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七十七章再見夫人(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再見夫人(第四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接下來的日子,地魔在「閉關」楊開在煉化那半葯簍天才地寶的藥力。

反正都是沒毒的,自己的傲骨金身也是海納百川,什麼樣的能量都吸收,也不擔心這些不同的能量被吸收之後會產生什麼衝突。

足足十幾日,價值上百萬兩銀子的天才地寶被楊開給吃了個乾淨。

有付出自然有收穫,自身實力從氣動三層順利晉陞至氣動四層。

來到這個雲霞島不過兩個月左右,就已經接連晉陞,這一趟真沒白來。

右半島的天才地寶被已經採集的差不多絕跡,此地的邪魔之源也被地魔吞噬,楊開估計再過些日子,這右半島就不會再象以前那樣,成為雲霞武者的禁地了。

是時候離開了!

楊開下了山頭,一路朝海邊走去。

想要離開雲霞島,唯一的出路便是坐船,這也是楊開頭疼的問題。自己造船肯定是不靠譜的,他現在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便是搶奪雲霞宗的船。

但是怎麼搶,搶到了之後如何擺脫,才是最大的問題。

正在考慮一些細節的時候,楊開突然聽到一些悉悉索索的動靜從不遠處傳來,側耳傾聽,還能聽到一個人粗重至極的喘氣聲,另外還夾雜著一個女子反抗掙扎的求饒聲。

楊開的臉色沉了下來,連忙朝那邊趕去。

等到了地方一看。果然如自己猜測的那樣。雲霞宗又派那些被抓來的普通人到右半島來採摘黑玄果了。

但就在自己眼前不遠處,有一個彪壯的大漢,正騎坐在一個女子的身上,雙手不停地撕扯著她的衣物,喘息如牛,嘴上還發出的淫笑聲。

那女子被他壓在身下,掙扎不已,卻始終擺脫不掉,不停地求饒,哭泣不止。

楊開能從那個大漢身上感受到一些邪氣!

身形一閃便沖了過去。一腳卷在那大漢的腰眼上,將他踢飛了出去。那女子擺脫了大漢的糾纏,連忙從地上爬起,手抓著凌亂的衣衫。瑟瑟發抖地躲到楊開身後。

大漢身在半空,慘呼一聲,等落地之後,又急忙站了起來,目露凶光地朝楊開望來。

他的雙目是赤紅的顏色,臉上一片戾氣,顯然快要被入體的邪魔之氣吞噬心智了,惡狠狠地瞪著楊開,鼻孔中噴著一股股熱氣。

「哎!」楊開嘆了口氣,這大漢本應是個窮苦人。可三番兩次出入雲霞右半島,此刻已迷失了本性,也是因為如此,剛才楊開才沒有下死手,只是踢飛了他而已。

「臭小子,滾開!」那大漢眉宇間隱有些痛苦之色,但楊開壞他好事,他哪裡肯善罷甘休?

楊開神色淡漠地看著他,好片刻之後,大漢才嘶吼一聲。狀若瘋牛朝楊開衝過來,臉上一片兇狠。

「早點解脫也罷。」楊開站在原地,等大漢沖至面前,才伸出一指,點在他的胸口處。

真陽元氣灌入。瞬間便讓他的心臟停止跳動,沒感受到絲毫痛楚。這大漢便倒在了地上,生機斷絕。

背後傳來那女子嚶嚶咽咽的哭泣,楊開心裡有些不是滋味,轉過身,正要安慰一句,可待他的眼睛掃過這個女子的面容之後,不禁震在當場,眼珠子都顫抖起來,面上一片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個女子,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婦人,原本應該生的端莊艷麗,這一點,從她白嫩的肌膚上就可以推斷出,但是此刻,這女子的臉上,縱橫交錯的一道道猙獰可怖的疤痕,這些疤痕每一道都長一指左右,每一道,都從左半邊臉橫穿到右半邊臉,淡紅的血肉往外翻卷著,傷口雖然癒合,可這疤痕卻永遠地留在了這艷麗的容顏上,將之破壞殆盡。

女子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容貌太恐怖,一手捂著被撕開的衣領,一手遮著自己的面容,渾身顫抖,哭著道謝不已。

