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五十八章離開(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離開(第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發現個悲劇的事情,小莫我每天辛苦四更,還是有書友說為什麼只有兩三更。我給章節打個標籤,這下能看清每天幾更了吧。

新的一周到來,求點推薦票。

楊開低頭看去,發現這個掛件只是一個四四方方的玉塊,但入手清涼,有些安神之效。

「這是一塊寒冰玉髓,自我從小的時候便戴在身上,這麼多年來它也吸收了不少我的真元,你貼身收著,關鍵時刻,對抑制你元氣的暴動有作用。」

「這算不算定情信物之類的東西?」楊開望著蘇顏笑道。

蘇顏臉頰紅紅的,輕輕地點頭。

楊開聞言,趕緊在自己身上摸索起來,可找了半天也沒什麼能拿得出手的玩意。

身上最貴重的,也就是破魂錐和陰陽妖參了。

破魂錐不能給,這東西太邪惡,而且裡面還有地魔的神魂,給蘇顏只會害了她。陰陽妖參倒是可以,但它只是一株天地靈物,並沒有信物的意義。

吸了吸鼻子尷尬道:「等日後也給你一樣。」

蘇顏微笑著:「你給我的九陰凝元露就足夠了。」

「你真好!」楊開由衷地道。

「你別誇我,你一誇我我就心跳的厲害!」蘇顏喘息了一口,捂住了胸口處。修鍊了合歡功之後,自己的冰心訣在面對楊開的時候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就好像是自己的剋星,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牽引著自己的心神。

「嘿嘿!」楊開笑的無比開心,普天之下,誰能讓蘇顏這樣的女子心慌意亂?唯獨自己一人!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可以說,若是沒有傳承洞天內的這一場機緣造化,楊開估計自己與蘇顏這一輩子都不會有太大的交集。而能配得她的男人,整個大漢王朝都找不到一個。即便是自己,楊開也認為有些配不上蘇顏,這不是妄自菲薄,而是蘇顏太冷傲高貴。

「出了這裡,你打算怎麼辦?」蘇顏平復下來,又問出一個問題。

「什麼怎麼辦?」

「以後的道路啊!」蘇顏就象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家長,替楊開考慮著他從來都不會考慮的事情「還有我們的關係。」

「沒聽懂。」楊開皺了皺眉頭「說明白點。」

蘇顏淺笑嫣然道:「這樣說吧,我為你想了兩條路。

第一條,便是公開我們的關係,以我在宗門內的地位和身份,只要關係公開出去,你定會被宗門大力培養,不必再為貢獻點發愁,日後武技,丹藥,秘寶,都可以輕易擁有。」

「你在試探我么?」楊開笑望著蘇顏。

後者緩緩搖頭:「我是認真的。」

楊開不禁動容。他能想象到,若是自己與蘇顏的關係被公開,那將在宗門內掀起怎樣的軒然大波。

他與蘇顏,一個地下,一個天上,原本是根本不可能結合的一對。真要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世人的眼前,楊開自然會被世人嫉妒,蘇顏的處境肯定也好不到哪去,先不提長輩們的阻擾,便是同門那些師兄弟們,也肯定要唾棄蘇顏的選擇。

楊開沒想到,蘇顏竟能如此坦然地面對世人的流言蜚語。

「你也無需有什麼心理負擔。我只是為自己的男人創造修鍊條件而已!」

楊開回過神來,正色道:「這個提議很誘人,但不適合我。」

蘇顏彷彿知道他會這麼說,神色淡然,面含微笑地望著他。

楊開握緊了雙手,盯著自己的拳頭道:「我的一切,都會依靠自己去爭取,依靠你,不是我想要的。」

蘇顏展顏一笑:「雖然聽你這麼說我有些傷心,但也很開心。那麼你就只能走第二條路了。」

楊開笑道:「是,我會儘快地成長起來的!」

第二條路,便是依靠自己!

「我等著你來保護我!」蘇顏輕聲道。

「不會太久的。」楊開拿起蘇顏的手,放在嘴邊親吻了下。頓了頓,猛然想起一事,抬頭道:「對了蘇顏,這一次出去之後,你恐怕會有麻煩。」

「恩?」蘇顏疑惑不解。

楊開嚴肅地分析道:「我們三派弟子來到這裡,就是為了此地的傳承。擊殺九隻妖獸,激發陣法,讓傳承顯現。三派弟子七八百人,皆都攀爬過那無盡的階梯,也體驗過寒與熱的考驗。你的實力,在三派弟子中是最強,而且修鍊的也是寒屬性功法。你覺得那些人現在在想什麼?」

