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三十九章收服地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收服地魔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不得不說,人臉有些高看了楊開。

他之所以元氣用之不盡,也是平時積累的結果。

真陽訣和這個莫名的武技倒有些相似之處,都有積累這個過程。只不過真陽訣的積累,是將一身元氣化為陽液,存儲在丹田內。而這個武技的積累,卻是將元氣灌入那星圖下的空間,待需要的時候爆發出來。

也有不同之處,丹田內存儲的陽液沒有限制,可以說只要條件合適,楊開想存多少便存多少。

但手背星圖下的空間不同,它有限制。

當楊開耗費了近兩日功夫,把十滴陽液的能量轉化為元氣灌入裡面之後,他便感覺這個空間已經飽和了。

這兩日,楊開只是一邊運轉真陽訣一邊療傷,並不刻意地去關注星圖中的能量,體內元氣便自己鑽了進了那空間。

這倒是個好事,在平時的修鍊中,這個武技就在積累,並不需要自己特意地抽時間處理。

兩日後,楊開睜開了眼睛,低頭朝手背上看去,那一片星圖比起最初越發的真實許多,透過這圖案甚至可以看到一個立體的形象,就好像真的有一片偌大的星空被封在手背上似的。

心念一動,手背上的圖案消失不見,隱蔽到了皮肉之下。

楊開呼出一口氣,這個圖案太絢爛了,真要一直留在上面,被人看到了肯定會起疑。

發了一會呆,楊開突然問道:「你記憶中跟這個相似的武技,叫什麼名字?」

「回少俠,我不不記得了。」聲音中少了前兩天的惶恐,卻多了一份順從。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他自然是不知道自己這兩天給人臉帶來了多大的震撼,正因為這種震撼,人臉才不敢再小瞧楊開。

「給你個機會,為它取個名字。」楊開上次想炎陽爆的名字想的頭大,現在有人可用,自然是把這個問題拋給了人臉,這老魔肯定年歲很高,見多識廣,取個得益的名字還不手到擒來?

「是!」聲音沉默了片刻,旋即道:「既有星圖,施展之時繁星點點,便叫星痕可好?」

「星痕,星之痕……」楊開喃喃幾聲,點頭道:「不錯,便叫星痕!」

人臉趕緊恭聲道:「恭賀少俠習得星痕武技,從此文成武德,澤被蒼生,來日定當戰無不勝,天下無敵!」

「哼!」楊開不為所動。

人臉趕緊禁聲,他覺得自己的馬屁一傢伙拍到馬腿上了。

「想好自己的活路了么?」楊開突然問道。

人臉頓時瑟瑟發抖起來:「少俠若留我一命,我願送少俠一件秘寶!」

楊開環視四周,淡淡道:「你若有秘寶,也必定是留在此地,我殺了你一樣可以搜到,為何要留你?老實說,我對留下你這種人沒什麼興趣,也不敢留,所以煉化你是最好的方法。」

人臉趕緊道:「少俠饒命啊,你若不放心,我可認少俠為主,只要少俠的一縷神魂烙印留在我身上,我的生死只在你一念之間,懇請少俠大發慈悲,莫要煉化了我。」

「哦?」楊開似有意動,開口道:「我怎知你說的是真是假?」

人臉苦笑道:「我雖然不知你體內有什麼古怪,但這古怪卻是相當克制我,我怎敢有所欺瞞?」

楊開沉默不語,他不太想留這種魔頭,但他肯定知道這裡的一些事情,殺之又可惜了。

至少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之前,楊開還不想殺他。

楊開的沉默讓人臉越發不安,不迭地道:「少俠留我一命,也可以發揮出我那秘寶的功效啊。你有所不知,我那秘寶確實就留在此處,但如果沒有了我,少俠你就算得到了也無法使用。」

「為什麼?」楊開問道。

「因為那秘寶本就是邪惡之物!若無我的神魂牽橋搭線,以少俠體內元氣的屬性,是沒辦法單獨驅使的。」

楊開長長地呼出一口氣,再次沉默下來,皺著眉頭考慮。

人臉知道生死攸關,也不敢多說話,徒惹人厭煩,只不過提心弔膽卻是免不了了。

許久許久之後,楊開才突然道:「讓你認主,需要怎麼做?」

人臉一顆提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聲音顫抖道:「請少主放鬆,老奴會進入你的腦海中,牽引出一縷神識出來,刻在老奴身上!」

楊開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

人臉趕緊解釋:「少主你實力還不到神遊境,沒辦法動用自己的神識,還請少主相信老奴一片誠心。」

「你來!」楊開說完,便放鬆下來。

人臉暗暗心驚,為楊開的果斷而感到佩服,心中越發高看了楊開許多。換做旁人,這時候怕只會患得患失,怎會象楊開這樣當機立斷。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還真不需擔心什麼,上次自己衝進他的腦海,就被一股吸力給吸了出去,要是再這麼做的話,人臉相信那一幕還會出現。

