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14章三雄會面鴻門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4章三雄會面鴻門宴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路上很吵,葉謙自然沒有聽見朱茂和王雨的對話。雖然每次和王雨見面,幾乎都沒有什麼好事,爭吵也多過平心靜氣的談話;但是對這丫頭,葉謙還是打心眼裡有些歡喜,剛正不阿,很有正義感。

為了怕王雨吃虧,葉謙下車走了過去。

看見葉謙的時候,王雨也不由的愣了一下,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有緣,每次自己想要把他忘記的時候,他卻又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勾起以前的種種回憶。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孽?

「幹嗎?不認識我啊?」葉謙故意調侃的說道,免得又像上一次在王雨的家裡一樣,氣氛弄的那麼尷尬僵硬。

王雨白了他一眼,說道:「你怎麼也在這裡?」

「緣分嘛,呵呵。」葉謙說道,「你沒事吧?」

「沒事,就是車子壞了。」王雨搖了搖頭,說道,「可恨的是他竟然還要我賠償,nj人真不講理。」

「可別一竿子打死一船人。」葉謙呵呵的笑著說道。接著點點頭,把目光轉向朱茂,瞥了他一眼,說道:「朱公子,能不能給我個面子,事情就這樣算了?」葉謙倒不是懼怕朱氏集團,也不是懼怕朱茂,只是葉謙覺得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不必樹立朱善這個敵人。凡事都不能太激進。

朱茂顯然是沒有料到一個小小的交警敢這樣跟自己說話,心裡的憤怒可想而知,覺得自己丟了面子。狠狠的扇了那個交警一耳光,交警一時不妨,被朱茂打的有些暈乎。「***,什麼阿貓阿狗都敢跟老子囂張,找死。」朱茂憤憤的罵了一句。目光轉向葉謙,上下的掃了一眼,滿臉的不屑,說道:「給你面子?你有多大的面子啊?」

「朱公子,你是大人物,何必計較這些小事呢?」葉謙仍舊一臉的淡然,寵辱不驚。

朱茂只當葉謙是個想英雄救美,可是又沒什麼本事,在這裡擺深沉裝13的貨色,更是一臉的不屑,說道:「你是她朋友?」

「不錯,朋友。」葉謙說道。

「好吧,看你有情有義,也免得讓人家說我朱茂小氣。你只要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我就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朱茂說道。心裡卻是暗暗的想,「草,讓你小子跟我裝13。」

葉謙冷冷的笑了一聲,自己只是不想把事情鬧大而已,這朱茂倒是順著杆子往上爬,還真以為自己有多少能耐了。「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能承受我葉謙一跪的人,這世界上沒有幾個。你能承受的起嗎?」葉謙冷冷的說道。

「你……你是葉謙?」朱茂驚愕的說道。葉謙在nj市風頭正盛,他的名字如今在nj市可謂是人盡皆知啊,朱茂自然不會陌生。

「如假包換!」葉謙說道。

「葉……葉老闆,既……既然這位小姐是你的朋友,那就算了,這件事情就算了,我不追究了。」朱茂額頭不禁滲出一些汗珠,雖然他是個沒多少能耐遊手好閒的富二代,但是什麼叫識時務他還是清楚的。自己家雖然有些勢力,但是如果現在葉謙真的把自己給打了,估計自己的老爸也很難討回什麼公道。

看著朱茂轉身就要離開,葉謙冷哼了一聲,說道:「站住!」

朱茂哆哆嗦嗦的轉過身來,驚恐的說道:「葉……葉老闆,還有什麼吩咐?」

「本來我是不想計較,但是你卻咄咄逼人。現在你想就這麼算了,可是我卻不想討回一個公道。」葉謙說道。

「那……那葉老闆想怎麼樣?」朱茂說道。

「跪下磕三個響頭,你就可以走了。」葉謙說道。

「什麼?」朱茂驚叫道,「葉謙,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也別逼人太甚。我怎麼說也是朱氏集團的未來繼承人,你這是想挑起戰爭嗎?」

葉謙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既然你父親不懂得怎麼教你,那我就替他好好的教教你做人的道理。」話音一落,葉謙甩手就是一個耳光打了過去。看似平淡無奇,可是朱茂想要躲閃的時候卻還是被打中,心裡感覺有些詭異。葉謙也沒有下狠手,否則這一耳光足以讓朱茂的牙齒掉落一地。

「這一耳光是替這位交警打的,讓你知道什麼叫著尊敬。」葉謙說完,扭住他的手臂,在他的膝蓋處踢了一腳,朱茂吃痛之下不由的跪了下去。葉謙雖然對官員沒多少好感,但是這位交警卻算的上是一個好警察。

