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128章憨厚的一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8章憨厚的一面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葉歉剛才的這番話也只是單純的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而已,如果洪門和青幫一戰,真的導致了其他外國勢力入侵在華夏為所欲為,葉歉肯定不會容忍的。雖然,葉歉很小就離開了華夏,可是那種骨子裡的愛國情懷卻是無法抹去的,這也是為什麼狼牙組織很少在華夏進行任何任務的原因,並且很多次無條件的幫助華夏的政府參與一些他們並不方便出面的事情。

不過,葉歉更詫異的是胡可對這件事情的反應似乎有些過激了,這也讓葉歉對胡可的身份更多了一些好奇。按胡可自己所說,她只是經營一個普通的會所而已,可是如果真是這樣,這種事情她根本就沒必要參合進來。很明顯的,胡可的身份不僅僅只是一個普通會所的老闆那麼簡單。

秦月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囑咐葉歉晚上睡覺的時候小心點,別把手給壓著了,明天一早開車送他去醫院,之後便上樓去了。趙雅這丫頭倒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完全忘記不久前還面臨著危險呢,指了指葉歉,無奈的說道:「你啊,你啊,你怎麼連可兒姐姐呢。」

葉歉一臉的無辜啊,自己實話實說嘛,這也沒跟胡可對著干呢。不過,自己是有嘴也說不清楚了,只得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說道:「切,她又不是觀音菩薩,有啥不能得罪的。」

趙雅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也朝樓上走去。

剩下葉歉一個人待在客廳里,鬱悶不已。這本來自己救了趙雅出來,本想著回來能受到一番熱烈的歡迎,雖說不一定要像皇帝似得受到一些頂級的待遇,起碼也不至於這樣吧。無奈的嘆了口氣,葉歉也晃晃悠悠的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胡可回到房間之後,仍然有些氣氛,自己本來還對葉歉挺有好感的呢,希望他能夠擔當大任,可是葉歉今天說的話實在讓她有些接受不了,簡直是太沒有遠見太沒有胸懷了。正在氣頭上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胡可拿起電話直接接通,語氣有些不善的說道:「喂,誰啊?」

「吆,誰惹我的可兒小寶貝生氣了啊?告訴我,爺爺幫你出氣。」對面傳來一位老者的慈祥的聲音。

胡可一愣,慌忙說道:「爺爺,怎麼是你啊?」

「怎麼不能是我了?爺爺給我的乖寶貝打個電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對了,你還沒告訴爺爺是誰欺負你了呢?敢欺負我寶貝孫女,看我怎麼收拾他。」胡爺爺搞的一本正經的說道。

「沒有,沒有誰欺負我。」胡可說道,「對了,爺爺,你幫我查一個人。」

「誰啊?」胡爺爺詫異的問道。

「那你就別管了,總之你幫我查一下他的背景就行。」胡可撒嬌的說道。

「好,沒問題,我寶貝孫女的命令一定照辦,呵呵。」胡爺爺笑著說道。

「那你等一下啊,我馬上把他的照片傳給你,你打開電腦接收一下。」胡可說道。說完,掛斷電話,胡可慌忙打開電腦,把手機里拍下的葉歉的照片放到電腦里,然後傳給胡爺爺的郵箱。

剛剛弄完,門外響起了敲門聲。「誰啊?」胡可問道。

門外沉默了一陣,接著傳來一個支支吾吾的聲音,「呃……我,葉……葉歉。」葉歉也是回到房裡左思右想了一下,雖然原則上來說葉歉不認為自己剛才的話有什麼錯,但是人家小胡可多好一姑娘啊,又可愛又靈巧的,自己惹人家生氣了,起碼也該賠個不是嘛。再說了,這男人不是應該大度一點,主動一點的嘛,也沒啥丟人的。所以,想來想去,葉歉還是決定進來跟胡可好好談談。

胡可慌忙的關上電腦,畢竟是自己暗地裡查葉歉的底細,胡可雖然知道是有點不應該,但是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如果讓葉歉看見了,肯定不好。「進來!」胡可關上電腦後,回到床上坐下。

葉歉推開門走了進來,嘿嘿的乾笑幾聲,那模樣像極了一個傻子,特憨厚。四處的掃了一眼,小丫頭的室裝潢的很卡哇伊,窗帘是粉紅色的蕾絲花邊,被褥也同樣是粉紅色的蕾絲花邊,整個室內透著一種很溫馨的感覺。小丫頭穿著一套粉紅色的睡裙靠在床上,被子稍微的遮住自己的身體,不過那小弔帶下仍然是露出一抹潔白,看的葉歉有些忍不住心曠神怡啊,暗暗的想道,這丫頭不會連內衣也是粉紅色蕾絲花邊的吧?這不,腦袋剛這樣一想,那眼光不自覺的就朝那裸露的部位多看了幾眼。

「咳!」胡可顯然也發覺到了葉歉的眼神有些不對,微微的咳嗽一聲。

葉歉反應過來,嘿嘿的乾笑兩聲,支支吾吾的說道:「那……那個……你還沒睡吧?」

胡可有些鬱悶的看了他一眼,心想,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嘛,我還真沒看出來,你丫竟然有什麼會這麼憨厚。「你覺得呢?」胡可說道。畢竟剛才還跟葉歉鬧彆扭來著,胡可可不願意馬上就表現的太過友好,否則這小子以後還不上了天了。

「呵呵,我覺得你應該沒睡。」葉歉乾笑兩聲,走到胡可的床邊,左右的看了看,還是一屁股就坐了下去。「這床真舒服,跟彈簧似得,呵呵。」葉歉傻不拉唧的說道。

胡可實在是對他有些無語了,也不說話,只是直直的看著他,看看這小子到底想幹什麼。

「呃,其實,那個,我……我是想說,剛才的事情我是實話實說,沒想到惹你生氣了。」葉歉支支吾吾的說道,「你還在生氣嗎?」

「我生什麼氣?你怎麼想是你的事,我又不是你什麼人,我沒權利管你。」胡可說道。

「呵呵,瞧你說的,你這樣說,就代表你還是在生氣了。」葉歉說道,「其實吧,咱就一普通老百姓,這啥,青幫和洪門的事情咱也插不上手是不?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有心無力啊。人家那可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能聽咱的嗎?咱也不操那份心,你說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