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147章獨臂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7章獨臂少年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眾人詫異的看過去,只見司徒立仁的手腕上插著一柄飛刀。葉歉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容,轉頭朝酒吧的門口看去,只見一名年少男子緩步走了進來。表情沉寂,模樣俊秀,只是他的左臂卻只有一個空蕩蕩的衣袖隨風擺動著。

走到葉歉的身邊,年少男子微微的點了點頭,叫道:「老大!」

葉歉微微一笑,伸手摟住他,激動的說道:「你怎麼來了?」

「然姐來了,所以我跟著來了。」少年的回答很平靜。

「然姐也來了?」葉歉頓感一陣頭疼,不由的皺了皺眉頭。

少年轉頭看了墨龍一眼,伸手和墨龍摟在一起,說道:「很久不見了。」

「是啊,很久不見了。」墨龍也緊緊的摟住少年,說道。

在狼牙里,這個年輕人是葉歉一直最覺得愧疚的人,對他,葉歉心裡始終充滿了愧疚和自責。少年叫吳煥鋒,綽號飛天狼,擅使一柄飛刀,可以說飛刀到了他的手中猶如擁有了生命一般。他的手,便是為葉歉而斷。

葉歉清晰的記得,那晚吳煥鋒渾身是血的從外面回來,整條手臂從肩膀處斷去,鮮血流滿了全身。當看到葉歉的時候,吳煥鋒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從懷裡掏出一把赤紅色的匕首遞了過去,說道:「血浪,我給你拿回來了。」

葉歉撫摸著血浪的刀身,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就為了一把刀,吳煥鋒失去了一隻手臂。對於一名軍人,一名隨時面臨著威脅的雇傭軍來說,失去一隻手臂往往代表著失去了生命。吳煥鋒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一隻手臂而已,沒有了它我依然不輸給任何人。」吳煥鋒做到了,即使沒有了左臂,他的一手飛刀依舊耍的出神入化,就算是近身格鬥也不輸給狼牙里的任何人。

血浪,一把非銅非鐵卻又削鐵如泥的匕首,它的刀身至今也沒有人研究出來到底是什麼樣的材質。任何的金屬探測器對它都不會起任何的反應,這也是葉歉每次坐飛機過安檢都可以順利的將血浪帶上飛機的原因。這把匕首原本一直存放在y國的大英博物館里,無意中被葉歉看見,並且喜歡上這把渾身猶如熱血流動,透著絲絲寒意匕首。雖然葉歉當時的表情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跟隨在葉歉身旁的吳煥鋒還是感覺到葉歉對血浪的那股喜愛。於是,當夜他便偷偷的潛入了大英博物館,將這把已經有千年之久的血浪從裡面偷了出來。可是,卻無意中遇見了當時正在大英博物館附近執行任務的y國特種支援大隊,sfsg。

在y國,sfsg是一個聯合軍種性質的特種部隊,裡面的成員都是來自陸軍和皇家海軍陸戰隊,無論是槍法還是到能力都不容小覷。

吳煥鋒雖然憑藉著自己的實力逃脫了sfsg的追捕,但是卻也失去了自己的一隻左臂。後來,等吳煥鋒傷好之後,葉歉也沒有再讓他去執行什麼危險的任務,而是將他調到昊天集團負責人宋然的身邊,專門負責保護宋然的安全。

「你們什麼時候到的?怎麼也不通知我們一聲,我也好去接你們啊。」葉歉有些埋怨的說道。

「是然姐說要給你一個驚喜。」吳煥鋒說道,「我們也是剛到沒有多久,傑克告訴我你和墨龍在這裡,所以我就過來了。」

葉歉微微的點了點頭,接著有些鬱悶的嘆了口氣,說道:「然姐她過來做什麼啊?真是麻煩啊。」

吳煥鋒和墨龍忍不住微微的笑了一下,他們很喜歡看葉歉在宋然面前的吃癟的模樣。「然姐說反正總部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集團在sh市的發展也需要人來監督,所以就把總部的事情交代了一下,就過來了。」吳煥鋒說道。

葉歉有些哭笑不得,什麼sh市的發展需要人監督啊,還不是那女人那麼久沒折磨自己有點手癢了唄。「一會回去后我們再好好聊聊。」葉歉拍了拍吳煥鋒的肩膀,說道。

吳煥鋒微微點了點頭,走到司徒立仁的身邊,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一腳踹在他的身上,右手快速的抓住飛刀的刀柄,一把拔了出來。頓時,司徒立仁發出一陣殺豬般的慘叫,鮮血飛一般的射了出來。

葉歉緩緩的走了過去,在司徒立仁的身邊蹲了下來,拍了拍他的臉,說道:「以後別再讓我看見你,否則就沒有今天這麼便宜了。」

司徒立仁此時哪裡還有力氣回話,只是不停的低聲哀號著。葉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緩緩的站了起來,說道:「你打傷我的兄弟,今天必須留下一點東西作為賠罪,你覺得呢?」

「你……你要什麼?」司徒立仁忍住疼痛,問道。

「你的右手。」葉歉淡淡的說道。

「不……不要。」司徒立仁恐懼的說道,「我……我可以給你錢,你要多少都可以。」

葉歉不屑的笑了一聲,沒有出聲。吳煥鋒竟來,拿起手中的匕首刷的一下就刺了下去。力量之大,穿透了司徒立仁的手腕,將他的整條手臂訂在了地板上。接著,吳煥鋒面無蹦挪動匕首,將司徒立仁的一隻右手從手腕處齊齊的隔了下來。司徒立仁發出一陣慘叫,整個人頓時昏厥過去。

幹完這一切,吳煥鋒在司徒立仁的衣服上擦乾淨匕首上的血漬,緩緩的站了起來,將匕首收入懷中。

「哥們,你太酷了,你剛才那手飛刀是不是江湖上失傳已久的小李飛刀啊?」萬春華走了過來,說道。

吳煥鋒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草,小李飛刀,你當是拍武俠片呢。」葉歉瞪了萬春華一眼,說道,「他是我們狼牙的兄弟,飛天狼吳煥鋒。煥鋒,這是我在sh市認識的朋友。」

吳煥鋒看了萬春華一眼,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並沒有太多的表情。

葉歉看了一眼萬春華渾身的傷,說道:「我還有事要去辦,讓鐵柱送你去醫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