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四十八章鐵血真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鐵血真漢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彷彿知道楊開心中所想,地魔又道:「少主無需太過擔心,但凡傳承,多講究的是機緣,有緣者就算實力再低也可能得到,若無緣便是手段通天也無濟於事。少主難道忘記前幾日那兩個女娃娃的機緣了么?」

楊開眼前一亮。

胡嬌兒姐妹兩人的機緣他可是親眼見到的,自己在那山洞中待了十幾日什麼都沒發現,可她們一去便得了好處,這就是有緣。

「恩,我知道了。」楊開微微點頭,旋即再也不去看那天空一眼,轉過身在附近找了個僻靜的角落,盤膝坐了下來。

既然要去搶那傳承,自然是要先恢復好才行。

那雲層里的東西要完全落下來,楊開估計沒個兩三日是不行的,也就是說,留給自己的時間只有兩三日。

蘇顏詫異地看了他一眼,略一沉思,竟也轉身離開了人群,尋了一個離楊開不太遠的地方坐下。

看楊開和蘇顏都如此淡定從容,年輕一代的高手們哪會弱了自己的威風?再與普通弟子一樣眼巴巴地去看著,恐怕也顯得自己心性不夠成熟。

當下一個兩個也是輕咳一聲,儀態拿捏的十足,各自尋地方打坐去了。只剩下那些普通弟子們聚集在一塊大呼小叫,吵鬧不休,震驚和驚嘆聲不絕於耳。

也不知胡嬌兒和胡媚兒兩姐妹怎麼想的,竟跑到楊開身邊來坐下。

楊開睜眼看了看她們。姐妹兩人皆都淺笑嫣然。讓人分不清誰是誰。

楊開頓時愁眉不展。

「怎麼了?」其中一個頓時不樂意了,一見她的神態楊開就知道是胡嬌兒,「我們能坐在這裡是你的福氣,幹嘛擺個臭臉給人看?」

楊開哭笑不得:「兩位國色天香,並蒂雙花,能陪在身邊自然是我的榮幸,我哪敢擺什麼臭臉?」

和她們接觸了幾次之後,也漸漸熟絡起來,彼此間不象以前那麼陌生,有些話倒也能說說。

胡嬌兒聞言抿嘴一笑。嗔了楊開一眼:「就你嘴巴甜!」

胡媚兒也道:「本以為你是個正經人,沒想到也一樣油嘴滑舌。」

楊開正色道:「我說的心裡話,可不是什麼奉承。」

兩姐妹更開心了,笑的花枝招展。胸前亂顫,端的是一個活色生香。

楊開話鋒一轉道:「但是你們幫里的人對我意見很大啊。」

兩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你怕了?」

楊開笑道:「倒不是怕,只是無緣結仇,何苦來由?」

胡嬌兒道:「反正你都已經得罪了凌霄閣的男弟子,再多一個血戰幫又有什麼?」

她說的當然是剛才楊開伏在蘇顏身上一事。

楊開頓時面色一苦。

胡嬌兒嬉笑一聲,拋了個媚眼過來:「要不要我親你一口,讓別人更羨慕你?」

楊開看了她一眼,然後把臉伸了過去:「求之不得!」

胡嬌兒頓時臉紅了,啐道:「你想的美。」

「好了。姐姐你別鬧了,先讓他恢復吧,他的傷還沒好呢。」胡媚兒晃了晃姐姐的胳膊,有些不忍楊開被她這般調戲。

胡嬌兒這才白了楊開一眼,乖乖地閉上眼睛。

楊開和胡媚兒對視一笑,也相繼入定。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邊的三派弟子也漸漸失去了最初的好奇心,全都在恢復自身,只不過偶爾會睜眼看一看天空中雲層內的變化。

兩日之後,楊開感覺有人走到了自己面前。睜開眼睛,正見到風雨樓的杜憶霜和一個相貌堂堂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

