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13章是人誰無三分火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3章是人誰無三分火氣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按照虞興給的電話號碼,葉謙撥了過去,接電話的聲音是一個中年男子。

「你好,我是葉謙!」葉謙開門見山的說道。

電話里傳來一陣貌似很爽朗的笑聲,實則卻透露出一股陰險的味道。「葉老闆,久聞大名啊。」

「你是誰?」葉謙皺了皺眉頭,說道。

「哈哈,葉老闆似乎有點生氣啊。」中年男子說道,「鄙人蘇建軍,久聞葉老闆大名,有意結交一番,不知道葉老闆可否賞臉來寒舍小酌幾杯?」

蘇建軍,這個名字葉謙自然知道,既然接掌了陳浮生的產業,葉謙對nj市的局勢也大致的做過了解。這蘇建軍算的上是nj市的一號人物,也是苦出生,憑藉著自己的陰險狡詐,在nj市打下一片江山。不過,陳浮生生前和他並沒有多少的來往,而且在很多業務上還有著很大的衝突。典型的笑裡藏刀的笑面虎類型,算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蘇老闆有心了,只是葉某和蘇老闆好像從沒交際,葉某愧不敢領情啊。」葉謙說道。

「以前沒有,以後就有了嘛。」蘇建軍呵呵的笑著說道,「鄙人相信葉老闆會來的。」

「蘇老闆那麼有自信?」葉謙淡淡的說道。

「當然,鄙人的眼光從沒錯過,相信葉老闆不會讓我失望的,也不會讓陳浮生死不瞑目的。」蘇建軍說道。

「你什麼意思?」葉謙的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有些冰冷的問道。

「哈哈,沒什麼意思。葉老闆,你不覺得今晚的月色很美嗎?鄙人喜歡賞月,這麼好的月色鄙人自然不會錯過,卻不想,竟然讓鄙人在玄武湖畔遇見一個少女。感覺甚是投機啊,所以就把她邀請來我家做客了。葉老闆,你不想見一見這個宛如天仙下凡的女子嗎?」蘇建軍笑著說道。

葉謙心中不由一震,很明顯,蘇建軍口中的女子是趙雅無疑了。只是,讓葉謙迷惑不解的是,自己才剛剛接手陳浮生的產業,蘇建軍就算想要查自己的底細,也沒有這麼快就知道自己和趙雅的關係,並且用趙雅來威脅自己。「色字頭上一把刀,蘇老闆可要當心啊,溫柔鄉英雄冢,別把自己一世的英明毀在一個女人身上就不值得了啊。」葉謙說道。

「呵呵,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想來葉老闆也應該不是那種不解風情,不識風月之人啊。」蘇建軍聽的出來葉謙話裡有話,然而強大的自信使得他根本就不在乎。在nj市,他蘇建軍的名聲可能沒有陳浮生,甚至葉謙那麼響亮,但是論到實力,他可是一點也不輸於陳浮生。如果說陳浮生是一個梟雄,那麼,蘇建軍可以說的上是一個奸雄。他比陳浮生出道要早,為人低調,或者說是蓄勢待發,只能一個機會,他便要獨霸nj市。如今,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好機會,蘇建軍自然不會錯過。

只是,讓蘇建軍沒有想到的是,葉謙能夠這麼快的就穩定出陳浮生手下的那幫老狐狸,並且竟然敢公開的跟山大王馮峰叫板,這無疑使得葉謙在nj市人的心目中地位更高了一等。蘇建軍不會掉以輕心,所以想邀葉謙一敘,正式的見見這個最近風頭正足的年輕人,看看他能有多少的斤兩和自己斗。

「既然蘇老闆誠心相邀,葉某也不便拒絕,否則倒顯得葉某小氣了。什麼時間什麼地點?」葉謙說道。

「人年紀大了沒什麼瞌睡,明天上午九點,就在明月會所,如何?」蘇建軍說道。

「好。」葉謙說道。

「那鄙人準時恭候葉老闆大駕。」蘇建軍說道。

掛斷電話后,葉謙靠在車內,陷入沉思之中。對於蘇建軍,葉謙所知的並不多,不過葉謙相信蘇建軍不會對趙雅怎麼樣。只是感覺而已,單純的感覺。

然而葉謙越來越感覺到蘇建軍是一個很難對付的對手,他對自己的事情似乎知道很多,就譬如趙雅和自己的關係,否則他不可能拿趙雅來威脅自己啊。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葉謙不得不提起百倍的精神,去應付來自蘇建軍的威脅。還有,nj市其他勢力的蠢蠢欲動,葉謙不得不萬分的防備。

至於內部,葉謙已然有了計劃,並且在漸漸的實行著,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的問題。

