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三十八章一鎚子買賣的武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一鎚子買賣的武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求月票楊開雖然心動這些武技的威力,但也不可能為了它們而泯滅人性。

一連換了七八個,人臉惶恐萬分,楊開冷笑連連。

「少俠,我知道的都是這種武技呀,真的不騙你。」

「你若只有這點價值的話,留你還有何用?」楊開的聲音中透著一股森冷,從他說出來的武技中楊開就已經知道了,此人生前必定是惡事做絕的魔頭。

「少俠息怒,待我再仔細想想,我才剛醒來沒多久,這記憶有些混亂,暫時想不出太多東西,給我點時間,給我點時間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機會只有一次,你自己好好把握!」

「是,一定不會讓少俠失望。」

楊開沒再搭理他,反正這裡已經被封閉了,正好可以安心療傷。至於那人臉,雖然生前必定是個高手,也是個大魔頭,但現在的他翻不出什麼浪花,楊開也不用擔心。

自己身邊沒有好的療傷葯,但這一點傷勢應該不用多久就會痊癒。

伸手入懷,將剩下的那個小石人拿了出來,然後運轉元氣,感受著裡面金線的循環方式,窺探石人中的奧秘。

單有一招炎陽爆還不夠,楊開要趁療傷的這段時間,修鍊第二種武技。

不變強,出去了還是會受欺負。

這個小石人中的金線數量很多,足足有七八十條,很有可能是天級的武技,甚至是玄級。

耗費了足足一天的功夫,楊開才將這些金線的運轉方式熟記於心。和上一次小石人一樣,當楊開收回元氣之後它便成為了齏粉。

這一天時間,人臉也在苦思冥想,想自己能用什麼打動楊開,好讓他放自己一條生路,此時雖然想到了一些籌碼,但楊開不發話,他也不敢擅自開口,只能心驚膽戰地躲藏在金身內。

楊開沒去管他,一門心神都沉浸在從小石人內窺探到的武技中。

閉目盤膝按照那些金線的路線,讓真陽元氣在體內經脈中遊走起來。

轉過一個循環,楊開發現並不象獲得炎陽爆的情況那樣,自己也根本沒有發招的慾望,反倒是手背處,隱隱一跳。

運轉的路線不對?楊開狐疑。

不可能,自己分明是按照石人中金線的循環方式運轉的沒有絲毫偏差。

再運轉一遍,手背處又是一跳。

怎麼回事?這不是武技么?為什麼自己沒有發招的衝動呢,施展炎陽爆的時候可不是這種情況。

這武技到底有什麼玄妙-,怎會與其他的不太一樣?

想了片刻,楊開想不通,唯有在實踐中慢慢感受了。

放鬆精神楊開一遍又一遍地運轉起元氣,每一次循環,手背處都有相同的反應傳來,而且那突突的跳動感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清晰,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破體而出似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開運轉元氣沒有一千個循環也有八百了某一次循環之後手背處突然一陣巨疼傳來,那種被束縛的跳動感也在這一刻掙脫了枷鎖,沖體而出。

楊開赫地睜開眼帘,低頭朝自己的手背看去竟發現自己的手背處多了一個圖案。

這個圖案有些怪怪的,楊開瞅了半晌,才發現它象是夜間的星空,佔據了小半個手背的位置繁星點點,不運轉元氣的時候還不怎麼出奇一運轉元氣這星圖就好像活了似的,點點光輝閃耀。

而且,楊開分明感覺到在這圖案下方的皮肉中,被開闢出一個自己看不到的空間。

元氣運轉過來,就被儲存在這個空間內。

嘗試了許久,楊開把自己一身的元氣都灌入到了手背的星圖中,然後隨性地一指點在地面上。

這一指,楊開本身沒用任何力道,如果說指下有一隻螞蟻的話,也肯定是點不死的。

但當手背處星圖內的元氣迸發出來之後,整個指尖處星光翻滾,將山洞照的亮如白晝。

嚓一聲,楊開整隻胳膊都沒入了地面中,大地更是一陣劇烈的搖晃,山洞頂上的塵土瑟瑟而下。

楊開不禁動容。

這一指雖然也相當於一次性耗費了自己的一身元氣,但發揮出來的殺傷力卻遠比普通的爆發要高出很多。幾乎是兩倍的殺傷力!