這個男子就是此前提議將龜型妖獸內丹給楊開的那個方子奇。

「楊開你的傷怎麼樣了?」杜小妹的眼中有一份真誠的關切。

「沒什麼大礙。」楊開沖她笑了笑,目光轉到方子奇身上,抱拳道:「這位是方師兄吧?」

之前楊開並不認得方子奇,但他兩日前的示好楊開卻是能看出來的。所以楊開對其也沒有太大的排斥感。

「正是方某。」方子奇回禮,哈哈笑著:「楊師弟兩日前的那一拳可是雄風萬丈。讓師兄拜服!恨不能以身相替,一享萬眾矚目之榮光,當真是羨煞我了。」

「方師兄過獎了。」

方子奇道:「楊師弟乃頂天立地般的好男兒,方某平生最敬佩的便是你這種人了。若非門派有別,方某倒是想和你結為兄弟,從此患難與共,福禍同享!」

胡嬌兒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肉麻!」

方子奇眉頭一跳。

杜憶霜扯了扯方子奇的胳膊,苦笑道:「師兄啊,你太熱情了。」

說完又看著楊開道:「你別在意,我師兄這人腦子有問題。」

「師妹你說什麼呢?」方子奇當即瞪了杜憶霜一眼。

「無妨,方師兄定是個豪爽的男兒,所以才會這般不拘小節!」楊開微微一笑,他倒是沒想到,風雨樓的方子奇竟是這般一個妙人。

「楊師弟果真能理解我。」方子奇大為感動。

胡嬌兒又在一旁插嘴道:「楊開,你可得小心點他,這人眼中女子如糞土,男兒才能入他的眼,你可別對他太客氣了,說不定……他會對你另眼相看哦。」

說完,捂嘴咯咯直笑。

胡嬌兒這話裡有話,很容易被人誤解。

楊開的臉色頓時青了一片。

方子奇氣苦道:「喂,你怎麼能這樣毀謗人?楊師弟,你可別聽她瞎說,我方子奇可不是你想的那種人。」

楊開乾咳一聲。神色有些不太自然。

方子奇急的額頭青筋直冒。左右看了一眼,一把拉過站在身邊的杜憶霜,然後摟著她的腰,嘴巴對準她的唇,一口吻了上去。

楊開看得目瞪口呆。

胡嬌兒和胡媚兒兩姐妹也是嘴巴微張,傻傻地看著。

杜憶霜的掙扎和嗚嗚的聲音傳入耳中,讓姐妹兩人不禁面色潮紅。

良久,方子奇才鬆開杜憶霜,抹了一把嘴角,嘿嘿笑道:「如此。楊師弟應該相信了吧?」

楊開佩服的五體投地,豎了豎大拇指:「方師兄乃鐵血真漢子也!」

這句贊誇到了方子奇的心窩裡去了,不禁哈哈一聲誇張大笑。笑聲中,杜小妹紅著臉。雙眼水汪汪的,一巴掌甩在方子奇的臉上。

「你混蛋!」杜憶霜跺跺腳,雙手捂著臉頰飛奔而逃。

「跑慢點,別摔著!」方子奇一邊揉著自己被打了一巴掌的臉頰一邊沖她喊道。

「方師兄,這……不去追么?」楊開看著杜憶霜的背影,好一陣無語。

「不用管她,小姑娘鬧鬧脾氣,自己馬上就會回來的。」方子奇絲毫不在意。

果然,只過了十息功夫,杜憶霜就紅著臉自己走了過來。腦袋低到了胸口上,兩隻手不停地絞著衣角,柔柔弱弱地來到方子奇面前。

「嘿嘿。」方子奇沖楊開一陣擠眉弄眼,得意非常。

「師兄啊……」杜憶霜壯了壯膽子,拉了拉方子奇的胳膊。

「幹什麼?」方子奇劍眉飛揚,輕喝一聲,大男子氣概展露無疑。

杜憶霜抬起手,迅捷無比地在方子奇的另一邊臉頰上又甩了一巴掌,咬牙道:「你是個大混蛋!」

打完這一巴掌,杜小妹才彷彿解了一口惡氣。轉過身,一步一步趾高氣揚地走掉了。

方子奇愣愣地摸著自己的臉頰,滿眼的不可置信。

「咯咯……」胡嬌兒和胡媚兒笑的香肩直抖,顯然她們也沒料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本來在杜憶霜又回來的時候。姐妹兩人心裡還有些鄙夷她,但現在。剩下的唯有佩服了。

「這師妹……」方子奇喃喃著,心裡也不知什麼滋味,扭過頭看著楊開強笑道:「等會我就去收拾她,反了天了。」

胡嬌兒撫掌道:「這齣戲看的真是舒坦,哎,方子奇啊方子奇,你也有今天啊。」

方子奇嘴角抽搐,一聲長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楊開乾咳一聲,不想再繼續胡鬧下去,開口道:「方師兄來找我有事?」

聞言,方子奇神色一正,抬頭看了看十里之外,嚴肅道:「方某這次來,只想問一句,楊師弟對那邊了解多少?」

聽他這麼問,胡嬌兒和胡媚兒的神色也肅然起來。

楊開目光閃了閃,還沒開口回答,方子奇又道:「明人不說暗話,當然楊師弟要說你對此一無所知,我也是信的。」

楊開看了他一眼,心知自己之前提醒眾人遠離十里的時候讓他看出了些端倪,若非對此地有些了解,怎會提前撤退?

不過這種事說不說都無傷大雅,就算自己不說,等那雲層里的東西完全降落下來之後,三派弟子也一樣會過去查探。

再看一眼胡嬌兒和胡媚兒,她們也正瞅著自己。

想到此處,楊開心中有了計較,開口道:「我知道的不多,但等那雲層里的東西落下來之後,我會去看看的。」

方子奇聞言問道:「有危險么?」

楊開一笑:「方師兄這話問錯人了。」

方子奇點點頭,一抱拳,正色道:「多謝楊師弟點醒,他日若有閑暇,還請來風雨樓做客,為兄定當與你把酒言歡。」

「客氣!」

方子奇走後,楊開笑吟吟地看了姐妹花一眼:「你們也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還要坐在這裡讓我被你們血戰幫的男弟子仇視么?」

「你想趕我們走?」胡嬌兒瞪了他一眼。

胡媚兒趕緊道:「我們不是因為這個才過來的……哎……」未完待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