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七十二章阿諛諂媚(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阿諛諂媚(第三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老人家……」楊開剛開口,那老人便沖他打了個手勢:「別說話。」

楊開皺眉,雖然他不知道這老人在怕什麼,但與那來的武者絕對有關聯。

不多時,來人已到門外,碰碰地敲響破舊的房門。

小雨被驚醒,抱著爺爺在床上瑟瑟發抖。

楊開的神色冷了下來。

「老傢伙快開門。」外頭傳來怒喝。

「再不開門就不客氣了。」第二個人的聲音傳來。

老人將孫女擁在懷裡,渾濁的雙眼中閃過憤怒和無奈的神色,低聲開口安慰:「小雨不怕,爺爺在這,小雨別怕!」

外面敲門的人顯然沒什麼耐心,見老人始終不願開門,直接將大門踹開,海風灌進屋內,將僅有的一絲溫暖吹散。

「老傢伙!」其中一人凶神惡煞地闖進「膽子不小,居然敢關著門,信不信我一刀捅了你!」

「你們還來幹什麼!你們出去!」老人護著自己的孫女,嘴上哀嚎著「孩子他爹被你們抓去,孩子他娘也被你們抓去了,這裡就只剩我們爺倆孤苦伶仃,相依為命,難道你們還不放過么?」

「嘿嘿,老傢伙說的這麼難聽做什麼。我們請他們夫妻二人是去雲霞島上做客享福的,如今他們想念你們了,特意叫我們把你爺倆一併帶去,一家人在一起才團團圓圓嘛。」先進來的那人一邊獰笑一邊朝內走來,驀然間看到楊開,神色不由一愣。

警惕地打量了楊開一眼,卻沒從這個少年身上感覺到武者的痕,只當他是個普通人,當下也不再注意,心裡暗自嘀咕一聲奇怪了,這一家子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

老人哭著道:「這種福我們普通人家無福消受啊,兩位行行好,能不能把孩子她爹娘放回來?孩子很想念她爹娘啊。」

「老傢伙不識抬舉!」那人神色冷厲。「既然想念,就跟我們走。到了雲霞島自有你們團聚的時候,在這裡鬼哭狼嚎什麼?」

自這兩個武者進屋。說的話不多,但楊開已經聽出了不少信息。

雲霞島,楊開是知道的。島上有個雲霞宗,算起來只是個三等勢力。比起凌霄閣還不如。

只是楊開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抓人,而且看這架勢已經不止第一次了。

老人之前說過,小雨是因為家裡出了些事情才不願開口說話,應該就是這種事。

楊開並非喜歡多管閑事之人,之前幫翠兒她們。是因為受過照顧,現在這爺孫遇到麻煩,楊開也不會不管。

人,總要知恩圖報的,小雨的單純善良,足以打動他。

這兩個武者,皆只有氣動境的實力,本事不算高。真打起來楊開有信心輕鬆料理他們。但這裡不方便動手。更何況,人家背後是有宗門的,一旦手腳不幹凈,極有可能連累了老人和小雨。

得好好籌謀籌謀才成。

「求求兩位了,把孩子他爹娘放回來,讓我們一家團聚吧。」老人泣不成聲。跪倒在床上連連磕頭。

「他媽的,老傢伙聒噪的讓人火大。」那雲霞宗的武者罵罵咧咧。眼看就要衝上來動手。

楊開腳步一錯,擋在了他面前。

「小子。你是什麼人?」雲霞宗的武者瞪著楊開怒喝,這個問題他早就想問了,不過一進門那老傢伙就吵個不停,讓他根本沒法開口。

楊開面帶微笑,連連作揖:「我是這家的遠房親戚。」

「遠房親戚?」這人狐疑地看著楊開,也沒仔細盤問「你來這裡做什麼?」

楊開趕緊答著:「在外做生意破落了,本想來這裡投奔,卻沒想到姨父和姨娘已經被兩位接去了雲霞島,實在叫人意外。在下對雲霞宗可是仰慕已久,早有拜師之心,卻一直苦無門路,今日得見兩位,實乃上天眷顧啊,能不能請兩位行個方便,也帶我去一趟雲霞島?」

楊開的聲音謙卑,說話間神色緊張期待中還恰到好處地表達出久仰大名之情,聽的那兩個雲霞島武者目瞪口呆。

這……居然還有人主動要去咱們島的!這小子是瘋了還是傻了?

兩人斜眼看著楊開,神色古怪,也不答話。

楊開越發顯得局促不安了:「兩位,我這今天才到海城,手頭有些緊,不過兩位放心,若是能拜入雲霞宗,日後定少不了兩位師兄的孝敬。」

這……是想要賄賂我們?兩個雲霞島武者對視一眼,頓時覺得腦袋有些不夠用。

前前後後抓了那麼多人,什麼樣的人都見過,今天碰到的這個傻子的反應,簡直是絕了。

不過,原來是剛來的啊!

