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六十三章昏迷的小師姐(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昏迷的小師姐(第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我知道了。」楊開鄭重地點頭。

「若你實在壓制不住……你可以去找其他的女子。」蘇顏長長的睫毛閃了閃,神色嚴肅。

「不至於吧,我又不是什麼色狼。」楊開苦笑。

蘇顏緩緩搖頭:「你不明白,當那種**湧上來之時,你不在身邊的痛苦。我兩日前就來找過你了,可是這個夏師妹一直待在附近。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對她下手的,哎,希望她醒來的時候不要怪我吧。」

「那種感覺很強烈?」楊開眉頭一皺。蘇顏是什麼樣的性子他自然了解,能讓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子厚著臉皮來找自己索求,可想而之她到了怎樣的極限。

「非常強烈,強烈到身心都在戰慄!」蘇顏正色道,「所以,我並不反對你去找其他的女子。」

楊開被她說的也是一陣心虛,沒有了十足的把握,也不敢接話。

蘇顏往楊開懷裡縮了縮,眼睛又瞄到一旁道:「比如說,這個夏師妹就是個很好的人選。我看她對你也很在意,雖然她蒙著面紗,但她肯定也是漂亮的人兒,實力也不低,心地善良,脾氣柔和,不妨你跟她多接觸接觸,若你堅持不住我又不身邊的話,也有人能安撫你。」

「這話可不能說,後果很嚴重的。」楊開一想起夢無涯就頭大。

「你們怎麼認識的?」

楊開簡單地將上次在九陰山谷中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不過那意亂情迷的一吻卻是沒說。倒不是楊開要對蘇顏隱瞞,只是這事牽扯到夏凝裳的清譽,自己怎能隨便亂說?

「原來這樣,那我得多謝謝她才是。」蘇顏聽完,不由對夏凝裳也起了一些好感。楊開送給她的九陰凝元露,正是從夏凝裳那裡分過來的。

「待她醒了,找時間道個謙吧。夏師姐不會責怪你的。」楊開苦笑道。

「恩。我會的。」

兩人相擁到半夜,說了許多體己話。

四更天左右,蘇顏起身穿好了衣衫。

「我該走了。」蘇顏輕輕地道,離開楊開。對她來說也是一種心境上的磨練和考驗。

「先不忙走!」楊開拉著她來到洞口處,指著紮根在一旁的陰陽妖參道:「先給它度點真元。」

「這是什麼?」蘇顏蹲下身子疑惑地看著陰陽妖參,忍不住道:「它竟然在對我笑,是天地靈物么?」

「恩。吸收陰氣和陽氣生存的一種天地靈物。此地只有陽氣,陰氣的話需要你來補充。」

蘇顏也不遲疑,伸手摸了摸陰陽妖參,體內真元往它身上灌入著,讓這一株天地靈物的表情更愉悅許多。

片刻后,蘇顏收回了手,站起身來,與楊開擁抱。

擁抱之後,轉身離去。

楊開微笑地看著她的背影,並未挽留。

直到蘇顏身子一縱快要消失的時候。楊開才突然想起一事,連忙問道:「對了,夏師姐什麼時候能醒?」

「天明吧。」蘇顏的聲音遙遙傳來。

她並沒有把夏凝裳也帶走,刻意留在這裡,自然是想楊開和她多接觸接觸,至於那姑娘醒了之後楊開該說些什麼,她也無需操心。以楊開的聰明,隨便編個謊話,博取她的好感還不是輕而易舉。

離開了楊開的洞府,飛身到困龍澗上。蘇顏扭頭回望了一眼,心中又是愧疚又是不安,這一刻,她感覺自己就象是個壞女子,**湧上心頭。跑過來把楊開狠狠地那啥一頓,然後又心滿意足地離去。

這個想法一升起。蘇顏的臉都紅了。

蘇顏在困龍澗上自責不已,楊開站在山洞口也是心亂如麻,想了一陣,竟是大汗淋淋起來。

他突然想起自己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據蘇顏所說,她是用迷藥把夏凝裳給迷暈了過去。但是,她根本不知道夏凝裳是什麼樣的體質!

葯靈聖體!本身便是天地間最好的葯爐,配合她修鍊的功法,可煉化天地間一切能量為丹。

論煉藥,夏凝裳乃是宗師般的人物!這種人怎會被區區迷藥給迷暈?

就算當時暈了,肯定也不會一直到天亮才能醒。以她特殊的體質,無需片刻就能醒轉。

不會吧……

楊開的汗水涔涔而下……

身子僵硬地站在洞口處,足足一兩個時辰沒敢動彈,楊開有一種打個地洞鑽下去的衝動。

許久許久,楊開才機械般地轉過身,一步步地朝放置石床的石室中走去。

密封的石室內,還殘留著濡濕的味道。

隨著自己的靠近,楊開分明感覺到夏凝裳的呼吸有了些波瀾,雖然很微小,若不仔細注意的話根本察覺不到,可楊開現在一門心神都放在夏凝裳身上,這一絲變化哪裡能瞞得過他?

