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四十二章蘇顏之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蘇顏之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楊開在那天空中看到了許多熟人。

蘇顏,解紅塵,廊輝諏校其他的也大多有些面熟。

這些人,竟然全是凌霄閣的弟子。

血戰幫的風雨樓的人卻是遠遠地躲避在一旁,對那一片戰場指指點點,不乏有幸災樂禍的聲音傳出。

凌霄閣弟子的實力,要屬蘇顏最為強大,那一道聖潔的彷彿高不可攀的潔白身影所過之處,漫天風雪降臨,但即便是蘇顏,也無法對這龜型妖獸造成什麼有效的傷害,她拼盡了全力,也只能利用自己的寒性元氣稍稍阻擋下這隻妖獸的速度,減少凌霄閣弟子的傷亡。

這隻妖獸的防禦太強了,雖然它的速度比較慢,但那一身龜殼和覆蓋在身上的厚皮卻是最優良的防禦秘寶,這些真元境的武者連破開它的防禦都做不到。

場中,已有不少屍體橫呈,都是凌霄閣的人。

「居然是凌霄閣的人招惹了它?」胡嬌兒秀眉微蹙,「蘇顏不是那種冒失的人啊。」

正疑惑間,有一青年急匆匆地跑了過來,眼中帶了一絲驚喜和毫不掩飾的愛慕之情,但待他發現和兩女親密地站在一起的楊開之後,眉頭不由一皺。

「嬌兒?」來人在兩女面前止步,望著兩女,實在看不出哪個是胡嬌兒,只能憑著感覺沖其中一人道。

「龍俊,怎麼回事?」另外一人突然開口問道。

原來這才是胡嬌兒。

龍俊也沒尷尬,只是幸災樂禍道:「凌霄閣竟主動招惹了它。也不知怎麼搞的,它竟對這些人追逐不放,這才有了現在的一幕。」

「蘇顏去招惹它了?」胡嬌兒詫異至極。

「不是蘇顏,是解紅塵!」龍俊笑道:「這蠢貨領了一幫人趁這妖獸休息的時候,想進去將它守護的寶貝偷出來,沒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死了好幾個才狼狽逃出。」

楊開目光一閃。開口道:「解紅塵拿到了什麼了?」

若非拿到了什麼東西,怎會惹的這妖獸追殺不停?

龍俊倨傲地看著楊開,不耐道:「你是哪個?」

「回答他的問題。我也想知道。」胡嬌兒淡淡地撇了他一眼。

龍俊趕緊收斂自己的態度,開口道:「我不太清楚,但據解紅塵自己所說。那裡根本什麼都沒有。這妖獸跑出來之後,我也去查探了一下,確實是沒有東西。」

胡嬌兒冷笑:「不可能沒有東西,定是已經被解紅塵收了,不願意再拿出來罷了。」

龍俊微微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但現在解紅塵不交出來,凌霄閣這群人只能面對這妖獸的怒火,蘇顏也是不想凌霄閣弟子有太多的傷亡,才逼不得已被拉進了戰鬥中,這女人的本事倒比解紅塵高出很多,若非是她出手。那些人早死乾淨了。」

「哼,靠女人才能化險為夷,解紅塵也就這點本事了。」胡媚兒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

「是啊。」龍俊連連點頭:「我與風雨樓的方子奇也是這麼想的,本來我們還想去幫凌霄閣一把,但那解紅塵竟是死也不願承認自己拿了東西。實在是太讓人生氣了。」

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何嘗不懂?這隻龜型妖獸實力如此強橫,就連蘇顏拿它都沒有任何辦法,除了三派高手聯合之外,根本別想吃下它。

但,你解紅塵到底從它守護的地方得到了什麼好處都不說,我們憑什麼幫你?稀里糊塗地與這種妖獸作戰。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才不會傻到這種程度。

我們可以幫忙,至少你得告訴我們,你拿到了什麼!你又能給予我們什麼!

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之所以在一旁圍觀不散,也正是打了這個主意,只待凌霄閣那邊堅持不住,再談談價碼。

楊開的目光一直緊盯在半空中那道潔白的身影上,蘇顏的面色不太好,應該是消耗巨大的緣故。但凌霄閣數百弟子的存亡都系在她一人身上,她又如何能退?

她一退,凌霄閣弟子至少得死上幾十個人。

龜型妖獸之所以行動緩慢,全是她的功勞。

凌立於半空之中,蘇顏當空起舞,曼妙的身姿如翩躚的蝴蝶,彈指間,幾朵小巧的冰花飛射出去,灑落在龜型妖獸的身上。

嚓嚓……那些冰花在一瞬間便長大起來,一個個足有幾丈方圓,寒氣蔓延出來,龜型妖獸的龐大身軀陡然被一層冰塊覆蓋住了,有了這樣的掣肘,龜型妖獸的速度再降一個檔次。

無數攻擊落到它的身上,卻只在那厚重的龜殼上濺射出些許火星,根本沒有任何效果。

但蘇顏的臉色卻有些蒼白了。

「解紅塵,我最後問你一次,你到底拿了它什麼東西?」蘇顏一雙美眸盯著下方的龜型妖獸,頭也不轉地問站在一旁的解紅塵。

冰冷的不帶絲毫感情的話語傳來,讓解紅塵不禁身子一顫。

他聽出了蘇顏隱藏的怒氣!

