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五十五章褻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褻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藉助傲骨金身的強大作用,楊開一次次地抵擋,一次次地反抗,只不過一身的經脈和血肉都被灼燒的疼痛萬分。

他不知自己還能持續多久,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長時間這樣下去,自己絕對只有被焚燒至死,因為體內的炙熱能量越來越猛烈,猛烈到自己隱隱有些無法承受。

想想都覺得可笑至極,修鍊了真陽訣的人,居然會被陽屬性能量給燒死,這可真是千古一奇談,說出去恐怕也沒人會相信。

和楊開比較起來,蘇顏越發不堪,若非每次楊開趁著自己腦海清明的時候將她喚醒,她早已沒辦法堅持下去。

繞是如此,蘇顏的情況也越來越差。

又是一次清醒過來,還沒等楊開開口呼喚蘇顏,赫然發現她竟不知什麼時候挪到了自己面前半尺處,身子半跪在自己面前,呼吸粗重,眼神迷離,正仲出一隻手朝自己的臉頰摸來。

看得出來,她的動作是無意識的,她也依然在掙扎反抗,那摸過來的柔荑夾著一股森然的寒氣,連指甲上都結了一層雪白的冰霜,小手劇烈顫抖著。

時不時地,她的動作又頓了下來,臉上浮現出一抹痛苦的神色,每每這個時候,若有若無的呻吟便從她的喉嚨里竄出。

「蘇顏!」楊開照舊喊了一嗓子,聲音卻是比前幾次小了很多,他也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的小心思在作怪,總感覺有些心虛和愧疚。

就是這樣的一喊也依然讓蘇顏的美眸恢復了點靈智,她看到了自己的動作,她也看到了楊開眼中的憐憫和柔情。

「我想,我堅持不住了。」蘇顏頭一次說出了一句完整的話。

楊開望著她,露出一絲微笑然後伸出手去,將蘇顏的手握住了。

兩人有接觸的剎那,各自體內的火龍和冰凰再次傳出龍吟鳳鳴之聲,身子皆是一抖,神識迅速恢復過來。

互相望著,楊開沒有鬆手,蘇顏也沒有鬆手十指交錯,糾纏在一起。

他們都知道,一旦放開彼此還會再繼續剛才那樣的痛苦和掙扎。

心中盪起一股異樣的情愫,讓兩個人身子都暖暖的。

「不會後悔么?」楊開輕笑一聲問道,握緊了蘇顏的手,那一隻小手很冰涼,卻很柔滑,握著讓人感覺舒服。

蘇顏的臉紅紅的低垂著眼帘輕聲道:「我們都已經儘力了。」

楊開輕輕一用力,借著這股力道,蘇顏輕飄飄地飛身過來,橫坐在楊開的懷抱中,楊開一手握著她的柔荑,一手攬在她的腰上。

一具身體炙熱如火一具身子寒冷如冰,緊緊地依偎在一起,卻彷彿彼此融合了一般,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在心靈中升華。

神識雖然恢復了清明,可兩人身體中的異常卻一如既往,那是對彼此的期望和需求。

「蘇顏!」楊開輕聲呢喃,聲音有些顫抖和緊張。

畢竟頭一次經歷這種事情,他也不知該如何做才好。

蘇顏不說話,只把腦袋埋進了楊開的肩膀上。

兩人傻了許久楊開才將伸出一隻胳膊,環在她的頸脖上,然後將她緩緩放倒。

斜躺了下去,蘇顏閉上了眼睛,睫毛抖動,面色也是緊張萬分,兩隻手絞在小腹上,死死地攥在一起。

「別緊張!」楊開啞然失笑,看她這幅樣子,自己倒輕鬆了許多,一邊說著,一邊喘著大氣,對準蘇顏的嘴唇印了上去。

四唇相接,蘇顏的身子猛地挺直。

楊開輕輕地拍著她的手,傳達著自己的安慰,好一會功夫,她才漸漸放鬆下來。

楊開這才撬開她的貝齒,生澀地撩撥著她。

一陣陣不受控制的嗚咽在大殿中回蕩著,蘇顏的雙手也終於伸了出來,環繞著楊開的脖子,激烈的回應著。

此刻的她,徹底顛覆了楊開心目中冰清玉潔的形象。對炙熱的那種渴求,已讓她無法保持自己的本性。

衣衫被一層層解開,被楊開隨手丟在一旁,凌亂如兩人的情緒。

當最後一片衣服被揭開之後,蘇顏的臉紅的有些發紫,一手護在胸前,一手擋在下腹,再一次顫抖起來。

楊開雙目噴火地打量著,心中暗嘆造物主的慷慨和仁慈,蘇顏的胴體彷彿匯聚了世上最優秀的精華,完美的沒有一點瑕疵。

她的每一寸肌膚都散發著如瓷器一般誘人的光澤,被手護住的玉峰不大不小,恰到好處,平坦的小腹上沒有一絲贅肉,滑嫩如最精美的綢緞,讓人愛不釋手。

此時此刻,她的身軀上泛著一股異樣的春情涌動的紅光。

楊開伸手拿開了她擋在胸前的一隻胳膊,蘇顏略微抗拒了下便認命,唯獨那睫毛抖的更厲害許多。

這整個過程雖然短暫,卻讓楊開有一種褻瀆神聖的刺激。若非這一次與她一起獲得了雙修的傳承,似她這般高貴冷傲的女子,自己怎會有機會親近?但是現在,自己不但可以親近,甚至還可以擁有!