一邊道謝,一邊怯怯地往後退去,彷彿是怕自己嚇到楊開。

楊開渾身冰涼,神色冷峻,伸出一隻手,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

「不……不要……」那女子掙紮起來,她以為自己剛逃離虎口,又入狼窩。她的腦袋低垂著,散亂的黑髮遮擋著自己的臉,淚水一滴滴地往下滴落,口中哀求。

楊開不為所動,探出另外一隻手,緩緩地伸到女子的下巴處,將她的腦袋抬了起來。

「求求你,不要……」那女子的淚水已打濕雙頰,無力地仰望著楊開,面上的疤痕越顯猙獰可怖。

楊開的眼中沒有情慾,有的只是痛心和遲疑,抬起她下巴的那隻手,微微有些顫抖地撥開了她遮擋臉面的黑髮,讓她的面容清楚地呈現在自己面前。

女子閉上了眼,不知是因為自己的容貌被人看清而自卑,還是楊開的舉動嚇到了她,淚水淌個不停。

楊開的瞳孔收縮了,仔細看了好半晌才失聲道:「夫人?」

聽到這個久違的稱呼,女子緩緩地睜開了眼帘,淚水滿布的雙眼中閃過一絲狐疑,再仔細看看楊開,那一絲狐疑漸漸消失,旋即變得驚訝,欣喜。

「你真是夫人?」楊開無法置信,在看到這女子第一眼的時候,他就覺得有些面善,所以才會有剛才那般看似魯莽的舉動,但現在他已可以肯定,這女子是自己見過的那個。

女子也總算是聽出楊開的聲音了,腦海中閃出兩個多月前那一張滿布污垢的臉,顫聲道:「你……你是那個小乞兒?」

楊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這女子說出小乞兒三個字之後,他就知道自己並沒有看錯。

這女子,竟是那位姜家的未亡人!

知道自己是小乞兒的,除了翠兒,就只剩下眼前這位夫人和姜家的小姐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的臉……」楊開有太多的疑惑,翠兒她們不是應該已經投靠了海城的苗家么?那一天分別的時候,苗化成還親自前來相迎。兩家還有婚約,姜家小姐應該已經嫁入苗家才是,眼前這位夫人也應該在苗家享清福啊。

怎麼……怎麼事情發展成這樣了?

「少俠……」知道了楊開是那個曾經救過她的小乞兒之後,夫人竟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以頭扣地,發出咚咚的聲響,悲慟萬分道:「請少俠為我姜家主持公道!」

楊開眼疾手快,趕緊將她扶起,繞是如此,夫人的額頭上也撞出一片血痕,可見她用力之猛。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離開這裡。」楊開攙扶著她,急匆匆往自己來時的路上走去。

夫人為什麼會變成這幅模樣,她為什麼又會被抓到雲霞島來,翠兒和那小姐身在何處?海城的苗家又發生了什麼事?他有太多的疑問了。

雖說這些事與他的關聯不大,但怎麼說當時也與姜家的遺孀共處過幾日,與翠兒更是相談甚歡,這丫鬟有些零食也會拿來與他分享,更俏皮嫵媚,好心人應該有好報才是。

帶著夫人急匆匆走了許久,兩人才來到附近一座小山頭上,這裡已經算是雲霞右半島的深處了,普通人根本沒法抵達這裡。

兩人尋了個地方坐下,本已絕望的夫人再一次奇般地碰到楊開,心情激動之下竟一直哽咽不停。

楊開沒安慰她,也沒打斷她,只是靜靜地等待著。他知道,不但自己有很疑問,夫人肯定也有很多事要告訴自己。

足足半個時辰之後,夫人才漸漸停止哽咽,頭髮依然遮擋自己可怖的面容,抱著身子瑟瑟發抖。

楊開脫下自己的外衣,替她披上。

「謝謝!」縱然身陷囹圄,夫人也顯現出良好的教養。

「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夫人的雙眸中陷入回憶的神采,聲音低沉,敘述著與楊開分別之後,在她們主僕三人身上發生的事情,聲音低沉。

「我與環兒和翠兒,跟著苗化成去了苗家。最開始的幾日,苗化成待我們還算不錯,但當我與他談及環兒的婚事之時,他卻一直顧左右而言他,阻三推四。我有些疑慮,卻也並未放在心上。又過了些日子,我再與他說起這事的時候,他一口答應了下來,但卻說,他兒子身份尊貴,我家環兒與之不配,想要嫁入苗家也可以,但只能當個小妾。我當時很憤怒,卻也沒發作。」

「第二日,我招呼環兒和翠兒收拾東西,想要離開苗家。我們孤兒寡母,千里迢迢跑到海城來,歷盡千辛萬苦,可不是為了給他苗家當小妾的。更何況,這是老爺生前與苗化成定下的親事,他又怎能違信背義,出爾反爾?」

「但是,還沒等我們走出苗家,苗化成便翻了臉,將我們主僕三人關押起來。」說到這裡,夫人臉上劃過一絲恐懼的神色,顯然當時的變故把她嚇得不輕。

語氣哽咽,神色凄楚道:「我自是不知苗化成為何會變成這樣,一番詢問之下,這才知道,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指使的。老爺的死,也是他買通了通州的那些人,將老爺擊殺,隨後傳信與我,叫我帶環兒來海城完婚,可笑我竟毫不知情,帶著環兒踏入狼窩虎穴。」

「他為什麼這麼做?你家老爺與苗化成不是至交好友么?」楊開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簡單,那一日與夫人他們分別的時候,楊開也見過苗化成,他當時悲慟的語氣和神色並不象是裝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