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044章我是她男朋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4章我是她男朋友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聽見魏成龍的話后,秦月露出一抹很不耐煩的神色,冷冷的說道:「對不起,我還有事情。」

也不知道魏成龍是真的不知道秦月很討厭自己還是假裝不知道,依舊是一臉的諂媚的笑容,說道:「沒關係,我等你。」

葉謙無奈的搖了搖頭,接著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個弧度,上前幾步走到秦月的身邊,溫柔的說道:「月月,這位先生是誰啊?」

聽見葉謙如此親密的話語,秦月微微的愣了一下,不過旋即明白葉謙是在幫自己,於是很配合的說道:「不認識。」眼神中那種對魏成龍的輕蔑不言而喻。

魏成龍愣了一下,目光不由的轉向葉謙。他也不是傻子,秦月竟然對葉謙直呼她的小名沒有任何的意見這就表明他們的關係不一般。想起自己追了秦月這麼久卻沒有絲毫的成績,現在竟然被別人捷足先登了,心裡自然是非常的不爽。眼神中快速的閃過一絲陰靄,很快又恢復過來,看著葉謙說道:「你好,我叫魏成龍,請問你是?」如果不是秦月在旁邊的話,他早就過去揍葉謙一頓了,無奈為了給秦月留下很好的印象,現在只好裝一下紳士了。

葉謙當然明白魏成龍之所以這麼客氣並不是什麼示好的表現,畢竟哪個男人都不願意自己喜歡的女人變成別人的。呵呵的笑了笑,葉謙說道:「葉謙,月月的男朋友。聽說這段時間你一直很照顧月月,真的很感謝啊。」

雖然秦月已經默認了葉謙幫自己忙,但是聽見葉謙說是自己的男朋友時,仍然不免渾身一僵。不過為了趕走魏成龍這個討厭鬼,她並沒有說什麼。秦月的沉默在魏成龍的眼裡自然就是默認了葉謙話里的意思了,心裡的那股憤怒和不甘強烈的撕扯著。咬了咬嘴唇,魏成龍將心裡的那股憤怒壓了下來,偽裝出一副笑臉,說道:「呵呵,沒什麼,這是我應該做的。」說完后,魏成龍只覺自己的心裡特別的憋屈。

葉謙卻彷彿根本沒有看見魏成龍難看的臉色,依舊呵呵的笑著說道:「魏先生還沒有女朋友吧?要不要我讓月月介紹幾個給你?呵呵,不過我看應該是不用了,魏先生一表人才,只怕早就有了吧?」雖然葉謙說的很平淡似的,彷彿是在拉家常,但是在魏成龍聽來,葉謙這是在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個耳光,他就不相信葉謙看不出來自己喜歡秦月。

魏成龍憋著心裡的那股憤怒,暗暗的想道:「小子,別這麼得意,遲早老子要弄死你。」不過他卻偽裝的很好,若不是葉謙識人有術,指不定也會以為這小子還真的是一個大度豪爽的男人呢。「葉先生能有秦月這樣的女朋友,真是福氣啊。不知道葉先生在哪裡高就?」魏成龍問道。由於葉謙面相比較成熟,再加上也的確不是學生的年紀了,所以魏成龍竟然絲毫也沒有看出來,葉謙會是秦月的學生。

「高就可不敢當,我只是個做保安的而已。」葉謙呵呵的笑著說道。

魏成龍驚愕的看了葉謙一眼,顯然是沒有想到秦月交的男朋友竟然只是一個保安,這對自己簡直是太大的侮辱了,自己堂堂東翔集團的大少爺,難道竟然比不上一個保安?剛才他看見葉謙的時候,還以為他肯定是某某富家公子,又或者是什麼官二代呢,雖然葉謙身上穿的不咋滴,但是他卻是能夠看的出來,葉謙那一身可都是名牌,所以猜測他是個野戰愛好者,哪裡想的到他竟然是個保安啊。

魏成龍的臉色微微的變了一下,露出滿臉的不屑和輕蔑,淡淡的說道:「原來只是個小保安啊。」本想著在秦月的面前留下好的印象,所以他才一直偽裝出一副很謙虛友善的模樣,現在聽到葉謙只是個保安,那種骨子裡的驕傲不由的露了出來,也想著正好趁這個機會讓秦月好好的看看,到底誰才是他最好的選擇。

「混口飯吃而已,呵呵!」葉謙彷彿根本就沒有聽出魏成龍話里的意思似的,呵呵的笑著說道。

魏成龍不屑的笑了一下,接著眉頭微微一皺,計上心頭,說道:「秦月,這個周末我們公司有一個舞會,希望你能參加。對了,還有葉先生,你也一定要來哦。」

葉謙自然明白魏成龍不是真心誠意的想要邀請自己,指不定是憋了什麼壞水呢,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想讓自己丟臉。對付這種裝13的公子哥葉謙有的是辦法,那就得狠狠的甩他兩個耳光,讓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別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樣。無聲的耳光往往更加的具有震懾力。

秦月看也沒有看魏成龍一眼,冷冷的說道:「不用了,我周末還是事情。」

葉謙卻是微微的笑了一下,走到秦月的身邊很自然的把受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說道:「月月,既然人家魏先生一番誠意,我們也不好拒絕啊。一起去吧,我還從來沒參加過舞會呢。」土包子的形象簡直被葉謙刻畫的惟妙惟肖,更重要的是不趁現在的機會佔一下秦月的便宜,似乎有點對不起自己啊,那隻放在秦月肩膀上的手竟然緩緩的撫摸起來。

秦月的渾身一僵,眉頭不由緊蹙,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被異性觸碰身體呢。呃,不對,應該是第二次了,剛才已經被葉謙這個牲口用那該死的地方頂了自己一下了。雖然心裡很清楚葉謙這是再藉機占自己便宜,但是自己此時卻不便發怒,否則的話豈不是讓魏成龍看出破綻,以後肯定還會繼續的糾纏自己。不過,可不能就這樣被葉謙佔便宜,秦月微微的笑了起來,伸手在葉謙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下,說道:「你怎麼說怎麼好吧,我聽你的。」那模樣在外人看來簡直就真的像是一對小情侶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