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四十六章聶詠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聶詠之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胡嬌兒冷笑連連:「你都說我是女子了,勝之不武又怎樣?再說你,既然你覺得男人本就高人一等,卻要與我比試,這本身就很有問題。」

方子奇被反駁的啞口無言,連連唏噓:「果然,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龜型妖獸的命運,在三派弟子齊齊出動的那一瞬間便已決定了一半,蘇顏的再一次出手徹底葬送了它僅有的生機。

此刻的它,面對三派弟子的攻擊,毫無還手之力,死亡只是時間問題。

而這一切的根源,卻在於楊開那氣勢磅的一拳。正是那一拳,激起了三派弟子的鬥志,讓他們有了勇氣與這等龐然大物戰鬥。

胡媚兒正在幫他包紮,那右臂上,血管爆裂,一直顫抖不已。

楊開萬萬沒想到星痕施展出來的威力竟如此強大,強大到自己根本無法掌控,那一拳打出之後,自己的身體更是直接麻痹,動都動不了。

如果不然,他哪會象標槍一樣杵在這裡?直到此刻,身體的麻痹感才減緩許多,渾身的巨疼也隨之傳來。

目光注視著那幾百弟子的戰鬥,楊開並沒有發現解紅塵神色的猙獰。

自楊開那一拳爆發出來之後,他就一直呆立在天空中,彷彿失去了神智。直到不久前他才終於清醒過來。

他知道,楊開在這傳承洞天內定是獲得了什麼不得了的奇遇,否則以他的實力。根本爆發不出那樣的一拳。

那可是讓六階頂峰妖獸都重創的一拳!

不能再讓他成長下去了,再讓他成長下去,自己不但得不到蘇顏,甚至連本身都有危機!

一念至此,解紅塵的眼中閃過一絲狠戾,衝下方的一個人打了個眼神。

這個人是聶詠!

他和藍初蝶一樣,都在剛才的戰鬥中受了傷。此刻正在楊開背後不遠處恢復。

聶詠現在也是五味交雜,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滋味。他與楊開共處過好幾天,一直對其言語不善。處處刁難,後來更是帶人追殺過他。

但當時並沒有找到楊開的藏身之處,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不過楊開的存在卻依然讓他如鯁在喉,如芒刺背。

他還記得十幾天前楊開逃跑的時候說過的那一句話。

只是十幾天不見,楊開竟然變得強大如斯!聶詠幾乎嚇傻掉了,那一拳要是轟在自己身上,自己怕是得粉身碎骨。

怎麼辦?怎麼辦?現在大家的目光都盯在那妖獸身上,暫時無暇他顧,等會妖獸死了之後,自己該如何面對楊開的怒火?

正焦急間,聶詠看到了天上的解紅塵正在對自己使眼色。

他看清了解師兄的意思,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但旋即。聶詠的眼神便陰冷了下來。是的,自己若想活,就唯有把楊開給幹掉!否則他必定會找自己報仇!而且解師兄也要自己這麼做,就算自己殺了楊開,有解師兄一力袒護的話。自己肯定會平安無事的。

楊開那一拳帶來的威懾,讓聶詠沒辦法冷靜思考,唯有將希望寄托在解紅塵身上。

緩緩地站起了身,聶詠一步步地朝楊開走了過去。

面對這樣的危機,楊開彷彿絲毫不知,仍然站在原地沒動。

聶詠的步伐加快許多。現在楊開身邊只有一個血戰幫的胡媚兒,只要自己出手夠快,必定能將他擊殺。

至於殺了他之後的事情,已不在聶詠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基本上所有人的心神和目光此刻都被那龜型妖獸牽引,沒人注意到聶詠的動作,唯獨一人例外。

那便是藍初蝶。

自楊開橫空殺出救下蘇顏,再一拳重創了這龜型妖獸之後,藍初蝶的心中就一陣陣的酸澀和懊惱。

她沒想到,十幾日前還跟在自己身後,對自己惟命是從的這個師弟,此刻竟能展現出這樣的雄風。若早知道的話,若早知道的話……

這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原本可以擁有一塊美玉,但卻把它當成石頭給丟棄了。這種得與失的落差,讓藍初蝶後悔萬分。

別人都在看三派弟子與妖獸大戰,她卻一直在看著楊開的背影,那個背影讓人目眩神馳。解紅塵之流與他比較起來,宛若雲泥之別。

這次的禍事可以說是解紅塵引出來的,但最後卻是這個人化解的,這番一比較,高下立判。

聶詠的動作很快便引起了藍初蝶的注意,她開始並沒有想太多,只以為聶詠恢復的差不多要上去參戰,可看了一會之後發現並非如此,聶詠的目標竟是站在那裡的楊開。而且在行走間,聶詠身上也傳出了若有若無的元氣波動。

