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七十章海城(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海城(第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目測此刻小莫家正在停電,自摹(u/..5/1/o.oоο

另外,為什麼我寫個女人出來你們就會問收不收?誰yd了?我才是最純潔的。

*************

不多時,楊開神色冷峻地走了回來。

「如何?」夫人緊張地詢問。

「都死了。」楊開搖了搖頭,張定那群人下手極為乾淨,那些在睡夢中被擊殺的人,全都是一擊斃命,而在戰鬥中被殺死的,也是了無生機。

整個車隊,現在就只剩下楊開和三個女人還活著。

小姐的嗚咽聲從車房內傳了出來,翠兒也使勁揉著自己的眼睛,夫人倒是見慣了許多大風大浪,雖然心中酸楚,也強忍著淚水不落。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夫人輕聲呢喃一句,彷彿是在嘲諷,彷彿是在訴斥。

讓三女感傷了一陣,楊開才道:「你們準備怎麼辦?還要去海城么?」

夫人抬起頭,微微地點了點頭,滿是希翼地望著楊開道:「少俠能不能護送我們走過這一段?」

這裡是荒郊野外,剛才又經歷了那般悲慘之事,她們哪裡還敢獨自行走?

翠兒也一把拉住了楊開的胳膊,可憐巴巴道:「小乞兒,你可不能不管我們。」

「翠兒。」夫人威嚴地訓斥道:「不得無禮。」

之前有眼無珠,把楊開當成小乞兒也就罷了,現在人家救了自己的命,還這般稱呼就顯得沒教養了。

楊開看了翠兒一眼,點頭道:「左右還有一天的路程,我送你們過去。」

「多謝少俠。」夫人聞言鬆了一口氣。

「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的。」相比較夫人的小心翼翼,翠兒就顯得自然大方多了。

那一直沒說過話的小姐,此刻竟也聲如蚊吶地道了聲謝。

「這裡血腥味瀰漫,恐會招惹到什麼野獸出沒,我們現在就動身,到明天傍晚。應該就能到海城了。」楊開道。

夫人慾言又止,躊躇半晌才道:「少俠,能否再麻煩你一事?」

「什麼?」楊開看了看她。

「今夜死去的許多人,都是為了守護我們,我不忍他們暴屍荒野,你能否……」

不等她把話說完,楊開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叫自己殺人可以,埋屍就太勉強了。這麼多人。得多大的工程量啊。

夫人心思玲瓏。察言觀色,苦笑道:「既如此,就不勞煩少俠了。翠兒,你隨我與小姐一道,將吳老給葬下。其他人……就算了吧。」

「哦。」翠兒點點頭,然後又看看楊開,沒有絲毫害怕地沖他揮了揮小拳頭。

楊開神色平淡,側身讓開,也沒開口阻止。

翠兒將夫人和小姐扶下馬車,三個女人瑟瑟發抖,臉色蒼白地從那些死屍上拿起刀劍,然後雙手抱著,在附近找了個地方。一點點地刨動起來。

吳老對這家人應該很重要,否則這位夫人也不會堅持讓他入土為安。

三女在刨坑,楊開在外面轉了一圈,收些死人財。

等轉完之後來到她們面前,發現這三人才刨出一個不到一寸深的小坑來,那夫人和小姐兩人看起來養尊處優慣了,此刻笨手笨腳地忙著。卻互相拋了一身的泥土,刀光劍影閃爍,險些沒傷著自個。

楊開在一旁看的心驚肉跳,膽寒不已。

「這裡血腥味太重了,說不定一會招惹到狼群過來。咱們一個都走不了。」楊開砸吧砸吧嘴道。

夫人和小姐剎那間臉色就白了。

翠兒氣的酥胸亂顫,恨恨地將手上的大刀拋下。氣沖沖地來到楊開面前,兩隻小粉拳對著楊開的胸膛就是一陣亂捶,一邊捶一邊嚷道:「你還說風涼話,這幾日我的零食都餵了白眼狼了。」

正罵著,遠遠地一聲狼嚎傳來,越發讓楊開剛才說的話應景不少,這一下不但夫人小姐嚇得半死,翠兒也不敢再放肆,悄悄地往楊開身邊靠了靠,左右打量,顫聲道:「不會……真有狼群吧?」

