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29章突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9章突變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南宮子俊很清楚,能被老頭子皇甫擎天也佩服的鬼狼白天槐,肯定有他過人之處。而且,他也聽說過,鬼狼白天槐以前在狼牙那是號稱天才的人物,即使現在的狼王葉謙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自己強出頭未必會有什麼好結果,只怕也抓不住鬼狼白天槐。而如果葉謙親自動手的話,畢竟對對方了解很多,獲勝的可能性也大了許多。

就在眾人商量之時,三名華夏男子進入了視野,朝那群外國人走去。手裡拿著一個錦布包裹,看來應該是佛祖舍利不錯了。

葉謙等人的精神不由的緊張起來,緊緊的注視著他們。只是,鬼狼白天槐卻並不在其中,讓人有些匪夷所思。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內心有些難以釋懷。其實,他既渴望鬼狼白天槐來,卻也不希望鬼狼白天槐來。

「他沒來?」吳煥鋒愣了一下,說道。

「不,他來了!」葉謙說道。他能感覺到,鬼狼白天槐肯定來了,而且就在附近,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他也說不出來為什麼。

南宮子俊和西門小婉都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為什麼那樣肯定。葉謙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感覺鬼狼白天槐來了。

遠處,鬼狼白天槐拿著一副夜視望遠鏡,觀察著交易的地點。他之所以被稱為鬼狼,多少有他行蹤詭異的原因,這次和中情局的交易,他並沒有當真。他鬼狼白天槐不是被別人當作棋子用的人,只有拿別人當棋子。

他也能感覺到葉謙來了,說不出為什麼,就是一種感覺。

二人的目光在夜空中相遇,卻都沒有看見對方,只是彼此心裡猛的震了一下,感覺到了對方的存在。

樓下,三名華夏人和那五個中情局的特工在小聲的說著什麼,由於距離太遠,根本就聽不清楚在說什麼。

「沒錯,是交易佛祖舍利的。」西門小婉說道。

葉謙迷惑的看了她一眼,顯然是不清楚她怎麼那麼肯定的。西門小婉白了葉謙一眼,顯然是看出了他眼中的迷惑,說道:「我會讀唇語。」

葉謙恍然,點點頭,暗想,看來這丫頭還有點本事啊。

「他們開始交易了,要不要行動?」西門小婉問道。不過,顯然她沒有把葉謙當作指揮人,而是詢問南宮子俊。

南宮子俊看了葉謙一眼,葉謙點點頭。就在眾人準備行動之時,葉謙忽然看見有幾個身影在交易的附近忽然的閃過,由於時間太快,葉謙根本看不清對方的面貌以及身形。

「等等!」就在西門小婉準備躍出去時,葉謙一把拉住了她,說道。

「幹嘛?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西門小婉有些惱怒的甩開葉謙的手,說道。

這種關鍵時刻,葉謙也懶得跟她計較這些,說道:「有情況,咱們等等看再說。」

西門小婉也不是不懂得事情輕緩急重的人,聽葉謙這麼一說,西門小婉也按捺下自己衝動,乖乖的重新爬好。

果然,就在西門小婉剛剛爬下的時候,七八個人從聚星亭的背後沖了出來,沒有絲毫的猶豫,拉起槍就朝交易的人群掃去。

交易的人明顯的一陣慌亂,紛紛的找地方躲閃,那華夏的三人拿起那個錦布包裹的盒子快速的滾到一旁,躲過槍擊,迅速的拔槍回擊。反應速度很明顯的不是一般的黑道份子,像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軍人,而且還是那種身手矯健的軍人。

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看來鬼狼白天槐手下的人不少啊,而且還都是有過戰場經歷的那種人。

遠處,鬼狼白天槐看見這樣的情景,不但沒有絲毫的緊張,反而好像一切早就在預料之中一般,微微的露出一抹笑容。

葉謙也察覺到有一點不對,他分明感覺到鬼狼白天槐就在附近,可是為什麼他竟然毫無反應呢?

