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八十一章夫妻本是同林鳥(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夫妻本是同林鳥(第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恩,早早的起來了,神清氣爽。

今天如果不停電的話,會有五更,小莫已開足了馬力,沖沖沖離開雲霞島半個月後,大船彷彿迷失了方向,俞修平急的嘴角都起了燎泡,他掌管龜殼,負責帶人去那隱島,可以說一船人的性命都拿捏在他手上,任重道遠,但是現在他竟找不到正確的行進路線了。

心情急躁,他也無法再象之前那樣平心靜氣地對待苗林。楊開時常看到他在甲板上對苗林大吼大叫,逼問苗林所掌握的信息。苗林自然不敢有所隱瞞,將自己知道的和盤托出。

海中妖獸的襲擊也越來越頻繁猛烈,雲霞宗的兩位太上長老已三番兩次地參與戰鬥,若非有他們出手,這隻大船恐怕早就被妖獸們撞成碎片了。

即便如此,雲霞宗也是損失慘重,帶過來的五十弟子死掉十幾個,那七十多個普通人此刻也只剩下一半而已,另外的一半全都在危機關頭被雲霞宗拋下大海吸引妖獸的注意力。

在這船上,只要生病,就等於被拋棄。

楊開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心狠手辣,面對那些毫無反抗之力的普通人,在他們不斷哭喊哀求的時候,雲霞宗的武者象丟牲口一般,將他們丟進海中妖獸的利齒下,為的只是拖延一點點時間。

人命在這裡,輕賤如草芥。

剩下的普通人每日都活的提心弔膽,惶惶不安。

又過了三日,船上的人員越發稀少。可大船彷彿是在一片海域中打著轉,始終找不到隱島的正確方位。

苗林被憤怒的俞修平扇了幾個巴掌,打的他滿嘴血污,卻不敢有絲毫怨言。

這一日,當夜色離去,日升東方之際,正在船艙底下休息的楊開突然聽到甲板上傳來一聲驚喜的呼喊:「隱島,隱島!」

這喊聲透著一股絕境逢生的喜悅和振奮,幾乎是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

蹬蹬蹬……

雲霞宗的所有武者都行動起來,急急朝甲板上奔去,那些普通人也是如此,楊開隨著人群登上甲板,抬眼看去,不禁神色一振。

在初生的驕陽下,大船前方几百丈之處,有一片虛幻飄渺的景色懸浮在半空中。

那是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場景,高山流水,崇山峻岭,飛鳥在天空中成群結隊的飛過,耳畔邊似有山泉叮咚之聲傳來,入眼所見,這景色美不勝收,分外妖嬈,處處都透著一股出塵的氣息。

它就好像是成千上萬年來無人踏足的寶地,許多珍稀花草,絕世靈藥迎風招展,茁壯成長,一片鬱鬱蔥蔥,鳥語花香。

還有許多叫不出名字的動物在眾人的眼帘中一閃而過,奔跑中甚至還帶出一串五彩繽紛的華光。

海市蜃樓!

楊開之前在海城曾經有幸見過一次這種美景,此刻再見,自然一眼就認了出來。

傳聞在海市蜃樓里出現的景色,都是真正存在的,只不過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而折現到千萬里之外,讓世人看見。

但這一次見到的海市蜃樓與上一次看到的有些不同,因為它太真實了,真實的彷彿伸手可觸,真實的彷彿它就在自己眼前。

俞修平情緒激動,雙手捧著那巨大的龜殼,仔細地查看著,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海市現時,才是入島之際,怪不得遍尋無門,原來如此!」

雲霞宗的兩位太上長老此刻也有些情緒激動,那老者丁甲子沉聲問道:「修平,現在情況如何?」

老嫗霍香蘭也將目光投了過來。

俞修平不敢怠慢,面上掛著興奮的笑容,恭聲道:「回兩位師叔,我想,我們已經到了隱島所在。」

「哪裡?」霍香蘭看似渾濁的雙眼中閃出一抹精光。

俞修平指著前方那海市蜃樓道:「就在那!」

說完,又趕緊將手上的龜殼遞給兩位太上長老:「請兩位師叔往這島引中灌入元氣,有此島引協助,才能打開入島之門!」

丁甲子和霍香蘭對視一眼,也沒遲疑,共同接過那巨大的龜殼,然後運轉元氣,兇猛地朝龜殼中灌入。

這龜殼看似普通,實則大有名堂,平日里無論別人如何試探,都感覺不到有什麼異常,但此刻當丁甲子和霍香蘭往內灌入元氣的時候,赫然發現這龜殼變成了一個無底洞,正在瘋狂地吞噬他們的真元。

短短片刻時間,兩個年紀一大把的太上長老就有些搖搖欲墜,面色蒼白了。

「不好!」丁甲子驚呼一聲,沖雲霞宗的武者們喊道:「爾等還看什麼,速來助我一臂之力!」

雲霞宗的武者們一聽,連忙都奔了過去,將自身元氣往龜殼內灌有了這些人的協助,丁甲子和霍香蘭才穩住陣腳,不大一會,那平淡無奇的龜殼突然綻放出道道虹光,龜殼內似是響起了呢喃之聲,刻在上面的路線圖也宛若活了似的,流轉不停。

