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七十一章炎陽三疊爆和步法(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炎陽三疊爆和步法(第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接下來的幾天,楊開一直在海城中領略著此地的人情風景,海邊的景色美不勝收,而且空氣清晰自然,確實是個好居住。

在茶館酒肆內,楊開也聽到了不少獨屬於海邊城池的奇聞異事,更曾親眼見識了一次什麼叫海市蜃樓的奇觀。

這等美景,實在是讓他有些流連忘返。

這附近也是有宗門的,而且數量還不少。

如果將各方勢力也劃分等級的話,以中都八大家為超級勢力,那麼凌霄閣頂多只能算個二等勢力,此地的宗門勢力檔次不一,有一等的,也有兩三等的。

甚至有隱隱堪比超級勢力的存在。

這些勢力與內陸的勢力不同,他們盤踞在海中的島上,佔據大大小小的島嶼,獨夏修鍊資源,可謂是人傑地靈,風景優美,也吸引了許多人前往拜師學藝。

不過在海城中,除了有一些家族勢力之外,鮮少見到武者出沒。究其原因,大概正是因為這些勢力都分佈在海島上的緣故,海島上的天地能量比內陸要高出一線,在海島中,修鍊速度也會更快一些,一般情況下,那些勢力的武者都不會來到內陸上,除了有特別需要的時候,所以海城中的武者,不但數量少,實力也不是很高。

楊開領略完海城的繁榮,又去海邊走了走,親眼見證潮起潮落,波濤起伏,在那海浪拍案之際。楊開腦中靈光一閃。朦朧中把握住了自己的感悟與吳老的武道痕的共同之處。

那便是自然,不去強求,率性而為,猶如這海浪拍來,一浪高過一浪,在遇到險阻之時,碎成朵朵浪花,再次聚成洪流。

他的眼前,彷彿有一扇大門正在緩緩打開。

不敢怠慢,這種突然間閃動出來的靈光。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靜靜地站在原地,楊開將自身感悟和吳老的武道慢慢融合。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開猶如睡去了一般。直挺挺地站在海灘上,耳畔邊只有嗚咽的海風和浪花拍案的動靜,等到楊開再睜眼之時,整個人的氣質也有了些許變化,心靈精神,更是得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升華和洗禮。

自創的步法施展開,楊開身形虛幻,踩著迎面而來的浪濤,如履平地,從這個浪頭竄到另外一個浪頭。滴水不沾。

一閃,兩閃……身形接連閃動十五次,一口元氣才泄去,噗通一聲落下海中,渾身濕透。

但楊開在笑,面對著迎面荊一隻拳頭緩緩搗出。

炎陽三疊爆!

空氣中傳來急促的三聲炸響,三股元氣自拳鋒中衝出,將那巨浪打出一個窟窿。

至這一刻,楊開自吳老那窺探來的武道痕。已徹底融入自身,而且還多了一種海浪的變化。

這種變化,被楊開領悟到了炎陽爆中,現在的炎陽爆再打出去,再不是一次性的爆裂。而是三股元氣湧出,一股強過一股。如海浪襲來,讓人防不勝防。

「奇才!」地魔徹底沒語言了,前些日子楊開感悟的時候,他就震驚不已,沒想到才過去不久,他竟又一次在原基礎上,獲得了更深的感悟。

難道老夫久不出世,這世道已經變了?地魔心有戚戚。

一身潮濕地從海中爬了出來,楊開赫然發現就在自己剛才所站的位置不遠處,有一個皮膚呈小麥色,頭髮亂糟糟的小女孩,正傻乎乎地望著自己。

這個小丫頭大概只有七八歲的樣子,兩隻大眼睛很有神,身穿一件粗布衣衫,衣裳上還打了許多補丁,赤著小腳丫子,小嘴微張,海風灌進去,她又趕緊閉上。

住在海邊的人,可能是長久被海風吹曬的緣故,所以肌膚一般都不會太白,小丫頭這皮膚的顏色很正常,給人一種很健康的感覺。

楊開擺出笑容,扮溫文爾雅,人畜無害狀,一步步地朝她走了過去,同時心裡也是暗暗自責,自己剛才從感悟中醒轉的時候沒注意到身旁的人,恐怕是把她給嚇著了。

見她神色,似是嚇得不輕,楊開也不敢運轉元氣蒸干自己的衣服,就這麼濕漉漉地走了過去。

來到她面前蹲下,面帶著親和的笑容,柔聲問道:「小姑娘,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小丫頭眨巴眨巴大眼睛,依然望著他,純真無邪的雙眼不摻雜絲毫雜質,被這種目光注視,就算楊開沒做過什麼虧心事也覺得有些吃不消,換做一個心中有愧的人來,只怕會被當場凈化。