交警感激的看了葉謙一眼,沒有說話。

葉謙也沒有太過分,並沒有逼著朱茂磕頭。轉身走到王雨的面前,說道:「你要去哪裡?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我還要跟去警局一趟,看看交警的處理結果。」王雨說道。

葉謙點了點頭,也沒有勉強。王雨怎麼說也是執法人員,父親又是sh市的市委書記,所以葉謙並不擔心nj市的警察會耍什麼把戲,為難王雨。而且,更重要的是王雨始終是一個執法人員,在她的眼裡法律是最大的,葉謙不想在她的面前利用那些黑色的手段,更重要的是葉謙不想破壞法律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這年頭,能堅持正義的執法者不多,而王雨正是其中一個,葉謙不想讓她也對正義感到失望。

告別王雨之後,葉謙驅車趕往了明月會所。只是,葉謙不知道的是,剛剛發生的一幕恰好被一個記者看見,並且全部拍了下來。第二天nj市的各大報紙幾乎都用頭條報道了這個消息,「執法交警遭遇暴徒毆打,見義勇為市民維護正義。」一時間,葉謙再一次成為nj市的熱點。不過,此是后話,暫且不提。

到了明月會所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半了。饒是蘇建軍這麼有耐心的人,也不由的感覺到一絲煩躁,他倒是不擔心葉謙不來,只是有些鬱悶這小子太不拿自己當回事了。

陳浮生有一個女兒的事情,道上知道的人寥寥無幾,而蘇建軍卻是其中一個。並且,自從陳浮生突起之後,蘇建軍就一直在暗中的調查這件事情,終於讓他知道趙雅就是陳浮生的失散的女兒。所以這些年來,蘇建軍一直派人暗中的監視著趙雅,知道她來了nj市后,便立刻把她抓了過來。

當然,他也清楚的知道趙雅的父親趙天豪乃是洪門的堂主,所以也不敢為難趙雅。雖然自己在nj市算得上是一號人物,但是和洪門比起來,自己無疑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他這點自知之明倒是有的。

不過,蘇建軍也算的上是一個奸雄,自由他的手段。自己沒有把趙雅怎麼樣,就算讓趙天豪知道,也沒什麼大礙,他只是想借趙雅的事情看一看葉謙的反應,看看這個nj市風頭正盛的陳浮生的接班人會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更重要的是,蘇建軍還有著自己的另一個目的。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葉謙徑直的來到了蘇建軍所在的包廂。只見裡面端坐著幾個中年男子,蘇建軍、朱善,顧明雄也赫然就在其中。葉謙沒有多少驚訝,顧明雄背叛的事情他已經知道,葉謙安放在那些經理旁邊的人早就將這件事情告訴了他,顧明雄已然將自己的產業出賣給蘇建軍和朱善,並且委身他們手下。

一張四人座的桌子,只留下了一個背對著門口的位置。葉謙一臉的平靜,淡然的走了過去,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容,說道:「蘇老闆,不好意思,年輕人貪睡,不想睡過頭了,讓二位久等了。」

以牙還牙,很好的回復了昨晚蘇建軍的那句話,愣是把蘇建軍憋的一愣一愣的說不出話來。葉謙窘位置上坐下,冷冷的掃了顧明雄一眼,後者渾身一陣哆嗦,竟然不自覺的站了起來。

面前有一副功夫茶具,茶已經沏好,熱氣騰騰。葉謙毫不客氣的端起茶杯一飲而盡,砸吧了一下嘴巴,說道:「好茶,好茶,蘇老闆、朱老闆很有雅興嘛。」

「葉謙,你是大忙人,我和老蘇可是閑人啊。」朱善說道,「如果不約你出來見上一見,只怕我們被人家吃了還不知道人家長什麼樣呢。」

葉謙以老闆相稱,而朱善卻直呼葉謙名字,很明顯有故意貶低葉謙的意思。葉謙的眉頭微皺,瞬間又舒展開來,恢復一臉的笑容,說道:「朱老闆不是在說我吧?朱老闆你這可是在給我戴高帽子啊,我還真有點誠惶誠恐啊。」

「都別打哈哈了,葉兄弟是爽快人,老朱,你就直說吧。」笑面虎蘇建軍說道。

朱善瞥了葉謙一眼,後者一臉淡然,彷彿是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事情似得,心裡不禁有些詫異。頓了頓,朱善說道:「這次我和老蘇是陪明雄來的,他找你有點事,非要我們陪他一起來。」

說完遞給顧明雄一個眼神。後者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他本以為有蘇建軍和朱善的相伴,今晚也會找一會上位者的感覺來,好好的出一迴風頭,奚落一番葉謙,卻不想葉謙自始至終也沒有將他放在眼裡,心裡難免有些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