「行了行了。你們去把貴重的財物收拾一下,這裡我來吧。」楊開無奈至極。

其實之前夫人若是說只埋葬吳老一個的話,楊開也不會推辭。畢竟這幾日在吳老身邊,楊開也感悟了一些他的武道。

但說出的話,潑出去的水,實在不好意思收回,現在總算找到機會儘儘力了。

「多謝少俠。」夫人鬆了一口氣,招呼小姐和翠兒去第二輛馬車上整理著。

不多時,楊開便挖出一個大坑,將吳老的屍體埋在裡面。

另一邊,三人也收拾妥當,將貴重的東西帶著,一些不算貴重的只能丟在此處不管,也不知會便宜誰。

「走吧。」楊開將她們送進車房,自己坐在車轅邊,手上拿著吳老的那根馬鞭,循著前幾日感悟的痕甩動出去,啪地一聲炸響,馬匹奔跑起來。

一夜時間,眾人已遠離了那血腥之地。

楊開雖是第一次奴駕馬車,卻也得心應手,揮動馬鞭間,那種得自於吳老的武道痕越來越是深刻,竟慢慢地沉浸到了裡面,將其與自己的感悟印證融合。

待到第二日清晨,翠兒走出來說要停下休息片刻,楊開也就依了她們。

生火做飯,翠兒忙的不可開交,昨夜經歷那事之後,車房內的三人一點安全感都沒有,一整夜的沒合眼,雖然現在沒什麼胃口,可總是要吃點東西補補體力。

再上路的時候,翠兒沒回車房,而是坐在楊開身邊,側眸打量著他,眼眸中滿是好奇。

「你不是小乞兒吧?」好半晌,見楊開不搭理她,翠兒才忍不住開口問了一聲。

「當然不是。」楊開翻了翻白眼。

「我猜,你一定是哪個世家的貴公子!因為逃婚,跑出來把錢給花光了,所以才搞的這麼寒酸。」翠兒大膽地發揮想象力。

楊開啞然失笑:「你小時候故事聽多了吧?」

「我小時候才沒聽故事呢。就是最近幾年聽小姐講了些趣事,裡面有很多這樣的橋段,然後啊,你們這些落魄的貴公子就遇到了……」

話沒說完。車房內便傳來夫人的輕咳聲。

翠兒連忙吐了吐香舌。

楊開微微一笑,繼續甩動馬鞭。

一個時辰后,楊開心生警兆,舉目遠眺,突然道:「前面有人擋路,不知是幹什麼的。」

夫人有些驚喜的聲音傳了過來:「許是苗家來的人。」

苗家,便是夫人這次要投奔的家族。與翠兒這幾日閑聊的時候,楊開也得知這家的小姐與苗家的少爺。曾經訂過一樁娃娃親。所以在老爺死後,夫人才會帶小姐來海城,這次來。一是避難,二是給小姐完婚。以後恐怕也會定居在海城。

「你們之前給苗家通過消息么?」楊開問道。

「恩。」

「那等會到了跟前,我便不與你們同行了。」楊開也鬆了一口氣。

翠兒緊張道:「小乞兒你這就要走了么?」

「捨不得?」楊開沖她挑了挑眉頭。

「你去死!」翠兒臉紅。背後還有夫人和小姐呢,這混賬小子竟調戲自己。

正了正臉色,楊開道:「夫人,在下希望昨夜關於我的事情,不要泄露出去。」

夫人一愣,想起了翠兒剛才的大膽推測,心道這難道真是個逃婚出來的貴公子?所以不想暴露了身份?

這樣想著,夫人點頭道:「恩,少俠放心。昨夜我們三人只是得高人搭救而已。」

「如此最好。」楊開微微一笑。

不多時,馬車便來到了那群擋住去路的人面前。

當先一人抱拳,朗聲問道:「敢問車內是否姜家來人!」

夫人的聲音傳出:「正是。」

那人大喜,翻身下馬,開口道:「小弟苗化成,恭迎嫂夫人!」

說話間,聲音已哽咽:「與姜大哥一別十年。不想竟成永訣,往昔種種,猶如昨日,歷歷在目!」

車房內,夫人和小姐的嗚咽聲也傳了出來。翠兒更是眼睛紅紅的。

夫人道:「賢弟請節哀。」

苗化成道:「嫂夫人也切莫太過悲慟。」

一片肅穆悲情。

好半晌,苗化成才道:「嫂夫人一路勞頓。還請再堅持半日,馬上就要到海城了。」

說話間,雙目在楊開身上一掃,皺眉不已:「怎地有個小乞兒?」

夫人心思玲瓏,三言兩語將昨夜之事說了一遍,最後道:「我三人皆不會奴駕馬車,幸虧碰上個小乞兒,這才讓他幫忙驅車的。」

「這天殺的張定!真該碎屍萬段!」苗化成勃然大怒,說罷,又看了一眼楊開道:「小乞兒,你且下來吧。這一路辛苦你了。」

楊開應了一聲,從馬車上跳下。

苗化成沖手下一人使了個眼色,那人走上前給了楊開一錠銀子,算是報酬,楊開自然不會客氣,做出一副乞丐樣,連連道謝接過。

「走!」苗化成讓別人替了楊開的位置,這才一揮手,領著一群人朝海城馳去。

滾滾塵煙,楊開站在原地,看到後車窗內有三雙眼睛正盯著自己。

心中雖然感傷這姜家遺孀的遭遇,可畢竟只是萍水相逢,日後也多半不會再相見。

追著馬車消失的方向,一路迤邐而去,楊開手上拿著吳老留下的那根馬鞭,一邊走一邊隨意揮動,雙腳下更是展開身法與之呼應。

半日後,總算是到了地方。

這個城池比烏梅鎮要大上許多,不過空氣中卻有一股淡淡的腥味,不難聞,反而讓人精神氣爽。

楊開是頭一次來海邊的城池,雖然興奮,可也還是先去買了些衣服,找了個客棧暫且住下。

錢財什麼的倒不用擔心,昨夜發了一筆死人財,數量不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