過一劫,但那一瞬間交手中的兇險,除了楊開之外再無旁人能夠體會。

這幾個人可全都是貨真價實的氣動境。實力最低的聶詠都已經氣動四層了,最高的那一個怕已經有氣動七八層的境界。

根本不是在九陰山谷中遇到的敵人能夠相提並論的。可以說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差不多相當於當日被封住修為後的文飛塵。

若非有炎陽爆這種突發的殺招,楊開也沒辦法逃脫他們的包圍。

五拳,與不同的五個人交鋒,體內被沖入五種暗勁,受的傷勢暫且不提,那五種暗勁在經脈內流竄,讓自身的元氣都運轉不暢,若不儘快找安全的地方化解這暗勁,只怕會留下隱患。

身後的追兵越來越近,楊開彎腰,將自己吐出的鮮血就地掩埋,然後一頭扎進了湖泊里。

楊開不知道在叢林里會不會遇到危險,但以他現在的狀態,一旦遇到什麼兇險恐怕毫無還手之力,所以他只能順著原路返回,只有自己走過的這一條路,才是最安全的。

而這湖泊也是最好的藏身之處,聶詠那些人如果不敢下來查探自是楊開願意看到的,如果他們敢下來查探,也得面臨著楊開的反擊。

憋著一口氣,楊開將身子往湖泊下潛去,將身子隱藏在黑暗之中。

這湖泊很大,但楊開沒想到它竟然也很深,一直下潛了足足十幾丈也沒到湖底。反倒是下面的湖水越來越冰涼刺骨了。

沒敢再往下游,楊開就這樣懸浮在水中,側耳傾聽著上面的動靜。

果然,片刻后聶詠等人便追至此處,雖然楊開一路跑來極力掩藏了自己的行蹤,但這些人自有一股直覺,而且還有與楊開一起行動過好幾天的聶詠帶隊。

湖邊傳來了幾人的說話聲。旋即便有人跳了下來。

楊開面色一沉,他沒想到這些人如果果斷,或者說他低估了聶詠對自己的仇恨。

逼不得已。楊開只能繼續朝下潛著。

周邊的湖水冰冰涼,好在楊開修鍊的是真陽訣,溫熱的真陽元氣流淌全身。這點寒意並不礙事。

跳下湖中的那人順著湖泊遊了一圈,查探半晌,一無所獲,也不敢貿然太深入,便又爬了上去。

又在附近搜索一會,聶詠等人總算是離開了此地。

楊開在水下憋氣憋的頭暈眼花,雖說他現在到了開元境七層,一口氣息比常人要悠長許多,但也是有極限的。

現在差不多就到極限了,那幾個人如果還不走的話。事情恐怕會變得很麻煩。

正當楊開要往上游去的時候,耳畔邊卻突然傳來一陣呼呼的響聲。

聽到這動靜,楊開當即警覺起來,扭頭四顧,卻是什麼都沒發現。

片刻后。又是一陣呼呼的響動傳來,聽那聲音似風。

奇怪,湖底哪裡來的風聲?

狐疑之下,楊開順著風聲來源的方向看去,把眼一掃,神色不由一振。旋即撥弄湖水,朝下方遊了過去。

他發現這湖底有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來到洞口旁側耳傾聽,果然是有風聲呼嘯的動靜隱隱傳來。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他敢肯定這黑洞的另一頭肯定是有一塊無水的空間,而且也是條出路,否則不可能會有風聲傳來。

想了想,楊開一頭紮下,順著黑洞遊了進去。

聶詠他們肯定還在外面搜尋,楊開現在出去的話,縱然能平安一時,也有被搜到的風險。還不如進這黑洞內一探究竟,如果自己猜測的不錯,那就有一塊安全的容身之地了。

這個黑洞很長,大概有百多丈左右,先是往下蔓延,旋即又是一條平直的甬道,最後再一路向上,就在楊開差不多一口氣要耗完的時候,他總算是浮出了水面。

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流水,楊開扭頭打量四周,發現事情果然如自己猜測的那般,這黑洞通往的地方就是一塊空曠的空間。

這應該是一個山洞,楊開此前注意到過,那小湖泊旁有一座山峰,湖底的黑洞應該是與這座山峰中的一個山洞相連著,風灌入山洞內,呼嘯的聲音順著黑洞傳入湖底,所以自己才有所察覺。

山洞內乾燥異常,頂上有一些不知多少年的鐘乳倒懸著,宛若一柄柄長槍。

跳出水面,在這附近稍微查探了一番,楊開這才安心許多。

此地並無什麼生靈活動的痕,應該很安全。

放下心來,楊開渾身爬滿疲憊,連忙盤膝坐下,運轉真陽訣將衣服烘乾,然後開始驅除那五人打進自己體內的暗勁。

他們的實力比自己高出很多,所以這些暗勁楊開沒辦法第一時間驅除,如果是實力對等的敵人,就不用擔心這些問題了。

這也就是楊開,體內的元氣雄渾精純,即便被暗勁侵入,只要化解的及時也不會有什麼隱患,做是別的開元境七層的武者,現在只能坐等這些暗勁侵蝕自己的經脈。

所以武者之間,實力高的對實力低的,有掌控生死的絕對能力。

足足一個多時辰后,楊開張口吐出一團黑血,伴隨著黑血的吐出,體內的隱患也被徹底化解。

神色有些虛弱,但經脈內卻再沒有那種阻擾的感覺了。

清風掌!

楊開記得聶詠出招的時候,有人曾點評過他使出的武技,這個武技的威力倒真是不小,尤其是後續的變化,如狂風駭浪,跟自己的炎陽爆的變化如出一轍。

只不過清風掌的威力還是稍遜炎陽爆一籌,否則自己根本沒辦法跟聶詠拼個兩敗俱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