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八十章俞傲晴(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俞傲晴(第三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今天暫且三更吧,頭很疼,欠一章,明天一定補上,再怎麼說也是新書期第一個月,四更總要維持下來的,見諒見諒*****************

聽到俞修平詢問,俞傲晴面上浮現出一抹不耐煩和厭惡之色,咬牙道:「他巴不得粘在我身邊。」

「呵呵,不喜歡他?」俞修平笑了一聲。

「你說呢?」俞傲晴沒好氣地反問一句。

「忍一忍,這次的事情,還得依靠他才行,苗化成雖然將地圖獻上,但這些年他研究的許多心得都沒有告訴我們,全部傳授給了苗林,所以想要尋到隱島,苗林必不可少。」俞修平柔聲安慰著。

俞傲晴苦著俏臉,輕晃著俞修平的胳膊:「爹爹,他那種人是什麼樣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早上的時候竟還想對我動手動腳,若非你再三叮囑,我早就把他丟下大海了。」

俞修平面色一冷:「他對你動手動腳?」

「恩!」俞傲晴覺得很委屈,在此事之前,她根本就沒聽說過苗林這號人,可因為這次的事,她竟要委曲求全,好生安撫那苗林,這對心高氣傲,向來眼高於頂的俞傲晴來說,不啻是一種折磨。

「委屈你了。」俞修平面色也不好看,俞傲晴是他的女兒,他自然視若珍寶,也希望她日後能嫁個人中之龍,得一生幸福。苗林一無人脈。二無資質,三無實力,放在以前,給他女兒提鞋都不配,可眼下為了套出苗林口中的信息,也只能讓女兒犧牲下色相。

「放心,待尋到隱島,爹爹定為你主持公道!」俞修平寬慰道。

「真希望早點抵達。」俞傲晴咬牙切齒「待到了地方,我要把他丟下大海!」

「你高興就成!」俞修平微微一笑。絲毫不以為意,彷彿自己女兒說的只是丟個牲口而已。

海城的苗化成恐怕怎麼也想不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地步,他獻上海圖,本意也只是為自己的兒子搏個好前途。讓雲霞宗重視苗林罷了。

雲霞宗高層也答應了苗化成的請求,欲將苗林重點栽培。但不想苗林自不量力,竟以為自己漲了能耐,把主意打到了俞傲晴身上。

這根本就是玩火**。

正說話間,俞修平突然道:「那小子追過來了,你……實在不願意就避一避,但記住,不要跟他發脾氣。」

「我知道。」俞傲晴酥胸起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俞修平快步離去,片刻后。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來到甲板上,面帶一絲期望之色,四處張望,待看到船舷邊的俞傲晴之後,神色不禁一喜,連忙快步跑了過來。

這就是苗林么?

楊開將他的樣貌記在心中,面上沒表露分毫。

姜家那位小姐,就是不願被其凌辱,這才咬舌自盡的。

苗林說起來生的也是一表人才,除了臉色有些蠟黃。腳步有些虛浮之外,其他的都還算不錯。這樣的人與其說是一個武者,還不如說是一個沉迷酒色的紈少爺。

畢竟苗家在海城還算有些實力,足夠支持他在外面hu天酒地。

他來到俞傲晴身邊,雙目中的愛慕之情不加掩藏。深情款款,柔聲道:「晴師姐。甲板上風大,當心著了涼。」

俞傲晴心中儘管厭惡的要死,卻不得不擠出一絲僵硬的笑容:「無妨,海面空氣清晰,能吹去人的煩惱。」

俞傲晴這話說的含蓄,但苗林卻彷彿壓根沒聽懂似的,溫和地笑道:「原來晴師姐心情不好啊,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不妨告訴師弟,師弟願意替你分憂。」

俞傲晴姣好的容顏上劃過一絲隱蔽的怒火,卻依然微笑搖頭,矜持美麗。

楊開在一邊清掃甲板,聽著兩人一個虛以委蛇,一個興緻勃勃的談話,心裡也是恨不得把苗林給丟下海去。

俞傲晴三番兩次地暗示,他卻依然彷彿沒聽懂,或者他聽懂了,可厚著臉皮死纏爛打,實在讓人無法對他有什麼好感。

兩人說了許久的話,正當苗林興緻大發,炫耀苗家在海城裡的威風的時候,大船底下突然傳來「碰」地一聲巨響,旋即,整個大船都搖晃起來。

站在船舷邊的苗林和俞傲晴兩人一個立足不穩,險些落入海中,不過兩人怎麼說也是武者,反應自然非比尋常,敏捷無比,匆忙間便定住了身子。

也不知苗林怎麼想的,或許是想在危機關頭逞英雄搏美人好感,又或許是想趁機占點便宜,在自己站穩之後,竟驚呼一聲:「師姐小心。」

一邊喊,一邊伸手就朝俞傲晴的蠻腰處摟去。

俞傲晴這倨傲的女子,連與他說話都感覺噁心,又怎會被他摟住身子?匆忙間便是一個扭身,避開了苗林伸過來的手。

就在此時,大船又是猛地一震。

俞傲晴本在轉身中,這一晃頓時真的無法立足了,斜刺里便飛了出去,口中發出一聲短暫的驚呼聲。

而她飛出去的方向,竟是楊開所處的位置。

楊開穿著一件臟髒的衣物,手上拿著髒亂的掃把,抬眼見到此幕,當真是驚的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他站在這裡,只不過是在偷聽兩人說話,打探點消息而已,哪曾想到會發生如此戲劇性的一幕?

