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123章聰慧的趙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3章聰慧的趙雅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與此同時,歐陽天明身邊的兩人也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兩顆子彈先後打中他們的腦袋。都是一槍斃命,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子彈直接擊中神經系統,穿腦而過,就連最基本的神經反應都失去,身體無力的倒了下去。

兩顆子彈前後相距的時間僅僅只有一秒鐘而已,這其中的難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墨龍,是打心眼裡佩服起付俊生的槍法了。墨龍雖然也自認可以做到在極短的時間內同時將不同方向的目標擊中,可是如果像付俊生這樣僅僅相隔一秒的時間,墨龍自認做不到。

聽到槍聲的霎那,葉歉知道是墨龍和付俊生趕來了,心裡頓時放心不少。有他們二人在,自己不必再顧及歐陽天明和他身旁的兩人會有時間威脅到趙雅的安危了,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儘快的解決身旁的兩人,免得生出什麼變化。

看著兩人揮舞著拳頭朝自己襲來,葉歉也顧不得左臂上的傷痛,迎了上去。那兩人的逛非是什麼古武拳術,但是卻非常的凌厲強悍,這應該是從無數次的戰鬥中悟出的格鬥術。此時的葉歉也無暇多想,手臂被剛剛被血浪貫穿過,基本上暫時根本無法用力。不過葉歉畢竟是狼牙中格鬥第一人,近身戰至今沒有人能夠擊敗他,即使現在一隻手無法用力,但是對付面前的兩人卻仍舊是綽綽有餘。

高手決鬥往往是一招之間分勝負,任何拳術拳法都講究的是靈活運用,而非是一招一式的照搬照套。

從一開始,葉歉和別人近身格鬥都很少用腿,不是他的腿法不好,恰恰相反,他的腿法優勝於拳法之上。他之所以不用腿法,原因很簡單,就像荊無命從不使用右手劍,那只是隱藏自己實力的一種方式而已。

只聽的「砰砰」兩聲,葉歉的雙腿分別擊中他們的脖頸之處,力量之大,竟然瞬間擊斷二人的骨頭。二人頓時萎靡的倒了下去。

在狙擊槍的瞄準儀里,看到這一幕的墨龍不由的大吃一驚,他也從來沒有看見過葉歉使出如此凌厲的腿法,也根本沒有想到葉歉的腿法竟然是如此的具有殺傷力。在中東狼牙雇傭兵基地的時候,狼牙的成員也經常的進行格鬥切磋,葉歉每次使用的也都是拳法而已,卻已經讓狼牙的其他隊員無法抵抗,所以他們也都自然而然的以為葉歉的格鬥術更注重的是拳法。而如今,親眼看見這一幕,墨龍不得不大吃一驚,如果當初葉歉加上這套殺傷力強悍的腿法,不知道狼牙有多少人可以在他的手底下過百招。

收起手中的狙擊步槍,墨龍站了起來,看了一眼付俊生,說道:「我們走吧。」

付俊生會意,點了點頭,收起自己手中的槍跟墨龍走了下去。事情都已經解決,餘下的時間當然是留給葉歉和趙雅小兩口談情說愛,付俊生這點還是很明白的,自己可不要跑去做電燈泡打擾他們。

解決掉身旁的兩個人之後,葉歉舉步朝趙雅走了過去。看到趙雅多少有些驚恐的表情,葉歉微微的笑了一下,安慰道:「沒事了。」邊說,邊過去將綁住趙雅的繩子解開。

趙雅活動了一下由於被綁的時間太久,血氣不太順暢,使得有些發麻的雙手。看到葉歉手臂上滿是鮮血的時候,趙雅忍不住一陣心疼,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片布條幫葉歉包紮起來。一邊埋怨的說道:「你幹嗎用匕首捅傷自己那麼傻,還疼嗎?」

雖然是埋怨的語氣,可是語氣中更多透露出來的還是一種感激和心疼。

葉歉看著此時溫柔的趙雅,一時間有些微微失神,他沒有想到趙雅竟然也會有這樣溫柔賢惠的一面。頓了頓,葉歉微微一笑,說道:「剛才還不覺得疼,可是你一說,現在感覺好疼啊。」

趙雅顯然是受過護理訓練的,包紮的很漂亮,完全不像是一個什麼都不會做的千金大小姐。「血已經幹了,不過傷口還沒處理,很容易發炎的。」趙雅溫柔的說道,「還是先送你去醫院吧。」

「不用了,一點小傷而已。」葉歉淡淡的說道,「雅兒,你是不是很感動?覺得當初你老爸的選擇是對的,給你找了我這麼好一個未婚夫?」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疼,事情剛一解決,葉歉又有些按捺不住想要逗逗這丫頭的想法。

出奇的是,趙雅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歇斯底里的抓狂,而是很柔情的看了葉歉一眼,說道:「其實,我知道你根本不是我爸給我找的什麼未婚夫,你是我爸請的保鏢吧?」

葉歉微微一愣,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原來並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單純那麼傻啊,敢情是早就知道了啊。「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葉歉有些茫然的問道。

「一開始你說的時候我的確是很相信,可是後來我仔細的想了想,覺得不可能。我爸向來很尊重我的意見,所以不可能在沒有徵求我同意的情況之下就給我找什麼未婚夫。雖然當時我也猜不出你們到底為什麼這樣做,但是我知道這其中肯定有你們的理由,所以我也就裝著不知道了。」趙雅緩緩的說道。

葉歉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原來你早就知道了啊,呵呵。你不說出來,是不是心裡也想弄假成真?把我真的當成了你的未婚夫?」

狠狠的剜了葉歉一眼,趙雅說道:「你想的美。其實,我知道月姐姐對你有好感,她是個好女孩,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珍惜她。而且,月姐姐將來肯定也會是你的好幫手,無論是事業上還是其他方面。」

葉歉微微的愣了一下,心想,這丫頭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是心裡喜歡自己卻又不願意做自己和秦月間的第三者?葉歉有些茫然了,愕然的看了趙雅一眼,說道:「你不會是在吃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