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12章離奇失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2章離奇失蹤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看見吳煥鋒的舉動,白天槐已然猜出了他的心思,不屑的笑了一聲。那是一種自信,很自信的笑容,想要和他同歸於盡,只怕吳煥鋒還沒有這個能耐。

吳煥鋒眼睜睜的看著白天槐很奇怪的扭動了一下身子,竟然躲過了自己刺出去的匕首,而白天槐的刀卻已然夾雜著一絲破風之聲刺了過來。吳煥鋒從來沒有感覺到,死亡離自己是如此的接近,想要回刀已然是來不及了。

吳煥鋒不由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暗暗的想道:「老大,對不住了,我沒有能力殺死他。」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白天槐忽然感到一絲殺涼氣從自己的背後襲來,那是兵器的殺氣,凌厲的殺意。白天槐清楚,自己如果要殺死吳煥鋒,就無法躲過這背後的一擊;想要躲過,就必須放棄殺死吳煥鋒。

沒有絲毫的猶豫,白天槐瞬間扭轉身軀,腳下一滑,躲避開來。映入眼帘的赫然是葉謙的身影,不由冷冷的笑了一聲。

葉謙一直在找尋趙雅,卻不想剛好看見這一幕,迫不得已之下,只好背後偷襲白天槐,唯有如此才可以救下吳煥鋒。葉歉清楚,自己終究還是沒有殺死白天槐的心,否則剛才的一擊白天槐不可能躲過。

「老大……」看見葉謙,吳煥鋒愧疚的叫了一聲。

葉謙拍了拍吳煥鋒的肩膀,什麼也沒有說。然而,吳煥鋒能夠體會到葉謙的意思,那種兄弟間的關懷。兄弟之間,有什麼並不需要太多的言語。

「幾年不見,你的功夫見漲啊。」白天槐冷笑一聲說道。

「你在進步,我自然不能放鬆。」葉謙說道。

白天槐淡淡的瞥了葉謙一眼,說道:「很好,這樣的對手才有意思。葉謙,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是我們一絕生死的時候,不要讓我失望。」

「好記得你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嗎?真正的高手,只要一次交手就可以知道對方的心思,相信你也知道我心裡的想法。」葉謙說道。

「哼,不知所謂的想法,你根本無法改變我。」白天槐說道。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其實他清楚,剛剛白天槐是真的動了殺死吳煥鋒的心思,如果不是自己早來一步,只怕吳煥鋒已經死在了他的手裡。「我只希望,你不要對狼牙的人動手,如果你想毀滅狼牙,那就直接找我吧。」葉謙說道。

「你似乎已經開始覺悟了。」白天槐依舊是那樣冷漠的面孔。

「其實你我心裡清楚,如果我們兩個決戰,必定是兩敗俱傷的後果。」葉謙說道。

白天槐冷漠的面孔有了一絲波動,顯然是也同意了葉謙的話,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希望那一刻來臨的時候你還有這樣的自信。」說完,白天槐轉身離開。看著那曾經現在甚至未來依然熟悉的身影,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知道自己已經無法讓白天槐恢復到從前,如果自己依然沒有殺死他的覺悟,那後果只能是狼牙的覆滅。

「你沒事吧?」看了吳煥鋒一眼,葉謙問道。

吳煥鋒苦笑一聲,說道:「鬼狼就是鬼狼,如果不是老大你來的及時,只怕我已經死了。」

「以後別再這樣做了,我是狼牙的首領,狼牙有事應當我最先抗下來,而不是讓兄弟們為我擔心,替我去承擔這個擔子。」葉謙說道,「以後你們誰也不許和天槐正面交戰,他留給我對付。」

吳煥鋒看了他一眼,默默的點了點頭。

這時,葉謙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葉謙拿過一看,是趙雅打來的電話,慌忙的接通。「喂,葉謙,你能來陪陪我嗎?」裡面傳來趙雅有些沮喪失落的聲音。

「你在哪裡?我找了你很久,都沒有看見你。你現在在哪?」葉謙慌忙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這是哪裡?」趙雅茫然的說道。

「你先別急,你仔細看看四周,有什麼特別的建築嗎?」葉謙說道。

半晌,趙雅說道:「這邊有一個很大的湖,裡面開滿了荷花,湖邊很多的垂柳,還有石橋。」

「玄武湖?」葉謙第一個反應就是這裡。雖然葉謙才來nj市沒有多久,但是為了儘快的熟悉nj市的情況,葉謙還是下了一番苦功,這些著名的景點多少還是知道一些。「好,你現在站在那裡別動,我馬上就過來。」葉謙說完,轉身又對吳煥鋒說道:「煥鋒,你先回去休息吧。」

