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23章皇甫少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3章皇甫少傑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葉謙不是一個怕事的主,不過卻也不願沒事招惹這些閑的蛋疼的軍區大少,雖然惹了他們憑藉著自己和皇甫擎天的關係,不一定有什麼大事,但是卻是很麻煩。

葉謙打開車門走了下去,上前幾步,從懷裡掏出兩根香煙遞了過去,金南京。「兩位兄弟,麻煩把車開一下,挪個道。」葉謙和顏悅色的說道。

「啊,天氣不錯,出來晒晒太陽。」二人對葉謙遞過的香煙不屑一顧,一個戴著太陽鏡,穿著迷彩服的年輕人說道,「我剛執行任務回來,這車被你擦破了,你看怎麼辦吧?」

挑釁,很明顯的挑釁!葉謙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多少錢,我賠!」

戴太陽鏡的小子上下的掃了葉謙一眼,說道:「我要的不是錢,錢我不在乎。」

「那你想要什麼?」葉謙仍舊一臉平靜,經歷過無數生死徘徊,葉謙早就已經不是當初的毛頭小子,意氣用事。已經將當年師父的那句「忍」字決,發揮到了極致。

「面子,咱不能丟了咱軍區大院的面子。」戴太陽鏡的小子接著說道。

「不知道怎麼稱呼?」葉謙一臉淡然的笑容。

「皇甫少傑!」戴太陽鏡的小子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的肩章,說道,「nj軍區裝備部,少尉!」

「失敬,失敬!」葉謙客氣的說道。少尉,算不上多大的官,不過只正排級的幹部而已,可是皇甫少傑頭上頂的是nj軍區裝備部的帽子,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了。

皇甫少傑又掃了葉謙一眼,眼裡閃爍著一抹不為人知的神色,覺得葉謙看起來並沒有那個人描繪的那樣兇狠和霸道,若不是事先知道葉謙的底細,他反而會覺得這個年輕人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普通孩子,很難想象這個貌不驚人的年輕人會是nj城最風光狠辣的角色。說道:「你就是葉謙?最近nj市風頭正盛的人?」

「正是葉謙,謙虛的謙,至於是不是風頭正盛,只怕是道上之人瘋傳而已。」葉謙不卑不亢,雖說不想惹麻煩,但是也不能被人壓著,這不是葉謙的性格。

「咱廢話也不多說,我今天是特地為朋友出頭,討回點面子。咱們較量一場,輸了的話,我走;贏了,你就跟我走一趟,去跟我朋友道聲歉。」皇甫少傑說道。

葉謙暗暗的點了點頭,看來這小子倒算是一條漢子,有點軍人的氣魄。「好像我並不認識軍區的人,應該也沒有得罪你的朋友吧?」葉謙有些詫異的說道。

「他不是咱軍區大院的人,其實真要說起來,也算不上我什麼朋友。不過,多少有些交情,當初在sh市的時候,他幫過我一個忙,這個人情我得還。」皇甫少傑說道。

「那你的朋友是……」葉謙問道。

「魏成龍,sh市東翔集團的太子爺,你想必不陌生吧?」皇甫少傑說道。

原來是這個小子,還真是陰魂不散,自己到了nj市他還想辦法找自己的麻煩,看來自己不給他點顏色看看,這小子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葉謙暗暗的想道。看了皇甫少傑一眼,葉謙說道:「你知道魏成龍的真正身份嗎?你幫他就不怕引火燒身?」

皇甫少傑昂然的說道:「當然知道,東翔集團是幹什麼的,我也清楚。不過我和他純粹的只是還他一個人情而已,談不上太深的交集。你放心,咱今天的事情純粹是私人的事情,我也不會用nj軍區的名義壓你。來吧,像個爺們,好好的較量一番。」

葉謙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不想和你動手。」

皇甫少傑一愣,有些愕然的看了葉謙一眼,nj市不是傳說這位主脾氣很沖,很霸道的嘛,自己這樣惹他他都不生氣?「不行,今天你不打,就別想離開這。」皇甫少傑說道。

葉謙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今天還有事情,沒時間也沒心情。你如果想打,改天約個時間。」

說完,葉謙朝皇甫少傑微微的笑了一下,轉過身,朝自己的車子走去。皇甫少傑心中一急,從車上一躍而下,上前幾步,一掌按在葉謙的肩膀上,說道:「站住。」

葉謙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寒意,知道葉謙的人都清楚,他最恨的就是別人在背後拍他的肩膀,朋友也不例外。當初李偉就是因為捉弄葉謙,在葉謙進宿舍的時候躲在門后衝出來,在葉謙的背後拍了一下,結果被葉謙揍的跟豬頭似得。之後,所有人再沒有這個想法,都知道了葉謙的這個怪癖。

