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26章拜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6章拜師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皇甫少傑站穩之後,一個后擺腿,直接踢向葉謙的耳門。葉謙雙臂一擋,順勢的滑了出去。皇甫少傑這一腳的力度不錯,很有爆發力。葉謙只用了三成的力道,感覺手臂有點微微的發麻,很自然的甩了一下。

看見葉謙的反應,皇甫少傑頓時信心大增啊。很明顯的,他以為葉謙剛才接自己的那招已經有些吃力了,如果自己再繼續追擊,連環踢腿,只怕葉謙很快就會敗下陣來。想到此處,皇甫少傑不由的浮出一抹勝利的笑容。轉身,擺腿。

葉謙也不和他正面交戰,只是躲閃著,絲毫沒有攻擊的意思。頓時,整個場面好像變成了皇甫少傑在追著葉謙打似的,有些詭異。台下,那群人不由的嚷嚷開了,開始叫罵起來,他們譴碳さ畝哉劍而不是這種近似蹂躪般的追擊。然而,皇甫少傑的心裡清楚,自己好像是站在主動權的位置上,但是其實根本就是被葉謙引著走,彷彿自己就像是他牽著的一條狗似得。他走到哪,自己就得跟到哪。

漸漸的,皇甫少傑有些氣虛力虧,喘氣不由的急速起來。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高手對決,雖然講究一招制敵,可是也被,你這樣,只是浪費力氣而已。我可要還擊了哦。」

葉謙的話音一落,右腳猛然一跺,只聽「咚」的一聲,那擂台的地板赫然間露出很多碎裂的細縫,猶如龜裂的大理石一般。葉謙的身子一弓,驟然間射了出去,宛如離弦之箭,眨眼間來到皇甫少傑的面前,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右手全力出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右拳之上,狠狠的砸向皇甫少傑的胸口。

葉謙的話音落去之時,皇甫少傑已經感覺到不對,想要躲閃之時,卻已然來不及了。葉謙已經來到身前,倉皇之下,皇甫少傑慌忙的用手格擋。「砰」的一聲,葉謙的右拳砸在了皇甫少傑的手掌上,皇甫少傑根本抵受不住,自己的手背撞在胸口,雖然減去了不少的力道,可是仍然感覺到胸口有種窒悶的感覺。整個人,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出在了擂台外的地板上。

好霸道凌厲的一招,即使對手全力阻擋,只怕也卸不完葉謙拳頭上所傳來的力道。

台下的人一陣愕然,全部愣在了那裡。都是軍中的人,見過的搏擊比賽多的去了,可是他們卻從來沒有見過像葉謙這般霸道凌厲的攻擊。震撼,除了這個,實在不知道如何形容他們心中的感受了。

許久,台下響起了陣陣的掌聲。都是軍中的人,崇拜的都是強者,在他們眼中,強者是受到尊敬的,哪怕是敵人。

葉謙從擂台上躍下,打敗皇甫少傑這個等級的對手,葉謙並不覺得有多少的自豪感,面對那些掌聲,葉謙也沒有多少的感覺。彎腰把皇甫少傑扶了起來,問道:「你沒事吧?」其實葉謙在拳勢抵達皇甫少傑的手掌時,已然收回了近乎六成的力道,否則皇甫少傑的那隻手只怕是沒用了;而且,葉謙並沒有使用暗勁,否則只怕皇甫少傑的心臟都會被擊碎,當場死亡。

饒是如此,皇甫少傑的傷勢還是有點不輕,葉謙的攻擊太過霸道,根本不是他能夠抵禦的。皇甫少傑在葉謙的攙扶下,掙扎著爬了起來,尷尬的笑了一下,話到嘴邊,支吾了兩聲,卻不知道說什麼。

「沒事吧?」葉謙關心的問道。雖然剛才收回了一點力道,但是葉謙還是怕傷到了他,眼神中充滿了關心,不似虛情假意。

皇甫少傑有點胸悶,說不出話,只是點了點頭。眼神中有一絲崇拜,一絲懊惱。對於強者的崇拜那已然是天性般的存在了,而那絲懊惱,是因為輸給葉謙心裡產生的那絲愧疚,自己堂堂連隊的搏擊高手,竟然不是別人一擊之力。

「現在該履行自己的諾言了吧?」葉謙微微的浮起一抹笑意,說道。

皇甫少傑深深的吸了口氣,男子漢大丈夫,贏要贏的光明磊落,輸也要輸的起。皇甫少傑鬆開葉謙的手,彎腰就要跪下去。葉謙慌忙的扶住他,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跟你開玩笑的,我可沒打算收徒弟。」

