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三十六章陰氣森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六章陰氣森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

打坐恢復了半日,楊開才起身查探山洞中的情況。

剛才時間緊迫,他只是粗略看了看而已,現在自然是要仔細搜索。

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應該是這個山洞的中段,因為左右兩邊都可通行,傾聽著風聲,楊開判斷出左手邊應該通往出口,因為風是從那邊灌進來的,而右手邊是通往山洞內部。

想了想,楊開往右手邊走去,畢竟自己現在處境危險,先不忙離開這個山洞。

走不多時,楊開赫然嗅到一股葯香,就著昏暗的光線一瞅,竟發現這山洞兩旁有著不少奇hu異草。

這些東西一看便知品質不凡,就是不知有沒有毒。

果然不愧是傳承洞天啊!雖然楊開認不得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價值幾何,可楊開相信,任何一樣拿出去恐怕都價值不菲。

暫且沒去動它們,一來楊開不知要如何採取,二來就算采了楊開也沒地方放。反正此地就自己一個人,先留著也無妨。

一路走一路看,楊開發現此地的寶貝還真不少,都是些從未見過的huhu草草,也不知生長了多少年。

走了足足一個時辰的功夫,楊開突然發現前方隱有光芒閃耀,耳畔邊還傳來一陣如夢似幻的呼喚。

心中暗暗警惕,楊開朝那光芒所在的地方走了過去。

不多時。便來到那光芒前方。

這竟是一刻拳頭大小的圓珠,正散發著柔和的光芒,照耀著方圓幾丈的範圍。

四下打量,楊開的瞳孔不由一縮。

他發現此地已經是山撞苛耍而且就在自己不遠處,有一個枯骨盤膝坐在那裡,這個枯骨身上穿著一件華貴無比的紫色長袍。空洞的雙目正盯著自己前來的方向,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詭異陰譎之感。

這人不知死去了多少年,但沒來由地。楊開總感覺他生前不是一個好人,因為這枯骨中散發著一股讓楊開心悸不安的邪惡和煞氣。

這傳承洞天就是他凝練出來的么?楊開不由想起關於傳承洞天的來由。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此地定是有此人的傳承了?

正當楊開皺眉苦思的時候。背後卻傳來一陣劇烈的響動聲。

面色一變,扭頭看去,楊開發現自己的來路竟然被斷開,山洞內不知什麼時候降下了一塊巨石,擋住了外面的空間。

再回頭的時候,那顆散發光芒的珠子突然忽明忽暗起來,這佔地面積不到方圓十幾丈的封閉空間中,響起了一陣陣鬼哭狼嚎的聲音。

陰風陣陣,宛若墜落修羅地獄之中,遍體生寒。體內真陽元氣瘋狂運轉起來。

楊開神色凝重,也不說話,只是眯眼警惕四周的動靜。

這鬼哭狼嚎的動靜也不知持續了多久,一直在干擾著楊開的心神,若換做其他心志不堅之人。肯定要自亂陣腳。但毅力和不屈本就是楊開最大的強項,區區一些聲音又如何能撼動他?

隨著時間的推移,楊開明顯地感覺到,那鬼哭狼嚎的聲音隱隱有些急躁起來,雖然很微妙,但明顯與剛才有些不同。

楊開的淡定從容好像讓這聲音非常的生氣。卻又無可奈何。

察覺到這一點,楊開越發冷靜許多,雖然不知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但他索性盤膝坐了下來,擺出了入勢。

聲音果然急躁起來,陣陣陰風在這狹小的空間內呼嘯來回,那珠子里的光芒更是急速閃爍著,讓此地越來越陰森。

楊開不為所動,氣息均勻,連神色都不曾變過分毫。

足足幾個時辰后,聲音陡然消失不見,詭譎閃光的珠子也終於穩定了下來,除了背後的去路被一扇石門阻擋住之外,此地與楊開來時再無半點不同。

「不來了么?」楊開的嘴角噙著一抹不屑的微笑,突然又厲聲喝道:「是誰在裝神弄鬼,給我滾出來!」

喝聲在狹小的空間內回蕩不休,繞音不止。

突然,一陣桀桀的怪笑聲傳了過來,聽到這個怪笑,楊開的一身汗毛都不由自主地倒豎起來,倒不是嚇得,而是這聲音委實太難聽,聽在耳中讓五臟六腑都翻騰不已。

不但身體上有了難受的反應,就連腦海中,都彷彿傳來一陣嗡鳴。

神魂攻擊?楊開面色微變,他本以為有人在自己之前來到這裡,故意裝神弄鬼想把自己嚇走,好獨佔這裡的寶貝,但是現在楊開卻不敢這麼想了。

一聲笑,神魂動!這顯然不是三派弟子能做到的。這是唯有達到神遊境以上的高手才能施展出來的手段。

此地有古怪!