一個又一個武者被抽干渾身元氣,疲憊不堪地撤了下來。

只等到雲霞宗這位武者輪流上去了二十多個,龜殼才彷彿飽滿,那從龜殼裡射出來的虹光已如明日一般耀眼。

驀然間,丁甲子和霍香蘭同時發出驚呼,一團氤氳的光芒從龜殼上爆出,讓兩人不得不往後退避。

那龜殼化為一道流光,直衝天際。

「兩位師叔!」俞修平大驚,丁甲子和霍香蘭站穩腳跟,面上有些蒼白,卻搖手示意自己無礙。

眾人抬眼看去,只見那龜殼飛出幾百丈,正好落在海市蜃樓之上,隨著一道道虹光激射而出,這美輪美奐的海市蜃樓竟慢慢地崩散離析。

隨著海市蜃樓的消失,彷彿有一層無形的屏障被打破眾人的視野中,毫無徵兆地出現了一座比雲霞島還要龐大許多的島嶼。

「隱島!」俞修平的聲音在顫抖。

船上,雲霞宗的武者們沉默片刻之後突然雀躍歡呼起來,大聲叫嚷,發泄心中的興奮。他們此次出行的目的就是尋找隱島,沒想到事情竟如此順利,雖然路途上也經歷了不少危機,卻也是有驚無險。

如今,隱島就在眼前飛黃騰達,名揚天下,指日可待!

不但云霞宗的武者們興奮,那些普通人也是振奮不已。隱島的傳聞他們多少聽過,可誰又能想到,在有生之年自己會親眼見到?

「開船!目標,隱島!」俞修平壓制著喜悅之情有條不紊地下達各種命令。

但,還不等船上的人各就各位,一股及其不安的情緒在每個人的心中升起,原本平靜的海面突然起了些波瀾,船邊的海水中冒出氣泡,隱有沸騰之象。

「怎麼了?」有人驚慌地詢問。

丁甲子和霍香蘭面色凝重神識蔓延開來,神色陡然一變,同時驚呼:「小心!」

話音未落,大船左側衝起一股巨浪,一隻看起來象是觸手般的東西突然從海下仲了出來,那隻觸手龐大無比,長達十幾丈夾著雷霆萬鈞的力道直接打在大船的甲板上。

幾個躲閃不及的普通人,當場被拍成肉泥。

伴隨著一聲巨響,甲板化為碎片,四下飛散。

雲霞宗的武者們在兩位太上長老的率領下齊齊朝那觸手打了過去,一時間,各種各樣的武技和武器,漫天飛舞。

但無論是什麼樣的攻擊打中那觸手都無法傷其分毫,甚至就連兩位太上長老的手段也根本奈何不得它。

「嘩……」

大船的另一邊,又有一隻觸手騰空而起,狠狠地拍下,這一擊打在船頭上,長達二十多丈的大船,船尾處往上一翹。

劇烈的震動讓所有人都立足不穩,真元境以上的高手御使真元飛上空中,其他的武者和普通人如喪考妣,倉皇逃竄。

「穩住,都給我穩住!」俞修平嘶聲竭力地大喊,可又如何能安撫人心?

嘩嘩嘩……

七八隻觸手同時從海下伸了出來,直接捲住大船,將大船往海底下拖去,巨力傳來,所有人都能感覺到自己在迅速下沉。

「定是護島妖獸!」丁甲子看到這一幕,面色駭然,這隻護島妖獸的實力超過他的想象,以他的手段根本無法應付,當下招呼一聲霍香蘭:「你我一同出手,看是否能將它趕跑!」

霍香蘭神色嚴肅地點了點頭,還未出手,雙眼便瞪圓了,沖丁甲子驚呼:「丁師兄,背後!」

丁甲子神色錯愕,只感覺到背後一股風聲襲來,旋即後背被狠狠地拍了一擊,整個人如遭雷噬,哇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似墜落的隕石朝大海中砸去。

不等他落進海中,海下又探出一隻觸手,精準地將他捲起。

丁甲子口中發出聳人聽聞的慘叫聲,身體內更傳來嚓嚓骨頭斷裂的動靜,拚命催動真元,卻依然擺脫不得,張著一隻手遙遙伸向霍香蘭,悲戚地喊道:「蘭妹救我……」

雲霞宗的兩位太上長老年輕時有過一段孽緣,曾經愛的死去活來,更結為夫妻。可後來不知出了什麼變故,兩人再也不如以前那般親密,私底下雖然還有來往,卻不復當初的融洽。

現在面對丁甲子的求援,霍香蘭竟是一愣,旋即展開身法,頭也不回地朝隱島那邊衝去。

這妖獸能在舉手投足間重創丁甲子,自然不是她能應付的!

為保性命,霍香蘭哪還敢再此停留?丁甲子她顧不上了,滿船的雲霞宗武者她也顧不上了,如今最重要的,只是自己活命。

丁甲子霍霍慘笑:「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