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31章不戰而屈人之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1章不戰而屈人之兵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姓蕭,蕭漠!」該男子還是很禮貌的回道。

葉謙點了點頭,說道:「蕭先生,有什麼話你就直說,現在辦公室就我們兩個。雖然說我的身份可能是介於黑白之間,但是你也別擔心我會衝冠一怒把你怎麼樣。」看著蕭漠略微柔和下來的目光和放鬆的身子,葉謙暗暗的點了點頭,轉身遞過去一個包裹,接著說道:「這是你的手機和相機,我們沒有動,裡面的相片也都還在。你可以拿回去,至於裡面的照片你是想刪除還是發表,悉聽尊便。」

蕭漠一臉驚愕的接過包裹,有些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以前也遇到過被人搶去手機和相機的事情,可是基本上都是被刪除了照片;而如今,葉謙竟然就這麼輕易的還給了他,不由讓他有些感覺不可思議。然而,做了這麼多年的記者,蕭漠也算是閱人無數,越是像葉謙這種老神在在的人,往往越難對付,一個不過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竟然能夠折服陳浮生手下的那群老狐狸,和朱善蘇建軍之流較量,自然有他的手段和計謀。

拿著包裹,蕭漠卻不知道該往哪裡放,憋了半天,才說道:「人證物證俱在,你們跑不掉的。」

說話的語氣明顯的有些底氣不足,沒有了先前的見到葉謙時的那種傲氣。

「哦?人證物證俱在?蕭先生,你做了記者這麼多年,難得你不知道有什麼眼睛也是會騙人的嗎?」葉謙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意,說道。

蕭漠不由一愣,有點一語驚醒夢中人的感覺,先前自己只顧著如何脫身,然後將這件事情曝光,根本就沒有考慮過這件事情。現在想想,的確有很多的可疑。不過,蕭漠卻還是倔強的說道:「可是……」只是話一出口,蕭漠卻不知道如何繼續下去,尷尬的愣在了那裡。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看來攻心的第一步已經完成。「蕭先生,做你們這行也挺辛苦的吧?工資不高,卻經常有生命危險。」葉謙說道。

蕭漠點了點頭,想起自己這些年的記者生涯,可謂是磨難重重,不由重重的嘆了口氣。再看向葉謙時,眼神里多了一種仿若看向知己般的感覺。

「其實,我來nj市不久,但是卻也聽過蕭先生的大名。經常為了揭露一些黑暗的事情,日夜操勞,勞心勞力,令人肅然起敬。像蕭先生這樣真正站在老百姓的角度去為他們謀福利的人已經不多了。」葉謙繼續追擊道。

蕭漠的眼睛不由有些紅潤,想起這些年的點點滴滴,其中的艱難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說的清楚的。多少次,自己日以繼夜的勞累,就為了多為老百姓爭取一點利益;多少次,自己都是從死亡線上被拉了回來。他是農民出身,大學畢業后做了記者,心中的那份農民的淳樸和執拗卻絲毫沒有因為繁華都市的紙醉金迷所改變,依然堅持著心中的那份夢想,為更多的老百姓爭取最大的福利。再看向葉謙時,蕭漠儼然已經將葉謙當成了知己。

其實,蕭漠也很清楚,像葉謙這種身份地位的人,有些涉黑的人物,想要對付自己簡直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他本以為葉謙會採用一些極端的手段,威脅利誘;然而,葉謙卻沒有,而是用一種很和平的方式聊天談話,這也讓他不得不重新思考。

「蕭先生,你有沒有想過我是被人陷害的?」葉謙開始步入正題,問道。

蕭漠愣了片刻,說道:「你是說我被人當槍使了?」做記者這麼多年,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很多同行都甘願為了金錢充當一些人的走狗,專門寫文章抨擊對手。又或者,被人利用,當成了棋子。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蕭先生在記者這一行也做了不少年月了吧?像nj市道上的這種耍陰謀、使絆子,相信你也見過不少。」

蕭漠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聽說蘇建軍和朱善已經結盟開始對付你?」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不過商場上的事情有時候很難說。沒有絕對的朋友,也沒有絕,只有絕對的利潤。在利潤的驅使下,很多事情都可以發生。其實今天早上的時候,我旗下公司的那些經理已經將公司股價被人打壓的事情告訴我了。後來接到虞興的電話,說會所里出事,我開始還以為肯定是朱善和蘇建軍派來的記者,無非是想要破壞我的名聲。可是,見到蕭先生的時候,我相信,蕭先生絕對不會是他們的人,也絕對不會和他們同流合污。」葉謙說道。

