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八十二章落難隱島(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落難隱島(第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這句話才剛說完,丁甲子的身子便直接被勒成兩段,濃稠的鮮血噴出,五臟散落,瞪大了眼珠子掉進海中。

太上長老都在頃刻間斃命,雲霞宗的那些武者哪還有戰鬥的慾望,這隻強橫的妖獸還未露出全部面目就有如此神威,若露出全部真身哪還得了?

原本尋到隱島的喜悅在這一刻煙消雲散,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恐懼。

大船已有一半被拖下水面,而且那巨大的觸手還在不停地拍打船身,每一次拍擊,都讓大船破爛許多。

「怎麼辦?」有個雲霞宗的武者哭泣地喊了出來,他還年輕,他還有美好的未來,怎能隕落在此?

話才剛說完,就已被一隻觸手給拍成了肉泥,徒留一腔壯志凌雲的抱負。

宛若煉獄一般血腥,武者和普通人在這一刻幾乎沒有區別,在那巨大觸手的攻擊下,無論是誰,只要被打中,就是一個死字。

那些真元境的高手眼見霍香蘭都逃命了,他們自然也飛身朝隱島上跑去,哪還有功夫理會那些弟子們的死活。

但即便是真元境的高手,也難逃海下妖獸的攻擊。

飛在半空中也不見得就安全,那些觸手彷彿是有眼睛似的,精準無比地朝飛在半空中的真元境高手捲去,一卷就是一個,直接勒死沒商量。

楊開神色冷峻,他從頭看到尾,自那巨大觸手出現到現在,前後不過只有十息的功夫,雲霞宗的這些人已經死傷過半,普通人死的更多。

留在船上並不安全,再過片刻,這大船就要被拍散了,即便不被拍散也會被拉入海中。

跳海逃生,可能還有一線生機!僅僅是可能而已。

楊開並不願坐以待斃,急忙怒吼一聲:「跳船啊!」

他倒不是好心要提醒別人,只不過自己一個人跳船的話,很容易就被那些觸手給盯上,如果大家都跳下去了,就可以分散海下妖獸的注意力。

果然,聽到楊開的喊話,那些驚慌失措的人才如夢方醒,急匆匆地跑到船邊,毫不遲疑地跳了下去。

底下冒起一朵又一朵的血花,顯然是跳船的人也沒逃過一劫,不過依然有不少人運氣比較好,正賣力地朝隱島那邊游去。

覺得差不多了,楊開也縱身跳了下去。

整片海面彷彿被煮沸了似的,幾十個人都在朝不同的方向逃命。

楊開一邊游一邊觀察動靜,很快他便發現了一個情況。

逃的快的人,好像更容易被盯上。雲霞宗的那些武者們,多少都有身法傍身,雖然許多人無法飛行,但論游泳的速度,自然要比普通人快許多。

可就是沖在前方的這些人,時不時地就被海底下伸過來的觸手卷了下去,除了翻起幾個氣泡之外,再不見蹤跡。

反倒是那些落在後方的普通人,鮮有遭遇攻擊的。

楊開不知海下那妖獸如何判斷這些人的方位,但既然發現了這個情況,當然也要利用利用。

屏氣凝聲,收斂一身氣息,將心跳壓制到極限,楊開如海面上一片浮萍,慢悠悠,不緊不慢地朝隱島靠近。

觸手果然不找他。

正提心弔膽之際,背後傳來一陣嘩啦啦劇烈的響動,楊開大驚失色,扭頭望去,只見雲霞宗的一個武者正面色蒼白地朝自己這邊游來,鬮出來的動靜,簡直可以媲美油鍋里撒了鹽。

楊開心中暗罵一聲。

那雲霞宗的武者很快便來到楊開身邊,看都沒看他一眼,一把搭上了楊開的肩膀,想借下力。

正在此時,兩人的背後伸過來的一隻觸手。

無論是楊開還是這個雲霞宗的武者,皆都發現了背後的危機。那雲霞宗的武者倒也機靈,搭在楊開肩膀上的大手微微一用力,企圖抓起他朝觸手拋去。

可元氣灌入,楊開竟只是微微上浮,便又沉了下去。

反倒是楊開反手一掌拍在他的肩頭,雄渾精純的元氣湧出,直接將他打的朝後飛出。

「你……」這個雲霞宗武者一臉的駭然和不可置信,楊開穿的衣服分明是船上那些普通人的服裝,他哪裡想到這個普通人竟突然有了武者的底蘊。

猝不及防,根本來不及反應,便飛出了海面。

那觸手一卷,就將他給卷在其中,伴隨著一聲慘呼,這人渾身骨骼都被勒碎了,碎裂的骨頭刺入五臟六腑,瞬間斃命。

楊開不敢動彈,警惕地盯著那半空中的觸手,眼睛眯起。

好片刻功夫,那觸手才悠悠地收了回去,沉入海面消失不見。

果然如果,越是動的厲害,越會被它給盯上,反倒象楊開這樣不動不呼吸,才是最正確的逃生方法。

等了一會,楊開這才繼續往前游去。

隱島距離大船出事的地方並不是太遠,也不近,大概有十里多地的樣子。

這距離對長期生活在海邊的武者來說並不算什麼,甚至就連那些普通人都可以輕鬆游過。

