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156章弄假成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6章弄假成真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看見林柔柔撒嬌的模樣,葉歉不由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大庭廣眾,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唉。」

「那你背不背?」林柔柔噘著嘴巴說道。

「背,當然背。」葉歉慌忙說道。接著彎下腰,說道:「來吧。」葉歉曾經看過一句話,女人有著撒嬌的權利,男人應該享受女人的撒嬌,因為那是一種愛的表現。

葉歉記得看過這樣一個故事對他的印象特別的深厚。老婆:「我們去那邊走走吧!」老公:「不要了吧,太遠了,一會該走不回來了。」老婆:「走不回來你背我啊。」葉歉一直覺得,如果女人失去了撒嬌的心態,就失去了女人一股特別的矽以,他也很享受林柔柔對自己的撒嬌,在他看來,這是一種愛的表達。

林柔柔趴在葉歉的背上,側著臉貼在葉歉的後背,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這個並不算太寬闊的肩膀,有著一種讓人感覺很安全祥和的感覺,她想這樣一直走下去,天荒地老。

「柔柔!」葉歉叫道。

「嗯?」林柔柔應了一聲。

「今晚去我家吧!」葉歉說道。

「算是見家長嗎?」林柔柔調皮的問道。

「嗯,老爹一定會喜歡你。」葉歉說道。

「我有點害怕!」林柔柔說道。

「傻丫頭,怕什麼啊,老爹是個很容易相處的人,見到你他一定很高興。」葉歉說道。

「嗯,那等我下班你來接我吧。」林柔柔說道。

葉歉微微一笑,應了一聲。二人就這樣靜靜的走了一段,最後林柔柔要求打的回醫院,畢竟這裡離醫院還有一段路程,她可不願意葉歉太累。雖然林柔柔不是很重,葉歉也完全可以將她背回醫院,畢竟在狼牙的訓練時,幾十公斤的負重越野是少不了的,但是葉歉知道這丫頭的心思,所以也沒有勉強。

把林柔柔送回醫院后,葉歉去病房和王虎聊了幾句就離開了。下午閑著也是無聊,葉歉便打了一輛的士直奔鐵血保安公司。

中途的時候,趙天豪打了個電話來,和葉歉寒暄了幾句,最後玩笑的說道:「葉兄弟,你可不厚道啊,竟然挖我的牆角。」

葉歉微微的愣了一下,想來是萬春華和趙鐵柱找他辭職,所以他問起來這才知道。呵呵的笑了一下,葉歉說道:「趙總說笑了,鐵柱他們是我的朋友,所以想分甘同味,繼續在一起工作嘛。」

趙天豪剛才也只是說笑而已,頓了頓說道:「聽說你辦了一個保安公司,很不錯啊。以後我們天涯集團的保安工作是不是也可以聘請你們保安公司的人呢?」

「當然可以,趙總一句話的事情嘛。」葉歉呵呵的笑道,「再說,公司也只是剛起步而已,所以以後還要靠趙總多多照顧啊。」

「沒問題。」趙天豪說道,「不過先說好,你可要請吃飯。」

「當然,當然。」葉歉笑著說道。

「對了,上次你救了雅兒我還沒有正式的謝謝你呢,什麼時候有時間的話,一起出去吃個便飯,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說。」趙天豪說道。

葉歉微微的沉默了一下,說道:「小事而已,趙總就別那麼客氣了。感謝就不必了,吃飯嘛倒是可以,呵呵。不過今天可能沒時間,這樣吧,趙總你什麼時候有時間了,打電話給我就行。」

「那就這麼說定了啊。」趙天豪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哦,還有,葉兄弟,以後別一口一個趙總的了,怎麼說咱們現在也是翁婿關係嘛,就算你不叫我岳父,起碼也應該叫聲叔叔吧。呃,我好像也應該要改口叫你一聲賢侄才對,呵呵。怎麼樣?雅兒那丫頭沒有刁難你吧?其實呢,雅兒那孩子心地不錯,就是可能從小就背我寵壞了,有些刁蠻,你還要多多擔待啊。聽說你們現在同居了?」

葉歉一陣暴汗,有些琢磨不透趙天豪心裡的意思,這丫不會是想弄假成真,真的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吧?不過即使不是,聽他的語氣估計也是差不多了。葉歉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你說笑了。」

趙天豪呵呵一笑,說道:「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就不瞎摻合了,呵呵。好了,你忙吧,改天我再打電話給你。」

「好,再見!」葉歉頭皮有些發麻,如果再這樣說下去,還真不知道趙天豪還會蹦出什麼樣的驚人之語。

掛斷電話之後,葉歉沉默了一下,給王平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對方顯然正在忙碌,接電話的語氣有些微微的不耐煩,聽見葉歉的聲音后,王平立刻的堆滿了笑容,語氣也變得平和了許多。

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王平當上市委書記,難免的想出一些奇招,換點政績出來。對於一名官場人員來說,人際固然重要,但是沒有一點政績也是不行的。

二人隨便的寒暄了幾句之後,葉歉很委婉的說出想約他出來聊聊,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時間。

王平也沒有擺譜,沉默了片刻之後,告訴葉歉最近的工作有些繁多,自己剛剛接手,很多的事情都要處理。說如果葉歉不介意的話,那就晚上去他家,大家再慢慢詳聊。

葉歉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後,同意下來,只是將時間稍微的往後退了一些。畢竟晚上還要帶林柔柔一起回家去見老爹,共進晚餐,葉歉可不想讓她失望。其實葉歉看的出來。那丫頭雖然嘴上說有點害怕,但是心裡一定很開心。

王平想也沒想就同意了,反正他事情很多,忙完后估計也很晚了,所以也沒在意。更何況,王平心裡清楚,他和葉歉勉強算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說好聽點是同盟關係。自己上次接受了葉歉那麼貴重的禮物,至今後者也沒有要求什麼,想必這次是準備拿點回報吧。

掛斷電話后,車子已經到了鐵血保安公司的門下。公司租住的是以前的廢棄的工廠,在郊區,地方夠大,方便進行平常的訓練。葉歉下車的時候,看見廣場上已經有不少穿著迷彩服飾的年輕人正在列隊站軍姿,縱隊的前面一個年輕的男子來回的走動著,表情很嚴肅。葉歉看見他的時候,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