真是……尷尬死了。

抹了一把臉,楊開硬著頭皮來到夏凝裳身旁,緩緩坐了下去。

這位小師姐自被安置在石床上之後,就一直這麼平躺著沒動過,酥胸隨著呼吸慢慢起伏,勻稱嬌小的身子只佔據石床的一邊位置,修長的美腿筆直,一身綠色的長裙,將這空無一物的石室點綴的春意盎然。

楊開靜靜地看著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夏凝裳的呼吸果然又有了變化,胸腔里的心跳也變得密集許多,她的眼睫毛也有些微微的抖動,臉蛋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紅暈。

「哎……」楊開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俯下了身子,湊近夏凝裳的耳邊輕聲喊道:「小師姐,小師姐……」

夏凝裳不動不睜眼,宛若真的昏迷。

楊開無奈,開口道:「我要掀開你的面紗了。」

說起來,從認識她到現在,楊開還一直未曾見過她的真面目,夏凝裳每次出現,都是以面紗遮面。就算是在九陰山谷中那一次親吻的時候,她也只是掀開了面紗的一角,並未曾露出全部容貌。

對她的樣子,楊開說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但他也不會無聊到要求去看對方的模樣。

此時此刻,楊開不得以出此下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拎起了那一層面紗,慢慢地往上掀去。

從始至終,楊開都一直在觀察夏凝裳神色的變化。

但直到快要把面紗全部掀起,夏凝裳都沒有絲毫反抗。

還真能忍啊!楊開佩服了。

又試探了好幾次,發現她真不會醒來,楊開這才放下面紗,嘿嘿怪笑著,開口道:「小師姐,你若是再不醒來的話,我就要……哼哼哼……」

這笑聲意味深長,滿是**的音調,其深意不言而喻。

說話的同時,楊開張開十指,如得了雞爪瘋似的,在夏凝裳平攤的小腹上抖動著,一觸既收,帶起一陣陣離奇的酥癢。

夏凝裳不由自主地動了動身子,嘴角不受控制地往上浮現一個清晰可見的弧度。

可她依然不睜眼,任君百般折磨,就躺在那裡昏迷了。

楊開威脅地許久,甚至裝模作樣地朝她的酥胸上抓去,她也是置之不理。

「好吧,你真的昏迷了。」跟她鬥智斗勇了許久,楊開不得不甘拜下風,幽幽一嘆:「小師姐,好好睡,待到天亮,什麼都不記得了。」

說完之後,楊開起身走到洞口處繼續打坐。

一夜無話,待到天明時,楊開又走進來看了看夏凝裳,不由一陣無語。

真難為她了,保持這個姿勢不動足足一整夜,也不知身體有沒有麻痹。想了想,楊開將她翻了個身,讓她側躺在石床上。

做完這些,楊開才順著自己之前切出的通道,攀到困龍澗的上方。

對夏凝裳,楊開沒什麼不放心的。不管她是清醒也好,昏迷也罷,這位小師姐性子單純,縱然撞破自己與蘇顏之間的好事,也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威脅。

一路朝凌霄閣內部走去,途徑貢獻堂的時候,夢老頭熱情洋溢地招呼著:「小楊開……」

楊開面色陡變,佯裝沒聽到,腳底生風,剎那間溜的不見了蹤影。

「跑什麼啊……」夢老頭皺眉想了許久,也沒想起自己哪裡得罪了他。

他哪裡曉得,楊開是因為昨夜的事情,此刻正心虛著呢。

「夢掌柜好!」一群凌霄閣弟子恭敬地對夢掌柜行禮。

在傳承洞天出現之前,夢老頭哪有這種待遇?大家都只當他是一個小掌柜。

但自那一日他大展雄風,一人力壓整個血戰幫的事情傳開之後,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平日里有些好色的掌柜是個不顯山不露水的高人,在他面前哪還敢有絲毫放肆?一個個比兔子還要乖巧。

見夢老頭沒有追過來,楊開不禁鬆了一口氣,正行走間,卻見武技閣前聚集了很多人,熱熱鬧鬧的,站在原地傾聽片刻,楊開頓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這一次傳承洞天的開啟,很多弟子都在裡面通過不同的途徑獲得了檔次不一的武技或者功法,對這些武技功法,宗門自然是有興趣收藏,用來填充本宗武技閣。

若有弟子願意將自身獲得的武技和訣法貢獻給宗門,便可獲得一些貢獻點作為獎勵,而且獎勵還頗為豐厚。

不單單隻有凌霄閣這麼做了,血戰幫還有風雨樓都有這樣的獎勵措施。

楊開本人倒是在傳承洞天內得了兩套武技,一個是炎陽爆,一個是星痕,不過他並沒有興趣上繳,尤其是星痕,這是獨屬於自己的一大殺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