這個念頭一起,楊開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喉嚨里傳出如猛獸一般的低吼,摟起蘇顏的身子,在她的驚呼聲中坐了起來,然後將她放在自己的雙腿上。

「你忍一忍,我聽說有點疼!」楊開不忘叮囑一聲。

蘇顏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從始至終都沒敢睜一下眼睛。

在楊開的牽引下,她的身子慢慢地往下落去。

身體似被一柄長槍緩緩刺入,酥麻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蘇顏一個立足不穩,直接坐了下來。

這一下可不得了痛呼聲瞬間從蘇顏的嘴中喊出,但旋即又被她咬牙忍住了,她用雙手摟緊了楊開的脖子,身子痙攣著,顫抖著兩滴眼淚從眼角流了下來。

這一刻,她恨不得把楊開爆捶一頓。

什麼叫有點疼?分明是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

她沒動,楊開也不敢動,兩人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

許久許久,那種疼痛才漸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離奇的**和身體內的空虛,這是前所未有的體驗前所未有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想扭動身子,卻又不好意思。

「運轉合歡功!」楊開淡淡的聲音傳入耳中蘇顏心中一慌,連忙睜眼看了看他,發現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雖然滿眼獸性,雙目赤紅,可那眼中依然還有一絲鎮定,夾雜了許多心疼和憐惜。

心中不禁一陣欣慰!蘇顏微微點頭與楊開兩人一起運轉著那才獲得的雙修功法。

功法一運轉開,楊開和蘇顏兩人皆是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聲,體內咆哮的火龍和急躁的冰凰在這一刻陡然安穩下去,讓身心中的疲憊瞬間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舒暢。

赤裸身子的兩人,緊密地結合在一起那雄渾的元氣在兩人體內遊走穿梭,互相交融。

姿勢雖然親密,可兩人臉上的表情在這一刻皆都是莊嚴肅穆的,用心地牽引元氣轉動,沒有絲毫其他念想。

借著身子的結合,楊開能清晰地感受到蘇顏的強大!她體內的寒冰勁氣比起自己經脈中的儲量,要超過百倍以上。和她比較起來,自己就好像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小孩子,脆弱的不堪一擊。

這情況蘇顏肯定發現了所以在運轉功法的時候,她都不敢太過快速,一切以楊開的意志為主導,惟恐速度太快他吃不消。

功法的運轉,不但可以讓兩人感受到彼此身體的情況,更讓兩人的精神都有了一些交融,原本的陌生感在這一瞬間煙消雲散,彼此都覺得對方好像是自己這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這種感覺很自然,沒有絲毫突兀。

一個周天又一個周天的循環下來,楊開體內的火龍,蘇顏體內的冰凰已經漸漸消失,那兩股龐大的能量並沒有留在經脈內,也沒有沉浸丹田,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它們的作用,好像就是要逼迫楊開和蘇顏兩人修鍊這陰陽合歡功,兩人此刻已經在修鍊,它們也完成了各自的使命。

但楊開覺得它們應該不會消失,只是不知道隱藏在什麼地方。

合歡功還在持續運轉,楊開體內的真陽元氣和蘇顏的寒冰勁氣替代了火龍和冰凰,在經脈中流動融合。

但因為兩人的實力相差太多,楊開一身經脈的元氣湧入蘇顏體內之後,根本翻不起什麼浪花,猶如石沉大海,了無音蹤。

這個發現讓楊開有些尷尬。

「慢慢來,不用急!」腦海中響起了蘇顏溫柔的聲音,她好像讀懂了楊開的想法,善解人意地勸慰著。

楊開悶聲不響,直接點爆了丹田內的十滴陽液。

經脈中的真陽元氣突然澎湃起來,瞬間衝進蘇顏身體內。

「啊……」蘇顏忍不住驚呼一聲,她根本不知道楊開為什麼能突然爆發出這麼龐大的元氣。以他開元境八層的境界,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多儲量。

詫異聲才剛落音,又是一股不遜於剛才的能量灌入自己體內。

緊接著,又是一股!

整整三十滴陽液的爆發,楊開的經脈也到了極限,一陣陣酸疼的感覺傳來,只怕再多一點的話就要把經脈撐壞了。

若非有合歡功,楊開也不敢如此莽撞,每一滴陽液都是自己一身元氣凝結的結晶,點爆一滴,就能把經脈充斥滿,放在平時,只要三滴陽液同時爆開,經脈就會出問題。

但是現在所有的元氣都共存在自己與蘇顏兩人的體內,以她的強大,自然可以承受住三十滴陽液的充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