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17章神秘老者皇甫擎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7章神秘老者皇甫擎天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老者是誰?馮峰等人不知道,不過單看這架勢,不像是簡單的人物。更何況,這明月會所雖然不說是什麼龍潭虎穴的地方,但是也不是什麼人想來就能來,而且更是直闖馮峰等人的包間。

葉謙抽空瞥了一眼,心裡不由一陣嘀咕,「這老頭怎麼也來nj市了?」葉謙不明白,這老頭子來這裡是什麼意思?有些迷惑不解。

老者的身上並沒有像馮峰的那種霸道的氣勢,然而那一臉輕描淡寫的笑容,卻凸顯出他與眾不同的那種大氣。馮峰等人不清楚他的背景,有些不敢貿然行動。可是,這種時候總會有一些不長眼的人物想要爭取一次露臉的機會。

顧明雄三步並作兩步來到老者的面前,怒斥道:「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如今他已經算是正式的投靠了朱善和蘇建軍了,更是急於想爭取表現的機會,否則又哪裡有出頭的機會。

顧明雄的話音落去,老者的臉上浮現一抹冷笑,沒等他發話,身後的那名男子驟然間衝到顧明雄的面前,叱喝一聲「大膽!」緊接著就是一陣拳打腳踢。不消片刻,顧明雄已然是面目全非。

馮峰等人被震住了,在nj市的道上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老人,但是這霸道的手段卻讓他們有些心悸。這老者,似乎比葉謙更加的狂妄。

窗外,鬼狼白天槐看到這一幕,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喃喃的說道:「既然他來了,只怕這場戲是唱不下去了。」

那年輕男子停下手,重新的站回老者的身後。顧明雄掙扎著爬了起來,一臉的懊惱和沮喪,轉頭看了朱善和蘇建軍一眼,他們似乎並沒有要為自己報仇的打算,眉頭深皺,反而狠狠的剜了自己一眼。顧明雄更加的後悔了,他相信,如果是葉謙的話,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替自己出頭。

老者呵呵的一笑,拍了拍顧明雄的肩膀,說道:「你就是顧明雄吧?古往今來,賣主求榮的人從來都沒有什麼好結果,你如果在抗日戰爭時期,肯定是個不折不扣的賣國賊。好自為之!」

說完,老者大馬金迪呂矗環視了馮峰等人一眼,呵呵的笑著說道:「別都愣著啊,坐啊,看戲,看戲。」

葉謙聽見老者的話,回頭瞪了他一眼,心想,***,老子是給你耍猴戲的嗎?老者看到葉謙的眼神,又是一陣爽朗的大笑。

老者身後的那名年輕女子從進門開始就一直盯著葉謙和那光頭赤膊大漢的戰鬥,臉上飄過一絲不屑,喃喃的說道:「看來傳言終究是傳言,見面不如聞名。」

老者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小婉啊,那是因為你還不了解這小子。我和他打的交道就多了點,這小子的脾氣我還是十分清楚滴。」

西門小婉微微的愣了一下,說道:「您是說他尚未盡全力?」

老者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西門小婉的眉頭皺了一下,目光再次的回到葉謙的身上。在局子里的時候,她就聽說過葉謙的名字了,這個經常掛在老者嘴上的年輕人,有著太多讓她驚訝的地方。她一直很想見一見這個讓老者讚不絕口的人,可是自從這小子回到華夏以後,老者就嚴令她們嚴禁和他接觸,這讓西門小婉不由有些失落。

不過,今天總算是見到了,然而葉謙的表現和老者口中所說存在著太大的差異,這不禁讓她有些失落。這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就赫然成為了世界各國領導最頭疼的人物,既愛慕他的人才,又害怕他的瘋狂,一個雇傭軍世界的王者,狼王葉謙,讓西門小婉和想和他一較高下,掂掂他究竟有幾分幾兩。

原本葉謙是有著殺死這光頭赤膊大漢的打算,如今這老頭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坐在了這裡,葉謙不得不放棄了這個想法。葉謙雖然並不懼怕他,但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殺人,貌似也太不給他的面子了。

老者身後的那名年輕男子,始終是一臉平靜的看著葉謙和光頭赤膊的戰鬥,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此刻的他,心血澎湃,恨不得自己上去較量一番。西門小婉看了他一眼,問道:「子俊,你需要幾分鐘?」

