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四十一章並蒂雙花的機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並蒂雙花的機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楊開足足在此地守了三日功夫,胡嬌兒和胡媚兒兩人那邊才有了反應。

那空無一物的石壁上陡然爆射出兩點金光,然後沒入她們的頭頂消失不見。與此同時,兩人體內的元氣同時暴動,竟在這一刻產生了一絲共鳴,整個山洞中都響起了嗚嗚的聲響。

楊開神色凝重,抬眼朝她們望去,只見這兩人身上華光流轉,體內的元氣彷彿融合到了一起,先是在左邊的胡嬌兒身上轉過一圈,又流轉到右邊的胡媚兒身上。

漸漸地,兩人的元氣波動都變得一模一樣了。

元氣漸漸平息下來,直到最後歸於平靜。

兩姐妹皆是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同時睜開了眼睛,互相看了一眼,兩雙美眸中有著隱藏不住的興奮和驚喜。

「恭喜兩位了。」楊開的道賀聲響起,他在這裡守了幾天也看出一些門道,這兩姐妹不知因為什麼緣故,竟是機緣巧合得到了這裡的傳承。

不過這傳承並不是地魔的。

據地魔所說,當年那一戰,有無數高人喪身此地,所以這傳承洞天內的傳承應該不止一個。而胡嬌兒和胡媚兒,則是鴻運當頭獲得了其中一種。

聽到楊開的道喜聲,兩姐妹同時轉過頭來,幾乎是異口同聲地道:「謝謝!」

說完之後,兩人又對視一眼,突然一起抿嘴笑了起來。

楊開看的一呆,倒不是因為她們的美而是因為此刻他竟然看不出誰是胡媚兒,誰是胡嬌兒。她們兩人彷彿真的變成了一個,再無任何區別。

「現在你知道我是誰么?」左邊的那個美人笑吟吟地望著楊開問道,眼中閃爍著一股得意和狡黠。

「嬌兒姑娘。」楊開輕笑一聲。

那美人小鼻子一皺,有些不滿道:「你瞎猜的吧?」

「媚兒姑娘不會問我這種事。」楊開解釋道。

胡嬌兒白了他一眼:「看不出來你還挺了解小妹的。」

右邊的胡媚兒聞言臉色一紅,撇了楊開一眼,發現他神色如常,這才免去尷尬。

「不管怎麼說,這次謝謝你了。」胡嬌兒淺笑嫣然。

楊開守著她們的時候,她們整個心神都沉浸在那機緣之中,本身沒有絲毫反抗之力如果說楊開那時候對她們有不軌之心,這兩姐妹沒一個能逃脫。

但從始至終,楊開都只是守在門口一動也沒動。她們參悟了三天,楊開就站了三天。

興許是因為這個緣故,胡嬌兒看楊開也不禁順眼許多,語氣也比之前柔和了些。

這臭小子,也不是那麼可惡,胡嬌兒心想。

「不客氣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楊開前幾日就想出去了,又被這兩人耽擱了許久,現在自然是心情迫切。

「恩。」兩人點點頭,隨著楊開往外走去。

途徑那一片奇hu異草所在的地方,兩姐妹自然是大采特采。

既已說過這些東西是給她們的補償,楊開自然沒想染指。有一株陰陽妖參的收穫就夠了。

楊開已經向地魔打探清楚這一株天地靈物的作用了對自己大有裨益。

它蘊含了陰陽二氣,可入葯,可煉丹,可服用。

但它的最大作用,是可以提升自己的修鍊速度。但卻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自己必須找到另外一個修鍊陰寒屬性功法的女子,與之結為連理,共享陰陽妖參的藥效。

當自己與這女子兩人心心相印,兩情相悅之時這陰陽妖參就會自主地化為兩股能量,分散在自己與那女子的體內。

有了陰陽妖參的藥效,自己與這女子便是一心同體,在一起修鍊的時候,兩人的修鍊速度都會提升。

這個條件有些苛刻,舉世間想找一個這樣的女子何其艱難?

正因如此,這陰陽妖參才不過是位列玄階上品的靈物而已。可對那些符合條件的男女來說,它的價值根本無法估量。

陰陽妖參只生長在陰陽二氣並存的奇地,本身對陰氣和陽氣有本能的親近,楊開身負真陽訣,體內的都是真陽元氣,它會安穩地待在楊開胸口處也有了很好的解釋。

這三日的時間,楊開還送了一滴陽液過去,陰陽妖參吸了陽液之後,那五官上都浮現出一抹享受的神色,越發地不肯離開楊開了。

等了片刻,胡嬌兒和胡媚兒已經采完了藥草,兩人也不知怎麼商量的,竟是拿出了一半來分給楊開。

楊開拒絕了:「我拿了你們的東西,你們拿我的,大家都不吃虧,不用分給我了。」

胡嬌兒怔怔地看了他半晌,才抿嘴一笑:「傻小子,不要拉倒,而且這些才不是你的呢,是我們辛苦採的。」

楊開也笑了笑:「兩位姑娘還是跟我說說外面現在什麼情況吧。」

他在這裡停留了十幾天,對外面一無所知,自然是要打探一下。

「別稱呼什麼姑娘,聽起來怪怪的。」胡嬌兒皺了皺眉「就稱呼嬌兒媚兒好了,你要是覺得過意不去,喊我嬌兒姐姐也可以哦。」

「那還是稱呼你們名字好了。」楊開點點頭。

「邊走邊說。」胡嬌兒嗔了他一眼。

隨著兩姐妹嘰嘰喳喳你一句我一句的敘述,楊開對這十幾日外面發生的事情也漸漸了解了。

雖然三派弟子上千人進入此地的落腳點不同,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都已經慢慢聚集到了正中心的位置。

