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119章心理扭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9章心理扭曲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狙擊手,往往被人稱為刺客,他們也都很喜歡這樣的稱呼。狙擊手有著和刺客同樣的條件,冷靜、沉著、一擊必中。一名阻擊手,他的槍就如同刺客的一把劍,同樣的必須用自己的生命去珍惜和愛護它,這樣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也就是所謂的人劍合一,只是他們稱作人槍合一。

付俊生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摸槍了,端起狙擊槍的霎那,禁不住心裡有些激動。對於一名狙擊手而言,槍就是他們的生命。能夠重新拿起自己心愛之物,付俊生不禁感嘆不已。

「合手嗎?」墨龍問道。

點點頭,付俊生回答道:「很久沒碰槍了,有點激動。」

墨龍雖然是第一次和付俊生見面,不過同為狙擊手他理解付俊生的感受,如果讓他自己長時間不摸槍的話,他也會有些不習慣。「m國巴雷特公司生產的m99狙擊步槍,槍長1480mm,重12kg,有效射程1500m,精確度強,後座力小。」墨龍緩緩的說道。

「葉歉出了什麼事情嗎?」付俊生問道。

搖搖頭,墨龍回答道:「不知道,不過老大說我們到了地方之後自然會明白。」接著目光緩緩的轉向付俊生,問道:「你是華夏狼牙特種大隊的人?」

付俊生微微的愣了一下,發現自己剛才撫摸狙擊步槍的時候不經意的露出了手臂上的那個刺青。這個刺青,一般的人根本就不會認識,就算是華夏軍隊的人如果不是狼牙特種大隊的成員或者是一些高級軍官,也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刺青所代表的意義。當初葉歉一眼就看出自己所在的部隊,如今墨龍竟然也一眼就看了出來。付俊生知道,葉歉肯定是不會把自己的事情告訴別人的,那就是說墨龍同葉歉一樣。和狼牙似乎也有著某種關係。

「狼牙的人都是最優秀的軍人,是我最佩服的人。」墨龍真誠的說道。

付俊生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看來你和葉歉一樣,和狼牙似乎有著某種關係,否則根本不可能知道這個刺青所代表的意義。」

墨龍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並沒有說話。

十多分鐘后,葉歉終於抵達了歐陽天明所說的地點,那個廢舊的化工廠樓下。停下車,葉歉四處的看了一眼,舉步走了進去。

上了二樓,遠遠的便看見歐陽天明坐在那裡,旁邊還站住四個約莫二十多歲的男子,看模樣都是華夏人,一臉的嚴肅,身上散發著一種很強烈的殺氣。葉歉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看來這幾個人不簡單,不知道歐陽天明是從哪裡找來的。

趙雅雙手被綁在身後,頭髮有些蓬鬆雜亂,臉上也有著幾道紅印,相信是應該吃了一些苦頭。

看見葉歉進來,歐陽天明臉上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朝身後的人揮了揮手,立刻有兩個人朝葉歉走了過去。

趙雅看了葉歉一眼,臉上的表情很奇怪,有感動,有欣喜,也有擔心。葉歉明知道會有威脅卻還要來救自己,趙雅很感動很開心,可是她卻又不希望葉歉因為救自己而有任何的威脅。趙雅使勁的甩了甩腦袋,自己明明是很討厭這個小流氓的嘛,可是為什麼要替他擔心啊,反正如果不是他,歐陽天明也不會抓自己。

看到趙雅平安無事,葉歉冷靜下來,現在可不是衝動的時候,趙雅還在他們的手中,自己如果稍微不慎,就會給趙雅帶來滅頂之災。而且,歐陽天明帶來的這四個人似乎很不簡單,就單單是身上的那股殺氣,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這種殺氣,是那種時刻面臨死亡的人才能擁有的,是那種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才會有的覺悟。葉歉沒有把握在一瞬間制服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一下時間,等墨龍和付俊生來到之後再做打算吧。

葉歉停下腳步,那兩人走到葉歉的身邊,在葉歉的身上搜索了一陣,將那把血浪匕首收了過去。葉歉也沒有反抗,很配合,畢竟趙雅現在還在他們的手中。

歐陽天明陰笑著站了起來,看著葉歉,說道:「果然是有情有義啊,明知道是來送死還敢過來。」

葉歉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歐陽天明,不必拐彎抹角,你到底想怎麼樣?」

「想怎麼樣?你問我想怎麼樣?」歐陽天明憤慨的說道,面部的表情有點恐怖,像是一個極度心理不平衡的人。「如果不是你,我會變成今天這樣?像一隻喪家之犬。你知道我在監獄里受了多少苦嗎?當那些犯人將他們骯髒的東西塞進我身體的時候,我發過誓,只要我能出去,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葉歉一陣暴汗,敢情歐陽天明在監獄里遭受了非人的待遇,被人給爆了菊花啊,所以才變成現在這樣心理變態。「有什麼招你對我使出來就是,不必用一個女人威脅我,你不覺得自己這樣根本就不算個男人嗎?」葉歉哼了一聲,說道。

「我他媽現在還算男人嗎?」歐陽天明歇斯底里的吼道,「我受的苦我要一百倍一千倍的讓你償還。你喜歡她是吧?好,我就當作你的面折磨她,讓你無能無力,為自己的懦弱和無能而羞愧。哈哈!」說完,歐陽天明朝趙雅走了過去。

「混蛋,你別過來,你別過來。」趙雅看著歐陽天明一步步的走近,驚恐的吼道。

「住手,歐陽天明,你別亂來。」葉歉慌忙叫道,「你想怎麼對付我,就直接沖我來。」

「你是求我嗎?嗯?是求我嗎?」歐陽天明轉過身,看著葉歉得意的說道。

微微咬了咬嘴唇,葉歉說道:「是,就當我求你。這件事情根本就不關她的事,你想怎麼樣沖著我來就行了,不要為難她。」

「求我?你求我?可是我一點也感覺不到你的誠意哦。」歐陽天明說道。邊說邊對葉歉旁邊的那人示意一眼,那人點點頭,把手中的匕首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