當然,前提是沒有那詭異的觸手攻擊。

足足花了一個時辰,楊開才慢悠悠地游到隱島上,踩著沙灘,楊開直接癱倒在地上,呈大字躺著,仰望著碧藍如洗的天空,心有餘悸地喘著大氣。

這短短的一個時辰,天知道他擔了多大的心,真害怕背後突然冒出一隻觸手來把自己卷了或者拍了。

幸運的是,他找對了應對的方法,那觸手從始至終都沒有攻擊過他。

逃命的時候根本無暇顧忌周圍其他人的動靜,等喘了一會氣之後,楊開才聽到自己不遠處有人的輕咳聲傳來。

是個女子的聲音,扭頭望去,待看清這人是誰之後,楊開暗罵一聲晦氣。

在自己三十丈之外的海灘上,那個雲霞宗的俞傲晴就半跪在地上,一身濕透,衣衫緊貼在身上,豐胸蠻腰,圓臀挺翹,美腿修長,一身的美妙-若隱若現,惹人浮想聯翩。

她應該也是剛逃出來,正在吐著海水,濕嗒嗒的頭髮搭在肩膀上,絕美的容顏有些蒼白失色,看上去我見尤憐。

對這個高傲心思歹毒的女子,楊開並無什麼好感,她犧牲色相,套取苗林的信息也就罷了,事後竟然還要將苗林丟進海中,實在是蛇蠍心腸。

雖然楊開也巴不得苗林死掉。

不願與她有什麼交集,楊開悄悄起身,往隱島內走去。

「你站住!」楊開不想和她產生交集,偏偏俞傲晴也看到了楊開,在背後一聲嬌叱。

楊開沒理她,依然往前走著。

「叫你站住,你聽到沒?」俞傲晴大怒,連忙從地上爬起,身形閃了幾閃,便擋在楊開的前方。

楊開神色淡漠。

在大船上的時候,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但在這裡不代表他也要如此。俞傲晴有離合境的實力,比楊開的境界要高很多,但真打起來,楊開相信自己縱然不敵她,逃跑是沒問題的。

俞傲晴也好奇地打量了楊開一眼,對這個在船上打雜的普通人,她多少有些印象,卻沒想到他在面對自己的時候竟一點都不害怕,神色也頗為鎮定。

年紀不大,看起來只不過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而已,膽子倒是不小!俞傲晴心中冷笑,元氣一轉,蒸幹了濕透的衣衫,恢復之前高傲的模樣,開口道:「我問你,可見到其他人了?」

「沒有。」楊開眉頭皺了皺。

「一個都沒有?」

「有一個。」

「在哪?」

「你!」

俞傲晴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酥胸誇張地起伏,險些掙脫了衣衫的束縛,冷冷道:「你最好乖一些,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楊開心中不喜她的冷傲,臉上卻也沒表現出來。

他在考慮要不要現在就擺脫這個女子,然後衝進隱島中,此時絕對是脫身的好時機。

但不等他付出行動,一旁就傳來一聲驚呼:「晴師姐,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聽到這個聲音,楊開的神色頓時古怪起來。這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苗林竟也在這附近上岸了,而且看樣子逃上來已經有一些時間,此刻正從一旁的棕櫚樹林中飛奔過來。

不但只有苗林一個人,他身後還有另外一個雲霞宗的女弟子。

三個雲霞宗的武者,自己暫時還無法應付,楊開將小心思緩緩收斂。

「他怎麼沒淹死!」俞傲晴咬牙低罵了一聲,顯然沒想到上了島居然還能碰到這煩人的蒼蠅。

「好人不償命,禍害遺千年。」楊開意味深長地道。

俞傲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嘴角竟浮現出一抹很為贊同的笑容。

苗林衝到俞傲晴身邊,大為欣喜道:「晴師姐,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俞傲晴淡淡而倨傲地點點頭,目光朝他身後投去,開口問道:「此地就你們兩個么?」

苗林答道:「恩,我上來的較早些,附近除了張鈺師姐外,再無其他人了。」

那個叫張鈺的雲霞宗女弟子此刻也走了過去,兩方一匯合,也僅僅四人而已,其中一個還是假扮成普通人的楊開,局勢堪憂。

俞傲晴攏了攏秀髮,回首朝大海那邊打量過去,忍不住一聲幽幽嘆息。

楊開也看了一眼,發現十幾里之外,大船已破爛成一塊塊木板了,海面上一片殷紅,許多殘肢碎肉漂浮在那裡,引來不少魚鯊的啃噬。宛若人間地獄。

「能回去么?」俞傲晴輕聲呢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