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07章兄弟陌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7章兄弟陌路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白天槐,葉謙最好的朋友,然而,如今卻彷彿形同陌路,甚至對陣疆場。白天槐曾經也是狼牙的成員,號稱鬼狼,在狼牙中甚至比葉謙更加的優秀,無論是身手還是槍法。他們二人傳自同一個師父,一位來自華夏的古武術高手,那位練氣老者。

白天槐比葉謙早一年加入狼牙,年紀和葉謙相當,他的哥哥白天羽也曾經是狼牙的成員,可惜後來也叛出狼牙,至於其中的緣由無人知道。在白天羽叛出狼牙三年後,白天槐也叛出狼牙,並且讓葉謙迷惑不已的是,從此白天槐將狼牙作為了對手,恨不得將狼牙徹底的覆滅。

葉謙也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然而自從白天槐離開狼牙之後,葉謙就再也沒有見過他,只是偶爾會傳來關於他的消息,都是破壞狼牙的行動。這,還是白天槐離開狼牙後葉謙和他第一次的見面。

白天槐的性格很孤僻,在狼牙里幾乎沒有朋友,狼牙的那些成員幾乎都將他當成一個怪胎看待,其中很大的原因也是因為他哥哥白天羽叛離華夏的事情。唯獨葉謙,一直將他當做朋友,而且,在狼牙中他們的關係是最好的一個。雖然白天槐嘴上不說,但是葉謙知道他心裡早就已經把自己當成了朋友。

「好久不見!」白天槐淡淡的說道,語氣一如往常,還是那般的冷漠孤寂。葉謙知道,白天槐是寂寞的,是孤獨的,他的內心無時無刻不再渴望著能有一個朋友,然而卻又害怕接受這個朋友,這就是他矛盾的地方,也是葉謙一直迷惑不解的地方。或許,白天槐的心中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吧。

「這些年都在哪裡?我一直在打聽你的消息。」葉謙說道。

「去過很多地方,四海為家。」白天槐說道,似乎沒有要回答葉謙后一句話的意思,彷彿是想忽略,又或者是避免觸及自己心靈的某處。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回來吧,狼牙的兄弟都很想你,以後咱們兄弟一起打天下那該多好。」

「已經不可能了。」白天槐說道,「葉謙,我也奉勸你別在把我當作兄弟,你我立場不同,目標不同,遲早會有一戰。你如果一直存有這種想法,那麼到時候死的肯定就是你,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為什麼?你難道就不能告訴我原因嗎?為什麼你要離開狼牙?為什麼你要以覆滅狼牙為目標?」葉謙問道。

「為了我哥!」白天槐說道。

葉謙有些迷惑,當初白天羽叛離狼牙,加入雪豹,狼牙發出江湖追殺令,這也並不是狼牙的錯誤啊?更何況,白天羽最後是死在了白天槐的手裡。葉謙可是清楚的記得,當初白天羽叛離狼牙的時候,白天槐是多麼的氣惱和義憤填膺,為何如今又要舊事重提?難道其中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什麼隱情嗎?

「你知道嗎?當初剛進狼牙的時候,我只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而你卻是光芒四射,頭頂著天才的光環。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將你當成了我的目標,我發誓要變成能像你一樣的高手。後來,你雖然嘴上不說,可是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幫助我,幫助我克服各種的困難。還記得我們那次去非洲那片大沙漠去執行任務嗎?如果不是你,我只怕早就死在了那片沙漠之上了。對於我而言,你不僅僅是朋友,是兄弟這麼簡單,你還是我的恩師,我的恩人。」葉謙真誠的說道,希望能通過這些過去的回憶換回當初的白天槐。

「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朋友,現在沒有,以前更沒有。我之所以願意和你在一起,那是因為你笨,可以完全的襯托出我的才智。至於那次救你,我也只是為自己考慮,如果你死了,我肯定會完成不了那個任務。如果我一個人能夠完成的話,我不會救你。」白天槐冷漠的說道。

葉謙苦澀的笑了一聲,他知道這並不是白天槐的真心話。當初在那片荒蕪的沙漠,由於缺失水源,葉謙不支倒地,白天槐割破自己的手臂,將自己的鮮血流入葉謙的口中。當時的那個眼神,葉謙清楚的記得,那不是一句為了自己就可以掩飾的。

或許,白天槐這麼說是不想自己把他當成朋友,在將來二人對決的時候產生猶豫。對於高手而言,如果沒有殺死對方的決心,那最後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你是為了馮四兩而來嗎?」

「是。」白天槐說道。

「你替馮峰做事?這不像是你的作風。」葉謙說道。

「無所謂。」白天槐淡淡的說道。

葉謙清楚的知道白天槐的性格,他是絕對不會屈居於像馮峰那種人的手下的,他肯定有著自己的原因,有著自己的想法。或許,不過只是想利用馮峰而已。「既然你來了,我也不得不賣你面子,人你帶走吧。」葉謙說道。

白天槐從身上掏出一張支票遞了過去,說道:「這是兩百萬。交易就是交易,我們沒有任何的情義,你也不必賣我面子。」

「他馮峰的兒子就值這兩百萬嗎?」葉謙苦笑一聲,說道,「天槐,今天如果不是你來,就是他馮峰親自來了,也休想那麼輕易的就把自己的兒子帶走。」

「你怎麼想我不管,錢你要收就收,不收的話就扔掉。」白天槐說道。

葉謙嘆了口氣,知道自己無論怎麼做,只怕和白天槐也回不到以前了,兩個人似乎是宿命的註定永遠就是對手。葉謙打了一個電話把虞興叫了進來,吩咐道:「把馮四兩那群人放了。」

虞興微微的愣了一下,不明白葉謙為什麼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了那群小子,不過他還是老實的照辦了。白天槐站起身朝門口走了出去,到了門口的時候微微的停了一下,說道:「有一天我們戰場相見,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說完,舉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