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116章戲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6章戲耍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晚飯結束后,秦月說學校還有點事,讓葉謙先回去,有趙雅的消息的話會第一時間通知他。葉謙微微的撇了撇嘴,只好乖乖的轉身離去。現在可不是油腔滑調的時候,免得自討沒趣。

葉謙剛一離開,秦月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喃喃的說道:「什麼爛笑話啊。」

剛出校門,葉謙遠遠的便看見兩名一副保鏢架勢的人朝自己走了過來。天都快黑了,卻還戴著一副墨鏡,難免有些裝13的嫌疑。

葉謙停了下來,靜靜的看著那兩個一身西裝的人朝自己走來。「跟我們走一趟,我們老闆要見你。」二人走到葉謙的面前停下,其中一名稍微壯實一點的人說道。

葉謙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你們老闆是誰?他想見我我就得去啊?他如果想找我,讓他自己來,老子還有事情呢。」葉謙向來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主,如果對方好聲好氣的跟他說,葉謙也不會如此。可是對面的人一副命令的口氣,好像葉謙是他們家奴才似的,想怎麼使喚就怎麼使喚,葉謙自然心裡不爽。再加上,因為趙雅失蹤的事情,葉謙的心情本來就煩,剛好有人願意來當出氣筒,葉謙自然也就勉為其難的配合一下吧。

「你最好跟我走,免得我們動手,這樣對大家都不好,你說呢?」那名保鏢男繼續說道。聽他的語氣,好像葉謙如果不乖乖跟他們走的話,他們就來硬的了。

葉謙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兩個傻小子了,竟然跑到自己的面前來充什麼大頭,這不是明擺著讓自己找他們出氣嘛。「怎麼?你們還想來硬的?我可告訴你,這可是在華夏,是有法律的地方,小心我去告你們。」葉謙故意的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顫顫驚驚的說道。

兩人不屑的笑了起來,別說是打葉謙一頓帶他去見老闆了,在他們看來就算是把葉謙給做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法律?哼,哼,我告訴你,你最好還是乖乖的跟我們走,否則就算是市委書記來了,我們照樣把你揍一頓帶走,他也不敢吭一聲。」另一個說道。

「揍我?哦,我好怕怕哦。」葉謙拍著自己的胸口,一副很欠k的模樣,估計任何人見了都會忍不住的想要扁他。

兩名保鏢男自然也不例外,聽見葉謙的話后也明白葉謙分明是在耍自己,心裡那個憤怒啊。「草,他媽的給臉不要臉。老闆只說帶你回去,並沒有說用什麼樣的方法,就算把你打個三等殘廢,老闆也絕對不會說什麼。」一名保鏢男說道。「你站在一邊,我來。」接著又對另外一名同來的保鏢男說道。

說完,捏了捏拳頭,發出一陣「咯咯」的脆響,好像是要給葉謙什麼壓力似的。可是葉謙卻是一副淡然的模樣,像看傻13一樣的看著他們。壯實的保鏢男大吼一聲,一拳朝葉謙的胸口打去。

「我草,你們還真打啊。別打,別打,有話好說嘛。」葉謙裝著一副驚慌失措要逃竄的模樣,待到壯實男的拳頭要到自己的胸口時,忽然的閃開,腳底輕輕而很有技巧的勾了一下,頓時壯實男摔了一個狗吃屎。

這下可是讓旁邊的另一個小子跌破眼鏡,他只看見壯實男一拳朝葉謙打過去,然後葉謙倉皇躲閃,結果壯實男就倒在地上。他有些無語,難不成壯實男昨晚身體透支的太厲害,到現在還沒恢復體力?真他娘的丟人啊。

壯實男也是一臉的鬱悶,他也完全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剛明明見到葉謙落荒而逃,可是莫名其妙的腳下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絆了一下,結果就摔了個狗吃屎。這回面子可丟大了啊,回去后還不被旁邊那個小子給笑死。憤憤的爬起身,壯實男說道:「本來只是想隨便的教訓你一下,現在老子不廢了你一隻胳膊老子就跟你姓。」說完,揮起拳頭又朝葉謙沖了過去。

「別啊,我還沒娶媳婦呢,生不出你這麼大的娃。」葉謙邊說邊四處逃竄。壯實男心裡那個憋氣,不停的在葉謙的身後追著,可是葉謙的速度看起來並不是很快,但是自己卻就是追不上。每當自己快要追上的時候,葉謙就忽然間又跑遠了,始終跟自己保持著那麼遠的距離。最要命的是,葉謙卻根本就不逃跑,這分明是在耍著自己玩呢。

「我說,你在搞什麼啊?玩貓抓老鼠呢?還不趕快解決了,帶回去,老闆等著要見他呢。」一旁的保鏢男說道。

貓抓老鼠是不錯,只是誰是貓誰是老鼠,還不一定呢。

壯實男心裡那個鬱悶,憤憤的想,「你丫在旁邊說起來輕鬆,你過來試試啊。」當然,這話他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的,否則豈不是面子丟盡啊。葉謙彷彿是很狼狽的模樣,四處的跑著,忽然,葉歉猛然間停了下來。壯實男一個收勢不住,差點撞在了葉歉的身上。葉歉故意裝出一副很累的模樣,大口的喘著氣說道:「我說,你就不累嗎?我們還是休息一下吧。」邊說,葉歉邊蹲了下來,瞅那架勢好像真的是想要休息一樣。

壯實男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毫不猶豫的一腳就踢了過去。就在他以為終於擺平了葉歉的時候,卻忽然發現葉歉竟然神奇般的讓開了,而且看在他眼裡更像是自己踢偏了一樣。壯實男不由的心裡升起一股詫異,完全弄不懂是怎麼回事。誰知,就在這個時候壯實男只覺自己的雙腿一麻,竟然不自覺的跪了下去。

這一幕看在旁邊那名保鏢男的眼裡著實吃驚不已,他是完全被壯實男的舉動弄懵了,搞不明白他為什麼無緣無故的竟然給葉歉跪下了,這到底是唱的那一齣戲啊。

葉歉自然是心知杜明,剛才不過只是他耍了一個小把戲而已,用石子擊中了壯實男雙腿的麻穴。看著壯實男給自己跪下,葉歉裝出一副茫然的模樣,說道:「哎喲,你這是做什麼啊?幹嗎給我跪下啊,知道錯就行了,不用下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