「年輕人,你的意志力不錯,膽子也不小,竟敢如此跟老夫說話!」那難聽的聲音突然開口說話了,飄忽不定,楊開竟尋不到聲音來源的位置。

「你是誰?」楊開神色冷峻,一邊仔細查探,一邊開口問道。

又是一陣難聽的桀桀怪笑,笑罷,那聲音道:「我是誰?老夫不記得了,我是誰呢?大概是此間的主人吧。」

「你是這傳承洞天的主人?」楊開的聲音不禁拔高了一些。

三派弟子上千人,匯聚一堂,進入傳承洞天,為了就是得到那神秘的傳承。可以說,誰若是能到這裡的傳承,只要不是意外死亡了,日後必定能達到那讓世人敬仰的高度。

楊開本不指望自己會得到什麼傳承,進入這裡也只是跟大多數人一樣,想撈點好處罷了。但不管怎麼說,只要進來了,就會對這傳承有興趣。

現在這聲音竟然說他是這裡的主人,沉穩如楊開也難免心中一動。

那聲音沒有立刻回答,等了好片刻功夫才道:「對,我就是這裡的主人!年輕人,你想得到老夫的傳承?」

楊開沒有回應,他的眉頭緊皺著,在考慮這聲音話語的真實度。

「我觀你好像才剛受過傷,應該是被人打傷了吧?」聲音不疾不徐地說道「你想報仇?想把傷你的人趕盡殺絕,讓他們知道你不是好惹的?」

幾縷陰風在楊開耳邊縈繞,速度很慢,慢到楊開根本無法察覺,但聽了這個聲音的話,楊開竟不由自主地微微點頭:「想!」

「你的心中有仇恨,埋藏的很深,旁人看不到的仇恨!你想變強,你想屠盡那些瞧不起你的人,是不是?」

楊開的神色微微有些掙扎,眉宇緊皺,額間也有青筋暴露,雖然總覺得這話隱隱不對,但這聲音卻讓楊開有一種認同感。

「是……」楊開的聲音有些輕顫。

「老夫可以讓你達成夙願!讓你夢想成真,你願意繼承老夫的衣缽么?」聲音繼續諄諄善誘著。

「願意的話,便點個頭,老夫將自己的傳承送與你!這是一場大造化。」

「願意還是不願意?」

「只是輕輕地點個頭,對你來說輕而易舉……」

「錯失這個良機,你可是要後悔的……」

一聲又一聲,似細雨綿綿,又似春風過耳,傳入楊開的腦海中,充滿了無與倫比的蠱惑力。

楊開的目光中有些許迷茫,腦袋也微微地動著,嘴唇開闔不停,看似是要答應了那聲音的要求,但驀然間,伴隨著一聲悶哼,楊開的眼睛陡然恢復了清明,面上一片心有餘悸,額頭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對方剛才也不知施展了什麼手段,讓他險些著了道。

「咦?」聲音顯得詫異無比「竟自咬舌尖,以痛感刺激自身,意志力果然強悍!」

「哼!你到底是誰,剛才用什麼方法蠱惑了我的心神?」楊開冷冷地問道。

「竟能察覺到這一點,年輕人了不起!至於老夫是誰……老夫是誰呢?」

「你不說我也知道,你就是它!」楊開的目光陡然落到自己面前的那具枯骨上,眼中充滿了忌憚,緩緩道:「我聽說,神遊境之上的高手,只要凝練出神識,縱然肉身損滅,只要神識不滅,便可重新尋找身軀奪舍!你應該是許多年前隕落在此地的高手,現在想要佔用我的身體吧?你蠱惑我的心神,也正是為了這個目的!」

楊開此話一出,聲音突然沒了動靜,過了許久才猖狂大笑:「厲害厲害!區區黃毛小兒,實力不過開元七層,竟能看穿這一點,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老夫佩服。」

說著,聲音陡然變得森冷:「既然察覺到這一點,難道你不怕么?」

楊開鄙夷一笑:「我為什麼要怕?你若真有手段強行抹除我的心神,佔用我的身體,還與我廢話這麼多幹什麼?還需要蠱惑我,讓我陷入你的言語陷阱么?你是高手不錯,你恐怕也有通天徹地的手段,但是……那是在你死之前!現在的你,只能這般裝神弄鬼!」

「你說……我為什麼要怕你?」楊開冷笑著「反倒你是,若叫我找出你神魂的藏身之處,你覺得自己還有能活下去么?」

「年輕人,你太猖狂了。」聲音冷冷地說道:「你以為我與你廢話這麼多,只是為了蠱惑你?哈哈,老夫的三縷神識已滲入你的腦海,此刻縱然你反抗也反抗不得了,你的身體,老夫笑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