當下也不敢有絲毫不軌之心,小心翼翼地潛入楊開的腦海中,牽引出一縷神識出來,融入自身神魂。

過了許久,人臉才道:「少主,已經好了。從今以後,老奴的生死,全憑少主決定。」

楊開睜眼,用心感受,發現自己果然與這人臉之間有了一層聯繫,只不過這種聯繫是單方面的,自己徹底掌控了對方。

「你的精神好像恢復不少啊?」楊開大有深意地問了一句。

人臉道:「融了少主一縷神魂,自然有所恢復。但是少主不用擔心,這一縷神魂你隨時可以收回,絕對不會讓你有什麼損失。」

楊開冷哼,心念一動。

人臉的慘叫聲立馬傳了出來,就好似是被放了油鍋里炸了一般,叫聲慘絕人寰。

「少主饒命,少主饒命,老奴所說句句屬實,未曾對你有任何隱瞞。

」人臉連連告饒,他臉上的表情恐怖猙獰,痛不欲生,在楊開體內翻滾不已。

折磨他好片刻,楊開才放過他,略微敲打道:「以後若敢有什麼小心思,我也不殺你,就用剛才的方法,叫你嘗嘗得罪我的下場!」

「老奴……不敢!」人臉聲音顫抖,經此一事,他又發現了楊開的一個個性,狠辣!

徹底收服人臉之後,楊開才稍微安心許多。

「你叫什麼?我以後如何稱呼你?」楊開問道。

人臉沉吟道:「老奴到底叫什麼,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是我依稀記得有人喚我做地魔!也不知這是名字還是名號。」

「地魔!」楊開微微點頭:「果然是個魔頭。」

地魔尷尬笑道:「那大概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從今以後老奴便只聽少主一人號令。」

「你說的那秘寶呢?」

「回少主,在老奴的枯骨上。」

隨著地魔的指引,楊開將那散落一地的枯骨又搜尋到了一起,旋即從中抽出一塊看似是胸間的肋骨,只不過這塊肋骨卻與其他的骨頭大不相同,呈漆黑之色,入手的瞬間,楊開甚至聽到裡面傳來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眼前又是一片恍惚。

「好強的煞氣!」楊開臉色一沉。

地魔道:「此物名叫破魂錐,被老奴煉化成了自身的骨頭,應該取過不少人的性命,所以煞氣略重。」

楊開冷笑:「煉製它的時候,也用了不少人的神魂吧?」

地魔乾笑:「少主英明。正因如此,所以此秘寶並不適合少主擁有,你若強行煉化它,心性恐會被影響。但有老奴的神魂在中間牽橋搭線,便不虞有這份顧慮,只不過需要消耗的元氣略多,但是它也沉寂多年,現在能發揮出來的殺傷恐怕不會太強。」

楊開微微點頭,他也能感受的出來,這個秘寶現在撐破大天也就相當於一個地級下品的攻擊秘寶,委實算不得多高檔,實力強些的武者,能輕鬆擋下它的攻擊。

「如何收取?」

地魔趕緊將收服之法傳授給楊開。

耗費了好幾日的功夫,楊開才將這漆黑的秘寶收為己用,這一塊漆黑的枯骨此刻已化為一道黑氣,纏繞在楊開的指尖,有靈性一般地飛來繞去,楊開能感受到,自己與它之間有一層淡淡的聯繫,不過地魔的神魂也摻雜在中間。

試驗了幾次,楊開心中已有計較。

和自己猜測的不錯,這破魂錐現在大概也就只能發揮出地級下品秘寶的威力。而且動用它消耗的元氣還挺多,因為要經過地魔這個中轉站,多少有些浪費。

地魔道:「少主若想煉化它也可以,只不過需要不短的時間。」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地魔心中忐忑萬分,他怕楊開一口答應下來,但又不得不說。

「我不煉化它,以後它由你掌控。」

「多謝少主。」地魔感激涕零。

楊開不煉化,就等於他可以容身在這秘寶之中,再也不用待在楊開的金身內擔驚受怕了。身處在金身中,地魔老是感覺自己象是砧板上的一塊肉,是那麼的無助蒼涼。

將指尖的那一縷黑氣收入體內,地魔也迫不及待地從金身內竄了出來,藏身進破魂錐中。

再把這裡掃視一圈,楊開發現此地除了那個散發著幽幽光芒的珠子之外,再無其他的東西。

「你就只有這一件秘寶?」楊開有些不太滿足,地魔生前肯定是個高手,沒道理只剩下破魂錐才是。

地魔苦笑:「少主有所不知,此地曾發生過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老奴也置身其中,在戰鬥中,其他的東西都被打碎了,就只剩下這一塊被煉成自身骨頭的破魂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