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24章趙雅的覺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4章趙雅的覺悟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無疑,西門小婉的煽風點火起了一定的作用。皇甫少傑支支吾吾了一會,毅然的抬起頭,看著皇甫擎天說道:「大伯,我不相信他有那麼厲害,我要和他比試,我不能丟了咱軍區大院的臉面。」

「你還敢說!」皇甫擎天狠狠的瞪了皇甫少傑一眼,說道。皇甫擎天膝下無子,所以幾乎是把皇甫少傑當作了自己的親生兒子,雖然嚴厲,但是對他的關愛卻也是毋庸置疑的。

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老頭子,你也別那麼生氣了。其實,我還是挺喜歡這小子的,至少他沒有拿自己家裡的勢力來壓我,算得上是個爺們,是條漢子。」

「他敢!」皇甫擎天說道,「如果他敢拿著自己老爸的那點權利在外面胡作非為,我非剁了他不可。」話語雖然嚴厲,可是卻也透露出一種濃濃的寵愛之情。

「大伯,我和他只是公平的較量而已,你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皇甫少傑聽著西門小婉不停的在耳邊鼓吹,心裡和葉謙一戰的渴望愈來愈盛了。

皇甫擎天還想喝止,葉謙卻笑笑阻止了他。看了一眼皇甫少傑,葉謙說道:「今天真的有事,要不這樣,今晚,今晚你找個地方,我們比試一場,如何?」

「好。那就尖刀俱樂部,今晚不見不散。」皇甫少傑說道。

尖刀俱樂部,那是專門為軍區那些閑的蛋疼的主或者是士官休閑所用,在那裡消費都都是軍中的人,外人一般不能進去。

「好,不見不散。」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

皇甫擎天見事已至此,也不好再說什麼了。狠狠的瞪了皇甫少傑一眼,看著葉謙說道:「葉謙,你不用給我面子,不必手下留情,好好的教訓這小子一頓,也讓他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葉謙嘿嘿的笑了笑,說道:「老頭子,你放心,我保證他一個月下不了床,哈哈。」

皇甫擎天一愣,愕然的站在那裡。他不過說句客氣話嘛,這小子還他娘的當真了啊,皇甫少傑可是皇甫家的獨苗啊,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皇甫家可就後繼無人了。可是,這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皇甫擎天總不好再收回來。不過,看葉謙那模樣,估計也只是說說笑而已。

看著葉謙轉身朝車子走去,皇甫少傑叫道:「記住啊,今晚八點,準時恭候。你要是不來,我以後就天天纏著你。」

葉謙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打開車門鑽了進去。趙雅那丫頭還像根木頭似得坐在那裡,似乎對剛才外面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般,臉上的表情和剛才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

「你不是準備一直這樣吧?」葉謙看了趙雅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你以前的樣子。現在,看著讓人心疼。」

趙雅轉過臉來,雙眼朦朧,透著淚霧,一直堅強的她,卻在此刻,竟然再也壓抑不住,撲進葉謙的懷裡哭了起來。淚眼婆娑,梨花帶雨,瘦弱的身軀不停的顫抖著。再堅強的女人,也有她內心柔弱的地方,而葉謙那句不算是情話的情話,觸及了趙雅的柔弱。

葉謙沒有想到趙雅的反應忽然這麼激烈,一時間愣在了那裡,有些手足無措。片刻,葉謙緩緩的抬起手,搭在趙雅的肩膀上,輕輕的拍打撫摸著,柔聲的說道:「哭吧,哭出來就舒服了。」

窗外,西門小婉看到這一幕,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後,有些憤憤的哼了一聲,嘟囔著罵了一句「流氓」,掉過頭去。皇甫擎天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對於這些個小男女的事情,他可沒多少興趣,瞪了一眼皇甫少傑,後者乖乖的掉上車,把車子挪開。眾人,很快就消失在車流之中。

「你這個壞蛋,壞蛋!」趙雅輕輕的捶打著葉謙,臉上掛滿了淚珠。

葉謙一陣愕然,這好好的又關自己什麼事啊?心裡暗暗的嘆了口氣,現在這丫頭心情不好,就由她發泄發泄吧。

「你知不知道每次看見你和月姐姐在一起的時候,我心裡多難受嗎?」趙雅哽咽的說道,「我好想,那個人可以是我,可是,可是,你卻總是很我做對。我知道我沒有月姐姐聰明能幹,也沒有她漂亮,可是我就是喜歡你,就是愛你。」