吳煥鋒點了點頭。

葉謙拍了拍他的肩膀,點點頭,轉身走進車內,朝玄武湖駛去。

趙雅這個丫頭還真是有點傻,竟然糊裡糊塗的連自己跑到什麼地方都不知道了。不過葉謙也很能理解她的心情,相信她現在的心情肯定很亂,特別是她這種平時看上去好像沒有什麼煩惱的女孩子,其實心裡壓抑的事情很多,卻又不懂得宣洩,一旦爆發起來,還真的有些讓人崩潰。

不久,葉謙趕到了玄武湖景點,一邊撥通趙雅的電話,一邊四處張望尋找。然而,電話里傳來的卻是陣陣「嘟嘟」的聲音,卻沒有人接聽。葉謙開始有些緊張慌亂了,趙雅既然叫自己來,是不可能無緣無故不接自己電話的,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葉謙有點不敢想象,難道趙雅遇到什麼危險了嗎?

可是趙雅是第一次來nj市,更說不上有什麼仇人,最多不過只是遇到一些搶劫的小混混而已,還不至於綁架趙雅,或是對她有什麼生命威脅。

在玄武湖景點四處找尋了一遍,仍然不見趙雅的身影,然而,卻讓葉謙發現了趙雅失落的手機。撿起手機,葉謙的眉頭緊緊的蹙在了一起。葉謙實在想不通會是誰會對趙雅不利,nj市也沒有人知道自己和趙雅的關係啊,也不會因為自己的關係而去綁架趙雅啊。唯一的解釋就是,遇到一些不知所謂的小混混,以為趙雅是個遊客,所以綁架她想撈點好處吧。除了這個,葉謙想不通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性。

葉謙慌忙撥通了程文的電話。此時程文還在公司里忙碌著,電話響起后,有些不耐煩的接通,當聽到是葉謙的聲音,慌忙的恭敬的叫道:「老闆!」

葉謙也沒有寒暄的心情了,直截了當的說道:「我有個朋友今天剛來nj市,在玄武湖這邊失蹤了。你派人打聽一下消息,越快越好。」

程文不由一愣,大吃一驚,老闆的朋友被人給綁了,那還了得的事情,慌忙的應道:「我馬上去辦。」此刻,他哪裡還敢有半分的懈怠,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如果只是一般的綁架也就罷了,如果是對手那邊做的,只怕nj市又要掀起一番腥風血雨了。

葉謙應了一聲,掛斷了電話。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了,等綁架趙雅的人來消息,又或者程文能打聽出什麼消息。

開車去到趙雅租住的酒店,在房間門口,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敲響了房門。葉謙多麼希望趙雅已經回來,雖然他也知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心裡還是期待著會有奇出現。

開門的是周若蘭,神情有些疲憊,臉色蒼白,看見葉謙的時候微微的愣了一下,問道:「雅兒呢?」說話有點有氣無力的模樣。

一天這話,葉謙就知道趙雅沒有回來,不禁有些失望,雖然他早就知道這種可能性很小。「呃,趙雅她心情還不是很好,所以我把她暫時的安置在其他酒店了。你放心吧,有我照顧她,沒事的。」葉謙不得不撒了一個謊,免得讓周若蘭更加的擔心。

周若蘭點了點頭,說道:「進來坐會吧,看我,只顧著說話了。」邊說邊讓了開來,又邀請葉謙進去的意思。

「不了,阿姨,我只是來告訴你一聲,免得你擔心。我還是不打擾你休息了,我先走了。」葉謙說道。或許,葉謙也害怕面對她吧,竟然讓趙雅不知所蹤,葉謙只覺深深的愧疚。

周若蘭也沒有做作,說道:「呃,這樣啊,那你替我好好照顧雅兒。明天早上,如果她願意去的話就去,不願意的話,你也別勉強她。」

葉謙點了點頭,跟周若蘭告了聲別,轉身離開了酒店。

葉謙有些煩躁,也根本毫無睡意,開著車子在街上漫無目的的晃悠,期待著奇能夠出現,趙雅會忽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或許,真的就如周若蘭所說,有些事,一轉身就是一輩子,自己應該好好把握住。

手機忽然又響了起來,葉謙慌忙的接通,對面傳來虞興的聲音。有些迷惑,有些急切,「老闆,剛剛有人送來一張紙條,說是要交給你。」

「什麼紙條?上面寫的什麼?」葉謙慌忙問道。

「我沒看,所以打個電話想問問你,是不是要過來看一下?」虞興有些怯弱的說道。葉謙明白,沒有自己的同意,虞興是不敢擅自動自己的東西的。有好處也有壞處,葉謙也不好責備他。

「你馬上看一下。」葉謙急切的說道。

片刻,虞興的聲音再次響起,「老闆,上面什麼也沒有寫,只有一竄數字,像是手機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