次日一早,葉謙便起床漱洗完畢,驅車趕往了蘇建軍的明月會所。或者說,葉謙一整夜根本就沒有睡覺。趙雅的事情就如同一根魚刺,卡在喉嚨里,吞不下吐不出,有些難受。葉謙是那種有點急性子的人,不把事情弄個明白,心裡總是有個疙瘩,很難受。

不過,葉謙並不著急,路上看的很慢。會面這種事情,有時候需要一種氣氛去烘托自己的氣勢,抬高自己的身價。就譬如電影里,那些大人物出場似乎總是會慢上一拍,求的便是這個效果。

路上的時候,葉謙打了個電話給周若蘭所在的酒店,轉接到她的房間內。葉謙只說今天有要事處理,並沒有將趙雅的事情說出來,為的當然還是怕周若蘭擔心。周若蘭也很知情達理,讓葉謙先去忙自己的事情,拜祭陳浮生的事也不急在一時。

葉謙道了聲歉意之後,掛斷了電話。

恰在此時,前面忽然發出一聲巨大的碰撞聲和汽車的剎車聲,兩輛小車碰撞在一起。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舉頭看去,只見一輛本田雅閣的車內走出一個年輕男子,一臉的憤怒。而和他相撞的另一輛大眾斯柯達車內走出一位少女,頭髮有些凌亂,面色有些蒼白,顯然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

看見少女的模樣,葉謙不由的愣了一下,喃喃的說道:「她怎麼會在這裡?」

事故的發生明顯的責任就是在那位年輕男子,逆行,這才導致兩車相撞。年輕男子圍著自己的車頭轉了一圈,看了一眼后,臉色變得更加的憤慨。幾步竄到少女的面前,面色卻微微的愣了一下,顯然是沒有料到竟然是一個美女,眼神中不禁浮現出一絲猥瑣。「小姐,你會不會開車啊?這麼寬的路你不走,為什麼偏偏對著我的車撞?」年輕男子倒是不慍不怒,有些玩味的說道。

少女眉頭皺了一下,說道:「明明是你逆行,怎麼還惡人先告狀呢。」

「吆,還挺潑辣的嘛。」年輕男子說道,「你不是本地人吧?」邊說邊瞥了一眼少女的車牌,不是nj市的車牌。

「是又怎麼樣?」少女說道。

「是的話就簡單了啊,你撞壞我的車,起碼要賠償個十幾萬吧?」年輕男子說道。

「什麼?」少女一陣驚愕,叫道,「你這車才值多少錢啊,十幾萬,你還真敢獅子大開口呢。再說,事故的責任明明在你,我還沒有讓你賠償呢。」

「車是不值什麼錢,可是有感情了啊,這車可就是我老婆。你差點把我老婆撞死,讓你賠十幾萬,多嗎?」年輕男子說道,「要不這樣,你陪我一晚,那就當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很明顯,這才是年輕男子的真正目的所在。

「無恥!」少女憤怒的斥道,「事故的責任在誰,大家心裡有數,我們等交警過來處理吧。」

年輕男子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在nj市內我就是橫著開都沒有問題,就算是交警來了,責任也在你。小姑娘,別太傲,否則吃虧的可是你自己。」

少女冷冷的哼了一聲,懶得理睬他。

不久,交警趕了過來。下車后,看見年輕男子,眉頭不由微微的皺了一下,暗想,怎麼又是這個主啊?走到年輕男子的身邊,交警暗暗的哈了一下腰,叫道:「朱公子,怎麼回事啊?」

「你眼睛瞎了,看不到嗎?」年輕男子傲然的說道。朱氏集團,在nj市說起來肯定不會陌生,是nj是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資產上億也一點不誇張。朱茂乃是朱氏企業的太子爺,董事長朱善的獨子,典型的富二代,整日無所事事遊手好閒。朱善也懶得管他,自己的家產就是讓這小子揮霍一輩子也足夠了。

對於朱氏集團葉謙也了解一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朱氏集團也是淫對手。至於是不是敵人,葉謙暫時也不好說,畢竟這朱市集團至今還沒有對葉謙採取任何的表面上的行動。

葉謙要想穩住nj市的局面,對nj市的這些有頭有臉的人物,自然知道一些,所以對朱茂並不陌生,在程文給的資料中見過他的照片。

只要是人,誰沒有一點脾氣,誰沒有三分傲氣?就算是泥菩薩,那也有三分的火氣。交警雖小,官職也不大,可是那也是吃皇糧的,而且又是年輕人,脾氣自然也不小,受的不委屈。這起事故明顯的責任就在朱茂嘛,本來他也只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誰知道這朱茂倒像是自己的領導似得,對自己呼來喝去,交警頓時來火了。「我看到了。」交警說道,「請出示你的駕照,身份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