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15章三雄會面鴻門宴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5章三雄會面鴻門宴二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葉謙知道顧明雄的事情后,也開始著手調查,並在潛移默化中去接掌他手中的權利。畢竟,顧明雄再有錯,也曾經是開國功臣,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葉謙也不想做的太絕。然而,讓葉謙始料不及的是,顧明雄似乎已經是死了心的要和自己決裂,並且搬出蘇建軍和朱善給自己壓力,葉謙不由冷冷的笑了一聲。

如果顧明雄自己好好的過來和葉謙談,葉謙不會不讓他走,而且也不會去為難他;而如今,顧明雄的行為讓葉謙有些憤怒。虧空公款雖然已經是大逆不道的事情,然而在道上看來,賣主求榮更是不值得原諒的。

不過葉謙也很清楚,這顧明雄的背叛,肯定也少不了朱善和蘇建軍的挑撥。如今可以說顧明雄所掌管的房地產方面的業務已然全部的落入了朱善和蘇建軍的手裡,葉謙也不得不感嘆,好陰險的手段。然而,葉謙雖然氣憤,但是卻並沒有太大的反應,這些不過只是開始的小較量而已,最後鹿死誰手還尚未可知。

「老闆……」顧明雄彎了一下腰,張嘴說道。

葉謙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嘴角浮起一絲冷笑,說道:「老闆?我可不敢當,顧經理太抬舉我了。」

葉謙的話無疑於狠狠的扇了顧明雄一個耳光,冷嘲熱諷的語氣頓時讓本來就做賊心虛的顧明雄臉紅脖子粗,說不出話來。

「手下人不懂事,竟然還要勞煩朱老闆和蘇老闆兩尊菩薩出面,葉某汗顏啊。」葉謙看了朱善和蘇建軍一眼,說道。言下之意很明顯,這是自己的家事,他們最好別插手。

「明雄,有什麼事就跟你老闆說,有我和蘇老闆在,你老闆不會為難你的。」朱善一副貌似很仗義的模樣說道,然而,這話很明顯的是將葉謙的話否定了,完全的無視葉謙所說。從另一個層面上講,朱善等於是向葉謙宣戰了。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顧明雄也明白,就算是自己後悔也沒用,如今已經是騎虎難下。再說,有兩個勢力不若於葉謙的朱善和蘇建軍在背後撐腰,顧明雄吸了口氣,說道:「我辭職。」

可惜的是,顧明雄忽略了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葉謙可不是一個單純的毛頭小子,憑藉著自己的幸運獲得了如今的地位,除開在nj市的勢力不談,無論是朱善還是蘇建軍都沒有和他一戰的資格。這也同樣是朱善和蘇建軍所不知道的地方,他們現在都在高興著等把葉謙的產業全部拿下后,如何的分配了。

「辭職?」葉謙抬頭看了一眼明顯底氣不足的顧明雄,後者和葉謙的眼神剛一接觸,不由的心裡一顫,慌忙的轉過頭去。對葉謙的印象,顧明雄實在是太深刻了,手上的傷痕依然健在,他如何能忘記那天的情景。「顧經理,你要清楚,如果你現在辭職的話,你這個季度的分紅可就沒有了。」葉謙很玩味的說道。

每個季度的分紅,那可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顧明雄甚至隱隱覺得有點後悔了,如果自己一直跟著葉謙干,說不定也能混出個人樣來。而如今,掏空公司的資金,出賣主子,最後還是替別人賣命,而且還混了一個被人唾棄的罵名。他開始後悔有些受朱善和蘇建軍的挑撥了,看了一眼旁邊透著陰險笑容一臉陰謀得逞模樣的二人,顧明雄竟然沒有了感激,反而有一絲絲的怨恨。

或許,在外人看來,葉謙是一個很高調的人;然而,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其實葉謙更擅長的還是隱忍,懂得把握最好的時機出手,然後一擊潰敵。

「既然朱老闆和蘇老闆都來了,這點面子葉某還是要給的。良禽擇木而棲,很平常的事情而已,其實你根本就不用勞煩朱老闆和蘇老闆的大駕,我也不會強留你。」葉謙說完,輕輕的拍了拍顧明雄的肩膀,接著說道:「人的一生面臨著很多選擇,希望你不要為自己的選擇後悔。」

「哈哈,葉老闆果然是爽快人啊。」蘇建軍笑著說道,看著葉謙好像一副茫然無知,根本不知道旗下的產業被吃掉的事情,心裡頓覺一陣舒暢。彷彿已經看到勝利的曙光,葉謙敗倒在自己的腳下。