早說嘛,就喜歡欺負你們這種剛來海城的外地人了。

楊開緊張地望著他們,心中也在泛著嘀咕,他雖然不知道雲霞島抓這些普通人幹什麼,但自己現在也唯有用這個方法來助老人爺孫脫困了。

連老頭子和小女孩都抓,自己這個壯丁他們沒道理放過吧?

果然,那兩個武者瞪了半天眼后,突然哈哈大笑,親熱地拍著楊開的肩膀道:「好好好,你既有拜入我雲霞宗之心,我們如何忍心阻攔,不錯不錯,你這年輕人骨骼精奇,看上去夠機靈,定是個習武奇才。日後若是飛黃騰達,可別忘記我師兄弟二人的引薦之功。」

「忘不了,當然忘不了。」

三人對視,大笑不已。

雲霞宗兩個武者暗罵楊開傻逼。

楊開心想你們兩個白痴。

老人爺孫在床上瑟瑟發抖。

好半晌,楊開才收斂笑聲,道:「兩位,你們看,有我一人拜入雲霞宗是不是夠了?這一老一少若是帶著,路上也麻煩。」

這個問題,才是楊開最緊張的問題,如果他們還不願放過老人爺孫的話,楊開唯有在這裡大開殺戒,之前廢話那麼多人。也就是為了問出這個問題而已。

不過楊開顯然是多慮了,他們來這裡抓人,是因為雲霞宗有個普通人也能幹的活。不管男女,不管老少,只要是人就可以。

現在抓了楊開這個壯丁,一老一少自然也不想再帶著。萬一在路上顛簸死了還沾染晦氣。

聞言點頭道:「恩,你說的也是,本想接他們過去團聚,卻沒想你家這老傢伙不識抬舉,浪費我們一番好意。」

「人老了。就這樣,兩位師兄見諒。」楊開笑了笑。

「你既已決定拜入雲霞宗,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走吧。」雲霞宗的兩個武者完成任務,有些迫不及待地想離開這狹小悶悶的屋子了。

「兩位先請外面稍後片刻,我與爺爺和妹妹道個別。」

「快點啊。」兩人也不疑有他,叮囑一聲便在外面等候。

待他們離開,楊開才慢慢地走到床邊。看了一眼瑟瑟發抖的爺孫倆。

老人是個精明人。剛才楊開與雲霞宗的武者滿口胡言的時候,他一直沒敢出聲,就是怕露出什麼馬腳,直到此刻才顫聲道:「小哥,你這是何苦!那雲霞宗,不是人能去的地方啊。」

楊開微微一笑:「老丈不用擔心。我自有計較,你忘記。我也是個武者了?」

老人渾濁的眼中閃過一絲亮光,這才稍微安心。

楊開伸手入懷。將前些日子發的死人財全部拿了出來,塞到老人手上,鄭重叮囑:「明天一早就離開海城,帶著小雨,有多遠走多遠,不要再留在這裡了。」

言罷,楊開摸了摸小雨的腦袋,轉身離去。

一直等到外面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屋內的老人才顫抖著手,看了看楊開塞給他的東西。

那是一打銀票!

老人眼淚縱橫,拉著小雨就在床上跪拜起來。

「小雨,人要知恩圖報!記住這個哥哥的樣子,他日若有機會再見,就算為奴為婢,粉身碎骨也要報答,知道么?」老人嚴肅地叮囑道。

小雨微微點頭,稚嫩的臉龐已沒了驚恐害怕,有的只是平靜。

屋外,楊開隨著那兩個雲霞宗的武者已經遠去。

楊開本想找個機會將他們兩人給殺了,但還不等他動手,他就發現事情的發展超過了自己的預期。

雲霞宗今夜出動的武者,竟不止他們兩個,而是有二十人之多,其中甚至有真元境高手坐鎮。

楊開沒有動手,有真元境在此,他動手等於找死。這個真元境可不象張定那種野狐禪,而且前些日子大戰張定,楊開也是占足了便宜才得以獲勝。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楊開也沒有驚慌,自己現在在那些雲霞宗武者眼中只是個普通人,這是自己的優勢。

只要找到機會就能逃掉,而機會,總是需要耐心等待的。

那兩個雲霞宗武者將楊開帶到海邊一艘三桅大船上便沒再管他了,而且也一改之前和顏悅色的態度,動輒便冷笑不已,那笑容中有著明顯的嘲諷之意,彷彿是在說小子你上賊船啦!

對此,楊開也不在意。

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有人被帶到大船上,那些人或痛哭流涕,或怒罵不止,或哀求不斷,船上的雲霞宗之人皆是置之不理,彷彿已經司空見慣。

這些人有男有女,大多數都是乞丐流浪之人,也有一些漁民打扮的,根本不曾見到穿著華麗之人。

換句話說,雲霞宗的目標,都是窮苦的人。因為窮苦人受了欺負,也沒辦法去反抗。

待到快天明之時,被雲霞宗抓來的人,已多達三十幾人,那些武者們也都匆匆趕回,在船上高手的調度下,在日升之前,大船揚帆朝海上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