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六十九章劫後餘生(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劫後餘生(第四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外面張定聽了夫人的話,不為所動,輕笑一聲道:「夫人小姐先請下車再說。」

「你當真要如此絕情?」夫人面如死灰,張定不答應她的請求,顯然是做了斬草除根的打算。

「夫人。」張定的聲音陰冷下來,「你若乖乖配合,在下可留你們一個全屍。但你若拒絕的話……呵呵,說來慚愧,在下對夫人可是仰慕已久,只可惜往日不能一親芳澤,但在夫人臨死之前,我想可以滿足自己這個願望。!」

車房內,夫人嬌軀一顫,雙拳握緊,指節發白。

她能想象到,張定若想對自己為非作歹的話,自己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狼心狗肺的東西!」翠兒忍不住怒罵一聲。

張定冷笑道:「翠兒,希望你等會被人扒光衣服的時候還能罵得出來。」

還活著的幾個武者其中一人猖狂大笑,**道:「翠兒,等會哥哥疼你。」

翠兒面色一白,往楊開身後縮了縮。

車房內,三個女子皆都顫抖不已,連帶著車房都傳來一陣陣晃動。

「夫人,給你十息時間,自己下車,我給你個痛快,並會將你好好安葬。」張定最後通牒道。

夫人閉上雙眸,兩行清淚流出,與自己的女兒互相抓著對方的手,臉色絕望。

片刻后,她便下定了決心,睜開眼沖女兒凄涼一笑,目中露出決然之色。

與其被人凌辱還不如來個痛快。

正要起身,卻被楊開摁了回去,後者沖她緩緩地了搖了搖頭。

十息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張定不耐煩的聲音響起:「看樣子,夫人是要給在下這個機會了。既如此張某便卻之不恭!」

說罷,張定仲手掀開了車簾,舉步就要朝內走來。

但還不等他的步伐落下,一張黑漆麻烏,滿臉污垢的臉便印入他的眼帘中,這個人咧嘴沖他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獠牙。

小乞兒!這張臉分明就是前些日子自己帶過來的那個小乞丐的臉。

張定大驚失色,他一門心神都放在夫人身上,根本沒察覺到車房內還有其他人的蹤跡大驚之後便是大怒,想他堂堂一個真元境高手,竟被一個乞丐給嚇了一跳,當真是丟盡顏面。

也沒多想,張定伸手就朝楊開抓來,想將他丟出去。

楊開不閃不避看似輕飄飄毫無力道的雙拳迅速打出,眨眼間,便在張定的胸口處擂了四五拳。

好快的速度!張定再次吃驚,但旋即便冷笑起來:「找死!」

他沒從這個小乞兒的拳頭中感受到多強的破壞力,只當對方是胡亂出拳,仲手一拎就將楊開扔了出去,口上怒道:「殺了!」

張定的幾個手下聞聲出動,刀光劍影,當頭朝楊開罩了過去。

「小乞兒!」翠兒驚呼一聲,萬沒想到那麼鎮定的楊開竟只是個假把式,只是一個照面就被張定給料理了。

話音還未落,張定的面色陡然精彩紛呈,探入車房的半個身子定在原地,面色一陣漲紅眼珠子往外凸出,看起來別提多駭人了。

下一刻,伴隨著一聲爆響,張定的胸口處一團血花乍現,狂暴的炙熱元氣突然在他身體內竄動起來。

張定被嚇得神魂皆冒,肝膽俱裂,這才意識到剛才那小乞兒擂了自己的幾拳中大有名堂。

匆忙運轉體內真元,壓制住胸口的悸動。

……一連串聲響傳出,張定整個胸膛都血肉模糊起來,慘叫一聲退出車房。

不愧是真元境高手,體內真元的雄渾防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楊開四五記炎陽爆間不容髮地打出去,而且還是有所感悟之後的炎陽爆,出手毫無痕,但依然只是讓他重創,並未能取其性命。