蘇顏愣了愣,她只顧著考慮楊開的事情,根本沒想過自己會怎樣。但聽楊開這麼一說,頓時醒悟了過來:「他們會覺得,此地的傳承已經被我獲得了!」

「不錯,我估計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楊開微微點頭。

蘇顏自信一笑:「他們愛怎麼想便怎麼想,莫說傳承真的是我獲得了,就算我沒獲得,也無需去跟他們解釋什麼。」

「最好不要承認!對任何人都不要承認!事關重大,我覺得傳承洞天的出現,不止只會牽扯到附近這三派!」

聞言,蘇顏也嚴肅了起來,她可以不在乎附近的三派高手,但絕對無法無視整個大漢王朝的高手。一旦有人盯上傳承的獲得者,蘇顏只會麻煩不斷。

重重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心裡也有些欣慰,讓三派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也好,如此一來楊開就不會被懷疑了。大家都認為傳承只會由一人獲得,卻沒想到這次的傳承是兩個人分享的。

又有些佩服地看著楊開:「你想的真遠。」

楊開笑了笑,有些苦澀:「只是見慣了那些大勢力奇貨可居的心理和拉攏降服的手段罷了。」

蘇顏怔怔地望著他,這句話說的很有些滄桑的感覺,她突然覺得,這個師弟,是有很多秘密的人。

「以後告訴你!」楊開拍了拍蘇顏的手。

「恩,你不說也沒事的。

」蘇顏點點頭。

「好了,我們走吧,這裡也沒有東西了。」楊開站起身來,這個大殿很空曠,除了之前那個巨大的能量球之外,再無二物。

兩人獲得傳承之後,此地便又出現了一道光幕,應該是可以把兩人傳送出去的。

攜著蘇顏的手,楊開一頭扎進了那光幕之中。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大殿中同時,整個傳承洞天突然傳來一陣嚓的脆響聲,宛若一塊鏡子掉到地面被砸碎的動靜。

旋即,那混沌的天地出現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裂縫,依然還停留在傳承洞天內的三派弟子個個神魂皆冒,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

正當他們手足無措間,一股未知的能量傳來,將他們包裹著,緩緩朝天空漂去。

血戰幫礦區,自那一日傳承洞天打開之後,三派的強者便一直駐守在此地,緊張地等待。

如今時間已經過去差不多一個月了,期間也有不少弟子陸陸續續地從傳承洞天內走出來,這些人要麼是受傷無法再堅持,要麼就是累的筋疲力盡,不想再待在裡面了。

從他們的口中,三派高手也多少了解了一些裡面的情況。

尤其是當最近幾天一些弟子的出現,三派高手的神色越發擔憂急躁。因為他們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傳承出現了,但不知最終會hu落誰家。

每一個宗門都對自己的後起之秀期待萬分,卻又患得患失。

凌霄閣的蘇顏和解紅塵,血戰幫的胡嬌兒和龍俊,風雨樓的方子奇,這些都是年輕一代的翹楚之輩。

還有那個瘋老頭的女徒弟,凌霄閣的夏凝裳,也有可能會獲得傳承。

只不過那瘋老頭倒是自在,在傳承洞天這裡等了好幾日之後,見徒弟還不出來,便獨自離去了,直到現在也沒再出現。

不負責任的師傅!三派高手都這麼腹誹著夢無涯。

因為傳承的存在,讓三派高手之間也有一股微妙-的敵視和競爭氣氛在蔓延,尤其是血戰幫的人馬。

他們這些人一邊痛斥凌霄閣和風雨樓的強盜行徑,一邊咒罵夢無涯的蠻不講理!若非後者那天在這裡跟血戰幫高手大戰了一場,傳承洞天的存在怎會這麼早就暴露出來?

這本是血戰幫的財富啊!現在卻被其他兩派硬生生地插了一杠子,雖然也有補償,可那點補償在強者的傳承面前算得了什麼?

****的!胡蠻這些天罵人把嘴唇都罵出了血泡,他倒不敢罵夢無涯,他罵的是龍在天和龍輝!

要不是那***小畜生招惹到了夢無涯,現在哪有這麼多麻煩事?死,死的好!要不是你***早死了,老子現在就把你碎屍萬段!龍家,龍家算個屁啊!

不但胡蠻現在不待見龍家,血戰幫其他的高手也因為這事鬧的一肚子怨氣,龍在天自知理虧,一個月前又被夢無涯重創,這段時間倒沒敢在礦區上露面,只窩在血戰幫內療傷。

但,小孫子之死,這份仇恨又豈是可以輕易化解的?

早晚有一天,我要你血債血償!實力大跌的龍在天心中暗暗發狠。

正當三派高手在焦急地等待中,那傳承洞天的光幕突然一陣抖動,彷彿是平靜的湖面內被拋下一塊石頭,盪起了一層層的漣漪。

下一刻,這個光幕便如泡泡一般崩散開來,直接消失不見,露出那大坑下方的礦脈。

「人呢?」胡蠻頓時急了,傳承洞天的入口消失,可三派的弟子卻一個沒出現,自己的兩個女兒還在裡面啊,她們哪去了?

不但胡蠻著急,其他高手哪一個又不焦急?年輕一代的精英弟子全進了傳承洞天,現在竟是一個都沒出現。

正擔憂的時候,不遠處竟傳來一聲哎吆的慘呼聲。

風雨樓一個長老面色一動,趕緊閃了過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