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164章攻之弱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4章攻之弱點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葉歉明白,王平表面上是在問傑克,其實是想從傑克的口中多知道一些自己的事情而已。不過葉歉並沒有說話,和傑克共事這麼久,葉歉很清楚的知道在處理事情方面傑克一向都拿捏的很穩,根本不用自己擔心。

「m國哈佛大學!」傑克回答道。

傑克是哈佛大學的學生不錯,不過並沒有畢業。在他進學校不久,就因為攻進了m國聯邦調查局以及中情局的資料庫,最後放棄了學業。雖然至今為止,m國的fba和cia都還沒有查出當年的事情是傑克所做,但是傑克當時畢竟年少,心虛之下就逃到中東,最後加入了狼牙雇傭軍。其實,當初黑了fba和cia的電腦,傑克也只是因為一時貪玩而已,並沒有盜取什麼資料,只是在上面放了很多的m國「床上動作大片」。

加入狼牙雇傭軍后,有時候為了套取一定的資料和情報,傑克也入侵過fba和cia的電腦,不過都做的非常的隱蔽。而傑克也在哈佛大學的學生資料庫中修改了自己的學籍檔案,所以即使王平想查,也是無能為力。更何況,王平也根本無從查起。

「原來是哈佛的高材生啊,真是失敬失敬啊。」王平呵呵的笑著說道。

「王書記過獎了。其實我到華夏后才知道,哈佛的畢業時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就拿華夏的小學生所學的數學來說吧,已經是m國初中生甚至是高中生的水平了。」傑克說道。

王平淡淡的笑了一下,雖然傑克所說的是事實,可是哈佛畢竟是世界名校,無論是師資力量還是教學水平,都是一等一的,裡面的學員也有很多成就非凡。所以,他也只當是傑克的謙虛之詞,不會太認真的去考究這個。頓了頓,王平說道:「對了,葉老弟,你剛剛說有事情找我幫忙,是什麼事啊?說吧,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義不容辭。」

葉歉看了傑克一眼,說道:「傑克,你把計劃書給王書記看一下。」

傑克應了一聲,拿起早已準備好的那份計劃書遞了過去,說道:「王書記,這是我們鐵血保安公司的發展計劃,由於時間倉促可能不是很詳細,我跟王書記簡單的說一下吧。」

其實,這種計劃書也只是形式上的問題而已,王平身為sh市的市委書記,當然懶得去看這些。葉歉自然也明白,不過做這份計劃書只是為了好看一些而已,也說明了自己有心為sh市的治安發展做建設的誠意。

王平接過計劃書,隨便的翻了幾頁,傑克在一旁開始做一個簡單的講述。不過,更多的還是說的鐵血保安公司未來將會為sh市的治安建設方面做出哪些貢獻,以及一些利民利國的事情。這也是葉歉早就特意交代的,這其中雖然有著一些討好的因素,但也有著葉歉的真實意思。在華夏,你不能像是在m國一樣,隨便拿點錢就可以將官員拉攏,更重要的還是能讓那個官員在自己的身上得到不止是金錢還有政績上的作為,這樣才會讓他更加的死心塌地。

等傑克說完,王平放下計劃書,看了一眼李浩,問道:「小李,你怎麼看?」

李浩沉思了片刻,說道:「書記,我覺得這份計劃書做的很好,如果真能一切如計劃書中所提到的來做,對以後sh市的治安工作將會有很大的幫助。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值得我們去實施。」

可能也是因為王平剛剛上任的關係,所以也急於想要做出一點政績出來,好讓上頭的人看到。所以,也沒有考慮多長時間,再加上李浩一直是負責這方面的工作,對李浩王平也很相信,很快就答應下來。點點頭,王平說道:「你們這份計劃書做的很好啊。放心吧,一切有利於sh市經濟發展,對老百姓有幫助的事情我必定會舉雙手贊成的。你們放心去實施吧,如果有什麼困難的話就告訴我,能為sh市的百姓出力那是義不容辭的事情。」

葉歉微微的笑了一下,有了王平這句話,鐵血保安公司在sh市的發展必定是一路綠燈,完全不在話下了啊。王平是市委書記,李浩是市公安廳的廳長,在白道方面鐵血保安集團的發展可以說已經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了。「謝謝王書記,有您這句話,我也就放心了啊。」葉歉慌忙說道。

「唉?別說那麼見外的話,這也是為了sh市的發展做恭喜嘛,我身為市委書記自然是要大力支持才行。」王平說道。

從王平那裡拿到自己想要的好處了,葉歉也知道是自己該拋出一些好處的時候了。葉歉可不會因為上次已經給王平好處了,就要索取回報,葉歉明白要想把王平真正的永遠的綁在自己的船上,那就只有讓他不斷的接受自己的好處。不過,這送禮物也是很講究的。

葉歉呵呵的笑了一下,從一旁拿過一副字畫,說道:「王書記,前些日子我偶然間得到一副王維的字畫,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聽說你對字畫的研究比較深,能不能幫忙看看?」

王平渾身不由一顫,對於一個古典的字畫迷來說,字畫對王平有著很大的魅力和吸引力。「真的?快,快給我看看!」王平激動的說道,「呃,這裡不是看畫的地方,走,我們去客廳,去客廳。」

說完,急不可待的站起身朝客廳走去。李浩緊跟著站了起來,看了葉歉一眼,無奈的笑了笑,笑容里的意思很明顯,分明是說葉歉掌握了王平的弱點啊。葉歉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起身跟著走了出去。

王平雖然對古典字畫有著很大的痴迷,但是也不表示誰送的字畫他都會要,否則這麼多年他也不可能一直是一種兩袖清風的形象。很大程度上,王平在心裡還是將易約喝耍相信這還是其中更重要的原因,否則像王平這樣一個在乎政績比利益更甚的人來說,是不會輕易的接受任何的賄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