張定胸口激射出來的鮮血和碎肉淋了三女一頭一臉,在張定退出的時候,她們也跟著尖叫起來。

與此同時,張定的手下也將刀劍加諸在楊開身上,但諸人只見到楊開的身影一陣虛幻,陡然就消失不見,攻擊全部落空。

一個多月感悟出來的步法,總算是在關鍵時刻派上了用場。

地魔裹著破魂錐,桀桀怪笑地化為一團黑氣,擾人心神,駭人聽聞,飛舞在那幾個武者身邊,讓他們一陣手忙腳亂。

「什麼鬼東西?」有人面色大變,才剛喊完,楊開便身形一晃,出現在他身後,兇猛出拳,正中他的背心。

此人實力不算高,炎陽爆的暗勁入體,根本沒法象張定那般化解抵擋,炙熱元氣涌動,面色剎那間變得通紅。

地魔趁機攜著破魂錐鑽進他的體內,等再出來之後,這人的身體碰地一聲爆裂開,化為一蓬血霧。

桀桀的怪笑越發滲人了,地魔本就是萬年老魔,雖然現在神魂力量大跌,可笑聲中依然蘊藏著讓人心悸恐慌的力量。

楊開與其配合,幾乎是所向披靡。

一套步法還沒使完,張定的幾個手下便已盡數伏誅,皆都爆成碎肉殘肢。

直到此刻,張定才堪堪將楊開的真陽勁化解掉,面色猙獰瘋狂地注視著楊開,不可置信地低吼:「小乞兒,原來你一直在扮豬吃老虎!」

本被他認為只是個普通人的乞丐,此刻竟成了他計劃的最大阻擾,張定如何能鎮定下來?更何況,他剛才猝不及防在楊開手上吃了大虧,此刻雙目猩紅,望著楊開的表情幾欲吃人。

楊開一身鮮血,靜靜地站在那裡看著他,淡淡道:「你還有幾成戰力?」

若張定在全盛時期,楊開估摸自己除非動用星痕否則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但是星痕這一招雖然威力巨大,可凝聚力量的時間太長,根本不適合電光火石間的生死之戰。

但眼下張定並不是巔峰之時,先與吳老大戰一場,受創不淺后又被自己偷襲,胸口血肉模糊,他一身實力還剩下多少就不好說了。

楊開不懼他!

「就算只剩下兩成,也足以將你斬殺!」張定怒吼一聲,手上長劍流光搖曳,展開身法欺近楊開,刷刷幾劍刺出誓要將楊開斃於劍下。

不等他劍招完全展開,地魔裹著破魂錐便與他交上手了,桀桀的笑聲不絕於耳重創之下,張定竟是無法突破地魔的封鎖,不由怪叫一聲:「這是什麼秘寶!」

他也算是戰鬥經驗豐富之人,見識不淺,可從未見過象破魂錐這種詭異的秘寶,無需人驅動竟自己攻擊招架,而且內部還有讓人心驚膽戰的笑聲傳出,儼然已經通靈。

當真是邪門了!

「要你命的秘寶!」楊開的聲音陡然從他背後傳來,張定一身汗毛倒豎,他分明看到楊開就站在自己不遠處,怎地突然就來到身後?

再定眼看去面前的那個小乞兒一陣模糊,竟只是一個殘影。

匆忙抽劍,反手刺去,落在空中。

楊開已經施展步法閃到了他左側,毫不猶豫地一拳打出,張定防不勝防,應聲慘叫,整隻胳膊傳出一聲爆裂的動靜,瞬間耷拉下來。

這一拳碎了他的肩胛骨。

而且,那侵入體內的元氣相當精純,根本不是一個氣動境武者能夠擁有的,這一點讓張定尤其震驚。

雖然與蘇顏雙修的次數寥寥可數,但合歡功對於淬鍊元氣的精純度卻有顯著的效果。楊開體內元氣的精純,遠超他當前的境界,這一切都是合歡功的功勞。

地魔趁機欺上,破魂錐與他的長劍相觸,傳來叮叮噹噹的聲響。

一主一奴,雙劍合壁,完美的毫無破綻,讓張定顧首不顧尾,只戰了不到半盞茶的功夫,便身形踉蹌,鮮血滿身。

心神巨震,張定哪還有再戰之意?再不跑的話,他覺得自己就要死在這裡了。但楊開和地魔根本不會給他逃跑的機會,一前一後,徹底封死了他的退路。

再一記炎陽爆打出,張定嘔出一口鮮血,心神渙散,地魔見機,裹著破魂錐衝進他的體內。

張定的神色剎那間便迷茫起來,雙目漸漸無神,隨即跌倒在地。

片刻后,地魔重新出現,伴隨著猖狂的大笑和咀嚼聲,化為黑氣消失在楊開的指尖。

這一戰,地魔可吞了好幾個魂魄,大補!

站在原地喘著粗氣,楊開湧出一陣無力感。

這一次沒有動用不屈之敖,因為與張定的戰鬥並未能給他帶來什麼壓力和危機。

但楊開能察覺,自己的實力還是太低了!

若非張定本就受傷,若非自己偷襲得手,若非丹田內有陽液儲存,自己哪裡可能與這樣的高手正面戰鬥?

單是施展炎陽爆,只需三招,就足以將一身經脈的元氣抽干,換做任何一個氣動境武者在此,恐怕都已經成為一具死屍。

而自己呢,足足轟了張定差不多有十招炎陽爆,才與地魔合力將他擊殺。其中艱辛,不足為外人道。

平復了好大一會功夫,楊開才緩緩朝第三輛馬車那走去。

隨著腳步聲的靠近,車內的三個女人顯然神經緊張起來,翠兒顫抖的聲音傳出:「小乞兒……?」

「恩。」楊開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

車簾被掀開,翠兒驚慌蒼白的臉蛋露了出來,她的身後,夫人和小姐也是緊張地朝楊開看來。

「他們呢?」翠兒左右張望。

「死了。」

翠兒立馬捂住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著楊開,夫人和小姐兩人也是不由自主地呼出一口氣。

本以為在劫難逃,卻沒想絕境逢生,這種死裡逃生的落差讓人幾乎渾身乏力。

一放鬆下來,車內的三女皆都感覺身子有些軟。

「你們待著別動,我去看看還有沒有活的。」楊開叮囑一聲,轉身過去篝火那邊查探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