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19章忠義兩難全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9章忠義兩難全一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皇甫擎天之所以沒有把山大王馮峰就地正法,是因為他明白,有些事情不能操之過急,除了一個馮峰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如果zj省沒有了馮峰坐鎮,局面肯定又會亂成一片。這,是需要時間的。

現在國家需要的是什麼?是安定繁榮!除去一個馮峰,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

皇甫擎天掃了一眼馮峰等人後,瞥了葉謙一眼,說道:「走吧,我還有話跟你說。」說完,舉步走了出去。馮峰等人哪裡敢攔,自然也不願意留他,這尊大菩薩,他們可供不起。

朱善和蘇建軍看了馮峰一眼,後者一臉的頹喪,先前的威風早已蕩然無存。他們完全不敢相信,葉謙的背後竟然有這樣一個堅強的後盾,照這樣的情形看來,這nj市只怕已經沒有他們的立足之地了。打又打不過,鬧又不敢鬧,拿什麼去和葉謙玩啊。

葉謙撇了撇嘴巴,超著馮峰等人笑了一下,轉身跟了出去。那是一種玩味的笑容,幸災樂禍的笑容,看的三人心裡一陣憋屈,卻又無可奈何。葉謙可不認為皇甫擎天是自己的後盾,要說關係,頂多是有過交情而已;不過,既然馮峰等人這麼想,他也懶得辯白,反正對自己又沒有什麼壞處。

出了明月會所,皇甫擎天看了葉謙一眼,說道:「怎麼樣,小子,陪我去喝喝茶?」

「沒空,我還有事情要辦呢。」葉謙一口拒絕道。

皇甫擎天也不生氣,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放心吧,那丫頭我已經派人送她回酒店了。現在可以陪我喝茶了吧?」

葉謙看了他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喝茶可以,可別找什麼事情給我做。我現在不在狼牙,是休息時間。」

皇甫擎天呵呵的笑道:「你就跟我裝吧,你能瞞得住我嗎?從你進入華夏的那一天開始,你所乾的事情就沒有我不知道的。」

「靠,你個老色狼,我跟人家女人上床你也派人偷看的嗎?」葉謙叫道。

「那沒有,真沒有。」皇甫擎天說道。頓了頓,又接著說道:「好了,別扯淡了,走吧,好不容易來一次nj市,你可得好好的陪我喝一壺。」

「那是喝酒,不是喝茶。」葉謙說道。

「一樣,一樣,哈哈!」皇甫擎天摟起葉謙的肩膀,就朝車子走了過去。身後的南宮子俊和西門小婉不由一陣愕然,雖然說皇甫擎天向來都是比較和藹的,但是也不至於和藹到這個份上啊。他們和皇甫擎天說話時,誰不是畢恭畢敬,尊尊敬敬啊,放下他是國安局長不說,那也是一個華夏的頂尖高手啊。

nj市是六朝古都,很多茶樓都是古色古香,裡面的裝潢給人一種寧靜典雅的感覺,有著很厚的文化氣息。

皇甫擎天和葉謙在靠著窗子的位置面對面的坐了下來,南宮子俊和西門小婉依舊是恭敬的站在身後。皇甫擎天看了他們一眼,說道:「你們也坐吧,這裡沒有外人。」一句話說的葉謙有些茫然,敢情皇甫擎天把他也當作自己人了?

南宮子俊和西門小婉依言坐下。葉謙看著西門小婉,姿色不錯,並且身上有種軍人的颯爽風姿,別具味道。

「你幹嗎一直看著我?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葉謙說道。

西門小婉一陣愕然,顯然是沒有料到葉謙竟然說出這麼一句話出來,有些晴天霹靂的味道,一時怔在了當場。半晌,才不屑的說道:「你有什麼值得我喜歡的地方嗎?」

葉謙呵呵一笑,說道:「那可就多了去了。你看啊,我不但帥,而且成熟、有氣質、事業也算小有所成、有房有車,更重要的是我惜花啊,最懂得憐香惜玉了。你說說,我這渾身上下哪裡不是你喜歡的地方啊。」

「流氓!」西門小婉瞪了葉謙一眼,嘟囔著說道。礙於皇甫擎天在,西門小婉也不敢太放肆,否則只怕早就衝上去和葉謙打一架了。

像國安局這種跟特種兵要求一樣嚴格的部門,西門小婉接受的教育自然是比較正統的,在葉謙看來,就是有點單純短路的那種。對付這樣的丫頭,最好的辦法就是耍無賴,不過前提是你有本事能抗的住對方的暴力襲擊。

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你還真沒說錯,我的的確確是個流氓,可是那也是為國為民的好流氓啊。不信你問問皇甫老頭,看他是不是這麼認為的。」

