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053章保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3章保鏢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王雨正沉醉在剛才那種奇怪的感覺中呢,忽然間被楊偉打斷,心裡難免有些不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道:「楊偉,你要弄清楚,我才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你是主管治安工作的,不過只是來協助我而已,你有什麼資格教我怎麼做事。」

楊偉驚愕的看著王雨,他不明白這丫頭為什麼忽然生這麼大的氣,她不是很討厭葉謙的嘛,幹嘛現在又要幫他啊。不過,他還算有點自知之明,沒有再說什麼去招惹王雨。只是,心裡卻忍不住暗暗的想道,「臭娘們,不就是有個有權有勢的老爸嘛,要不是因為這個,老子才懶得受你的鳥氣。」

可能是那個一直跟蹤監視自己的人走了吧,葉謙走進巷子里的時候並沒有發現有人,不過卻發現有人在這裡待過的痕。這個巷子很偏僻,一般很少有人進來,而且葉謙還聞道一股香水的味道,不是很濃烈,屬於那種花香型的香水。那也就是說,剛才散發出殺氣的應該是個女人了,這樣葉謙就更加的肯定不是七殺的成員了,因為七殺組織里全部都是男人。

葉謙不是那種善於追蹤偵緝的人,既然對方現在已經離開了,葉謙也沒有辦法在追蹤到她,微微的聳了聳肩,葉謙從巷子里走了出來。雖然她的目標是誰,葉謙不是很清楚,不過以葉謙的猜測,應該是秦月要多一些。而要想知道這其中的原因,就必須先要知道秦月的真正身份。不過秦月既然不願意說,葉謙也就懶得去問,如果葉謙想要知道秦月家世身份的話,只要派個人查一下就一清二楚了,不過對待朋友講究的就是一個信任,如果自己背地裡去查她,難免有些不好。只要自己讓秦月以後出入的時候多注意一些也就行了。

回到王雨的身邊,王雨擔心的問道:「怎麼樣?」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沒事,人已經走了。」

點了點頭,王雨說道:「既然沒事,那現在跟我回去吧。」

「我坐秦月的車過去,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難做的。」葉謙微微一笑,說道。

去警局的路上,秦月說道:「葉謙,那個女警好像挺在乎你的啊,你們是什麼關係啊?」

葉謙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你不會是在吃醋吧?」

「吃醋?」秦月鄙夷的說道,「我吃什麼醋,我可是你老師,你只不過是我的學生而已。」

葉謙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並沒有和秦月爭論。sh市果然是個風雲地,這也讓葉謙不由的升起很大的興趣,狼牙要在華夏發展,看來sh市是個不錯的選擇,這裡既是華夏的金融中心,又離華夏京都不遠,等到華夏的國安局發現狼牙的時候,狼牙的勢力只怕已經壯大了,到時候他們即使不願意狼牙留在華夏只怕也不可能了。

雖然和華夏軍方乃至國安局有過多次的合作,但是那也只不過是僅限於金錢上的交易,以及在華夏領土之外執行任務而已,華夏的那些領導也不是傻子,他們的檔案室里也堆積著葉謙厚厚的一疊檔案,這樣危險的人物他們也是害怕讓他留在華夏的。

看著葉謙沉默的樣子,秦月微微的愣了一下,有點奇怪他怎麼不和自己鬥嘴了。「怎麼樣?知道是誰在跟蹤我們了嗎?」秦月問道。

搖了搖頭,葉謙說道:「人已經走了,看來是見警察來了,所以不好下手。雖然我不清楚對方的目標是我還是你,不過我剛回國,可能性應該不大,所以你以後出入要小心一些。」

「你保護我不就行了。」秦月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

「保護你是沒有問題,不過我總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在你聲以,你最好還是小心一點的好。」葉謙說道。

秦月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接著說道:「你應該很清楚我不只是一個普通的老師那麼簡單吧,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真實的身份?」

「你想說的話自然就會說,你不想說我問也沒有用。」葉謙淡淡的說道。

「你還真是個怪人,一點好奇心也沒有。」秦月說道。

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沒有再說話。掏出手機給老爹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自己今晚住在朋友家,不回去了,讓他放心。老爹也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囑咐葉謙要好好的,便掛斷了電話。

「葉謙,其實我很好奇你到底是做什麼的。」秦月說道。

「學生嘍。」葉謙淡淡的說道。

「你騙鬼呢,你絕對不會是普通的學生那麼簡單,你自己也說了,你在學校不會待很長時間的。雖然你說是為了尋找逝去的時光,不過我可不相信,我能從你的身上感覺到一種死亡的氣息。嗯……怎麼說呢?一般只有經歷過死亡線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氣勢。」秦月說道。

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他倒是沒有想到秦月竟然會有這樣敏銳的感覺,如果說這只是女人的第六感,葉謙可不會相信。他覺得,秦月之所以能夠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那股氣息,只怕是因為經常的接觸這類人的關係,心裡不禁對秦月身份的好奇更甚了。

沉默了片刻,葉謙說道:「其實我是保鏢,是受趙雅父親的聘請來學校保護她的。」接著又神秘的笑了笑,說道:「不過這丫頭不知道,因為我是以他未婚夫的身份出現的,嘿嘿。」

秦月愣了一下,接著無奈的笑了笑,說道:「雅兒那丫頭可不錯哦,雖然有些富家小姐的脾氣,不過心地還是蠻好的,你要是真把她追到手,倒也不錯。」

「你倒是很大方啊,把自己的男朋友往其他女孩子的懷裡推。」葉謙打趣的說道。

秦月沒和他糾纏這個問題,接著說道:「你可是個不負責任的保鏢哦,你現在把雅兒一個人丟在家裡,就不怕她出什麼事情?」

「我這不是為了和你約會嘛,在我心中,你可比其他的什麼事情都重要啊。」葉謙嘿嘿的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