藍初蝶是個聰慧的女子,立馬便明白聶詠到底想幹什麼了,正欲提醒楊開一聲,話還沒喊出口,她就突然看到站在那裡的楊開猛地扭過頭,用一種戲謔的眼神朝聶詠望了過去。

他在笑,笑的很邪氣,露出幾顆白牙。

聶詠猛地頓住了,心驚膽寒地看著楊開。他不知道楊開是怎麼察覺到自己的動作的,但被對方用那種眼神一看,聶詠便有些毛骨悚然。

他看著自己,就好像看著一個死人。

「聶師兄!」楊開緩緩地轉過身,笑望著他。

「楊師弟。」聶詠吞了口口水,步伐有些微微往後移動的跡象。

「你是來殺我的?」

這句話直接點破了聶詠心中所想,嚇了他一跳,驚慌中連忙擺手,強笑道:「楊師弟說的哪裡話,我怎麼會這麼做?你我同門師兄弟,我怎麼會,呵呵……」

聶詠覺得自己的臉皮在一陣陣抽搐。倒不是因為睜眼說瞎話而害臊的,而是驚恐。

面對著能一拳重創六階頂峰妖獸的人,他如何不驚恐?更何況這個人與他還有死仇。

說話間,聶詠一步步地朝後退去,舉著雙手乾笑不已,示意自己並無惡意,腿肚子一陣打擺。

「聶詠!」楊開臉上煞氣滿布。突然怒喝一聲。

聶詠正心虛間,哪敢答話,連忙轉身就跑。還不等他跑幾步,背後突然傳來一陣嗚咽的呼嘯。

匆忙間扭頭看去,聶詠神魂皆冒。他看到一支通體黝黑大約一尺長的錐子從楊開那裡飛了過來,那錐子中傳來一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桀桀怪笑。

這笑聲詭異飄忽,充滿了邪惡,傳入腦海,讓聶詠越發恐慌。

十幾丈的距離,錐子瞬息便至,聶詠不甘坐以待斃,連忙轉身抵擋,匆忙間的交手,聶詠驚喜地發現這錐子的威力竟不象自己想象的那麼恐怖。以他的實力雖然難以抵擋,卻也不至於很快被殺。

聶詠大喜過望,心知楊開現在的情況根本不象表面上看起來這般從容,他定然也是強弩之末。

驚喜之下,聶詠且戰且退。想擺脫錐子的攻擊,可那詭異的黑色錐子竟是一直追著他,那桀桀的怪笑從來不曾停歇。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就算它是秘寶,也得由人驅使才能動起來吧?楊開明明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為何它還會攻擊自己?

正驚慌間,背後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聶詠回頭一看,正見到藍初蝶撐著受傷的身子沖了過來,面色冷靜中帶著一股決然。

聶詠大喜:「藍師姐救我。」

藍初蝶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讓聶詠沒來由心中一突,正不明其意的時候,藍初蝶卻是猛地在他背上打了一掌。

「啊!」聶詠一聲慘叫,身子踉蹌衝出,迎面而來的黑色錐子中的笑聲越發得意猖狂,還有一絲意外,但卻是間不容髮地穿過聶詠的胸膛。

「藍師姐你為何……」聶詠的身子劇烈顫抖起來,話還沒說完,雙眼突然暗淡,身子軟綿綿地倒下。

藍初蝶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盯著聶詠,卻發現他的胸口處根本沒有絲毫傷勢,那穿透進去的錐子竟也不見了蹤影。

但旋即,那錐子便又沖了出來。

依稀間,藍初蝶聽到了聶詠的哀嚎之聲,這讓她不禁頭皮炸麻,臉蛋瞬間失去了血色。

抬頭朝楊開那邊看去,正見到對方用一種冰冷的目光深深地看著自己。

藍初蝶心中一突,抿了抿嘴咬牙道:「他想殺你!」

楊開沒說話,只是把手一張,那錐子便化為一縷黑芒,纏繞在他指尖,旋即消失不見。

兩人對視良久,楊開才慢慢轉開目光,從始至終什麼都沒說,藍初蝶凄涼一笑,直接跌坐在地上,渾身香汗淋淋。

「哈哈哈哈!」楊開的體內,地魔的猖狂大笑傳了出來,笑聲瘋狂血腥,伴隨著大笑,他彷彿還在咀嚼著什麼。

楊開知道他在咀嚼什麼,那是聶詠的神魂!只不過楊開也沒想到,破魂錐竟然有這種詭異的作用。

「還殺不殺,還殺不殺!」地魔一邊咀嚼著聶詠的神魂一邊亢奮地喊道:「好久沒聆聽過這種動人的聲音了,好久沒品嘗過這種鮮嫩的滋味了,少主,還要不要殺?老奴隨時都可以出動!」

楊開心念一動,地魔的大笑瞬間變成了慘呼,哀聲求饒。

過了好片刻,地魔才稍稍恢復過來,但他哪還有剛才的放肆,一邊喘息一邊小心翼翼地道:「少主,為何?」

「破魂錐的真實作用,你為什麼沒告訴我?」

「少主你沒問吶。」地魔冤枉死了,謹慎地答道:「而且這東西太邪惡,我怕少主知道了心中不喜!」

「我現在心中也不喜!」楊開補充道:「很不喜!」

地魔頓時顫抖起來。

等了好片刻,楊開才道:「不過這次做的不錯。記住,只有這一次,下次你若再敢隱瞞什麼,自己知道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