西門小婉自然是不會去問皇甫擎天,只是狠狠的瞪了葉謙一眼,轉過頭去,懶得理他。

皇甫擎天白了葉謙一眼,說道:「我說你小子就不能給我點面子?我起碼也虛長你幾十歲吧,叫我一聲老哥也沒有問題啊,幹嗎整天的把老頭子這個稱呼掛在嘴上啊。」

葉謙嘿嘿一笑,說道:「這不是說明咱關係好嘛,對不?」

皇甫擎天無奈的瞥了葉謙一眼,說道:「說正事吧。葉謙,其實我這次來nj市是特意來找你的,希望有件事情你能幫個忙。」

「免談!」皇甫擎天的話還沒有說完,葉謙一口拒絕道,「上次就是因為幫你忙,去哥倫比亞,差點連小命都沒了。不幹,打死我也不幹。」

皇甫擎天嘿嘿一笑,湊過臉去,說道:「葉謙,這不是你說的嘛,咱關係好啊,這點小忙都不幫的話,你也不好意思是不。放心吧,酬勞方面不會虧待你的,說吧,開個價!」

「一億!」葉謙獅子大開口的說道,他自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靠,你他娘的還真敢說。」皇甫擎天忍不住說了一句髒話,聽的一旁的南宮子俊和西門小婉一陣愕然,詫異的看著他。皇甫擎天慌忙又咳嗽兩聲,擺正姿態,說道:「葉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個部門的經費緊張啊,都快揭不開鍋了,你少要點行不行啊?」

「那你說多少?」葉謙說道。

「十萬!」皇甫擎天說道。

「草,你比我還狠,有你這麼還價的嗎?一點誠意都沒,不幹,有錢給我我也不幹。」葉謙說道。

「你是鐵了心是吧?好,子俊,小婉,把他抓回去,老子就不信整不了你。」皇甫擎天擺出一副義正嚴詞的模樣,說道。

葉謙伸出雙手,說道:「抓吧,抓吧,爛命一條。」葉謙知道這老頭的德行,每次都用這招,早就習以為常了。

皇甫擎天嘿嘿一笑,說道:「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就憑咱倆的關係,我也不能這麼做不是。葉謙,其實這件事情非你不可,如果不是這樣,我又何必要麻煩你呢,我國安局的人就是再不爭氣,也不至於這樣嘛。」

葉謙也收斂起玩笑的模樣,知道皇甫擎天不是在說笑,這老頭的脾氣葉謙還是知道一些的,如果不是真的很棘手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假手他人的。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葉謙說道:「到底是什麼事情?有這麼嚴重嗎?」

皇甫擎天點點頭,說道:「你還記得你到華夏乘坐飛機時在飛機上發生的事情嗎?」

葉謙點了點頭,心裡卻是有些暗暗的驚訝,這老頭還真不是一般的神通廣大,竟然自己第一天來華夏他就已經知道了。看來,還是自己忽略了太多的事情啊。

皇甫擎天接著說道:「在飛機上發生的那起劫機事件你應該還記得吧?雖然機場方面給與的解釋說是飛機上的保衛員將那批歹徒制服,但是我知道,那肯定是你做的。其實,那批歹徒的真正目的不是搶劫那麼簡單,你想想,誰會那麼傻跑到飛機上去搶劫啊,他們是另有目的的。」

這個葉謙其實也早就有些懷疑了,哪個歹徒那麼傻跑到飛機上去搶劫,無疑是找死嘛。更重要的還是,那些歹徒是如何將那些重型武器攜帶上飛機的,難道那些機場的安檢都只是個擺設不成?很顯然,其中一定有著什麼更重大的隱情,只是這件事情跟自己沒什麼關係,所以當時葉謙雖然有些懷疑,但是卻沒有深究。如今聽皇甫擎天舊事重提,不禁也有些好奇了,問道:「什麼目的?」

「其實當時的飛機上有一顆傳說是釋迦摩尼佛祖圓寂時留下的舍利,那群匪徒的真正目的就是這個。」皇甫擎天說道。

葉謙皺了一下眉頭,回想了一下那天的情景,好像依稀的記得是有一個年輕的和尚坐在飛機上,就在自己的身後,手裡捧著一盒東西,看來就是皇甫擎天所說的佛祖舍利了。

皇甫擎天繼續說道:「其實佛祖舍利是不是真的存在,那顆舍利是否真的像傳說中的那樣具有無窮的力量,暫且不說。但是,那顆舍利可是我華夏的至寶,有著很重要的歷史和文化研究價值。在清朝末期,那顆舍利被八國聯軍奪取,直到解放后,我們千辛萬苦才終於打聽到舍利的下落。幾番的談判之下,才終於有機會將舍利重新完璧歸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