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六十七章翠兒的關照(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翠兒的關照(第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今天是個好日子,所以小莫要來求幾張月票和推薦票,咳咳*******

「可惜我沒有你能穿的衣服,若不然的話,送你幾套也無妨,現在已到了秋季,入夜之後會很冷的,你穿這麼少,當心受涼。」翠兒同情地看著楊開,她看到楊開就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衣衫,而且還破破爛爛的,身體又枯瘦,隱約可見胸腹間的肋骨。

他面容污穢,可眉目清秀,眼睛有神,顯然年紀不大。

這麼小就吃不飽穿不暖,真可憐。翠兒心想。

聽她這麼說,楊開不禁心頭有些溫暖,淡笑道:「沒事的。」

「恩,你好好吃,若是不夠的話,自去那邊盛,沒人敢說你的。」翠兒拍了拍手站起身,又去服侍夫人和小姐了。

一夜無話,第二日車隊再次啟程。

接連兩天時間,楊開都待在車隊中,白天就坐在那吳老身旁,看他揮鞭驅馬,休息的時候丫鬟翠兒有時候會過來跟他說幾句話。

兩天時間,通過與翠兒的閑聊,楊開也得知了他們的去向。

在距離此地還有大約三日路程的地方,有一座叫海城的城池,他們的目的地便是那裡。這群人來自通州,本是那裡的一個小勢力。

不過半年之前,這家的老爺死了,夫人便帶著小姐去往海城,投奔老爺的一個至交好友。

關於這些事情。翠兒都語焉不詳。顯然不敢說太多,但楊開也從中推斷出一些東西。

沒人願意拖家帶口,背井離鄉,尤其是孤兒寡母,這一路千里迢迢,歷盡風險和擔憂,若非沒有什麼萬不得已的原因,她們哪裡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楊開估摸著這家的老爺生前肯定是在通州那邊得罪了不少人,他一死,夫人和小姐沒了依靠。自然只能遠走他鄉。

而與車隊同行,這些數量不菲的武者,也證實了楊開的推斷。據翠兒所說,這些武者。有一半是她家老爺生前培養出來的,老爺死後,也依然願意出力,護送夫人和小姐一路平安,只等到了地方再返回通州,還有一些是hu錢雇來的。

沿路過來遭遇不少流寇打劫,卻都逢凶化吉,所幸並未有什麼損失。

楊開也略微向翠兒打探了一下海城的情況,可翠兒自己也沒去過,自然不是很清楚。只聽夫人說過,這是一座沿海邊的城池,有著與內地與眾不同的風景。

海邊的城池!楊開也有些好奇起來。若非這一次感悟步法,楊開估計自己也不可能走出這麼遠的距離,他是知道大漢王朝的疆域的,最南邊,就是無盡的大海。

若照翠兒這麼說的話,那海城,便是大漢最靠南的一座城池了。

心中帶了些期待,楊開繼續與車隊同行。

儘管形象很邋遢。楊開也沒去打理,這群人已經先入為主,把自己當成了小乞兒,若打理一番,突然變得帥氣起來。只會徒惹人懷疑。

這兩日,楊開乾的最多的便是觀察趕車的吳老的動作。他發現老人在驅馬的時候,甩動馬鞭有一種說不出的韻味。

鞭聲不響,幅度不大,卻能讓馬兒撒蹄子飛奔。

他的實力只有真元境,並不算很高,可畢竟年紀擺在這,有著自己對武道的沉澱和理解,而這些,都蘊藏在他甩鞭的動作上。

楊開看的如痴如醉,結合自己前些日子對步法的感悟,竟隱隱覺得有些相似之處。

吳老也不管他,自顧自地甩著鞭子,偶爾喝上一口烈酒,一老一少坐在車轅上,一整天都不會說一句話。

這一天傍晚,車隊又停了下來。

楊開下了車,遠離人群,照舊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坐下,從地上拔起一根野草,隨意地甩動著。

整個車隊的武者都不太喜歡他。沒人會喜歡一個乞丐,若非這家的小姐善心,他們哪裡會把楊開帶著?