好片刻,她才伸出雙手,將手上的一個東西遞了過來。

楊開低頭看去,發現這竟是一條烤魚。

住在海邊的漁民,自然是以魚類為主食。

「給我的?」楊開心頭微暖。

小女孩輕輕點頭,一把將烤魚塞進楊開手上,撒開腳丫子就跑了,在沙灘上留下一排清晰的小腳印,煞是可愛。

跑出沒多遠,突然又頓住,回頭看著楊開。

隨即,她竟又返回來,走到楊開身邊拉著他的衣服,朝一個方向走去。

楊開沒抗拒,他不知道這小女孩到底要幹什麼,但人家那麼單純可愛,肯定不會有什麼惡意。

隨她走了不遠的路,來到一處簡陋的屋子前,小女孩伸手指了指裡面。

「進去么?」楊開詢問,小女孩點了點頭。

輕笑一聲,楊開心想人家原來是拉自己來家裡做客啊。還沒等他邁開步伐,屋內突然走出一個老人,老人年紀不小,歲月在他臉上留下了許多無情的痕,而且老人走起路來,一隻腿也有些不利索。

老人也看到了小女孩和楊開,神色一愕。

未免發生誤會,楊開趕緊開口道:「老人家,這位小姑娘是不是您的家人?」

老人和藹地笑了笑,沖小女孩招了招手:「小雨,過來。」

小女孩搖了搖頭,使勁扯著楊開的衣服,將他往裡面拉。

老人笑望著楊開:「小哥若是不嫌棄,就進來坐坐吧,小雨這是怕你凍著了,要拉你進去烘衣服呢。」

楊開頓時釋然,原來小姑娘去而復返,拉他來此居然是因為這個原因。人家一片好意,楊開怎忍心拒絕?

「叨擾了。」

隨小雨走進屋子,楊開掃眼望去,心中不禁一酸,這個家可以說是真正的家徒四壁,除了一張床和幾床破棉被之外,再無他物。

在海城中,楊開也見識過那些有錢人花天酒地的生活,但就在距離海城不遠的海灘邊,卻依然有著水深火熱的爺孫兩,這一幕,當真是讓人觸目驚心。

小雨忙前忙后,將炭火點著,拉著楊開靠近炭火烘著衣服。

這炭火也是生在屋內的,畢竟外面海風太大。火焰一起,屋內塵煙滾滾,老人不禁地咳了幾聲。

沒有椅子,楊開也不講究,就隨著他們坐在地上。

「小哥應該是武者吧?」老人將小雨放在自己腿上問了一句。

「何以見得?」楊開有些詫異,自己現在收斂氣息,不動手的話就算真元境的武者也看不出自己的端倪,除非修鍊出神識的神遊境高手。

卻沒想,海邊的一個老漁民居然看出來了。這讓楊開有些吃驚。

老人呵呵笑了幾聲:「小哥站在海邊好幾天沒動彈,若是普通人哪裡吃得消?」

「好幾天了么?」楊開心中凜然,上次陷入感悟的時候也是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這次同樣如此,看樣子下次再感悟什麼的話,定要找個好地方了,萬一突發什麼危險的話,自己可能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小雨每天都去看看你,若非如此,你以為我一個老頭子敢讓你進屋么?」

「我不是壞人。」楊開尷尬地笑了笑。

說話的時候,小雨一直在看楊開,見他捏著手上的烤魚不動口,不由又伸手指了指。

「恩,我吃,小雨真乖!」楊開張口咬了一塊魚肉,雖然涼了,可依然鮮嫩,不禁連連點頭:「好吃。」

小雨這才露出一絲微笑。

吃完烤魚,衣服也幹了,楊開欲言又止了好幾次,才開口道:「老人家,小雨不會說話?」

老人面上頓時浮現出一抹悲戚,摸了摸小雨的腦袋道:「不是,只是家裡發生了些變故,從那以後她就不開口說話了。」

「哦。」楊開暗嘆無奈,本以為小雨是天生頑疾,自己還能想辦法找人替她醫治一下,卻沒想她是自己不開口說話的。這是心結,心結若是不打開,她就不會開口。

老人顯然不願意多談這事,楊開也不再詢問,免得勾起人家的傷心。

「天色已晚,小哥若是不棄,就在這裡將就歇一夜吧。」老人顫巍巍地起身,小雨趕緊扶著。

「如此便叨擾了。」楊開起身行了一禮。

屋子並不大,老人和小雨睡在床上,楊開席地而眠,聆聽著外面呼嘯的厲風,怎麼也睡不著。

自己在凌霄閣三年的生活,本以為已經夠艱辛了,但現在和人家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這一老一少,除了偶爾能捕幾條魚之外,又拿什麼養活自己?

到了半夜,朦朧間,楊開聽到了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驀然驚醒。

在來這裡之前,楊開便已看過,附近並無他人居住的痕,此地只有這一間屋子和老人爺孫倆而已。

而且聽腳步聲,來的人竟是武者!

就在楊開狐疑間,睡在床上的老人突然坐了起來,黑夜中,楊開分明看到他臉上的神色惶恐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