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六十四章離經叛道(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離經叛道(第三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不過若有人願意跟他交換武技的話,倒可以將炎陽爆讓出去,可是宗門嚴禁弟子私下交換武技,讓人覺得頗為惋惜。

正欲邁開步伐,不遠處卻傳來一聲冷冷的斷喝:「楊開!」

順著聲音扭頭望去,楊開眉頭微微一皺。

喊住他的人是個二十六七歲的青年,這個人楊開認得,執法堂的曹正文,幾個月前正是他下令將自己和李雲天等人抓進了森獄中。

曹正文背負著雙手,神色淡漠地走到楊開面前,眼神冷酷。

「師兄有事?」

曹正文冷哼一聲,也不說話,只是揮手彈出一物,直朝楊開射來。

楊開仲出兩指,將這東西夾在手上,雲淡風輕的表現讓曹正文麵皮一抖。他顯然沒想到自己附在其中的暗勁竟被楊開輕鬆化解。

「這是什麼?」楊開看了看手上的東西,那是一封信,卻沒立刻拆開。

「晉陞令!」曹正文板著臉解釋:「傳長老會之命,試煉弟子楊開突破至開元境,理當晉陞為普通弟子。」

楊開眉頭挑了挑:「晉陞?」

「不錯!」曹正文點點頭「你入宗三年,一直不過淬體境,所以才會將你貶為試煉弟子,不過念你勤奮修鍊,終突破至開元境,長老會商議,決定給你一個晉陞的機會!」

「機會?」楊開聽出了他話里的深意。

曹正文意味深長道:「只要你完成長老會下達的任務,便可由試煉弟子晉陞為普通弟子!凌霄閣歷代,試煉弟子中唯有你獲此殊榮。機會難得,楊師弟可要好好把握才行,是否能翻身,就看這一次了。」

「沒興趣!」楊開揮手就把晉陞令給扔了回去。

曹正文面色一變揚手接過,厲聲道:「楊開,這是長老會之令!你敢拒絕?」

「長老會怎麼了?」楊開有些不耐煩「我一不偷二不搶,老實本分做凌霄閣的試煉弟子,他們還要逼迫我去晉陞不成?」

雖然楊開不知那信函中的任務是什麼,但想來肯定不會是可以輕鬆完成的任務,甚至可能還有很大的危險。

「原來你只是這種自甘平庸之人。」曹正文譏諷地笑著。

說起來,這封晉陞令早在當初楊開被蘇顏從森獄中救出去的時候就應該給他了但楊開之後隨夏凝裳去了一趟九陰山谷,回來沒兩天傳承洞天又出現了,一直拖到現在。

「我是否平庸,你說了不算。」楊開撇了撇嘴,從曹正文身邊走了過去。

「楊開!」曹正文怒喝,吸引了許多凌霄閣弟子的注意「莫要以為你在傳承洞天內獲得些機緣便可以目中無人在那裡有奇遇的人不止你一個!膽敢無視長老會之令,你可知曉後果!」

「滾!」楊開回過頭,滿臉煞氣地沖曹正文一聲低吼。後者竟是一陣失神,待反應過來之後,楊開早已不見了蹤影。

武技閣前,一片靜謐諸多凌霄閣弟子將剛才的一幕看在眼中,暗暗心驚不已。

楊開竟然無視了長老會之令!這……簡直匪夷所思。對他們來說,長老會之令就是金科玉律,命令下達,便是刀山火海也要去闖一闖,何曾有過敢反抗拒絕的念頭?但就在剛才,就在眼前有個試煉弟子拒絕了長老會下達的指令!

這不是離經叛道么?眼中可還有尊長?不少人心中佩服的同時也暗暗痛斥起來心想楊開大概也就是一個自甘平庸的人,所以才會拒絕晉陞的指令。

曹正文臉色鐵青地站在原地,手上的晉陞令被他捏的不成樣子,心中惱火的同時又有些茫然無措。

大長老可是親口跟自己說過無論如何也要楊開接下這封晉陞令,去完成指令上的任務。

那任務到底是什麼,曹正文也偷偷地看過一眼。

只身前往蒼雲邪地,斬殺一名實力不低於自己的邪士!

這任務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蒼雲邪地那可是匯聚了無數邪惡武者的地方,若是能碰到落單的邪士,自然可以輕鬆完成任務,但如果運氣不好,碰到些實力高強的,就算是長老們恐怕也無法脫身。

曹正文本以為楊開無論如何也會接下任務的,卻沒想到他竟如此膽大,在大庭廣眾之下拒絕了長老會下達的指令。

這……自己要如何交代?站在原地想了許久,曹正文才恨恨地一咬牙,轉身離去。

一大清早地,被曹正文壞了心情,楊開面色有些陰沉。

若非因為三年前那個人指名要自己來凌霄閣的話,自己也不會千里迢迢跑到這裡來。可是,他為什麼要自己來凌霄閣?此地與他有什麼關係?

