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五十四章邪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邪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咳咳,有必要解釋下。

小莫從沒寫過夏凝裳是陰屬性的。她是葯靈聖體,可煉化天地靈氣,在九陰山谷中那一次,她是煉化山谷陰氣為攻擊,可她也煉化過困龍澗的陽氣啊,為什麼會有人以為她是陰屬性的。

第一百零九章有這樣一段:這一道指風冰涼入骨,猶如一支鋒利的冰錐,正是夏凝裳利用山谷中的陰氣,配合自己的特殊特質瞬間煉化出來的,殺傷力不算太強,勝在對自身消耗極低,速度夠快。

有誤會的同學不妨回頭找找。

另:本章正文字數3100

再求幾張月票楊開還真氣不起來,一屁股又坐在蘇顏面前,嘆息道:「蘇顏你這個樣子真沒有師姐的風範。」

「你都直接稱呼我名字了,我為何還要當什麼師姐?」

楊開瞠目結舌,他從沒發現這個冰冷如雪的女子,竟也是這般的伶牙俐齒。

女人的天性?

不過這幾句鬥嘴下來,倒讓兩人的關係拉近不少,這一點,即便是當日楊開救下她的時候,也未曾有過的效果。

苦笑一聲,楊開舉手投降:「行行行,我錯了!」

見他油嘴滑舌,蘇顏倒是嚴肅了起來,開口道:「既已決定接受,那便開始吧。」

看得出來,她還是有些緊張,可比起剛才要好多了。

「怎麼做?」楊開正色問道。

「運轉你的陽屬性功法。」蘇顏閉目自身的冰心訣運轉起來,一股徹骨的寒意徐徐散發。

楊開也連忙運轉真陽訣,炙熱的真陽元氣在經脈中流淌起來。

兩種截然相對的功法一轉開,整個大殿便有一些異常的反應,轟隆隆的聲響不絕於耳。

聽到這個動靜蘇顏面色一喜,知道自己之前的推斷沒有錯,單靠她和楊開的任何一人,都無法獲得此地的傳承,唯有兩人同時運功,才有成功的可能。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懸浮在兩人頭頂上的能量球也漸漸有了反應就象是被一隻手牽引著,正慢慢地降落下來。

那能量球中的龍型鳳印更是穿梭不已,變幻不停急速閃過的畫面讓人目不暇接。

足足半個時辰的功夫,那十幾丈高的能量球才落到兩人的中間位置,龍型鳳印閃爍的越發迅猛,紅白相間的光芒流動不休,帶起一股氤氳的光芒。

伴隨著一聲高昂的龍吟,一聲嘹亮的鳳鳴那能量球突然一爆為二,化為一道火龍,一道冰凰,兩下分散,分別衝進了楊開和蘇顏的體內。

兩人皆是身軀一顫,眉宇間浮現出一抹痛苦掙扎的神色。

楊開這邊當火龍衝進體內的時候,他突然發現經脈中多了一股磅而雄渾的陽屬性能量,與此同時伴隨的,還有一些信息湧入腦海中。

不敢怠慢,真陽訣瘋狂運轉,楊開想將那些能量轉化為陽液。

但讓他震驚萬分的是,自己的真陽訣竟無法把這些能量轉化掉,無論怎麼努力,它們都不會象往常那樣變成陽液沉浸入丹田內。

隨著這股澎湃能量的衝撞經脈和血肉猶如火燒一般灼疼起來,一股莫名的蠢動從心頭湧出。

五感變得相當敏銳,楊開清晰地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從面前不遠處傳了過來,這股香味是蘇顏的體香,香氣入鼻,似帶著莫名的能量,落到心間,撩人心弦,讓心跳加速,融入血液,讓血液沸騰,流動加速。

這是一種原始的衝動和慾望。

怎麼會這樣?楊開心神巨震,連忙查看剛才隨著火龍融入自己腦海中的信息,好片刻之後,楊開的神色古怪起來。

睜開眼,正好看到蘇顏投向自己的目光。

和楊開渾身燥熱不同,此刻的蘇顏臉色蒼白,嬌柔的身子一陣陣不受控制地顫抖著,牙關打顫。

她是被凍的。

修鍊了冰心訣,寒與冷便是她最好的夥伴,可現在這種冷已經超過了她能承受的極限,所以才會讓她有了這種平常根本不會有的反應,正如那種熱也超過了楊開能承受的極限。

但楊開可以清楚地看到,蘇顏蒼白的臉上有一抹淡淡的紅暈,鼻息略有些粗重,星辰般的眸子內更有一汪淡淡的春情涌動。

四目相對,楊開知道她現在的感覺應該跟自己一樣,都無限渴望對方身上的能量。

楊開渴望她的寒冷來撫平自己的燥熱,她渴望楊開的炙熱來溫暖自己的冰涼,這種渴望是一種本能,吸收了那火龍冰凰之後,身體中湧出來的本能。

只不過這種蠢蠢欲動的本能還沒摧毀彼此的神智,依然能讓人思考抵抗。

「蘇顏,我們得到的傳承……」楊開緩緩開口,舔了舔嘴唇,他覺得自己的喉嚨在冒火,兩隻看著蘇顏的眼珠子應該都紅了。

「我知道。」蘇顏咬緊了牙關,面上流露出一抹苦澀,雖然她之前就知道這次的傳承是兩個人一起獲得,獲得之後自己與楊開之間的關係應該不會象以前那麼陌生。可她萬萬沒想到這次的傳承竟然是這個樣子。