「葉老闆!」蕭漠哽咽了一下,說道,「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說完,就要將相機和手機的照片刪除。

「蕭先生!」葉謙按住蕭漠的手,說道,「這件事情我會給你一個交代,如果真的是我的錯,我葉謙會擔著。我不是敢做不敢當的人,照片你先留著,我會給你一個交代。到時候你再決定是不是要刪除照片。」

蕭漠有些驚愕的看了葉謙一眼,然後微微的點了點頭。此時此刻,他已然認定葉謙是個好人,是個朱善和蘇建軍都無法比擬的好人。他甚至想,葉謙以後如果讓他做什麼事,他也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士為知己者死,就是這樣吧。

葉謙親自把蕭漠送出了會所,後者的態度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出門時對葉謙可謂是尊敬有加。有錢人他見的多了,可是像葉謙這樣還存有幾分善心的有錢人,確實少的可憐,這樣的人,他應該多加的讚揚才是。

有時候,征服一個人,採取的是和諧的手段,往往收到的利益更豐富。如何對症下藥,才是至關重要的事情。

看著葉謙臉上自信的笑容,和蕭漠離去時的態度,虞興知道,自己的老闆不但解決了此事,而且更加完美的征服了蕭漠。虞興,打心眼裡對葉謙佩服不已,更是暗暗的下定決心,要盡心竭力的去協助葉謙,將來自己所得的肯定會更多,自己走的也會更遠。

……

夜色降臨,nj市的上空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繁華都市的白日喧囂,儼然已經歸於沉寂。

會所內,葉謙靠在椅子上,眉頭緊緊的鎖著,有些發愁。白日的股市風波也已經歸於平靜,雖然在那些經理的努力之下,但是面對蘇建軍和朱善的瘋狂攻擊,股價還是跌了好幾個百分點。照這樣的情況下去,葉謙的資產將會大幅的縮水,甚至可能會資不抵債。許久,看了身邊的吳煥鋒一眼,葉謙說道:「煥鋒,辛苦一下,去做件事情。」

「說吧!」吳煥鋒堅定的說道。凡是葉謙讓他做的事情,他不會有半點皺眉頭,就算是死,也會毫不猶遭是狼牙的信念,以為吳煥鋒相信,狼牙在葉謙的手中會發揮出不一樣的光芒,綻放出更精彩的明天。

「我要顧明雄下半身生活不能自理!」葉謙的眉宇間閃過一絲寒芒,說道。如果不是他將自己以前掌管的房地產出賣給朱善和蘇建軍,朱善和蘇建軍只怕也沒有那麼狂妄;他的背叛,導致了內部的人心渙散,這是不爭的事實,如果不拿他祭旗,那些經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反戈一擊。

點點頭,吳煥鋒舉步走了出去。辦公室內,葉謙沒有開燈,在月光的映照下,吳煥鋒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

葉謙繼續斜靠在椅子上,閉目沉思起來。

許久,葉謙緩緩的睜開眼睛,這件事情看來還是要麻煩宋然了。想到這裡,葉謙撥通了宋然的電話。片刻,電話內傳來宋然妖媚的聲音,「吆,我的好弟弟,怎麼想起姐姐我了啊?還以為你把我給忘了呢。」

葉謙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說道:「事情有些麻煩,非你出手不可啊。」

「哼,不幹!」宋然說道,「有事情的時候才會想起我,沒事的時候就把我丟在一邊,我怎麼這麼命苦啊,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

葉謙的額頭不由的滲出一滴汗珠,支支吾吾的說道:「那……那個……然姐啊,其實你誤會了,我每天都在想你呢,恨不得馬上飛回sh市見你啊。只是,這邊的事情太多,抽不開身啊。」

「真的?」宋然顯然不相信葉謙的話,這小子一有事情相求的時候就滿嘴的甜言蜜語,她是早就知道的了。

「當然是真的,比真金還真呢。」葉謙異常堅定的說道,生怕這姑奶奶一時賭氣,那這副爛攤子可就不容易收拾了啊。

「沖你這句話,好吧。不過,你可要答應我,事情辦成后,你得給我點獎勵才行。」宋然說道。

「行,沒問題,什麼獎勵你說,只要我能做到的,義不容辭。」葉謙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這可是你說的哦,我可沒有逼你哦。」宋然妖媚的笑了一下,說道,「其實嘛,要求也不是很高,如果事情我辦成了,你把你的第一次給我就行了。」