南宮子俊淡淡的道:「三分鐘。」

沒有人聽明白他們在說什麼,老者卻清楚,他們是在談論收拾那光頭赤膊大漢需要多長時間,對他們的身手老者可是十分的清楚,三分鐘,一點也不誇張。「小子,你想打到吃晚飯嗎?」老者看著葉謙,笑著說道。

「草,老子高興。」葉謙想也沒想,回了一句。

老者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呵呵的大笑起來,彷彿是一對忘年之交,用一種很特別的方式打著招呼。而且,還是那種關係很深的忘年之交。

馮峰等人不由一愣,看此情形,很明顯的老者是和葉謙一路的了。弄不清楚老者的來歷,這讓他們有些投鼠忌器,暗暗的想著,今天收拾葉謙的事情只怕是要泡湯了。這不過是他們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即使沒有老者的到來,他們也留不住葉謙。一個能在m國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來去自如的人物,豈是他們這種級別的人想留就能留下的,他們太高看自己了。

葉謙也懶得在繼續的和光頭赤膊大漢糾纏了,他之所以遲遲沒有解決他,只是不想消耗太多的體力而已,也不想暴露自己的力量。而如今,既然那老頭子來了,葉謙明白今天的事情只怕是不會有什麼結果了,自然也就沒有了在保存實力的想法。

一念及此,葉謙腳下一動,整個人忽然間閃進光頭赤膊大漢的懷中,一個真宗的八極拳貼山靠,重重的撞在了光頭赤膊大漢的身上。這招可以說是八極拳中最具威力最具殺傷力的一招,修鍊這招的時候,起初是對著碗口粗細的大樹不停的撞擊,直到能一下將大樹撞斷,這才算是勉強的入門了。接下來又是對著更粗一點的大樹,最後是鋼筋混凝土鑄就的石柱,能一擊讓石柱斷裂,這才算是修鍊有成。

這招修鍊時,對自身的傷害很大,巨大的反噬力往往可以讓修鍊者內臟俱裂。不過,葉謙的師父那是何人啊,可是華夏古武術修鍊的大家,對練氣之術深有研究,自然懂得如何讓葉謙在修鍊的時候不會傷到自己的要害。久而久之,葉謙不單單是修鍊成威力強大的八極拳貼山靠,更重要的是修鍊了一身抗擊打的功夫。

就像葉謙師父所說,要學會打人,首先要學會挨打。

葉謙的八極拳貼山靠重重的撞在了那光頭赤膊大漢的身上,頓時只聽見陣陣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光頭赤膊大漢的身軀猶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出去,狠狠的撞在牆上。他胸口的肋骨只怕斷了不下五根,這還是葉謙手下留情,否則就這一招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光頭赤膊大漢掉落在地上,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臉色瞬間變的蒼白。體內血氣翻滾,一下暈厥過去。

馮峰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大驚失色,自己最得力武力值最彪悍的手下,竟然不是葉謙的對手,看來自己太低估葉謙了。朱善和蘇建軍大吃一驚,原本寄望著馮峰能夠將葉謙解決,那以後這nj市的道上可就是他們說了算了。而如今,他們有些不敢想象,只怕這nj市以後再沒有自己立足的地方了。

南宮子俊依舊是那副平靜的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憂是驚訝是感嘆。西門小婉驚愕不已,喃喃的念道:「八極拳?」局子里的人誰不知道,西門小婉的八極拳登峰造極,在年輕一輩中罕有敵手;可是如今,西門小婉看見葉謙使出這招八極拳貼山靠,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老頭子說的對,這小子先前根本就未盡全力。

葉謙並沒有什麼耗費體力過剩的跡象,臉不紅氣不喘,沒有沾沾自喜,沒有驕傲無敵,有的還是那狂放不羈,一臉淡然的在老者的身旁坐下。瞪了他一眼,說道:「戲看完了,是不是該補票啊?」

老者呵呵一笑,說道:「你小子,還是那樣,這麼多人,就不能給我老頭子一點面子啊。」

葉謙白了他一眼,懶得理會這老頭。

老頭掃了馮峰等人一眼,說道:「坐吧,坐吧,你們這做主人的都不坐,我這做客人的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老者雖無馮峰般霸道凌厲的氣勢,然而卻不知為何,在他的面前馮峰竟然提不起自己的任何氣勢,不由自主的按著老者說的去辦,乖乖的坐了下來。朱善和蘇建軍依然是站立一旁,有攝於馮峰,不敢坐下。

老者呵呵一笑,說道:「你們兩個也算是nj市道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嘛,站在那裡豈不是折殺我這個老頭子了,坐吧,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