「哼!」葉謙只是冷冷的笑了一聲,並沒有說話。

沉默了片刻,葉謙看了一眼蘇建軍說道:「蘇老闆不是說昨夜遇見一位天仙般的女子,要為我引見嗎?何以不見她人呢?」

蘇建軍呵呵的笑著說道:「說起來這位女子還和葉老闆有些關係呢。」

「哦?葉某愚鈍,蘇老闆請直言。」葉謙說道。

「想必葉老闆應該知道陳浮生尚有一女的事情吧?」蘇建軍說道,「此女便是陳浮生的女兒,葉老闆,你說,和你是不是有關係呢?」

葉謙心裡鬆了口氣,看來這蘇建軍並不是知道自己的底細,而是對陳浮生的事情知道的很詳細而已。「老闆臨終前也跟我說過這件事情,可惜葉某一直忙於處理公司的事情,所以差點忘記這茬了。」葉謙說道。

「葉老闆要怎麼謝我?」蘇建軍笑著問道。

「蘇老闆,你覺得我應該謝你嗎?」葉謙反問道。

蘇建軍一臉愕然,顯然是被葉謙弄的有些不明所以,有點措手不及。「葉老闆這話是什麼意思?」蘇建軍詫異的問道。

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老闆的親生女兒回來了,也就意味著……蘇老闆應該懂的,你認為我應該感謝你嗎?」

葉謙故意的沒有說明白,但是蘇建軍自然知道葉謙話里的意思,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明白,明白。蘇某還真不知道這件事情,唉,幫了倒忙了啊,還希望葉老闆不要見怪。」

「蘇老闆嚴重了。既然她已經回來了,我多少也要盡點責任,否則也對不起死去的老闆啊。不知道蘇老闆可否讓我帶她回去?」葉謙說道。

蘇建軍可是個老狐狸,自然不會三言兩語的就輕信葉謙的話。葉謙的話里的意思明顯的就是說怕趙雅和他爭奪遺產嘛,但是這不過只是他自說自話而已,有多少的可信度尚未可知。

「不急,不急。葉老闆放心,既然這禍是蘇某闖下的,蘇某替你擺平就是。」蘇建軍一副仗義的模樣,說道。

「蘇老闆不會是要殺了她吧?這可使不得,在道上混的講的就是一個面子和名譽,如果這件事情傳了出去,江湖上還不都指著我的脊梁骨罵啊。」葉謙心裡一緊,慌忙的說道。此時趙雅還在蘇建軍的手中,為了確保她的安全,葉謙也不能表現的太過。現在的話,剛好能和前面的話對上,也不至於讓蘇建軍猜出自己的真實意圖。當然,葉謙也沒有想過,蘇建軍就如此的輕信自己,不過卻可以拖延時間,這為自己找到趙雅無疑於有一個很大的幫助。

「葉老闆言重了,咱可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殺人的事情咱可不幹。」蘇建軍說道,「我只是想表明我和葉老闆相交的誠意嘛,禍既然是我闖下的,那自然該由我去解決了。」

聽了蘇建軍這話,葉謙暫時的安下心來,想必一時之間,蘇建軍不會為難趙雅。微微的笑了笑,說道:「蘇老闆真乃敢作敢當的真漢字,葉某愧不及此啊。能交到蘇老闆這樣的朋友,實乃葉某的榮幸。」

「葉老闆抬舉了,抬舉了啊。哈哈!」蘇建軍笑著說道,「來喝茶,喝茶。」蘇建軍擺出一副請的姿勢,葉謙也不做作,端起蘇建軍沏好的茶飲了下去。

葉謙很清楚,此時的朱善和蘇建軍只怕已然結成聯盟,自己想要同時的剷除他們二人,想必會有些難度。sh市那邊的基業未穩,青幫、洪門、東翔集團都蠢蠢欲動,還有一個最讓葉謙頭疼的白天槐,一個不小心,狼牙的基業只怕會毀於一旦。

直到此時,葉謙還沒有看出朱善和蘇建軍的真實目的,如果說僅僅是為了顧明雄的事情,又有點不大可能。他們沒必要勞師動眾的請自己前來,可以絲毫不動神色的把顧明雄拉攏過去就行了。是為了防止自己報復?是向自己宣戰?葉謙都覺得不太可能。商場如戰場,講究的就是一個出其不意,或許他們另有計劃吧。

「其實今天邀葉老闆過來,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我有一位朋友想要認識葉老闆,和你交個朋友,蘇某不才,只好做個中間人了。」蘇建軍說道。

「來了!」葉謙暗暗的想道,這怕這才是他們這次邀請自己的真正目的所在吧。「哦?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竟然要勞動蘇老闆引見,葉某有些惶恐啊。」葉謙微笑著說道。

蘇建軍沉默不語,和朱善二人臉上浮起一絲得意的笑容,看著葉謙的眼神就彷彿是在看一頭待宰的畜生,彷彿已然看見葉謙的下場,一個被扼殺在搖籃之中的未來nj市的梟雄一般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