「這些人什麼來頭?」西門小婉詫異的問道。

「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島國人!」吳煥鋒說道。

「島國人?」西門小婉微微的愣了一下,說道,「他們難道也想渾水摸魚,把佛祖舍利奪回去?」

「看情況是這樣。」葉謙說道,「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鬼狼白天槐毫無動靜,我分明就感覺到他在這附近,有人要奪佛祖舍利他為什麼那麼淡定呢?」

西門小婉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又沒看見鬼狼白天槐,憑什麼說他就在這裡啊,說不定是你疑心生暗鬼。」

葉謙無奈的笑了笑,說道:「發生這麼大的動靜,警察應該快趕過來了吧?」

「不會,我們已經跟nj市的警局打過招呼,今天我們在這裡執行任務,他們不會動的。不過,時間也不能拖的太久,否則會引起群眾的恐慌。」南宮子俊說道。

槍聲響起的時候,那些為數不多的遊客已經是一片慌亂,好在聚星亭並沒有遊客,否則難免會有遊客遭受池魚之殃。不過,聽到槍聲之後,那些遊客先是疑惑的四處看了一眼,待發現真的有人持槍時一片慌亂,抱頭往外跑去。

葉謙也知道南宮子俊說的不假,雖然跟警局打過招呼,可是這麼大的動靜,牽涉的實在太廣,如果警局遲遲不來,就算是輿論的壓力也足以讓他們抬不起頭了,更何況還有民眾的壓力。

樓下的槍戰已經進入白熱化的階段,那些m國中情局的特工開始還以為是鬼狼白天槐他們想要一舉兩得,可是見後來的那群人對和自己交易的人也同樣開槍,明白過來只怕是黑吃黑啊,紛紛的拔出手槍回擊。

鬼狼白天槐的那三名手下,也不甘示弱,紛紛回擊。槍法精湛,很快的便擊斃兩名來犯之人。

「我們怎麼辦?」西門小婉有些難以抉擇,問道。

「等!」葉謙說道,「這種時候我們下去,無疑會讓局面更亂,還不如穩坐釣魚台,等待時機豈不是更好。」

「可是……」西門小婉還想說什麼,但是南宮子俊說道:「現在也只能這樣了,情況有些超出我們的預料,竟然無緣無故的就竄出一批人出來。看來,窺覷佛祖舍利的人大有人在。」

「這可就是你們國安局的辦事不力了,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葉謙有些埋怨的說道。

南宮子俊一陣愧疚,說道:「的確,是我們辦事不力啊。差點連累了你們!」

西門小婉卻嘟了嘟嘴巴,說道:「誰也不想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啊,現在事情弄成這樣,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葉謙也懶得繼續糾纏,國安局怎麼辦事,跟自己也沒什麼關係。目光又轉了下去,下面的戰況越來越激烈了,m國中情局的四人之剩下了一人,而鬼狼白天槐的三個手下也死了一個,對方死了四個,看樣子這場激戰很快就能結束了。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我們都準備準備吧,待會趁他們結束,最鬆懈的時候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吳煥鋒三人點了點頭,各自的檢查起自己的裝備。

鬼狼白天槐在遠處看到這一幕,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今天交易的風聲是他故意放出去的,所以他知道國安局的那些人肯定也在這裡。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國安局的人竟然邀了葉謙來幫忙。不過,卻也無妨,對大局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下面的戰局已然結束,剛才還激烈的戰鬥歸於平靜。夜空還是那般的寂靜,只是地上多了幾具屍體,鮮血染紅了這個儒家聖人的廟宇。不知道,如果讓一向推從仁義的孔聖人見到如此的情景,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後來的那群島國人已經被全部消滅,中情局那邊也只剩下了一人,而鬼狼白天槐的手下已經全部戰死。那個錦布包裹的盒子就放在一邊。

葉謙更加的迷惑了,一絲不詳的感覺浮現在心頭,他相信鬼狼白天槐也見到了這樣的情景,卻為何他一點也不緊張呢?難道他就不在乎自己辛苦盜回的佛祖舍利白白的便宜了其他人?

不過此時,葉謙也顧忌不了那麼多了,不管鬼狼白天槐到底有什麼陰謀,如今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看著那名中情局的人朝錦布包裹的盒子走去,葉謙招呼了一聲,三人從樓上躍下。

對付僅剩的一個人,有些大材小用了。見到忽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三人,那名中情局的人不由的愣了一下,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西門小婉很瀟洒的一槍秒了他。那模樣,好像是「代表月亮懲罰你」的美少女似得。

葉謙始終有點迷惑,根本沒有看地上的盒子一眼,目光四處的尋找著,像是要找尋鬼狼白天槐的蹤跡。

西門小婉興奮的撿起地上的盒子,本以為事情有些麻煩,沒想到竟如這麼容易。這立功也太輕鬆了嘛。西門小婉打開外面的錦布,露出一個古色古香的木盒。西門小婉迫不及待的打開,頓時整個人愣在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