片刻后,身後響起了腳步聲,不用回頭,楊開也知道是誰。

「嘿,小乞兒。」丫鬟翠兒的聲音傳了過來。

楊開苦笑,揉了揉額頭道:「我都告訴你我的名字了,你就不能改個稱呼么?」

小乞兒這三個字,實在是不怎麼中聽。

「小屁孩!」翠兒嗔了他一眼,手心一翻,取了兩個栗子出來,遞給楊開一個,自己拿起另外一個剝了起來。

這丫頭經常會在休息的時候拿些零食出來與楊開分享,楊開本來有些搞不明白自己一副窮酸乞丐象,她為什麼會不厭惡。

後來問了一聲才知道,翠兒本有個弟弟,不過後來餓死了,姐弟兩人也曾乞討過,後來才被夫人小姐收留。

楊開看起來跟她死去的弟弟差不多年紀,自然不會討厭。

「你又從你家小姐哪裡偷吃的了?」楊開翻了翻白眼。

翠兒把眼一瞪:「哪裡是偷了?這是小姐給我的,小姐待我可好了。有什麼吃的都會分我一點。」

「那你為什麼不留下服侍她?」楊開將栗子剝開,塞進嘴中。

「小姐和夫人旅途倦乏,說要休息休息,我就不用服侍了。」翠兒答道,說完眼波流轉,撇了楊開一眼道:「小乞兒,等到了海城你要做什麼去?」

「不知道,四處走走吧。」楊開搖了搖頭。

翠兒撇撇嘴:「說的這麼好聽,不就是拿個破碗到處乞討么?姐姐當年又不是沒幹過。」

楊開笑笑,沒解釋。

「這樣吧,你就跟著我們好了,反正我們到了海城,肯定也是要招些下人的。我看你還算聰明機靈。做個小廝肯定不會太差的,怎麼樣?有我擔保,夫人和小姐那肯定沒問題的,等你攢些錢財,說不定能討個好老婆哦!」翠兒蠱惑道。

她生的頗有些嫵媚,姿色也不差,這般說話的時候臉上表情曖昧萬分,更添誘人之感。

楊開滿口子答應下來:「好,要是能討到象你這樣的老婆就好了。」

翠兒掩嘴輕笑:「你這乞兒,當真是壞死了。活該你一輩子乞討。我倒要好好考慮是不是該不該引狼入室了。」

「你真得好好考慮。」楊開神色鄭重。

他也就是隨口答應下來,自己這次出來是歷練的,總不能跑去人家當小廝。不過現在拒絕的話,還要廢些口舌解釋。

「好了。不與你胡說了,沒見過哪個乞兒象你這般口huhu的。」翠兒嗔了楊開一眼,慵懶地站起身道:「再過一天我們便能到海城了,你今夜好生歇息吧,我也累了,待會就不來幫你盛飯了。」

「恩。」楊開點點頭,這幾日每到吃飯的時候,都是翠兒來幫他盛的,就是怕他被那群武者欺負了。

目送翠兒進了第三輛馬車,楊開繼續甩動著手上的枯草。想從中尋找吳老的那種感覺。

不多時,飯菜做好,隨著一聲吆喝傳來,諸多武者齊齊涌了過去。

楊開也站了起來,朝那邊走去,可還沒走上幾步,一個人便腳步一錯,擋在了楊開面前。

抬眼望去,楊開正見到那一日的中年人,面色陰冷地盯著自己。

「怎麼了?」楊開皺了皺眉頭。

「滾開。今晚沒你的飯食!」中年人不屑地看著楊開,聲音低沉,眼眸中一片威脅之意。

楊開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靜靜地看著他。

「眼神不錯。」中年人微微點頭,再一次威脅道:「但你若想死。我也可以成全你。」

楊開沒說話,轉身坐了回去。

他不想與這些人發生衝突。無論如何,自己是被收留的,而且翠兒待自己還不錯。沒必要為了一頓晚飯而鬧的不可開交。

少吃一頓又餓不死。

「算你識相!」中年人冷哼一聲。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楊開在轉身的剎那,彷彿看到他的神色有些放鬆。

這個神色的轉變,讓楊開心中一突,隱隱有些不好的感覺生出,招呼了一聲地魔,讓他警惕,自己再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這一看,更讓楊開驚疑不定了。

此處雖然與平日歇息的地方一樣是荒郊野外,卻更顯荒涼。平時歇息的地方,多少也有些人走過留下的痕,但這裡,絕對是一處無人問津的鬼地方。

說句難聽的話,這裡最適合的就是殺人拋屍。

不至於吧?楊開有些疑神疑鬼。

抬頭看天,一片漆黑,風聲呼嘯,正是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另一邊,諸多武者正在哄搶食物,談笑間囫圇下肚,吳老雖是個趕車的車夫,但身份肯定不低,因為此刻正有人盛了飯菜給他送去,他一直坐在車轅邊,喝酒望天,老態龍鍾,身影蕭索。

不多時,眾人酒足飯飽,楊開一直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不由自嘲一聲太敏感了。

一群人吃完,閑聊了一陣,在那中年人的叱喝下,留下幾個值夜,更多的則圍坐在火堆旁,和衣而眠。

楊開也慢慢放下了心,躺在遠處閉目養神。

一個時辰后,地魔的聲音突然響起:「少主,事情有些不對!」

楊開霍地睜開了眼睛,不需地魔提醒,他也察覺到不對了。

那群圍著篝火睡著的武者們,此刻的呼吸聲竟很是沉重。

一般來說,武者行走野外,縱然是結伴而行,也要時刻保持警惕之心,夜晚也根本不可能陷入太深的睡眠中,基本都是閉目淺睡,養足體力和精神便可。

這幾日夜晚,他們也都是這麼過來的。

但是現在,這些人居然全都睡死過去,楊開估摸著想要叫醒他們,非得鬧出些大動靜才可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