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171章彪悍的人生毋須解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1章彪悍的人生毋須解釋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又遞了一根香煙過去。葉謙不否認那個保安的話,的確,有時候社會還是這麼現實的。只是,葉謙沒有想到,那個中年婦女竟然是魏東翔的妹妹,難怪自己剛才看她的時候覺得有些面熟呢。不過,也難怪人家敢那麼囂張,人家憑的不是姿色,而是勢力。在sh市能有幾個可以和魏東翔平起平坐的人?寥寥無幾,身為他的妹妹,那個中年婦女的身價自然也就水漲船高了。

「你忙吧,我先進去,說不定有熱鬧看呢。」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

「啊,我想起來了,你是林護士的男朋友?對嗎?難怪我覺得那麼面熟了。」保安說道。

葉謙微微一笑,說道:「好眼力啊。」

保安自得的笑了一下,說道:「沒辦法,做這一行必須的啊。對了,兄弟,我可要告訴你啊,多小心那個沈元,聽說他對林護士心懷鬼胎呢。」

葉謙點點頭,說道:「謝謝提醒,我會注意的。好了,你忙吧,我先進去,有空再聊。」說完,對他揮了揮手,轉身朝醫院內走去。

剛走進醫院呢,就見那位中年婦女站在醫院的走廊上,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面前的沈元罵道:「你個死不要臉的,你跟老娘解釋清楚,你和這個狐狸精是什麼關係?說啊,你今天不說清楚,老娘就跟你拼了。」

葉謙目光遠遠的看去,赫然的發現林柔柔也被中年婦女堵在了走廊上,如果自己所料不差的話,肯定是剛才沈元又找什麼借口找林柔柔,恰好被這潑辣的中年婦女給看到。不過看情況似乎又不可能啊,那中年婦女明顯的是有備而來嘛。

當然,葉謙絕對相信林柔柔肯定不會跟沈元沾上什麼關係,其中只怕是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而已。此時,葉謙也顧不了太多了,慌忙的朝林柔柔走了過去。畢竟是自己的媳婦,葉歉可不能讓她受了委屈。

面對自己那無論是身材還是勢力都遠遠高於自己的老婆,沈元哪裡敢反抗,弱弱的說道:「老婆,我冤枉啊。」

「冤枉?我有冤枉過你嗎?你的手機里還存著這狐狸精的照片呢,如果不是你們有關係,你幹嗎存她的照片?」中年婦女邊說邊砰的一下把手裡的手機扔在地上,頓時摔成一堆碎片,說道,「沈元,老娘告訴你,我有本事讓你爬上去,也有本事讓你摔下來,你信不信?」

一旁的林柔柔詫異的看了沈元一眼,顯然是不明白他的手機里怎麼會有自己的照片,估計是他趁自己不注意的時候**的吧。看到葉謙朝自己走來,林柔柔微微的愣了一下,接著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老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估計是醫院的同事用我的手機拍的吧。」沈元慌忙的解釋道,「老婆,我對你的感情那可是日月可鑒啊。」

「日月可鑒?哼,你說說,你多久沒有和老娘那個了,還不是因為你在外面有了女人,回家就交不了貨。」中年婦女肆無忌憚的說道。

醫院裡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聽見中年婦女的話,都忍不住抿嘴偷笑。就連和中年婦女一起來的那兩個貌似保鏢的人物,也都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

沈元則是一臉的尷尬,自己好歹也是醫院的主任啊,可是這老娘們竟然當作這麼多人的面一點面子也不給自己,而且還說那樣的話,簡直是無地自容啊。可是,自己又能有什麼辦法,誰叫自己的老婆有個有權有勢的大哥,自己還要靠她呢。「老婆,這種話咱們回家說,回家說,好嗎?」沈元上前摟住中年婦女,輕聲的說道。

「幹嗎偷偷摸摸的?做賊心虛啊?」中年婦女不依不饒的說道,「還說自己不是做了虧心事?」

「草,你這老娘們有完沒完?」沈元終於忍不住大聲的喝道。頓時,猶如奴隸翻身做主人啊,感覺特爽,一旁的那些醫院同事一個個朝他豎起大拇指。他們可是見過無數次沈元被這老娘們教訓的情景了,可是每次沈元都是忍氣吞聲,像今天這樣爆發還真是頭一次。

葉謙走到林柔柔的身邊,很自然的摟過她,微微的笑了一下。林柔柔也很溫柔的抱以微笑。

從戀愛到結婚,沈元何曾這麼大聲的跟自己說過話,中年婦女不由的愣了一下,接著猶如打了雞血一樣,撒潑的說道:「好啊,好啊,你還說不是和這個狐狸精勾搭上了,你從來沒有這麼大聲的跟我說過話。沈元,老娘告訴你,你要是不給我解釋清楚,老娘饒不了你。」

葉謙的眉頭微微一皺,就要發作,這老娘們罵自己男人也就得了,竟然連林柔柔也給搭上去,是可忍孰不可忍啊。林柔柔慌忙的拉住葉歉,微微的搖了搖頭。葉謙看了她一眼,嘆了口氣,只好暫時的隱忍下來。

「解釋什麼啊?我根本什麼都沒有做啊?」沈元無辜的說道。他倒是很想跟林柔柔有什麼,可是他追了林柔柔那麼久,林柔柔根本從來就沒有拿正眼看過他。如果真的有什麼,那自己這口氣也就吞了,可是自己的確是冤枉啊。沈元很想發飆,不過想起自己大舅子的強悍,只得忍了下來。否則別說這醫院主任的位置了,只怕連自己的小命都難保。

「你說,為什麼這麼久都不和我那個?」中年婦女質問道。

那些圍觀的人哪裡忍得住,可是礙於中年婦女的彪悍和勢力,又都不敢大聲的笑出聲,有的人甚至捂著肚子蹲在了地上,渾身不停的抽搐著。看來是憋的很辛苦。葉謙也有些忍不住發笑,這老娘們別說還真的很非主流,這種事情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探討,不是一般的彪悍啊。

「什麼那個啊?到底是那個啊?」沈元詫異的問道。也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還是故意裝傻,不過看他的模樣八成是故意裝糊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