有不少人在這裡得了好處,但也死了很多人。

這十幾日,三派弟子匯聚成了三股力量,在各自宗門強者的帶領下,正在這附近圍剿一些實力強大的妖獸。

總共有九隻妖獸,每一隻都達到了六階。但因為被封印太久,才剛蘇醒,所以這些妖獸的真實實力並不是太高,三派弟子付出一些代價也能將之擊殺,從而獲得那些妖獸守護的寶貝。

而楊開得到的陰陽妖參,正是一隻妖獸守護之物的其中一個,不過它具有靈性,察覺不妙便提前逃跑了,兩姐妹才一路追到這裡來,從而遇到了楊開,還得到了屬於自己的機緣。

「我們離開的時候,九隻妖獸已經被殺了八隻,只剩下處在正中央位置的一個。那一個實力更強,大概是六階頂峰,暫時沒人敢打它的主意。」胡嬌兒笑道:「為了這些妖獸守護的寶貝,三派弟子現在全都瘋了。」

胡媚兒也猛點頭:「是啊是啊,你不知道那些人在搶東西的時候有多厲害。」

她們兩人現在說話挺有意思,你一句我一句,銜接的完美無暇,聽起來彷彿是一個人在說,頗有一種你方唱罷我等場的味道。

不多時,三人一道走出了這個山洞。

才剛走出來,遠遠地便有一聲憤怒的咆哮傳了過來,那是一聲獸吼,沉悶的聲響彷彿一通戰鼓,震的大地顫抖。

三人面色皆是一變。

胡嬌兒道:「哪一方的人膽子這麼大,竟然招惹它了?」

據她剛才所說,這唯一剩下的一隻妖獸可是六階頂峰,六階頂峰,相當於神遊境頂峰了。就算被封印了無數年,正在虛弱之時,也不是三派弟子現在能夠抵擋的。

三派弟子這段時間殺其他八隻妖獸的時候,可是損失慘重,真要對上這樣一隻妖獸,根本無人能擋,只有被屠戮的份!

「過去看看。」楊開目光一閃,當先飛奔過去。

胡嬌兒和胡媚兒兩人也是展開身法緊隨其後。

不多時,兩姐妹竟已與楊開並駕齊驅。

扭頭看了她們一眼,楊開不禁詫異起來。他發現這兩人在奔跑中的呼吸頻率都完全一致,而且那步伐中也不知蘊含了什麼樣的玄妙,竟能讓實力最低的胡嬌兒也跟得上自己姐姐的速度,還不見絲毫氣喘之象。

她們在山洞內獲得的機緣到底是什麼?居然有如此奇效。

楊開盯的時間略久,左邊一個美人臉色不禁紅了起來:「你老看我們幹嘛?」

「額……你是嬌兒還是媚兒?」楊開現在真分不清了。

那美人嘻嘻一笑,媚眼飄飄:「我是媚兒。」

另一個美人趕緊道:「我才是媚兒,姐姐你別亂說話好不好。」

「你怎麼叫我姐姐?你才是姐姐呀!」左邊一個頓時急了。

「別鬧了,他真認不出來的。」

「我沒鬧,倒是姐姐你別混淆視聽了。」

楊開一陣頭暈目眩,險些栽了個跟頭。

兩姐妹突然齊齊笑了起來。這一笑頓時讓楊開知道自己被她們給擺了一道,不禁無奈至極,只能悶聲不吭。

「開個玩笑,你不會生氣吧?」也不知道是胡嬌兒還是胡媚兒開口問了一聲。

「沒有。」楊開搖了搖頭。

「那你板著臉幹什麼?笑一個嘛。」

楊開乾咳一聲,神色冷酷,置之不理。

足足奔出了幾十里地,三人才抵達獸吼之聲傳來的位置。定眼看去,不但楊開怔在當場,就連胡嬌兒和胡媚兒也愣住了。

前方不遠處,有一隻體型巨大無比的龜型妖獸。

它足有十幾丈高,三十丈長短,身子如移動的山丘,正賣力在大地上奔跑踐踏,每一步踏下,地面都一陣顫抖不休。

它背上有一塊厚厚的甲殼,那深深的溝壑和縱橫交錯的hu紋彷彿在訴說著時間流逝的滄桑,它的背後有一根長長的宛若流星錘的尾巴。

它的速度並不是很快,但每一步跨出都足有十幾丈,小山一般的身子在那附近橫衝直撞,流星錘似的的尾巴甩來甩去,夾著無匹的力道,帶起一股股狂風。

嘶吼聲不斷地從它嘴中傳出,在半空中,上百個人正在兇猛地發起攻擊,但沒有人能夠阻擋它的步伐,它帶著一股所向披靡的氣勢,每一次進攻和怒吼都讓所有人膽戰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