的確,葉謙只是想殺一殺皇甫少傑的傲氣,免得他目中無人,以後對他自己的前途也不利。雖然男人是要有點傲氣,但是也不能太傲,否則傷人傷己。

「好了,答應你的事我已經做到了。我也勸你,以後少跟魏成龍來往,對你和你家族的影響不好。」葉謙說道,「我走了,以後別纏著我。」

說完,葉謙鬆開皇甫少傑,舉步朝門外走去,那群牲口們很自覺的讓開一條路。「對了,你們今天誰買我贏的?***,以後可要請我吃飯。」葉謙笑罵著說了一句,轉身繼續朝外走去。

看著葉謙離去的背影,皇甫少傑心裡起伏不定。片刻,皇甫少傑深深的吸了口氣,彷彿是下定決心似得,猛然間衝上去,「噗通」一聲跪了下來,「砰砰砰」的磕了三個響頭,說道:「師父!」

葉謙有些愕然的轉過頭來,有些哭笑不得,之所以和皇甫少傑有那個賭約,不過只是想殺殺他的銳氣而已,葉謙可沒有想過要收他做徒弟。無奈的笑了一下,葉謙說道:「你這是幹什麼啊?我沒想過要收徒弟。起來吧!」

「不,師父如果不收下我,我就不起來!」皇甫少傑堅定的說道。

葉謙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臉上不由的布下一層寒霜,冷冷的說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皇甫少傑一愣,慌忙說道:「不是,我是真心誠意的拜你為師。我以前目中無人,總以為自己的身手是最好的,可是遇到師父你之後,我才發現,我在你面前根本什麼都不是。師父,我是真心誠意的要拜你為師,收下我吧。」

葉謙的臉色好看了一些,不過還是搖了搖頭拒絕道:「我不會收你做徒弟的,我也沒有資格做人家的師父。我是看在你是老頭子侄子的份上,所以才答應和你比試,殺殺你的銳氣。既然你已經能夠領悟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以後就好自為之吧。」

說完,葉謙轉身走了出去。皇甫少傑愕然的愣在那裡,起來不是,不起來也不是。葉謙一走,那群牲口慌忙的圍了上去,東一句西一句的打聽著葉謙的身份。皇甫少傑對葉謙所知也只是皮毛而已,說道:「他不就是最近nj市傳的沸沸揚揚的那個人嘛,而且他和我大伯的關係好像很不一般,具體是幹什麼的,我也不知道。」

「草,你找你大伯問問不就知道了。這麼牛掰的人如果以後經常來教教我們,我靠,那我們以後還不是在軍中橫著走啊。」那群牲口又嚷嚷道。

「靠,你怎麼不去問啊,我可不敢問。」皇甫少傑想起皇甫擎天嚴肅的樣子,就有點害怕。

「擦,你怎麼這麼笨呢。你不是說你大伯跟他關係很好嘛,你讓你大伯給你求求情,說不定他就收你為徒了呢,到時候沒事來尖刀俱樂部教教我們,那不就行了。」

皇甫少傑愣了一下,恍然大悟道:「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人啊,我怎麼沒想到這茬呢。對,讓我大伯去求情,他應該會給幾分面子吧。再說,也不是啥違法亂紀的事,只是讓他收我為徒而已。我這就去找我大伯!」

說完,皇甫少傑慌忙掙扎著爬起來,可能由於太激動的原因,差點一不小心就栽在地上,踉踉蹌蹌的跑了出去。

……

明月會所,一間包廂之內,趙雅和蘇建軍面對面的坐著,中間的茶几上擺著一副茶具,只是,冷冷清清,並沒有茶葉的香味瀰漫。

蘇建軍翹著二郎腿,臉上那抹標誌性的笑容,手中夾著一根雪茄,整個房間內都瀰漫著雪茄的香味。趙雅有些忍受不住這種味道,嗆的咳了兩聲。

「趙小姐,呃,不對,應該叫你陳小姐才對。」蘇建軍說道,「你把蘇某約了出來,不會就這樣一句話也不說吧?」

沉默了片刻,趙雅說道:「還是叫我趙雅吧。蘇老闆,我希望你幫我。」

「哦?不知道蘇某有什麼地方可以幫到趙小姐的,請說。」蘇建軍說道。

「我希望蘇老闆可以幫我奪回我父親的產業。」趙雅說道。

蘇建軍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很快就恢復平常,上下的打量了趙雅一眼,似乎想看透她的心思似得。「你是說讓我幫你奪回陳浮生的產業?趙小姐,你不是開玩笑的吧?」

「你看我是像開玩笑嗎?」趙雅說道,「我父親臨死前,只不過是想讓葉謙代為管理一下產業而已,而如今,他竟然想據為己有。我不能讓父親生前好不容易打下的基業,落在這樣的人手裡。我希望蘇老闆可以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