眼看俞傲晴就要撲到他身上,就在這緊張關頭,楊開佯裝腳底打滑,仰面倒了下去,還朝前衝出好大一截距離。幾乎是在他倒下的同時,俞傲晴便從他的上方飛了過去,重重地跌落在甲板上。好死不死地。旁邊一捅髒水竟當頭澆了過來。

讓無數男子傾慕仰望的美人,剎那間便成了落湯雞,整個人的衣衫頭髮全被打濕,嗅著身上髒水的味道,俞傲晴幾乎嘔了出來。

楊開也在地上哀嚎不斷,做出一個普通人該有的反應。

有美人朝自己飛來,作為一個正常的男子,應該做的自然是將她穩穩地接住,就算自己受傷,也絕不能讓她落地。

但。俞傲晴並非信女,苗林也非善男,楊開敢肯定如果剛才自己接住了俞傲晴,那接下來將面對的將是這一男一女兩人的怒火!

俞傲晴會因為自己被一個普通人。而且是卑賤的下人摸過身子而憤怒,苗林也會因為吃醋而心生殺機,自己決然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所以避開她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大船依然在晃動,苗林三步並作兩步走,匆忙衝到俞傲晴身邊,總算是找到接近的機會,一把將她攙扶了起來,驚道:「師姐你沒事吧?」

「滾開!」俞傲晴再也無法忍受了,剛才若非這個噁心的男人想摟自己,自己又怎可能會被甩飛出去。又怎會被這髒水澆個通透,又怎會顏面盡失,渾身惡臭?

這一刻,俞傲晴心生殺機。

被她一吼,苗林神色一愣,匆忙退了兩步。

此時,船艙下湧上了許多武者,俞修平赫然在列,他衝上甲板往海面下看去,面色一變道:「是妖獸!所有弟子準備戰鬥!」

抬起眼。一下看到髒兮兮的俞傲晴,他不禁愣住:「晴兒,有沒有受傷?」

俞傲晴緊咬著貝齒,無比怨恨地瞪了苗林一眼,這才緩緩地搖了搖頭。

「你回去休息。這裡不用你管了。」俞修平沉聲喝道。

「恩。」

「師姐我送你!」苗林當即就要跟上。

「不用!」俞傲晴幾乎是一字一頓地低吼出來,靚麗而又髒亂的身影迅速消失在甲板上。

船上。那些打雜的普通人也在迅速撤離,雲霞宗的武者們此刻根本管不了他們的死活,再留在甲板上肯定凶多吉少。

船邊突然湧起一股滔天巨浪,轟擊在大船上,又將大船震的晃了幾晃。

楊開急忙爬了起來,跟著那些普通人一起撤到船艙中。

大家圍聚在一起,瑟瑟發抖,許多人口中嘀咕不停,祈禱大船千萬別被打沉了才好。這船要是沉了,除了那兩個神遊境的太上長老之外,其他人恐怕都得喪身大海。

楊開側耳傾聽了片刻,緊張的心情漸漸放鬆。

他發現雲霞宗的兩個太上長老並沒有出動,這也就意味著來襲的妖獸等級不高,俞修平他們足以應付。

不過這些妖獸的數量倒是挺多,四面八方都傳來碰碰的撞擊聲。

戰鬥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才漸漸停歇,來襲的妖獸要麼被擊殺,要麼被擊退,喧鬧的動靜總算又平靜下來。

雲霞宗的勝利,連帶著這些普通人都忍不住歡呼一聲,彷彿是他們也打了勝仗似的。

楊開看在眼中,只覺得一陣悲哀。

不多時,便有雲霞宗的弟子招呼這些普通人上甲板打掃,待眾人上來一看,皆都震驚了。

甲板上,到處都是血跡,還有一些長相奇怪的大魚,此刻都已經死的透徹,張大了嘴巴,嘴中獠牙滿布。

雲霞宗倒沒有人死亡,只有幾個實力低些的東西受了傷,並無大礙。

楊開隨眾人一起清洗著甲板上的血跡,打理著這些被擊殺的海中妖獸,忙的滿頭汗水,一身腥臊。

興許是已經進入了大海深處,在第一次被妖獸襲擊之後,接下來的幾日,隔三岔五地便有妖獸拜訪,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妖獸的實力也是越來越強。

為了應付這些妖獸,許多生病的普通人被無情地丟下大海,吸引妖獸的注意力。

俞修平的臉色一日比一日嚴肅,苗林也經常被他喊到甲板上,兩人對著一塊大約磨盤大小的龜殼研究行進路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