蘇顏從不動怒,但這一次不一樣,眼看著許多凌霄閣弟子因為此事而無辜喪命,身為大師姐的她如何能無動於衷?

解紅塵遲疑,掙扎,害怕,驚恐,種種神色變幻不已,但很快便堅定了下來,開口道:「蘇顏,難道你還要懷疑我么?我若真拿了它什麼,又怎會不告訴你?」

聞言,蘇顏的剪水雙瞳中閃過一絲痛恨和厭惡,清冷的嬌叱響在每個凌霄閣弟子的耳邊:「所有凌霄閣弟子,速速退去!」

打不過這龜型妖獸,唯有逃跑!雖然不知它會不會追過來,但總是眼下的一條活路。

當蘇顏的聲音響起之後。許多凌霄閣弟子毫不猶豫地展開了身法,迅速逃離龜型妖獸的身邊。

天空中正在攻擊的人也急速減少,一個兩個悄然退去,但還是有許多人,正將自己的招式打出去。

蘇顏的臉色變得及其凝重,冷喝道:「還不快走!」

話音剛落,冰封在龜型妖獸身上的那一層堅冰轟然爆碎。慢騰騰的龜型妖獸也在這一瞬間掙脫了束縛。速度陡然提升起來。

巨大的流星錘尾巴往半空中一掃,那些戀戰不退的凌霄閣弟子頓時如下餃子一般往下落去。

少數幾個倒霉的人被這尾巴正面掃中,直接變成了一灘殷紅的肉泥。

更多的卻是被那尾巴帶起的狂風捲起。狼狽不堪地摔落下去。

龜型妖獸仰天一聲怒吼,有如神助,步伐邁動起來。紅著雙眼朝蘇顏沖了過去。

眼前這個女子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冰塊封住它,它對其恨之入骨,自然是想先把她給殺了。

蘇顏的雙手迅速翻動起來,伴隨著手勢的變幻,一股驚天的涼意從天而降,整個世界變得一片雪白,地面上更是漫起寒霜。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蘇顏身上,這一刻的她,蒼白的臉蛋上浮現出了一抹醉人的酡紅,她就象是真正的仙子。拉開與塵世間的距離,端立於九天之上,世人只能帶著敬仰的目光,永遠也無法觸及到她的分毫。

龜型妖獸在飛奔,在咆哮。迅速拉近它與蘇顏之間的距離,兩者的體積就象是西瓜和芝麻的對比,可是後者的眼中沒有絲毫驚慌和遲疑,有的只是淡然。

彷彿能冰封住整片天地的寒意地一收,兇猛地朝蘇顏身上聚攏了過去。

下一個,一個巨大的潔白身影突然在蘇顏的身後出現。

那是一個被放大了無數倍的蘇顏!

潔白的衣裙。玲瓏曼妙的身軀,傾城傾國的容貌,每一處都被放大了無數倍,但依然毫無瑕疵,美的驚心動魄。

這巨大的身影是緊閉著雙目的,但下一刻,她的眼睛便睜開了,她的雙眼中有一座巍峨的雪山,漫天的雪,茫茫的白。

聳人聽聞的寒意再一次降臨,比起剛才還要勝出數倍,每一個盯著這個身影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自己被冰封的錯覺,渾身打起了冷戰。

隨著蘇顏最後一個動作的打出,那巨大的身影義無反顧地朝龜型妖獸撲了過去。

雙方間隔不過十幾丈,眨眼的功夫這潔白身影便鑽進了龜型妖獸的體內。

肉眼可見的速度,妖獸身上再一次出現了冰層,比起剛才還要厚實,將這妖獸徹底冰封,那邁動的四肢也定格在冰層之中。

哇……地一聲,蘇顏口中溢出鮮血,剛才這一招對她的消耗無比巨大,纖細的身子在半空中搖搖欲墜,最終還是沒能堅持住,一頭栽了下來。

與此同時,被冰封的龜型妖獸依然保持著一股慣性朝蘇顏的方向沖了過來。

它的體積太大了,縱然在奔跑中被冰封,也根本不可能第一時間停下。

往下跌落的蘇顏神色平淡,她的雙眸中倒影著與自己迅速接近的龜型妖獸的身體。

她的雙眸中有遺憾,有惋惜,有眷戀,唯獨沒有憎恨。

一片驚呼聲響起。

直到此刻,所有人才從剛才的震撼中回過神。但是現在,那被所有人視為女神一般的人兒,竟即將香消玉殞。

在驚呼聲中,有那麼一道不算強壯的身影正在迅速朝蘇顏接近,隱有火光在他的腳下乍現,在奔跑中拖出一道淡淡的紅芒。

隨即,這個人影突然整個都被紅光包裹了起來,彷彿變身成了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球。那本就不慢的速度竟再提升一個檔次。

他飛奔到蘇顏即將落下的地方,雙腳在地面上用力一蹬,整個人似離弦之箭般朝上竄去,伸出雙手將蘇顏接住,然後弓起了身子,把蘇顏護在自己胸前,以自己的後背面對著龜型妖獸的衝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