楊開估計自己如果只是把全身元氣毫無花俏的爆發出來,是做不到剛才那樣的成果。

這武技好古怪!楊開眉頭緊皺,他算是摸索出來一點門道了。

「少俠,少俠……」體內的聲音傳了出來,帶著一股阿諛和小心翼翼。

楊開眉頭緊皺,思考著心中的想法。

「少俠,我好像知道一點你修鍊的武技,要不要我說於你聽聽?」

沒有回應,體內的人臉焦急萬分,他現在迫不及待地想在楊開面前表現自己的價值,就是怕楊開把他給煉化了。

雖然接觸的時間不久,但人臉也看出來了,楊開年紀很小,可心性堅毅,非常人能比,而且性格中還隱藏的一股邪氣,這種邪讓他害怕。

等了許久許久,楊開才回過神來,開口道:「你知道些什麼東西?說出來。」

好像得了天大的恩賜,人臉感激涕零,連忙道:「我並不知少俠你修鍊的是什麼武技,但在我的記憶中,好像看到過跟這差不多的武技。你在修鍊它的時候,會在身體的某一個部位開闢出一個獨屬於這個武技的空間,而此武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與這個空間內存儲的元氣多少有關。」

「平時無事的時候,少俠你可以將自身元氣灌入這個空間內,等到需用使用這一招的時候,就能將這武技的威力展現了。這種武技用的好了,威力巨大,用的不好,也只會遺笑大方。一切的根源,就在於平時往那個空間里灌入元氣的多少,元氣多,殺傷就大,元氣少,還不如孩童的一拳。」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少俠,這種武技就是一鎚子買賣,以平時的苦修積攢,來換取那一瞬間的爆發,這也是一種保命的武技。」

人臉迅速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說完便乖乖地閉上了嘴。

楊開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微笑,他說的東西,跟自己摸索出來的差不多,但更全面,讓一些不懂的地方也豁然貫通。

以平時的苦修積攢,來換取一瞬間的爆發么?

這根本就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武技啊!

楊開甚至忍不住想大笑三聲。別人的元氣需要苦修積攢,自己需要麼?

「我好好研究下,你莫要打擾我。」楊開叮囑他一聲。

「是。那個少俠……」

「你說的東西並無多少價值,再仔細想想你的活路!」

人臉頓時苦澀萬分,楊開的行事方式是如此老道從容,讓他有一種面對一隻老狐狸的感覺。

自己這是造的什麼孽?怎麼偏偏就想奪舍他的身子?

正唉聲嘆氣,自怨自艾的時候,人臉便感覺到楊開在驅動自身的元氣往那特殊的空間里灌入了。

他灌入的速度很快,肆無忌憚,根本不會顧慮這樣做會不會對自身造成什麼危害。

人臉本想提醒一聲,讓他慢慢來,因為元氣消耗的過快,也會對身體造成負擔的。但眼珠子一轉又把話給咽了下去。

哼哼,是你自己叫我別打擾你的,可不是老夫不提醒你。

最好再快點,待你一身元氣耗干,老夫再想辦法看能不能逃出這鬼地方。小子,你到底還是嫩了些啊。

楊開這一身元氣,如果單純要依靠修鍊獲得的話,至少也得修鍊個三五日才能飽滿。

但他只是花了兩個時辰,就把一身元氣全部灌入到了手背處星圖下的空間內。

體內的人臉察覺到這一點,險些雀躍歡呼,他感受到了,楊開的身體現在虛弱無比,筋脈內的元氣涓滴不存,正自己逃離此地的大好機會。

正欲行動,他又猛然頓住。

因為他發現楊開體內原本空蕩蕩的經脈,竟然在一瞬間又飽滿了起來。

我日!怎麼回事?人臉險些瘋了,這詭異的情況有些超乎了他的見識。心道難不成自己被封印多年,現在神智不清都已經出現幻覺了?

不對啊,剛才的感受是那麼真實,這小子一身元氣分明已經全部沒有了,怎麼會在眨眼的功夫又恢復過來?

定是自己看錯了!人臉自我安慰著,然後聚精會神地觀察著楊開的動作。

又是兩個時辰后,楊開體內的元氣再次消失的乾乾淨淨,手背處的星圖竟按一種莫名的規律轉動了起來。

人臉對著自己的神魂發誓,這一次絕對沒有錯了,這小子的元氣確實已經耗的乾乾淨淨,一點不存。近兩個時辰的觀察,他對楊開的每一縷元氣的去向都了如指掌。

不會錯了,絕對不會!

但下一刻的變化,便讓他呆若木雞,震在當場。

那空蕩蕩的經脈居然又一次飽滿。

就好像楊開體內的元氣是用之不絕,取之不盡。

人臉震驚了,雖然他已經記不得很多事,但最起碼的常識還是有的。一個人無論實力有多高,也絕對不可能這麼迅速地就恢復自己失去的元氣。

要是大家都這樣搞,那天下豈不是亂套了?

他修鍊的是什麼樣的功法,怎會有如此逆天的效果?

這一刻,人臉再也不敢小瞧楊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驚恐和忌憚。

有一條永遠不會枯竭的經脈,元氣用之不盡,那這小子日後成長起來該多麼恐怖?他可以肆無忌憚地釋放威力巨大的殺招,根本不用擔心元氣的消耗問題,一個人的戰鬥力恐怕就相當於別的十個人,甚至百人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