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179章醉酒耍流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9章醉酒耍流氓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吆,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也關心公司的事了?」宋然調侃的說道。

葉謙鬱悶的看了她一眼,說道:「我跟你說正經的呢,別嬉皮笑臉的。」

「我也沒跟你開玩笑啊。」宋然依舊一臉調侃的笑容。

「得,當我什麼都沒問。」葉謙鬱悶的說道。

宋然笑著白了他一眼,說道:「小氣鬼,一點情趣都沒,你沒看出來我是跟你打情罵俏嗎?」

「姑奶奶,我哪裡敢跟你打情罵俏啊,我不怕你趁我不注意的時候閹了我啊。」葉謙說道。

「那我可捨不得。」宋然嘿嘿一笑,說道,「已經租了一棟商業大廈,現在在裝修,過段時間就可以搬過去了。順便也在招聘人手,m國那邊的人手也不是很足,所以無法調動很多過來。」

「嗯!」葉謙淡淡的應了一聲,這些事情他還真的不懂,對於管理公司葉謙完全是一片茫然和懵懂,以至於現在昊天集團到底從事著那些業務,葉謙也不是非常的清楚。不過,葉謙倒是不擔心,宋然天生就是個管理高才,這些年將昊天集團的業務打理的井井有條,公司的業務也蒸蒸日上。葉謙雖然不知道現在昊天集團的資產到底有多少,但是相信不在少數,不過有著狼牙這塊的收入,葉謙並不是很在意昊天集團能賺多少錢,更在意的還是昊天集團能對一個國家甚至是世界的經濟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md國那邊紅玉和翡翠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葉謙接著問道。

「已經派人過去那邊開始籌備加工廠,然後直接在md國加工好,然後再通過昊天集團的銷售絡,將產品推銷出去。」宋然說道。

「嗯!」葉謙應了一聲,說道:「然姐,謝謝你!」

葉謙說的很真誠,倒是讓宋然愣了一下。「吆,今天吃錯藥了?這可不像你以前的作風哦。」宋然調侃的說道。

葉謙白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好心當作驢肝肺。

……

一頓大排檔吃下來,葉謙整整喝了四大扎啤,這才栓勉強將心裡那團邪惡之火控制住,至於那托盤中的炸的跟腰花似的寶貝,根本就沒敢動,葉謙實在擔心自己在這壯陽葯的作用下,做出什麼有辱斯文的苟且事。那玩意葉謙曾經試過一次,吃了之後,整夜都是硬的,估計拿著那玩意去捅牆,也能把牆也捅個窟窿出來。牛鞭,好玩意啊。

看著一個勁兒往廁所跑臉色發紅的葉謙,宋然笑得那叫一個笑語盈盈,飽滿的小胸脯上下起伏花枝亂顫到了足以讓如來佛祖破戒的程度。

「不行就別喝啊,整個晚上就看你來回的跑廁所了,也不嫌丟人,不會是腎虧了吧?」漫步在街道的人行道上,宋然心情大好,白了葉謙一眼,仍不忘打擊的說道。

「不喝不行,要不就要干出啥禽獸不如的事情來。」葉謙使勁的晃了晃腦袋,愈發的覺得眼前這娘們勾魂奪魄。忽然,一股奇怪的念頭從心底升了起來,「該不會是這娘們故意灌醉自己,然後想把自己給那個了吧?」

「就你?」宋然戲謔的看著葉謙,不但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將自己的身體往葉謙的身上更貼緊了一些。

葉謙晃了晃腦袋,怎麼看著這娘們的眼神那麼色迷迷的呢?敢情不會是真的有那個念頭了吧?可憐自己一世英名,恐怕就要在今晚斷送了啊。「你就真的一點都不害怕我酒後亂性,把你給帶到小衚衕里?」葉謙看著宋然那妖媚的臉龐,說道。酒壯慫人膽,更何況葉謙不是慫人,以前有那麼多顧及,現在自己根本就不清醒,可沒那麼多顧慮了啊。那如狼似虎的眼神看著宋然,彷彿她就是一隻已經洗的白白凈凈的小綿羊,等著入口呢。

「你有那膽量嗎?」每次和葉謙交鋒,宋然什麼時候敗過,哪裡會怕他啊。臉上不但沒有絲毫的恐懼,反而是滿是嘲弄和戲謔的模樣。「前面路口往右走就是公園,那沒人。」

言下之意很明顯,你葉謙不是想牲口一回嘛,來啊,咱打野戰。

「靠,老子再不採取點行動,就給咱老爺們丟臉了。」看著宋然略帶鄙夷的笑容,葉謙一把就拉住她,說道,「公園沒意思,有種咱去開房。」

「開房多沒情調,咱不是有別墅嘛,回去,姐姐我洗乾淨在床上等你,你可別到時候不敢啊。」宋然說道。

「他奶奶滴。」葉謙徹底的崩潰了,心頭那團火愈燒愈烈,感覺自己再不發泄發泄,估摸著就要受內傷了。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個弧度,浮起那抹邪邪的笑容,葉謙把嘴巴湊了上去。

宋然嬉笑了一聲,躲開葉謙的「攻擊」。她就是喜歡葉謙現在的模樣,有點邪氣的模樣,其實她今晚很開心葉謙說這樣的話,然而她卻不希望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把身體交給葉謙。女人,都幻想著有美好的第一次,宋然自然也不例外,當然不希望就這樣糊裡糊塗的。

「他奶奶的,慫啊。」葉謙感嘆一聲,一陣涼風襲來,葉謙捂住嘴巴跑到馬路邊一陣翻天覆地的嘔吐。丟人,真他娘的丟到他姥姥家去了啊,葉謙還從來沒有醉的像今天這樣狼狽。其實葉謙的酒量並不差,平常如果喝這點酒頂多只是微有醉意而已,還不至於像這樣。酒不醉人人自醉啊,葉謙不得不承認今晚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啊。

「你沒事吧?」宋然也收起自己戲謔的表情,一臉關心的走了過去,不停的在葉謙的背上輕輕的拍打著。「好點了嗎?」宋然邊說邊從挎包里掏出一包紙巾,從裡面抽出一張遞了過去。

葉謙接過紙巾胡亂的摸了一下嘴巴,說道:「小娘皮,現在還敢跟哥打kiss嗎?」

宋然白了他一眼,說道:「打你個死人頭,臭死了。」

葉謙有種奸計得逞的暢快,嘿嘿的笑了一下,一步三晃悠的向前走去。宋然慌忙上去扶住他,伸手拉下一輛的士,說道:「都醉成這樣了,咱們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