「如果不是看在你還算是個漢子的份上,你現在已經死了。」葉謙冷冷的說道,「放開你的手。」

皇甫少傑一愣,接著有些欣喜,看來自己是誤打誤撞碰到他的逆鱗了,這下他不怕葉謙不打了。「我不放有怎麼樣?」皇甫少傑邊說還邊用力,企圖用手掌將葉謙壓下去。可惜的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葉謙卻還是穩如泰山。

葉謙眼中寒光一閃,右手反手搭在皇甫少傑的手背上,抓住他的手腕,身體一轉,順勢一扭,一腳踢向皇甫少傑的耳門。來勢如風,毫無徵兆,迅捷無比。

「住手!」這時,忽然傳來一聲緊張的叫聲。

然而,葉謙並沒有收回腳力的打算,如果皇甫少傑連自己只用了三分力的一腳都攔不住,那就只能怪他自己學藝不精了。皇甫少傑沒想到葉謙說打就打,毫無徵兆,慌亂之下慌忙的伸手擋去。

「砰」的一聲,葉謙一腳重重的踢在皇甫少傑的手臂上,後者只覺手臂一陣酥麻,整個人不由自主的踉蹌幾步,差點沒站穩,一頭栽倒在地上。

其實皇甫少傑也並非如此不濟,葉謙突然發難讓他有些措手不及,這才如此的狼狽。換作平日,葉謙只用三分力的一腳,絕對不會讓他如此的難堪。「這就是你少尉的實力嗎?」葉謙冷哼一聲。

葉謙轉頭看了一眼,只見皇甫擎天帶著南宮子俊和西門小雅走了過來,剛才的一聲急呼,乃是南宮子俊所發。皇甫擎天可沒有這個心思,對於這個侄子,皇甫擎天了解的很,平時眼高於頂,總以為自己的身手很好,今天有這個機會,正好讓葉謙教訓他一下,也讓他知道什麼叫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草,玩偷襲?」皇甫少傑從地上爬起來,捲起衣袖就朝葉謙沖了過去。

「住手!」這一聲,是皇甫擎天所喝。

「草,你是那顆蔥……啊……啊?」皇甫少傑轉頭看見皇甫擎天後,語調較氯ィ尷尬的笑了一下。

「大伯!」皇甫少傑低著頭,叫了一聲。

皇甫擎天冷哼一聲,說道:「整天不誤正事,說吧,怎麼回事?為什麼無緣無故的打起來?」

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老頭子,你也別嚇壞他了。年輕人嘛,誰沒個衝動的時候,鬧著玩而已。」葉謙也沒有想到皇甫少傑竟然是皇甫擎天的侄子,也收斂起剛才的那股憤怒,露出一絲笑容。

皇甫少傑愕然的看了葉謙一眼,一臉的茫然,他完全沒有想到葉謙竟然和自己的大伯認識;而且,瞧這談話的架勢,似乎還是很熟悉的那種,否則怎麼可能直呼自己的大伯老頭子啊。

皇甫擎天瞪了皇甫少傑一眼,走到葉謙的面前,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別跟這小子一般見識,他就是渾人,整天就知道打架鬧事,要不是他有個還算有點本事的老爸在後面撐著,死多少回都不知道了。」

「大伯……」皇甫少傑想爭辯幾句,可是被皇甫擎天眼睛一瞪,硬生生的把到嘴的話給吞了回去。

別看皇甫擎天總是一副很慈祥和藹的模樣,可是面對皇甫少傑的時候那可都是一副嚴厲的面孔。這小子不怕他老爸,可是就是對這個大伯忌憚不已。皇甫擎天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你別不服氣,如果剛剛不是葉謙手下留情,你死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你那兩下子,也好意思拿出來顯擺嗎?」

皇甫少傑委屈的低著頭,心裡卻是憤憤不平,心想,如果剛剛不是葉謙突然襲擊的話,自己怎麼可能這麼狼狽,怎麼可能會敗給他啊。

西門小婉微微的笑了一下,走到皇甫少傑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湊到他耳邊說道:「其實你大伯是嚇唬你呢,那小子沒什麼本事,我不用三分鐘就可以擺平他。」

「真的?」皇甫少傑茫然的看了西門小婉一眼,顯然有些不相信。雖然說剛剛葉謙的那招有偷襲的成分,可是那力度和招式卻不是一般人做的到的。

「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西門小婉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他們對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還是清晰的落入葉謙和皇甫擎天的耳中。皇甫擎天狠狠的瞪了西門小婉一眼,後者吐了吐舌頭,撇過臉去。葉謙卻是一腦子的納悶,這丫頭這麼說是什麼意思?煽風點火?自己跟她也沒什麼讎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