葉謙怔住了,他雖然早就感覺到趙雅的這份心思,不過雙方都沒有挑明,有些曖昧不清。沒想到,受了刺激的趙雅今天竟然一股腦的全部說出來了。說對趙雅沒好感,那是假話,可是,葉謙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林柔柔。難道說自己移情別戀?對林柔柔,葉謙始終用情最深,也是他最想要保護的女人,是他最不願傷害的女孩。

葉謙不知道該說什麼去安慰趙雅,只能是輕輕的拍打著她的肩膀,深深的吸了口氣。

「葉謙,你告訴我,你喜歡我嗎?」趙雅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葉謙,那淚眼婆娑的雙眼透露出濃濃的期待之情。

葉謙看著趙雅,張了張嘴,卻什麼話也沒有說出來。然而,趙雅卻依舊在等待著,期盼著,看著葉謙。許久,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說句心裡話,我喜歡你。可……」

葉謙的話還沒有說完,趙雅伸出手指壓在葉謙的嘴唇上,阻止他繼續說下去。微微的笑了一下,趙雅說道:「有你這句話就夠了,其餘的不用再說了。」那笑容中,分明的透著一絲苦澀,一絲失落。

都說,兩個男人搶一個女人時,用情淺的先放棄;兩個女人爭奪一個男人時,用情深的先放棄。可是,葉謙所認識的女人,似乎都對自己用情很深。

「走吧,你不是說要帶我去一個可以忘記煩惱的地方嗎?」趙雅坐直身子,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笑了一下說道。

葉謙點了點頭,發動車子駛了出去。沒多久,車子便抵達了紫金山腳下,葉謙說道:「當你站在山頂,看著浩瀚的雲海,你會感覺到人生不過只是一個過程,即使有艱難坎坷,也不過只是讓你的人生更加的精彩而已。」

「這麼高啊?我爬不動。」下車后,趙雅抬頭看了一眼山頂,說道。

葉謙無奈的笑了一下,他知道趙雅是故意的,不過也能理解趙雅的心思。這丫頭,無非是想能夠多感受一下自己的關懷。「我扶你吧!」葉謙走過去,扶住趙雅,說道。

趙雅嘴角浮現出一絲幸福的笑容,把頭依靠在葉謙的肩膀上。

的確,葉謙猜的沒有錯,趙雅只是想多感受一下葉謙的氣息,多感受一下他的溫度,將這個男人的一切一切刻進自己的腦海中。多感受一下他的溫暖,他的關懷,這,只是一個深愛著葉謙的女人小小的希望而已。

兩個人靜靜的坐在山頂,依偎在一起,頭頂,濃濃的雲層猶如棉花團一般壓了下來。徐徐的涼風,吹拂在他們的臉龐。溫馨,而又和諧幸福的一幕。

誰也沒有開口說話,似乎不想打破這甜蜜的一幕,幸福的氣氛。

夕陽,漸漸的躲進雲層,一片霞光籠罩在天空。

「夕陽好美,可惜還是要落山了。」趙雅喃喃的說道,「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似乎,話語中有著另一層的意思,透著一種惆悵,一種感懷。

「沒有夕陽西下,何來旭日東升呢?」葉謙說道。

趙雅轉過頭,看著葉謙,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葉謙,謝謝你。」趙雅說道,「我不要求你能像我愛你一樣愛我,我只求在你心中的某一個地方,會為我而留。」

「你太傻!」葉謙喃喃的說道。

「你這是間接的誇我可愛嗎?」趙雅裝出一副很輕鬆的模樣,說道。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葉謙,我也會為你做任何的事情,像月姐姐一樣。」趙雅轉過頭,看著茫茫的雲海,說道,「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努力,付出代價。」

葉謙愕然的看了趙雅一眼,她話中有話的話語,讓葉謙隱隱的感覺到一些什麼,可是卻又不明白到底會是什麼。

「走吧,我們下山去吧!」趙雅說道。

葉謙笑了笑,站起身,把趙雅扶了起來。或許是坐的太久,趙雅的腿有些微微的酸麻,一個沒有站穩,倒在葉謙的懷裡。

「葉謙,我想求你一件事情。」趙雅抬頭看著葉謙,說道。

「什麼?」葉謙問道。

「可以背我下山嗎?」趙雅一臉的渴望。

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他今天感覺趙雅似乎有什麼不對,不像是那種傷心欲絕,反而更像是彷彿想通了什麼事情似得。可是具體是什麼,葉謙卻又說不出來。「來吧!」葉謙蹲下,回頭看了一眼趙雅,說道。

趙雅幸福的笑了一下,趴在了葉謙的背上。於是,夕陽下,紫金山上一個男人背著一個女人,一步步緩緩的向山下走去。幸福,和諧的一幕。就為了葉謙的這一次舉動,趙雅願意付出自己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