陰陽合歡功!這是一種功法,一聽名字就知道該如何修鍊的功法。

這種功法的檔次未知,但肯定不會太低,因為蘇顏本身修鍊的冰心訣乃是萬古流傳下來的玄階功法,可冰心訣都無法抵擋住那股寒意,陰陽合歡功的品質可想而之。

「這是雙修功法吧?」楊開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頭忍不住碰碰直跳。

「恩。」蘇顏答的更是讓人遐想連篇,那從鼻尖哼出來的音調′宛若低吟,撩撥著楊開的心神。

「那不就是邪功?」楊開鬱悶了,雖然能與蘇顏一起獲得這樣的傳承心裡也挺美滋滋,可若是邪功的話,那問題就大了。

蘇顏忍不住為他的淺薄見識而苦笑,無意識地扭動了下身子,顫聲道:「雙修不等於邪功。采陰補陽,采陽補陰才是邪功!」

放在平時,蘇顏哪會與一個男子討論這種羞人的話題,但此刻她也只能耐著性子為楊開解惑,繞是如此,心裡也是很不好意思,面上一片羞赧。

「哦。」楊開不由放下了心,抬眼打量了一下蘇顏,只見她正柔柔弱弱地朝自己望來,那一雙眼睛中蘊藏的春情瞬間就將楊開的心理防線給擊潰了,他自認識蘇顏到現在,蘇顏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冰潔清冷,從未見她流露過這種柔弱的眼神,忍不住讓人去呵護安慰。

現在的她,不是凌霄閣的天之驕女,不是三派弟子敬仰崇拜的女神,只是一個渴望自己體內火熱元氣的女人而已。

在某些時候,男人永遠比女人容易動搖。每一個女人,天生都帶著一股堅毅。

「蘇顏……」楊開眼巴巴地看著她。

「不……」蘇顏眉宇間滿是痛苦的掙扎,卻依然緩緩搖頭。

楊開嘆息一聲,神色也堅定下來,開口道:「那我們試試看能不能將體內的能量化解!」

聽他這麼說,蘇顏滿是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如果這個時候楊開堅持的話,她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抵擋住那份誘惑。楊開的善解人意和隱忍有足夠的資格獲得她的感激。

兩人再次閉上眼睛,各自運轉功法,企圖化解體內的寒與熱。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楊開發現越是化解,那種燥熱和渴望的本能越是兇猛,蠢蠢的欲動如滔天巨浪般席捲著自己的心靈和身體,讓那腦海中響起了陣陣惹人遐想的呢喃,讓那鼻尖嗅到的儘是女兒家的體香,讓那雙手撫摸到的空氣,也彷彿變成了柔滑的胴體,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讓一個心智不堅者瞬間沉淪。

鑽入體內的火龍在憤怒咆哮,彷彿因為沒有得到冰寒的融合而急躁。

楊開一身肌膚都變得通紅,如燒紅的烙鐵,整個人熱氣騰騰,卻依然在咬牙堅持。

不屈和堅毅是他最大的長處,縱然眼前的誘惑足以讓任何男人動心,但只要蘇顏不點頭,他也不會有什麼動作。

火龍在嘶吼,彷彿帶著質問和催促,楊開的反抗抵擋讓它憤怒。

伴隨著這種咆哮聲傳入心靈,楊開的神智一點點喪失,雙目通紅似發情的公牛,整個人的心跳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頻率,碰碰如擂響的戰鼓,強勁有力,清晰可聞,呼吸間,捲起一陣陣粗重的熱浪。

整個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在盤旋,那就將將面前的蘇顏擁入懷中,用她的冷來化解自己的熱。

這不是自己對她的渴望,而是她的冰冷對自己炎熱的吸引!

這種吸引力,比世上任何一種媚葯都要強勁!楊開如此,蘇顏同樣也是如此。兩個人在體內各自能量的干擾下,都在慢慢迷失。

就在意識快要消失的剎那,楊開趕緊將憋了許久的不屈釋放出來。

不屈之敖!

不會屈服於任何壓力,也是一種驕傲!

骨頭中滲出一股溫熱,快要喪失的神識陡然恢復了許多。

這一刻,他聽到一聲讓人心神蕩漾的呻吟,那是從對面的蘇顏喉嚨里迸發出來的,這聲音入耳,險些又讓他迷失了自我。

匆忙睜眼,卻見到蘇顏面色蒼白中帶著誘人的酡紅,貝齒緊咬著紅寶石一般的殷唇,長長的睫毛抖動不停,身子一陣陣痙攣顫抖。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香味,這種香比起蘇顏的體香還要讓人迷醉。

「蘇顏,蘇顏!」楊開舌綻春雷,對著她就是大喊了兩聲。

蘇顏身子一顫,那密集如扇子一般的長長睫毛微微抖動了一下,睜開朦朧的雙眼,看了看楊開,咬牙道:「我……我還可以……你也……也堅持一下。」

「恩!」楊開微微點頭,閉上眼睛繼續化解著體內的霸道元氣。

又如剛才的情況一般,那暴躁的炎熱一次次地衝擊著楊開的身心,讓他無法正常思考,徒留下本能的衝動。

但在最關鍵的時候,傲骨金身總能發揮出作用,讓楊開清醒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