入宗三年多,嘗盡世態炎涼,人情冷暖,楊開對凌霄閣,半點歸屬感都沒有。

若說還有留戀,大概也就只有蘇顏了。

可這份留戀,也是在近日才產生的。

對了,還有夏凝裳,跟這個小師姐相處的時候,感覺也很溫馨。

正行走間,背後有人急匆匆地追上了自己,隨著一股香風刮過,一人輕喘著氣喊道:「楊師弟……」

楊開頓住步伐,扭頭看了一眼,來人竟然是藍初蝶。

雖然在傳承洞天內鬧的不是很愉快,可畢竟是同門,而且她也沒招惹過自己,楊開倒是耐著性子招呼一聲:「藍師姐!」

藍初蝶莞爾一笑,興許是因為喘氣的緣故,那飽滿碩大不似人間所有的胸脯顫巍巍的讓人心悸,她彷彿忘卻了在傳承洞天內發生的一切,神色自然地看著楊開,道:「我還以為你從今以後都不會理我了呢。」

「沒有的事,師姐多慮了。」楊開輕輕一笑。

藍初蝶明亮的眼眸盯著楊開,淺笑道:「在傳承洞天里是我做的不對,還望師弟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跟我計較。」

她是個聰明的女子,直言不諱地點明了傳承洞天里的事情,又輕飄飄地一語帶過,更顯得真誠不虛偽。

莫說楊開不是什麼小氣之人,就算真的對她有意見,此刻也會被化解於無形。

淡淡地笑著,楊開搖了搖頭:「師姐嚴重,本就不是什麼大事。」

「師弟能這般說,我感覺好多了。」藍初蝶手捂著飽滿的胸脯,一臉如釋負重的表情,旋即黛眉微蹙道:「不過師弟你今日倒是莽撞了些,為什麼要拒絕長老會的指令?這樣會有麻煩的。」

「曹正文不是說過,我是自甘平庸的人么?既然平庸,就不用想著什麼晉陞不晉陞了,當個試煉弟子又有何不可?」

見藍初蝶還要開口,楊開皺眉道:「今日不太想與人交談,見諒,告辭。」

藍初蝶一怔,微笑地點頭。

她自然能看得出來,雖然楊開與自己說話的語氣很平和,可眉宇間依然有一股冷淡之意。這個時候若再糾纏不休,只會徒惹人厭煩。

辭別藍初蝶,楊開又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夏凝裳不見了蹤影,應該是已經離去了,不僅如此,這裡還多了兩盆盆栽,楊開看著有些眼熟,好半天才想起,這應該是貢獻堂櫃檯處擺放的那兩盆。

平日時常見到夢老頭打理這兩盆東西,現在卻被夏凝裳轉移到了此處。

凌霄閣內,卻因為楊開此次的拒絕,掀起了一股涌動的暗潮。

大長老居住之處,曹正文添油加醋義憤填膺地將早上發生的事情彙報出來,聽完之後,魏昔童一口茶水嗆了出來。

「他拒絕了?」大長老想到無數種可能,怎麼也沒想到楊開竟如此膽大包天。

「是。」曹正文憤懣難消,道:「不但拒絕,他還在眾多師弟師妹們面前詆毀長老會威嚴,大長老,他在傳承洞天內以一招未知武技大放異彩,恐怕正是如此,心生桀驁,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才不把長老會放在眼中。此人必得嚴懲,否則難以服眾!若日後長老會下達命令,隨便是什麼樣的弟子都能拒絕,那……」

「你閉嘴!」魏昔童重重地拍了拍桌子,氣惱地望著曹正文「他拒絕,你不會把指令硬塞給他,讓他接受么?」

曹正文一陣茫然,心想他都拒絕了,我為何還要給自己找不自在?這不是拿自己熱臉貼人家冷屁屁?

他拒絕是好事啊,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教訓教訓他。大長老為何又是這種反應?

不過看大長老陰霾的臉色,曹正文也不敢多說什麼。

「去,不管用什麼方法,就算你跪下求他,也要他給我接下這個指令!」魏昔童思索半晌,沉聲道。

「啊……」曹正文一怔。

跪下求他?

「還不快去!」大長老一巴掌把桌子給拍成了齏粉。

「是!」曹正文哪還敢停留,連忙退去。

二長老的閣樓處,蘇玄武盤膝坐在地上,面前一副棋盤,黑白雙子縱橫交錯,黑子氣勢滔天,將白子圍而不殺,這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殘局。

身邊一個弟子正在彙報事情,聽完之後,蘇玄武面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拒絕了?」

那弟子恭聲道:「是,明目張,目中無人的拒絕了。」

蘇玄武神色變幻不已,好半晌才哈哈大笑一聲:「拒絕的好,拒絕的好啊!大師兄啊大師兄,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這滋味怕是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